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吴敬琏:三中全会中经济改革最重要的两句话

2013-11-20 10:28 | 作者: 吴敬琏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吴敬琏

【编者按】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指出,三中全会是非常好的改革总体设计和路线图,其中经济改革有两句话是最重要的:第一句话,紧紧围绕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另一句话,是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

吴敬琏表示,建立这样一个市场体系,需要进行七大方面改革,是一个综合性大工程。这七方面是:

第一,明晰市场经济产权制度基础;第二,确保不同所有制财产权益得到平等保护,不同所有制企业能够平等使用生产要素;第三,市场商品价格和要素价格,包括利率、汇率等等价格的市场化;第四,完善反垄断法,严格执法,消除现在普遍存在行政垄断、地区垄断;第五,按照市场能够办放给市场,社会能办交给社会的原则,理顺市场、政府、社会之间的关系,消除各级政府过渡干预和直接进入微观经济活动;第六,建立法制,确保法官独立行驶审判权;第七,改变以事前监管为主,以实质性审批为主的监管办法。

吴敬琏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博源基金会顾问委员吴敬琏

以下为吴敬琏发言实录:

吴敬琏:我有三点意见:

第一点意见,三中全会是非常好的改革总体设计和路线图。经济改革有两句话是最重要的:第一句话,紧紧围绕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另外一句话,是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这两句话是决定对于经济改革的总体部署这一个纲,纲举目张,带起一个网,就有许多条具体的改革措施。

有人说决定里面提出了三百几十项改革的具体要求,三百几十项里面可能大部分都是刚才我说的这两句话有关,这两句话非常明确的指出了方向,指出了我们全面深化改革在经济改革方面所要达到的目标,这两句话非常重要。第一句话,要使市场中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就回答了特别是最近十多年来一个很大的争论,就是我们改革要往前走,向哪一个方向?向市场化方向走,还是强化政府对于经济、对于社会的管控这个方向走,这是一个重大的方向性的问题。

而三中全会这个决定它不但肯定了,而且更加强调了我们过去党的决议的说法,过去党的决议的说法是说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特别是最近几年来,反对市场起这样作用的观点,表现相当的强势,他们说改革出现的问题,甚至其他方面出现的问题,像医疗、教育出现的问题都在市场化,所以要走向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强调政府对于市场的驾驭,强调政府对于经济和社会的管控,认为所谓中国模式它的特点和优点就在于有一个强势的政府。三中全会肯定了市场,而且把它提到了一个很高的地位,就是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这表明了党中央对于这个问题明确的、坚定的态度。

第二句话也非常重要,就是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它需要有一个什么样的体制来支撑呢?决定说了,统一开放竞争有序市场体系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配置作用的基础,历次的三中全会对于中国的改革都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但是它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比如说最早两个三中全会,就是十一届三中全会,第二届三中全会主要提出的问题。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人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提高了解放思想。第二届三中全会具体措施并不太多。

跟十八届三中全会更相像的是十四届三中全会,十四届三中全会50条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问题的决定,就有许多具体方面的改革方案提出来,十八届三中全会这个决定,60条决定里面包括许许多多具体的改革措施。当然十八届三中全会比十四届三中全会要求建立市场经济是比十四届三中全会所要求建立市场经济是更上了一个台阶,用我的话来说十四届三中全会所指导下建立的在上个世纪末期建立起来的市场经济体系是初级的,还带有旧体制的遗产,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来建立市场经济体制是一个升级版的,是一个更加成熟的,符合现代经济要求的一个市场经济。

如果我们只是提出一个目标,要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而没有提出如何来建立一个体制基础,来支持实现整个作用。十四届三中全会所建立起来初级版市场经济就保证了我们经济的崛起,新的要求就是建立一个统一开放的、竞争有序的市场经济体系,就消除了原来经济体系存在旧体制的一些遗产和存在的一些缺陷。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新的提法是针对现有的市场经济体系缺陷所做出进一步的要求。

一个方面看,现有的市场经济体系还是不完整的,受到旧体制很多遗产约束和障碍,使得市场很难发挥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

另外一个方面,从市场本身来看,我们现在市场经济体系有三个主要缺点:第一方面缺点,产生一个问题,就是在条块分割的情况之下,使得市场碎片化;第二个问题,就是因为存在着许多妨碍竞争垄断行为,行政干预行为,行业保护行为,使得市场失去了竞争性;第三个问题,就是发展不平衡,商品市场的发展程度好一些,但也是不完全、不充分。要素市场发育市场又很低,而现在三中全会提出的要求,比如说建立市场体系是统一开放的,意味着它是消除条块分割,是一体化市场,是对所有市场主体开放。第二条,要求建立一个竞争有序的市场,也就是说,他要排除这种垄断行为,排除行业保护、地方保护等等。而且是在有规则基础上进行竞争的,也就是说是在法制基础上一个市场经济。第三个,就是很明显了,要求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不是指商品市场,而是指市场体系,这就是说包括商品市场,也包括要素市场,是一个完整的市场体系。这是我第一点看法。

第二点看法,它是一个纲,决定不但有纲而且有目,需要建立这样一个市场体系,需要进行很多方面改革,是一个综合性大工程。我们仔细读整个决定就可以看到,它对各方面的改革要达到什么目标所需要进行的改革做出了规定。一年多乃至更长一点时间里面,各个研究机构、学校和政府部门的研究机构,对于要设计一个什么样的总体规划和路线图有很多讨论,提出了非常多的建议,就我所知道情况来看,比如说建立行政性市场体系的问题上,我曾经把它归纳成七个方面必需采取的改革措施,这七个方面改革措施和建议,我们都能够看到他在决定里得到的回响,七个方面学界、机关和民间组织讨论会得出七方面改革必须做:

第一,明晰市场经济产权制度基础;第二,确保不同所有制财产权益得到平等保护,不同所有制企业能够平等使用生产要素;第三,市场商品价格和要素价格,包括利率、汇率等等价格的市场化;第四,完善反垄断法,严格执法,消除现在普遍存在行政垄断、地区垄断;第五,按照市场能够办放给市场,社会能办交给社会的原则,理顺市场、政府、社会之间的关系,消除各级政府过渡干预和直接进入微观经济活动;第六,建立法制,确保法官独立行驶审判权;第七,改变以事前监管为主,以实质性审批为主的监管办法。我们读一读决定就可以看到,政界、学界提出这些要求在决定里都得到了回响。

第三点意见,有了好的路线图和总体规划,执行还会遇到很多阻力和困难,这种阻力和困难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来自于意识形态和特殊既得利益的反对和阻碍。另外一方面,因为从旧体系转到新体系,某些环节改变其他环节不能配合,在经济上会出现一些困难。所以怎么能够把这个决定执行好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责任。而能不能够把这些决定落到实处,将决定我们今后中国的改革和发展。

(本文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吴敬琏出席《财经》2014年会时演讲实录,有删节)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栏目简介

《学者观察》栏目聚集当今活跃在市场的一流学者对于市场逻辑的观察与思考,是最接地气的调研与判断。

本栏目恪守市场的逻辑,坚持从市场的角度出发解读当下的商业世界,致力于推动中国商业环境的改善,并对当下的商业问题提供权威性的判断,并为市场发展提供方向性的意见。

本栏目为中国企业家网精心打造的核心栏目之一,欢迎学术界名流为共建商业文明提供更多的独立见解。投稿信箱为:iceomail#gmail.com,请来信时将#换成@。

京ICP备13041123号 京ICP证130457号

思拓合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