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特写】现金步步杀

2013-02-26 08:05 | 作者: 李聪 来源:《中国企业家》 支付 现金

确定的是,现金早晚会消失,不确定的是由谁给它致命一击。50年前的银行卡,10年前产生的网络支付,还是现在的移动支付

文_本刊记者 李聪    编辑_吴金勇

如果身在瑞典街头,你完全可以不带现金,就连教堂都安装了读卡器以便接受电子捐赠。这个1661年引入纸币,也是欧洲最早使用纸币的国家,如今正在努力扔掉纸币,现金的使用率降到了3%。

同样的情况正在中国发生。年轻人正在抛弃需要折磨肉身才能完成的各种需求,将许多任务在手机上完成。随身携带刷卡器成了一种时尚,像iPhone一样,一些女孩子甚至为自己的刷卡器购买了绚丽的外壳。

让大家变时尚的正是拉卡拉,这个以在便利店里摆放大块头POS机而闻名的公司祭出了“考拉”—一个不足火柴盒大的小模块。这款通过耳机接口实现连通的手机刷卡器可提供信用卡还款、转账汇款、在线支付等便民支付服务。拉卡拉依然是做POS机的延伸,但显然已经到了新的境界—实现了每个人都能拥有一台付款机。

拉卡拉产品部总监张黎明正是“考拉”的产品负责人,在他看来,虽然“考拉”与传统拉卡拉产品在后台运营上没有差别—当一笔交易发生,数据被传向拉卡拉后台,连接到银联系统之中,再经由银联的通道完成后续的结算,但考拉满足了用户新的需求,其诞生并不容易。

在考拉出生之前,国内并没有一款技术成熟的手机刷卡器存在,对于张黎明的团队来说,一切都要从头做起。无论央行还是银联,对于移动支付端具体的业务范畴并没有明确的界定,拉卡拉就需要自我完善以确保安全支付,与此同时,还要保证App在苹果和安卓平台上稳定适用。更重要的是,所有与产品相关的技术都要自我实现,虽然外形与美国的Square很像,但Square是做收单业务,与拉卡拉的个人支付业务并不相同。

拉卡拉董事长兼总裁孙陶然把公司年会的主题定为“涅槃”,认为2012年是拉卡拉变化特别大的一年。

虽然许多人建议孙陶然换掉这个主题,涅槃首先意味着“死”,但孙陶然坚持了下来,在他看来,凤凰之所以能成为百鸟之王,和它的涅槃有关,只有不断自我净化和自我否定的人或者企业才能够长命百岁,并一直保持领先。“今天的拉卡拉看起来已经是脱胎换骨的变化,事实上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这在我两年前的规划里就有了,不成功才意外。”

如今,苹果应用商店里,拉卡拉在财务类App中排名第六,很难想象这款应用从2012年5月底上线,至今不过半年有余。实际上,这源于拉卡拉长年的积累。

孙陶然喜欢“瞄着打”,他将拉卡拉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为银联和银行提供电子账单服务。第二阶段是网络技术公司,即自己投资在办公室和便利店里安装拉卡拉,提供面向公众的缴费还款服务。第三阶段叫支付公司,即完全的第三方支付公司。

七年的时间,拉卡拉积累了5000万用户,并且每月有2000万客户还会去便利店使用拉卡拉,“这就相当于我们每个月都和客户握一次手,把我们的移动支付介绍给他们就很方便。”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孙陶然祭出了“考拉”。

促使这一切发生的,正是智能终端的普及。有报告显示,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移动应用的发展,网民上网介质正在发生本质改变,中国的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增速保持在50%以上,预计2013年移动支付将成为爆炸增长点。

从支付的发展历程上来看,2012年支付的演变节奏比过去快了许多。从万事达卡亚太区副总裁位置上退休的冯炜权在2011年同李英豪一起创立了新型支付公司钱方,用于支持个人和小微商户通过移动终端进行各类支付服务。汇丰银行、富国银行、贝宝、万事达……这位有着20多年从业经验的支付专家,亲身见证了现金一步步被杀死的全过程。

1993年时候,正是冯炜权带着自己的团队在中国铺设了第一批POS机,从发卡、审批到推广的艰难历历在目。尔后经历了十年,POS机技术的重要参与者中国银联,于2002年3月在上海成立。2004年,持卡消费金额占到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比重的5%,这是杀死现金的开始。

最初的市场参与者只有银行和银联,但人们的刷卡消费需求无处不在。正是这个在银行服务链条里处于最底端的服务需求,引爆了支付业的创新。“杀死现金是每个支付公司的梦想。”钱方联合创始人李英豪对《中国企业家》说。

目前第三方支付在电子商务中已占据绝对优势,银行在移动支付领域的话语权因此受到威胁。但位于支付金字塔顶端的银行的机会仍很大,资金雄厚、用户基数庞大的玩家正在真正进场。但银行并未走拉卡拉的路径,而是选择了另外的途径。

2012年11月26日,中国联通与招商银行联合推出国内首款基于NFC-SWP模式的近场手机支付产品—“联通招行手机钱包”,这是继年初与HTC合作之后,招商银行的又一举措,这也被视为近场支付的先行者。

有了这个“钱包”,当你去星巴克买咖啡时,就不再需要漫长的排队等待了。用户只需要将手机对准POS扫一下,付款就已经完成,无需掏出信用卡,更无需现金找零。无论是DQ冰激凌,还是屈臣氏,都能实现这种轻松的购物方式。

“便捷的支付体验将为商户带来更多的客流,我们也愿意积极参与。”DQ的中国代理商,上海适达首席执行官应武卫对《中国企业家》表示。目前,招行将手机端信用卡首次使用额度定在1000元,这样,首先被抛弃的就是消耗现金最多的“零钱包”。

近年来,移动支付与大众渐行渐近。根据安全支付芯片在手机中的不同位置,常见的手机NFC移动支付实现方式包含:SD卡模式(芯片放置在手机SD卡中)、全终端模式(芯片放置在手机终端中)和SWP-SIM卡模式(芯片放置在手机SIM卡中)。招行采取的就是最后一种模式,这种近场支付仍是基于POS机体系的一种技术演变。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