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重新想象非洲

2013-03-29 15:15 | 作者: 何伊凡 来源:《中国企业家》 非洲

【中国企业家】随着国家元首习近平的首次外交出访,因为他选择了访问非洲多国,因此非洲那片土地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公众对习近平出访的关注点不一而足,甚至连第一夫人彭丽媛的衣着都成为焦点。但真正推动中非双方经济发展的力量是商业的力量,是企业的力量。从商业的角度去解读非洲,走进非洲,触摸非洲,是最为关键的事。

早在2011年,《中国企业家》即派出骨干力量对非洲进行走访,并写出了系列重磅报道,并推出了“非洲特刊”,在舆论界引发持续关注。本次再度推出“非洲特刊”,是我们觉得其中的报道依然为中国商业力量走进非洲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仍然可以提供商业范本。

公司行业篇:

华为:应对“非洲炮火”              中兴在埃塞:艰苦的“垄断”

海信:温情管理的受益者           中建:跨越“四道坎”

中色虚惊                               华坚:“招工了!”

中国油企:夹缝中生存              中国车,非洲路

建筑企业的非洲生存术              尼日利亚的“卫星城”

异国开路                               海外买矿,别把自己当救世主

访谈篇:

解锁“非洲之心                        中非对视:故事的另一半

非洲外交官谈非洲                    中国外交官眼中的非洲

思想意见篇:

迟建新:在非投资不可能“包打天下”

博艾敦: 政府应该做好中非交流间的协调人

孙保红:中国企业如何抓住“非洲机遇”

非洲生活篇:

民间“大使”                            淘金浮世绘

中国鸡真相                            不重要的“谢谢”

主文:(见下文)

自尝试“走出去”以来,非洲是令中国公司最有成就感的大陆,但本地化磨擦亦频发不断。

本刊特派非洲报道小组,一行四人,实地深入调查非洲六国,为期35天。

我们最深刻的感受——如果不重新审视与调整自己,中国将不能在这片大陆获得更多

《中国企业家》24期封面(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中国企业家》】(采访记者  何伊凡  侯燕俐  秦姗   文 记者  何伊凡  编辑 张刚)

10月底的一个清晨,我溜出中国建筑集团在阿尔及尔的营地,去看地中海。步行十分钟,一片蔚蓝就扑面而来。舒缓的海岸线有上百套政府高官的别墅,一个背枪的士兵从礁石后站起来,打量着我的相机。

“你好。”他用生涩的中文说,“谢谢!”

我迟疑了一下,不知是否应该说“别客气”——确实什么也没做。

“你好。”他继续说,“谢谢!”然后得意地转身而去。或许每见到一个陌生的亚洲面孔,他都要秀一下自己的中文。

当天傍晚,去海边餐厅吃饭时又遇到了一群小男孩,他们吹着口哨追在后面大喊:“阿里巴巴!”

“在阿尔及利亚,‘阿里巴巴’可不是‘一个快乐的青年’。”同行的朋友拉着我加快脚步,“而是‘小偷’和‘大盗’。”

“你好”、“谢谢”与“阿里巴巴”,两种声音始终贯穿着我们的非洲之行。

在肯尼亚,报纸用整版篇幅记录了10家中国企业对一个偏僻村庄的援助,另一版就提醒针对华人的抢劫事件近来大幅上升;埃塞俄比亚正在模仿中国的“五年规划”,它有“最像中国的非洲国家”之称,海关却对中国人“另眼看待”;赞比亚司机马克为我起了个当地人的名字“Maplo”,意为“上帝的祝福”,他给所认识的中国人起了同样的名字。他带我看了数月前总统大选时留下的痕迹,一根柱子上模糊喷着:中国人滚出去。

2010年,中非之间贸易额已达到1269亿美元,20年来翻了150多倍,中国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关于中国人在非洲的数量,没有一个机构提供的数字足够权威,最保守估计也超过200万。我们拜访的一家企业,每年办理的非洲劳务签证就超过8000个。

中国需要非洲,恰如非洲需要中国。自2000年起,中国已成为饥饿的资源动物,转型中的世界工厂要寻找适合梯度转移的成本洼地,而非洲是满足这两个条件的最后一块大陆。

非洲正在努力卸下悲情、绝望、饥饿的面纱。IMF预测,2011年非洲经济增长率为6%,2012年仍会接近此数字,与亚洲持平。大约有6000万非洲人年收入达到3000美元,如果没有中国人,这些数字不会如此漂亮。

中国在非洲的角色令西方感到惊惧,它们认为这是以自己逐渐退场为代价。它们谴责中国在非洲以掠夺性手段开发资源,中国开出的支票助长了非洲的腐败和专制,来自中国的廉价商品冲击当地市场,令贫困者更加贫困。这些批评也能在非洲人口中听到,在乍得一个加油站排队时,有人用法语向我们大喊“新殖民主义”。

从单一事件看,有些指责并非空穴来风,站不住脚的是从中引申出的伦理判断,即中国这个暴发户正用一切手段引诱刚刚进入青春期的“黑姑娘”。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教授严海蓉与沙伯力著有《中国在非洲:全球体系的困境》,他们指出,中国在非洲的商业行为,正是以与西方政策相同的方式进行的,“所有这些都是现代世界体系的共同特征”。实际上,非洲人所表现出的警觉与期待,中国人应该不陌生。在非洲,我总想起James McGregor在《十亿消费者》中描述的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中国。彼时在外国投资者眼里,中国也是充满活力、机会遍地、晦涩难懂、相互矛盾、令人困惑的。

如果中国将精力集中于如何洗刷自己在非洲的“污名”,或沉醉于传统的“中非友谊”,将无济于事。自尝试“走出去”以来,非洲是令中国最有成就感的大陆,可中非这两个国际化初级生都没有做好共舞的准备。“就像造了高速公路,首先要限速,有摄像头,有指示标识,然后才能通行。”中国驻赞比亚大使周欲晓先生说,“现在我们把路修好,系统尚未建立起来就迫不及待跑上了,而这一套系统早晚要补齐。”

非洲是一片不断变化的大陆,在这里,中国需要动态的视角,以及更多的同理心与耐心。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