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2013中国“商界木兰”论坛:“女性商业”的价值

2013-05-18 14:21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商界木兰 女性商业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年度盛会——2013(第五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5月18日在北京万达索菲特大饭店隆重举行。

商业改变世界,女性改变商业。这是一个女性崛起的时代,她们已经不满足于以强大的购买力来影响商业,而是越来越勇敢地站到商业一线,和男人平分秋色,直接掌握话语权。和曾经完全由男性掌控的商业世界不同,“女性商业”有着鲜明的印记,但这仅仅是生态色彩的调和,还是有更深层次的影响?

技术变革、信息对称化降低了创业的门槛,女性创业新时代真的来临了吗? 男人掌握财富之后,往往更倾向于追逐权力,女性主宰财富之后,将如何影响商业? 女性独特的创造力、爱心、包容和韧性,将如何改变商业?中国企业家网对本次论坛进行了图文直播,以下为木兰论坛的详细内容。

主持人:各位嘉宾下午好。下面让我隆重的有请本次对话的嘉宾上台来,他们是:

国美控股集团公司总裁黄秀虹女士。

西藏奇正藏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雷菊芳

钻石小鸟创始人董事长徐潇。

IBM副总裁周忆女士。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乔健女士。

大众汽车中国区总裁杨美虹女士。

他们设计了两个阵营,挨着我的几位女士是企业家,董事长,是老板,离我远的那几位女士,是女性高管的团队,所以这也是《中国企业家》杂志办的论坛,不断的创新,特意安排了两个方阵来进行下午的精彩对话,她们之间会有小小的PK,大家期待。

你们这几位女士在过去我们都耳熟能详,很钦佩。来到这里我也要再次的欢迎你们来到论坛。同时我想跟各位来宾再把本次论坛的主题说一下,商业女性。

在传统的商业社会中,我们可能都觉得男企业家是主角,但是随着时代的变化,我们感觉到越来越多的女性企业家活跃在商界舞台上。

这次论坛特意请到的嘉宾,是希望我们探讨这样一个话题,商业改变事业,而女性改变商业。当越来越多的女性与男性平分秋色的时代,我们不仅要开始探讨女性在商业中的价值,而且我们要看她们作为企业家,企业高管,有什么不同的观点。

下面我开始本场对话的环节。下面第一个话题,您认为女性广泛的参与商业,对商业社会有哪些男性不可替代的积极的影响?举出几点您的观点。周总您说一下。

周忆:我先说一个观点,我觉得男性的世界里商业领袖有很多优秀的,但是有一点特别好赌,是真正在商业世界里好冒风险,好赌,这个每个男人都有。

恰恰在这个世界里,我们谈的是阴阳的结合,女性可能在这个世界里她的审慎,她的平衡,她的忍耐,以及她出于女性强烈的保护意识,是不会在任何重大商业决定的时候,只考虑我这次的赌押在哪,我的战略决策她先想到我的员工,我的企业,以及员工的家属,会考虑更多的问题。

作为商业女性在阴阳平衡的这种色彩,应该是带来更多的平衡,更多的一种非冲动,是对企业最大的保护。我就先说到这里。女人也下赌,但是在赌与非赌之间,有一个天然的差别。

主持人:好,给我们带来一个关键词,男性企业家要注意了,就是赌性,这个关键词值得企业家思考。

请黄总点一下,您觉得呢?是一致还是不一致?最好是不一致。

黄秀虹:这个话题我觉得很好。作为企业家和管理者来说,这两个定位可能不一样。

作为企业家应该有赌的精神,从女性来说,在做企业的过程中,更细腻,考虑事情更理性一些,独立她的赌性比男性更弱一些。女性参与商业社会是促进社会平衡和社会和谐,同时能够给社会服务带来更完善的,能进化的理念和变革。

因为女性有男性没有的特性,所以在社会中女性企业家要比男性企业家要好得多。我们女人也有创业精神,也有理想,但是和男性还是不一样。女性应该发挥我们女性特有的这种特性,包括我们的母爱精神,我们的女性精神,去创造一个可健康持续,可发展的,有社会责任感的一个企业。

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比较理性的社会,所以应该说是越来越多的理性会给我们创业的过程当中带来更多的成功机会。

随着社会制度不断的完善,信息也非常快,需要更理性的判断一个事情,减少冲动。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女性在做事方面,创业还是在管理方面,一个非常好的定位和特性。女性最终还是能够走向成功,比冲动更能走向成功。

