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李稻葵:中国经济必须面对阵痛的过程

2013-11-18 10:19 | 作者: 李稻葵来源:新浪财经 李稻葵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文公布,连续引发社会舆论热议。这份全面改革的蓝图,将使市场力量在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发挥更大作用。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李稻葵向新浪网友独家解析,他认为在未来两、三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会有一定的放缓,我们需要熬过这样的阵痛,才能够建立起现代市场经济。

三中全会对中国经济意味着什么?

三中全会是中国经济制度的拐点

三中全会是中国经济制度的一个拐点。三中全会后,中国经济制度的变迁有了一个蓝图,有了一个大方向,有了一个基本路线图。具体说,三中全会后中国经济制度会更加明确地朝着现代市场经济制度演进。现代市场经济必须要有一个非常好的制度支撑,这是当前困惑中国经济的一个制度问题:即现代市场经济该怎么建立起来,靠哪些制度建立起来,这是最关键的。

另外,现代市场经济里还一个复杂性,即市场经济里会有一些市场竞争的失意者、失败者,他们并不是懒惰的人。这部分人需要支持、同情、理解,因此现代市场经济制度需要一定比较基本的福利制度支持,这是建立市场经济所必须的。

三中全会指出了一个方向,更具体地讲,这次说法是“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同时也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管理职能”。这两句话要连在一块理解。打一个比方,市场经济的竞争机制,相当于在球场上让运动员按照自己的运动理解充分地展示自己的技能、全面的竞争,能力的竞争、球技的竞争是主导一场球是否精彩的主要因素。同时,如果裁判不称职,裁判的判决不到位,甚至袒护另一方,这个比赛也没法看。所以一场球比赛要精彩,不仅要以运动员的竞争作为决定这场球的胜负主要因素,同时裁判得到位。裁判是政府,政府要透明、公开、有效地裁决市场竞争,维系市场竞争的基本框架。除此之外,政府的作用还在球场之外,球场之外必须有保安,不能让与踢球无关的人进球场闹事,这也是政府的职能。政府提供最基本的社会治安,得提一个最基本的法治环境,得提供最基本的国防。所以这次强调“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实际上是让政府的作用更加明确、更加清晰。

中国经济必须面对阵痛的过程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这轮改革真正细化、落实,那么在未来两、三年经济增长速度会有一定的放缓,会降到7%左右。因为这一轮改革在短期内会有阵痛,会有收缩的效果在里面,包括对地方政府行为的控制,包括对地方征地的限制,包括对银行系统、金融系统的整顿,对地方债的清理等。只有将阵痛能熬下来,我们的市场经济才会更加现代化。

如果短期增长速度下降得太快,如果阵痛太大,该怎样缓解阵痛?麻药在何处?我的建议是适当地增加一点中央财政赤字,适当地增加一点中央发行债务的水平,用发债的收入推动公共消费性的投资。所谓公共消费性投资包括城市基础建设、空气污染的治理等,补贴一部分高燃企业关停,补贴一些新进产能低污染、低排放、低能耗的生产能力进入,以新生产能力替代落后的生产能力,这些应该在短期内能维系经济增长的痛点。

未来十年的三个经济增长点

就短期而言,经济增长点会来自于一大批公共消费性投资。例如空气治理,得建天然气的电烧厂,得炸掉一些高污染烧煤的发电厂,这个钱在一定程度上应该由政府来出,这将是一个增长点。

就中期来看,第二个增长点是产能的更新,中国现在有大量的产能需要被淘汰掉,需要投资新的产能。而投资新产能本身也会带来经济波动。

第三个增长点可能需要三、四年才能成为比较明显的增长点——居民的消费。居民消费其实已经启动,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从过去的35%甚至更低上升到42%左右的水平,每年占GDP比重至少上升0.7%。这个数值的背后,是劳动力市场的巨变:劳动力短缺了致使工人的收入提高,特别是农民工。收入提高后消费自然会上涨。对于农民工来说,这个过程也将是一个城市化过程。

如何处理地方政府债务问题?

