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企业家海上俱乐部:汪潮涌喜欢“拉人下水”

2013-05-14 07:37 | 作者: 曹顺妮 来源:《中国企业家》 汪潮涌 企业家

【原标题】海上心事

玩帆船可以塑造人们勇于冒险、敢于探索的精神气质,但国内玩海的富豪们,更倾向于选择游艇来彰显身份和地位,视其为漂浮的俱乐部

草长莺飞,百舸争流,3月底的海南是玩海者的天堂。

“海龄”8年的青岛广东商会会长梁智明今年才见识了声名远播的海天盛筵。与那些飞来海南的商人不同,他的选择更刺激——驾帆船5000多海里上岸“赴筵”。3月中旬,梁与10位好友,驾着以儿子名字“曦”命名的Beneteau(博纳多)帆船,从青岛出发驶向西沙。原计划去钓鱼岛插国旗,完成一次爱国之旅,被属下劝住。3月31日,船行深圳,他接上妻儿,夜行三亚。

1996年竞赛帆船在南太平洋上行驶

在三亚上岸遇到点儿问题,码头告知梁智明,他的船不能在此停泊。数度沟通,码头同意给他泊位,但每天得交1500元泊位费,这笔钱是他十几天航程所花柴油费的1/3。他很冒火,不全是因为泊位费高,是交钱都难上岸,必须提前申请、报备……上船容易下船难,他玩了一把跨省奇幻漂流,到了目的地,心情有点糟。

上岸后,他看到传说中的海天盛筵。那景象,颇似辛弃疾的名词《青玉案》的翻版: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国内外各种型号的帆船、游艇渐次在鸿洲码头排开,蓝色灯光氤氲着白色船体,各种露天派对在码头或游艇上举行,香槟美酒、靓男俊女,表面低调,骨子里张扬。

2012年沃尔沃帆船赛三亚至奥克兰赛段,比赛异常艰辛

梁被一家帆船代理商拉去发言,谈谈自己玩帆船的经历。他认为自己并非巨富,只买了两艘帆船,在玩海圈子里没甚名气,便推辞。但代理商强拉硬拽,他一看,派对里老外占了一半,忽然明白了代理商的用心。中国富人玩帆船、游艇,一向被老外耻笑,他们对你的身价不感兴趣,看重的是你玩海的资历。梁把自己从2005年开始玩皮划艇,到2008年受青岛奥帆赛影响如何迷上帆船运动的经历,用一口粤式普通话轻描淡写了一遍。他本想喊点励志的话,呼吁中国玩游艇的老板们多下下海,别整那些炫富的事儿,那在国际上是要闹笑话的,想了想,还是把这话咽了下去。“没必要招惹麻烦。”他私下对记者说。

梁智明是香港籍,乍一看,像减过肥的梁家辉。因为精瘦,被青岛同事喊作“巩汉林”。他年轻时,在香港随处可见玩帆船、游艇的,也没把这些运动看成是普通人的禁脔。“实不相瞒,我当时玩帆船,就是听不得那些带有侮辱性的笑话。我要向老外证明,中国人也有会玩船的。”

他正琢磨着再买一艘帆船做“海上办公室”,这个想法还没告诉妻子。他目前已有的一艘26英尺长珐伊帆船和41英尺长的博纳多帆船,每年在青岛奥帆中心的托管和维护费30多万。他周末驾船出海后,要么在船上钓鱼,要么看书,看电影。大海赠与的好心情,直接让他产生了一种领海的意识。“没下海前,听一些海事争端的新闻没多大感觉,当自己真玩海了,就变了。”梁觉得这种护海意识不用说教,只要下海几次,大都会有这种感触:谁要侵犯咱们的海域,一定得争!所以他想直接开帆船去钓鱼岛支援,被人劝住后,又改路线去了西沙、南沙,目标是用自己的帆船丈量完中国的海岸线。

信中利投资集团CEO汪潮涌没有梁住在海边的地利,后者想下海就下海,在京工作的汪潮涌犹如困兽。深冬的北京CBD被雾霾深锁时,汪坐在咖啡馆里,看着天上混沌的太阳,常叹气:要是在海边的话,就能驾船出海,吹海风、听海浪,视野开阔,心情舒朗。他怀念在华尔街的日子,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能看到海面白帆摇曳,波光闪烁。工作一结束,他或许就和客户、同事出海去了。玩帆船,是华尔街金融家考察客户品性常用的渠道。在海上狭小的帆船或游艇上,共同面对风浪数小时,一个人的决断力、意志力、行动力、团队合作精神一览无余。当然,也能瞬间拉近人们之间的感情。大家上船前或许是陌生人,下船时已称兄道弟。 

汪潮涌喜欢玩海,也喜欢“拉人下水”,他被公认为是中国帆船运动推手,曾把美洲杯帆船赛引入中国。当梁在三亚琢磨再购置帆船时,汪也在三亚。他和他的美帆会游艇与航海俱乐部(简称美帆会,2005年汪与夫人李亦非共同投资创建)成员,还有新东方老师们,在此扬帆出海。“若不到海上去体验,你或许永远不会明白海洋运动带给灵魂的震撼。”汪潮涌说。

新东方老师们被“拉下水”是带着任务的,他们要给“中国之队”开发一套帆船英语培训教材。汪潮涌的“中国之队”从2005年开始,便参与到美洲杯比赛中,从引入赛事、组织队伍参赛到开发教材,汪潮涌越来越疯狂,朋友们常说他这个投资界老板“不务正业”。

在汪潮涌的眼里,小大卫·洛克菲勒(洛克菲勒家族第四代掌门人)才是狂热的航海分子。4月18日,汪在美国洛克菲勒中心与小大卫共进午餐时,把“中国之队”的画册送给这位创办了美国航海者协会(Sailor for the Sea)的巨富之后。汪潮涌的帆船之缘,与洛克菲勒家族有着一份隐秘关系。“26年前,我有幸在摩根大通工作,小大卫的父亲是董事长,我们参加的帆船训练项目就是他创办的。”汪说。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