主持人:谢谢黄总,您有三个关键词,细腻,爱和理性。但是理性我觉得是不是女性给我感觉是感性的代名词,男性是理性的代名词。

黄秀虹:在生活当中,就我个人来说,我的理性要大于感性,做事感性是一瞬间的,应该需要理性,感性有一点赌的感觉,是第一感觉。所谓的第六感可能是一个冲动,但是我们要做一个事情,更需要的是理性。

主持人:其实您的回答给我一个感受,我也要细腻的思考,到底男性是感性还是理性。

黄秀虹:做每一件事的时候,刚开始的时候,大家更多是一个感性的认识。

主持人:这打破了我对女性的理解,我以为男性工作是理性的,女性是感性的。谢谢。

下面我们又来了一位重量级的嘉宾,她就是英仕曼集团中国区主席李亦非女士。有请。她也代表着高管团队,实际上我理解她应该代表着企业家团队,欢迎亦非。

我们正在说第一个题目,女性有哪些不同于男性的特质,在企业发展中,在团队领导力中,有哪些不同于男性的。

徐潇:我想说说我们的例子,钻石小鸟是我创始的,我正好在这个环境里,所以对于男女搭配就感受非常深刻。

首先我认为社会男女就是互补的,阴阳是相辅相成的,在企业里面它既需要有果敢的决断力,又需要细腻的细节把控能力。有一句话战略决定方向,而细节决定成败。所以他做某些决定的时候,男性更果断一些。但是在我们确定方向的时候,要去落地,要实现,真正从战略变成现实,其实女性对于整个运营细节把控是比男性强的。

在过去的很多年中制造业为主,更多的是男性为天下,随着现在商业的发展,人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除了非常辛苦的制造业之外,开始有了品牌的企业诞生。钻石小鸟因为是在珠宝行业做钻石,所以品牌某种意义上是需要更为有感性的,或者说能够感受这种美好,并且能够有故事性的表达的时候,在女性这方面她的特质就会表现得更好。

所以我觉得女性和男性各有优势,但是在不同的行业里面,他们的优势体现得更为明显。在时尚产业,品牌,女性的触觉,敏锐,度细节的把控,会更好支持品牌的塑造。但是男性的刚毅果敢,会在企业战略决策上有更大的作为。我个人是这样的一个感受。

主持人:徐总把不同行业细分了,同时男性在战略决策中会发挥他的一面,女性是把细节方面表现更好的体制。

李亦非: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人家把我们每次谈话,就是把男的和女的分开,好像女人都是受害者,女人都是怨妇,天天在那抱怨,我们老在企业里不能成功,这是我一直不喜欢的题目。

但是其实这个问题是有相关性的,在高层的时候,做到很高层的时候,女性还是没有办法做到高层的,在最定级的时候你会发现还是男性。

我在四年前加入了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英仕曼,当一家企业要上市的时候,他要做路演,第一站可能就是最大的基金公司,如果我们在英国的这家公司给你下一个单,例如我们国美电器走到英国的时候,如果买了你的股票,他看好你就会做多你,当他对你公司远景判断不是很清晰,他可能做空你。对冲基金是基金的最高端。

它大部分都是男性,我刚要去伦敦的时候,整个公司里面没有一个女性,除了秘书和前台。我作为中国区的主席,当时有很大的压力,尤其我一辈子没有学过金融,乔健我们也很熟,我从媒体转向金融,转向对冲基金,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每个男人都带着不相信,怀疑的眼光看着我。我个子也比较小,这个时候心里是有压力的。但是这时候你必须有你自己的自信和支持,来赢得别人的尊重。

当时我们全球最大的老板,他问我,我发现在中国女性还是很多的在高层,我就问他,我说你知道为什么吗,他说不知道,我说因为女性又努力又便宜,他笑了。确实是,我们女性在很多时候,我们即使做到高层,但是在美国做出来的调查研究报告显示,所有在高管的女性同一级别的工资比男性低30%。这就说明在社会上女性的商业价值是被低估的,从钱的角度。

实际上女性确实非常努力,非常用功,她们很细心,很努力,在跟员工的管理中有很多互动的东西是男性缺乏的。

我觉得女性在进入男性的社会里面,在跟男人商场上互相交流和沟通,和在管理的时候,我觉得可能最大的需要突破的,就是我们内心对自我的障碍。其实女性对女性并不是互相帮助很多时候,所以我为什么觉得今天的她舞台,她创造,女性也要成为一个互助网,我们女人也要喝着白葡萄酒,我们也要互相之间帮助,把大事情做了。

