|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茅于轼:期待三中全会能让真话更多(2)

2013-11-07 09:18 | 作者: 茅于轼来源:FT中文网专栏 茅于轼

张力奋:包括我的FT同事和国内的朋友他们都会说,中国过去30年变化非常大,中国老百姓基本温饱解决了,中国经济整体实力上去了,西方国家把中国看作是对维持整个经济稳定最重要的一个来源。但是我们在北京生活,不管是中国的环境还是人与人之间(还是有一些问题),你最近给FT中文网写过一篇文章,特别提到了中国社会的抱怨和暴戾之气,你觉得这个火气的来源是什么?

茅于轼:这个现象是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中国老百姓的生活跟过去低层的人生活比较有了非常大的进步,更不要说高收入者。中国放长假的时候有1亿人口去旅游了,中国现在每年有8000万人出国去旅游,从1840年以来第一次鸦片战争,只有最近30年是太平的,这么好的生活为什么怨气还这么大,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最近在北京等地发生了很多互相伤害的问题,马路上吵起来了,一方把对方婴儿车里的小孩拎起来摔死了,这是不可想象的事。还有很多地方发生看病的人打死医生,还有小贩杀死城管的问题。中国变成一个非常暴戾的社会,11月10日是联合国的反死刑日,我在微博上写了这一条,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取消了死刑,中国也应该考虑这个问题,我看到的反应都反对,中国怎么变成这样?中国的传统文化是温良恭俭让,温和的不是暴力的,良好的不是恶意的,恭敬的不是看不起人的,俭是很节省不张扬的,让就是不争先恐后的,这是中国文化的传统,以前中国就是一个温良恭俭让的国家,文革之后把这套完全改了,学生往死里打老师,不打死不停,这哪是中国?我们要认真总结错误恢复中国的优良传统。

张力奋:很多跟您接触过的人,不管是喜欢的还是反对您的人,都说您是一个谦谦君子。您觉得中国社会还能回到刚才所讲的温良恭俭让的年代吗?我自己回到中国工作三年,在中国最难做到的是保持内心的平静,因为让你抱怨的事情太多。今天PM2.5达到283,让你失去一天的出游机会,您如何保持平静?我那天跟您打电话,您说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有火气的,现在的火气到哪去了?

茅于轼:这个恐怕跟年龄有关系,我现在85岁了,我听到的谩骂多了去了,从反右派的时候我变成右派,开批斗会,什么难听的话都骂过我,那个时候我三十多岁,现在又过了五十年,什么话都听过,我不在乎了,我也尊重别人的意见。你不要乱骂,说我是汉奸就没有道理的,我可以起诉你的。人和人是平等的。说领导人是汉奸,警察马上就抓了,说我是汉奸就不管,这是什么道理?因为年龄的关系,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有关系的,但是当了右派以后夹着尾巴做人什么火气都没了,慢慢培养出一个平和的心态。

张力奋:今后两个月有两件事情比较重要,一个是您过几年最被人诟病或者说挨骂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您对毛泽东的态度,再过一个多月是毛泽东主席的120周年诞辰,您能不能概括一下您心目中的毛泽东,您给他什么评价?

茅于轼:在解放那年我大学快毕业了,那时候我非常拥护毛泽东非常拥护共产党,但是经过毛泽东时代30年的统治,我越来越把这个人看清了,我在前年写了一篇文章,毛泽东也不是说一点好事都没做,最重要的几点好事是他对农村的医疗提倡赤脚医生改善医疗条件,而且他当时批评卫生部,叫“城市老年卫生部”,这个批评现在也是可以用的。他虽然做了一些好事,但是他造成的破坏太大了,所以他叫“豪杰”,这两个字用的是对的。这样一个政治家对中华民族造成的损害太大了。现在为什么有人还拥护他?主要的原因是对于过去的事实没有完全讲清楚,三年饥荒是自然灾荒吗?饿死多少人?这些事官方有材料但是没有公布,人们对他的认识建立在不同事实认定的基础上,变成不同的看法。

张力奋:最近在北京生活大家关注比较大的几个问题,一个是每天都会碰到的空气问题,还有一个是十天以后要开的三中全会,我不知道您对三中全会最基本的期待,您最低的期待是什么?

茅于轼:我希望共产党的政权能够相当稳定地保持下去,这个对中国人民有好处,但是怎么能稳定下去?我觉得要逐渐恢复历史真相,靠假话来维持的政权是很不稳定的,所以我希望三中全会能够真话更多,让大家创造一个说真话没有风险的环境,慢慢把历史还原成真实的面貌,当然有很多的事,这一点最重要,说真话不但对于政权重要,对社会的道德也是很重要的,我们习惯于说假话这个社会能好吗?中国社会变成这样,生活很好、物质很丰富但是心里不满意,原因就跟这个社会缺乏一个真话的环境密切相关。

张力奋:如果让您选一选2013年中国的新闻人物,您会选谁?

茅于轼:还是选习近平。

张力奋:有没有推选的理由?

茅于轼:没有谁的重要性可以和他比了。

张力奋:您是1929年出生,按照中国的虚岁您今年是85岁。

茅于轼:是的。

张力奋:您经过了那么多的政权更替,现在也进入互联网时代,我查了一下您在新浪的微博有将近180万粉丝,我没有做过统计,您可能是最年长的一个网民,这个网络社交媒体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您的生活?

茅于轼:我写了十几本书有一点点影响,但是与互联网给我造成的影响相比,实在是小。现在网民有上百万,一条微博看的人有上千万,这个影响绝对不是写书能达到的。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在飞机火车上都有人说认识我,就是通过互联网来认识我,互联网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人际关系,是朝着民主和自由方向发展的重要工具。

张力奋:最近在中国大家谈的最多的词叫“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词您年轻的时候应该也很熟悉,批评您的人很多我就不在这里说了。如果我们也做一个小游戏,请您对自己进行一个自我反省和自我批评您会说什么?

茅于轼: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前提是,要搞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对错都没搞清楚,你批评的可能是应该表扬的。所以要先想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些问题要是讲不清怎么批评和自我批评?我的自我批评是这样,如果我有错,我就马上改。我不认为我有什么故意的错误,我的错误都是由于粗心造成的,我写的文章有很多毛病,因为我年龄大,记性非常差,有些数据我也懒的去找,马马虎虎就写了,其他的我也想不出来了。

张力奋:谢谢茅于轼老师今天能够到FT年会,刚才提到再过两个月就是茅于轼老师85岁的生日,我想我们就用这个机会提前祝茅于轼老师生日快乐。我们希望中国有更当的像您这样的智者,在考虑中国民生的问题,因为中国的问题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最后有一个提议,请大家起立感谢茅于轼老师,也提早祝他生日快乐。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学者观察》栏目聚集当今活跃在市场的一流学者对于市场逻辑的观察与思考,是最接地气的调研与判断。

本栏目恪守市场的逻辑,坚持从市场的角度出发解读当下的商业世界,致力于推动中国商业环境的改善,并对当下的商业问题提供权威性的判断,并为市场发展提供方向性的意见。

本栏目为中国企业家网精心打造的核心栏目之一,欢迎学术界名流为共建商业文明提供更多的独立见解。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