清理地方债必须先理清地方资产

要摆脱地方财政必须给地方政府以替代土地销售、土地买卖的财政收入来,所以可将一部分的税种要转给地方,要给地方政府财权。比如汽车购置税、酒、烟、化妆品的消费税,甚至应该把更多比例的增值税直接交给地方政府。与此同时减少土地在财政的依赖,可能也需要启动一些不靠地方政府出卖土地而能够进行的投资项目。现在投资项目靠地方政府卖一直在进行,有一部分投资项目可以由民间资金完成,通过BOT(建设特许经营权)形式。比如一个地方修一个桥、一个隧道,把桥和隧道收费的权力暂时转给投资者,政府只负责把控好收费标准。通过此种方式直接由民间投资者建桥,这在一定程度上能缓解地方政府投资收入的饥渴:不那么着急花钱了,也就不那么着急去拍卖土地了。

目前清理地方债最大的难点是怎样理清地方资产。债务比较容易,就是欠钱,实打实的,但债务的背后是什么资产?哪里的资产?哪部分资产有经济效益和商业效益?哪部分资产只有社会效益而没有商业效益?这个事一旦摸清楚就可进行处置,有经济效益的项目可以出让一些股权,拿着出让股权收入将债还清。没有经济效益的项目,政府财政接过来,跟债务结合,不能靠举债的方式为一些没有商业价值的项目资助,如此做的话是饮鸩止渴,这是无法持续的,必须要一大批自下而上的试点,一个一个去做,没有一刀切的办法。

房产、信用等基础信息统一平台将如何建立?

建立房产、信用等基础信息统一平台, 难点在于行政部门间的割据

我正在从事的项目是金融项目的征信,中国搞了十年征信系统,有一定的基础,但要完善,要面向全社会。数据在一定程度上要共享,各个不同领域,比如手机缴费,手机这一套系统,谁欠费谁不欠费,跟信用卡系统打通。当然也要注意保护好个人信息。还有跟学生贷款打通。中国人有几千年的封建管理传统,历史上也搞过很多人口调查,所以中国相对于其它很多发展中国家而言有自己的优势。

建立统一平台,最难的一点是行政部门的割据,各家把各家的管辖范围当成自己的家产,各家把各家的数据当成自己的财富,不与别人分享,所以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部门,比如体改领导小组。

未来房价将有怎样的走向?

房价过高是慢性病,需要多方位调理

一二线城市某些地区房价会不可避免地有所上升,但有些地区比如三、四线城市的房价价格可能会下降,这个格局是多元化的。总体而言,房地产价格调整会是一个比较痛苦的过程。

那房价掉位的条件是什么?一是大城市(北京、上海)人口扩张压力稳定下来,百姓迁移更加多元化,一些大型机构、大型企业将二线城市设立总部。试想一下,如果深圳、广州、南京、杭州都搞自由贸易区了,大家不来北京、上海了,会是什么情况?以后城市化更自由了,市场更自由化了,行政审批减少了,那大城市不自然的人为吸引力会有所下降。二是百姓投资渠道拓宽,尤其是政府通过改革让民众方便出国投资。三是大城市的供给关系,北京、上海建设更多的保障性住房建,建设更多的小型户型、总价格可控的房子,缓解供需矛盾。四是公共服务进一步均等化,减少户籍上捆绑的利益。

改革对房价最终会起到作用。房价上升是发烧,发烧是综合病;限购是贴了一个散热剂,别把脑子给烧坏了,这是有必要的。但退烧贴解决不了病灶,以上四点才是治本。治本需要过程,房价是综合的慢性病,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要治得慢慢调理,不可能一下治好。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学者观察》栏目聚集当今活跃在市场的一流学者对于市场逻辑的观察与思考,是最接地气的调研与判断。

本栏目恪守市场的逻辑,坚持从市场的角度出发解读当下的商业世界,致力于推动中国商业环境的改善,并对当下的商业问题提供权威性的判断,并为市场发展提供方向性的意见。

本栏目为中国企业家网精心打造的核心栏目之一,欢迎学术界名流为共建商业文明提供更多的独立见解。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