我们经常发现女人互相不帮女人,但是男人之间有强大的网络。所以压力没有来自于男人,来自于我们女性自身。我们女人要突破自己的掌握,第二要突破其他女性对我们的压制,包括嫉妒打压,我们要组成一个网络,让女人之间互相帮助,互相成功,这样男人真的就会开始害怕女性了。

主持人:她说到一个关键点,女性要把自己放大来看,女性要突破自我。另外她还说到一个关键点,女性在生意上的合作少,男性合作多,这点也是一个薄弱点。

正好她说完以后,使我引向下一个题,有人说女性企业家是雌雄体,在商业社会中如何把握好自己的性别角色,我前不久去了珠海,格力低产的董事长请我吃饭,他就提到了,他在集团里当副董事长,他说我看董总非常钦佩,她非常努力。周末都会亲自打电话到男性副总的办公室问一个问题,其实周末快下班的时候,实际上就是考察,就是细腻的工作,令员工钦佩。你们是否觉得这种特质是你们想追求的?怎么看待这个平衡点?

乔健:作为一个成功的女人身上需要有大女人的气质,和男人抗争的一面,这只是第一面,第二面女性要有知性美,柔性的美,才能真正体现出你是女人的称呼。你可以和男人比文化,比知识,可能这就发挥你的优势。

在商业里面更重要的,就是最好的发挥你最大的价值,一个成功的女性是要雌雄同体,一个人的成功,不仅仅是男性还是女性,不仅仅是理性还是感性,态度是凶猛,是周六周日都在加班,更多的是考虑到生活工作的平衡,但是人要成功,是要有一种包容的精神,这种对男性,女性都很适用。

我想我们姐妹很多人都不太会想到我们是女人我们要怎么样,只是想我们要把一件事情做成功应该怎么样。

主持人:你希望生活和工作能有平衡。下面请雷总说一下,

雷菊芳:我觉得非常重要的是女性更应该体现上善若水,在包容方面应该发挥更多一些。

主持人:是不是有点外刚内柔的感觉。其实我觉得外刚内柔也很好,内柔是上善若水的最高追求。

今后会不会有各企业的分工,这是便男性的,这是便女性的,只是突发奇想啊。

周忆:其实刚才说那个话题,就是外柔内刚,外刚内柔,你柔是首先,你打工,你是一个人,你会哭,你会笑。其实在企业当中女人有一个最大的优势,我们可以哭给同事看的,没有关系。

我自己感受,你需要做很多事,带着团队往前走,但是别忘了,你的团队里你的同事有很多想英雄救美,想看到他们的老板在很困难,很艰难的时候,也表现出非常真实的柔弱的一面,这个时候是你作为领导怎么去赋予他们最积极的,能够帮助你,帮助整个公司往前走的最强的动力。

我是喜欢用这个词,你身边充满了骑士,不要在什么时候都做男人婆,认为自己强得不得了,什么事情都能挺得过去,很多事情我们挺不过去,很多事情需要男女一起合作。恰恰你的真实呈现给这个世界的,这个团队的,这个真实才是人们最喜欢的,最真的,而且他愿意跟着你往前走。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你装能装一天,装一年,装不了一辈子。

主持人:谢谢周总,周总的发言是我们第一环节的总结词吧。这个真实自我我稍微说一下我的理解,是要真实自我,但是我们要理解她们之所以能够成功,就是不断的学习,把真实的自我一步一步从年轻到成熟,打造得更完美。

徐潇:提到自我我补充几点,现在对当下社会女性思考自己的社会角色很重要,女性她要工作,同时也要照顾家庭,她需要在角色里面做选择,之所以纠结的一个原因,是要表现自我,或实现自我价值,还是更多的去奉献给家庭这样一个关系。

其实并不矛盾,我作为一个企业的创始人,因为我们企业到今年有11年了,我亲身经历了这样一个阶段,在初期我把我所有的时间奉献给工作,那时候我并不快乐,我不快乐的情形下,我的团队也不会快乐,家庭也不快乐。我做得这么艰苦,没有在这个过程中享受给你带来快乐的事情,这个事情就失去了它的意义。

