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盛大文学风波背后:资本创业者竞争对手博弈未了

2013-03-18 11:16 | 作者: 陶力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盛大文学

起点中文网作为盛大文学旗下重要资产,其近期出现人事动荡,令后者的上市之路变数陡增,而起点创始人吴文辉意图另起炉灶的消息,更将对整个网络文学市场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作者,以及跟作者关系密切的编辑,是起点作为原创文学网站的核心。为此,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正忙于四处“救火”,一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强调,起点人员离职并非出于对公司不满,另一方面则向起点作者承诺:不会削减福利,福利制度会越来越好。

事实上,盛大之前也出现过类似事件。曾在我国视频网站中排名靠前的酷6网,在被盛大收购后,创始人李善友被指与盛大之间产生矛盾,最终的结局是李善友离开、酷6网退出市场主流阵营——这一次,起点创始人与盛大之间的矛盾,又将以何种结局收场?

盛大网络旗下的盛大文学在重启IPO之际变生肘腋。

有消息称,大约有超过20名起点员工集体出走,而起点创始人吴文辉则正四处奔走,并拟与百度、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巨头合作打造一个“新起点”。起点的全称是起点中文网,是盛大文学运营的原创文学网站,亦是意图上市的盛大文学旗下一项重要资产。

3月6日,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在致全体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表示,起点部分员工提出辞职,董事会已批准他们的请求,他自己将直接负责起点工作。

3月12日,侯小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承认确实有起点员工离职,但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总经理吴文辉仍然在职。

他表示,盛大文学已经建立了完整、闭环的生态体系,“就算其他公司进入这个领域,对我们也不会造成影响”。在他看来,起点已经建立起成熟的平台,盛大文学产业链闭环的建设,作者离开的可能性很小,但不排除个别作者离开。

他向记者直言:“你要是说完全没影响,那也不可能,但不是说走了几个人就会把这个平台毁坏了,这简直不太可能。”

事件的另一名核心当事人吴文辉对此事保持了沉默,并未接受记者的采访。

盛大文学曾在去年5月启动IPO,后因市场因素推迟上市,今年2月5日,该公司再次启动IPO。据媒体报道,盛大集团内部人士透露,盛大文学今年4月重启IPO的计划未变。

盛大文学“伤筋动骨”?/

起点高层团队的变动并非偶然。

一名起点资深读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早在两个月前便知道起点会有动荡,“一些作者已经提前跟我们说,不会在起点更新文章了,而且还要跳槽”。

在业界看来,这次风波对盛大文学的影响 “不亚于一场7级地震”,根本原因在于盛大与创始人运营思路不同和利益分配不均。此前网络文学亏损时,创业阶段的各方尚能和平共处,而随着产业链的完善以及无线阅读带来的盈利,盛大文学和旗下子公司管理层间的矛盾日益加剧。

据盛大文学最新递交的F-1文件(部分美国以外上市公司向SEC提交的注册上市文件)显示,该公司估值8亿美元,2011年全年营收7.01亿元人民币,2012年第一财季,盛大文学主营业务收入为1.91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306万元人民币,公司首次扭亏为盈。

起点员工离职一事得到了侯小强的证实,但他强调,离职原因并非如外界所说的“出于对公司的不满”:“离职员工中的大多数人是因为家庭或其他原因而离职。能不能继续共事都是看缘分,我不会有任何强求和挽留。”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除去云中书城是盛大文学团队运作之外,其他部分均为投资并购获取,因此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内容的竞争矛盾一直存在,“尤其是起点和盛大合作较早,且是完全控股,吴文辉的资历可谓比侯小强还要深,不愿意屈居人下也是自然的,加上整个团队在公司内部地位非常高,发生此次集体出走事件也并不意外。”

该人士分析,起点人事变动,对盛大文学的影响将是 “伤筋动骨”的,“起点在业界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一套完整体系,并非其他子公司轻而易举可以替代。一旦其影响力被削弱,甚至是吴文辉再次创业,整个盛大文学的营收包括IPO进程都将受到影响。”

一位自称起点内部人士的网友在网络上发表文章称,作为盛大文学旗下公司中的一家,起点贡献了盛大文学将近四成营收和数千万元的利润。并指出,在此背景下,起点的业务权限却被不断缩减,且待遇不公,这些正是起点核心编辑团队离职的主要原因,“当有着集团之名,且主力就是起点时,文学集团的全版权就成了对起点的束缚……算算起点先后被收走的版权有手机运营权、移动基地运营权、第三方合作版权运营权、影视衍生版权运营权等”。

该人士的说法尚未得到盛大文学方面的证实,但其所指被“收走”的版权正是盛大文学的“现金牛”。记者了解到,盛大文学的盈利主要来自在线收费、无线服务、在线广告和版权出售等。其中无线业务增长迅猛。该业务2009年的营收只有576.3万元,2010年达到6041.5万元,2011年该业务营收同比大增188.2%,达1.74亿元,这项收入主要来自电信运营商的付费内容分成。

对于上述网帖的观点,侯小强并不认同,他反问记者:“就像一份报纸,不可能每个版面都去配备单独的销售和发行人员,就算我给你起点手机运营的权限又怎么样呢?是你一家去跟运营商谈有底气,还是盛大文学带着全部的资源去谈有底气?”

他强调,起点是盛大文学的全资子公司,如果一味突出起点的贡献,对其他子公司不公平。盛大文学从一开始就遵循起点专注内容生产,盛大文学负责营销体系、版权衍生及品牌建设的制度,“我肯定不会因为起点的这次风波而改变这个制度安排,未来还是会坚持致力于做大做强产业链”。

作为盛大集团看好的 “潜力股”,盛大文学的“起点风波”显然已经被集团高层所重视。

3月11日,盛大集团CEO陈天桥开口“力挺”侯小强,称最近几年来,盛大文学发展跃上了新台阶,这表明侯小强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作为CEO是称职的,“在他的带领下,无论是盛大文学,还是起点中文网都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我们会全力支持他继续做大做强。”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