做女性,无论是做自己爱做的事情,还是家庭主妇,有一个前提很重要,首先要享受你自己,享受你的选择,当你能够充分享受它的时候,它才会焕发出。如果不能感受生活的美好,感受自己选择的美好,这个时候其实很难给你的品牌带来生命力的。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家庭和事业并不矛盾,家庭能够经营得好,其实可以给你事业带来更大的活力。你在事业上实现的成长和自我价值,也可以给你家人带来更好的示范效应,特别是自己的孩子。

周忆:我们这四位又是妈,又是企业的经理,又是媳妇,我们都能做起来,不怕。所以这就是一个融合的艺术,工作与生活的融合,幸福指数的提升。

主持人:下面我们进入第二个对话环节,《中国企业家》杂志也是煞费苦心,就是让我们大家来抽一个题号,他们会在黑板上有对应的题,你抽了题号的嘉宾要必须回答。

有请《中国企业家》的工作人员,我们先抽签。

下面大屏幕把一号题展示出来。请问你们两个队哪位先回答?每位嘉宾说三条理由。雷总。

雷菊芳:我觉得女性创业时代到来了。第一,经过这么多年的开放,我觉得创造了非常好的基础。

第二,在现在的时代下,我们的市场整体份额在扩大,空间比过去更大了。

第三,我们的基础比过去更好了。现在的女性受教育水平也提高了,资源比过去更加丰富了。

周忆:我说否是因为我觉得这个词用得不好,应该是女性深度参与商业的时代来临,应该是从这一点是否的。但是改成深度参与商业的时代确实是来了。

第一,我认为落点的行业不一样,在10年前,20年前,女性创业是美容美发,餐饮,娱乐,现在你看到所有的行业都有女性在创业。董明珠,制造业,高科技行业,像李亦非做的金融。

第二角色,原来我们女性创业的时候,无论是高管还是创业,在企业当中的角色更多偏向财务,人事,类似于比较柔软的角色。现如今所有的行业,所有的O,CEO,CFO,CTO,所有的O都有女性在其中。

第三,科技改变一切。因为互联网,大数据,所有这些科技,让我们女性深度参与商业的门槛降低了。所以任何时候,任何时间点,都可以创立一家公司,因为你可以借助科学的力量,技术的力量。

李亦非:我觉得我们的题目太大了,这种问题可以说是可以说不是,太空了。

主持人:我们看第二道题,请看大屏幕,如果把企业家比作造梦师,你希望造出一种怎样的梦境空间?我们黄总先谈,谈谈造梦。

黄秀虹:这个题挺神秘的,我是这么理解的,现在习主席提出来中国梦,鼓励每个人都做梦,《中国企业家》杂志这个题可能来源于习主席的要求,把我们理解为造梦师,我们理解这个梦应该是一个理想,战略,就是人生的一个理想是什么,把它深化到企业里,我们作为一个企业家来说,我们一定要给这个企业造一个很美好的梦,这个梦可以拿到现实当中来,我理解是一个战略。如果作为一个企业家,你没有梦,没有战略,你就不能做企业。

我希望给自己造一个什么样的梦见的空间,实际上我们企业的战略也是非常清晰的,作为一个企业家来说,首先得有梦,把梦当作战略来实施。我希望我们企业能够为社会,为我们的团队造这样一个空间,就是一个推动社会发展进步,能够给我们的合作伙伴和消费者带来信任感,幸福感,能够给我们的下一代年轻人做一个很好的学习榜样,这样一个空间。

在这个空间里有很多很多的过程、经历、案例。我不知道这么说对不对。这个也是我们企业的一个愿景,一个愿望。梦应该是美好的,通过这么一个美好的空间,去履行我们这样的一个梦,怎么样才能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当然企业是一个大的,这个空间能给社会带来什么,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些。

所以企业家做一个造梦师的话,我觉得这个造梦师是很重要的,他也应该要有这样的高度,来承担社会的责任感。

主持人:负责感谢黄总。如果把企业家比作造梦师,那高管呢?高管团队是什么呢?我们改一下,高管团队是落实这个梦,还是一起改变这个梦的?

乔健:我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大了,实际上是把每个人身上最闪光的东西会表达出来。我访问过黄总,我说当时国美发生最大的职业经理人变化的时候,你是你们闯过来的,你和你哥哥们是怎么在管理公司的,有什么矛盾,你是怎么战胜的。我们在回答这样问题的时候,她在做职业生涯转变的时候,是怎么来学习的,李亦非是学习能力非常强的人,如果今天这样一个机会,能够让李亦非来分享一下她是怎来学习的,周忆在IBM,因为我是联想的,IBM是个老牌的美帝国主义公司,那是男人的天下,我特别佩服周总在这样一个公司里面,能够成为美国公司里成为这样一个女高管。

包括这些成功企业家,在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非常闪光的东西。如果让我回答这个问题,我是觉得企业家不是一个造梦师,他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造梦师,他提供了一种便捷,但是他更是一个时代家。

原来我自己最大的理想是开一个小花店,可以给人们带来美好。但是我在联想做人力资源工作以后,我发现我特别想做教育事业,所有企业的停滞在人的能力,我特别想做职业人才的培训,怎么样成为一个高级管理者,怎么样成为一个好经理的培训。在过去8年里面,联想,IBM在进行整个的并购,我用了7年的时间在美国生活,面临特别多的文化冲突,语言的障碍,人和人之间,种族,民族,文化,地域之间的不信任。

当今天联想走出来之后,我发现在中国,在政府,在国与国之间,其实还是有跨语言的不理解。今天如果我还有可能的话,我特别希望能够建立起跨越国家,跨越文化的联合。我仍然有梦想,但是我会把所有的梦想体现在每天的工作中。如果今天来分析我自己最大的作用是什么,我愿意在我的公司里,把每一个高管,每一个员工身上最闪光,最优秀的地方把它发挥到极致。

我们每个人把自己的能量看得到,发挥到极致。王总我给你的建议,每个人都把身上一点点东西分享出来,就不会浪费今天所有听众的时间。谢谢。

主持人:谢谢。第三道题,企业发展的关键选择,你凭什么做判断?哪一次是关键选择,你怎么做的判断,讲一个特别小的事。

杨美虹:这个题目比前面两个题目具体一点。对我来讲,我也属于企业的管理层,在企业的一些关键选择的时候,通常我们一些特别大的决定会是一个团队来做,不会单独一个人做。

我们会做比较长时间的讨论,充分的把大家不同的想法进行交锋。但是有一点我们在企业里经常会思考,像我是来自汽车行业,最近这些年比如说环境的影响,PM2.5,每个人都深恶痛绝,还有交通,所有的人都很痛恨这个事情。

作为企业来讲,这些问题你必须要影响到你企业做抉择。最关键的我们是做制造的,你做的一个抉择,你的消费者会不会认同,这是最基本的,其实也不虚。比如我们做的产品大家都说你要做新能源,做电动车,做混合动力,做天然气的,比如说做电动汽车,三年前最高峰的时候,你不做电动汽车,你这个企业明天就要关门了。那时候大家非常不理智,你是要做选择,你是要跟着潮流,我必须想办法把我企业所有的资源放到这个方面去,但是其实那个时候你如果再冷静的想一想,消费者这时候能接受电动汽车吗?这个答案我都不用再说了。别说三年前,现在依然电动汽车没有正经的产品,消费者不接受,意味着那一轮的狂热一定就是一个泡沫。其实现在已经是泡沫了,政府已经冷静下来了,厂家冷静下来了,因为消费者一直没动,这是一个选择。

你可能做产品很多时候自己就是消费者,你自己认同不认同,你真的相信这个选择是对的吗,我觉得有很多时候我是这么来选择的,我先问问我自己的内心,有时候要抛开这些泡沫和狂热,冷静的问问你们内心,这个对吗?我做这样的决定以后,我会自己接受吗?如果觉得自己做了这个决定以后,非常不安,这个决定一定是错误的。所以我会这么来看。

徐潇:刚才您讲到一点我是特别认同,在做决定的时候首先考虑它影响的是谁,最关键的群体有什么反应。

另外一方面,因为做企业是短期的行为,在做一些关键生死攸关决策的时候,我更多思考的是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最初的初衷是什么。因为很多企业因为市场竞争,应对于深层的压力,走到最后做了很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偏离了自己,而放弃了很多宝贵的东西。

特别在现在中国,属于应该是创业的热潮,尤其在电商领域,因为钻石小鸟是中国互联网上最早在网上销售钻石的一家品牌,所以我们更能感受到电商领域的火热。大家为了短期的获取用户,获得市场份额,而会破坏性的对这个行业长期不利的事情。

从哪里来是你做这件事的初衷,你做这个品牌为了什么。当时我们更多是把消费者当朋友,你做决策的时候,对你朋友会产生什么影响,是好的还是不好的。现在当大家做非常激烈的竞争,尤其在电商领域,价格政非常激烈的时候,我们也要看一下,我们对消费者真的是带来了价值,还是损失一部分利益。

做企业不是做短期的事情,不是做一个点到底赚多少钱的事情,而是往长远去看,我做5年,10年我能创造什么价值,而且这个价值是别人没有办法替代的,你能够支持你持久的健康的生长下去。

我们虽然诞生于互联网,但是我们从来不做个性的有损行业的事情,我们始终坚持差异化产品,能够创造出更好的款式,更好的服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一定是靠死拼,拼价格,为了提高竞争力,我们看到一些企业丧失了基本的商誉,甚至破坏的是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

对于一个企业要往哪里去,做什么样的企业,是一直要提醒自己的,在做重大决策的时候,除了做短期的市场竞争的考量之外,也需要评估长期的真正利于自己行业,利于企业,利于国家的事情。只有做出为消费者真正提供价值的,并且被消费者认同的价值的企业,才是真正可以持久的。我也始终遵循这个原则做关键性的决策。

主持人:下面就是第四道题了。你讲一下在你的岗位上做出哪件事,你怎么做的,怎么发挥的?现在看第二轮的最后一道题,假若你的公司规模做到了一千亿,接下来你将怎样布局?

李亦非:我们公司确实超过了一千亿,旗下管理600亿美金,将近5000亿人民币,它又是对冲基金,因此它对市场的黄金,大宗商品,包括苹果电脑公司,包括安卓系统旗下的谷歌都会产生很大的作用。

我们公司总裁在英国的对冲基金峰会上,大家可能都知道,黄金的事情,我们民间储备黄金大概是4000吨,光第一个季度我们就抢购了300吨,就是大妈们。那时候从1800跌到1600,实际上到昨天为止,再次下跌,13800,我们公司到1000美金一吨。

通过这个故事我感到最大的问题,知识就是力量,你没有知识就没有力量,你就是无力的,因为一个很小信息的错配,你可能就缺乏了。

你公司做到一千亿怎么样,刚才问到造梦的问题,我觉得中国最会造梦的人就是马云,造梦对于一个企业家,不管是高管还是创业者都非常重要,因为你员工需要你的梦去带着他走,你是领袖,你不是跟从者,你想要做领袖,就必须给大家做一个梦。这个梦做得越大压力越大,你压力大了以后,你如果有一生的梦想,我就要做一个特别大的梦,我带着我的团队实现这个梦。其实梦做得大一点不是坏事,你的梦越大,你实现的机会也是越大的。

但是我觉得我们女性不管是男性,我们做到一定程度,我们终究有破梦的时候,大部分来自于过度的自信。男性第一失败的原因就是过度自信,而女性失败的原因,就是不够自信。女性要更多的自信,男性其实更难办,过度自信,很容易走着走着从悬崖上掉下去。

做一千亿公司也好,一百亿公司也好,你永远要知道梦和现实之间是要有差距的,而且你心里应该明白和真实有多少差距。

从我个人来说,我的人生我觉得我一生也在给自己编织很多的梦,但是我也到了破梦的时候,我不想再做梦了,我觉得我要把我的梦放弃掉,这样我才能活得更潇洒,更放松,我到了这个阶段了,可能很多人已经到了,跟年龄有关,跟精力有关,跟人生追求有关,有的人这个梦一直做到闭上眼为止,这是不同的追求,不同的想法。

从我来说,不管你公司多大,你自己是一个造梦者,你梦造了以后你要带多少人走,不要让太多人破梦,希望跟你走得更远更大。我现在很多的梦想在实现着,我觉得我要开始为自己破梦在做准备。可能和大家的想法不一样。

主持人:非常精彩。我也感谢大会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做一次发言。李书福(音)最近有个发言,说创新,把包装做得更漂亮,他想人类应该把精力放在做太空,对人类更有意义的事情,追求更有意义。

从李总讲,我自己想我的一个梦,一千亿代表什么,这代表着一个阶段,你今天只有一千万就不一样了,到一千亿的体量就更有能力做更大的事情,甚至跨产业都没关系,可以去做一些突破性的东西。

我在两三年前在哈佛作报告,我讲的内容,美国是最先成为全世界比较受尊重的国家,是因为他走了一个民主制,总统制,议会制,中国其实也在走民主制,从孙中山开始,孙中山之前,华盛顿之前,全世界的国家都是帝王制,从孙中山开始,我们变成民主了。这是国家的形态。

我就想我们企业能不能有这种形态,国家现在为什么民主了,企业家为主导的,为什么不能由员工主导呢。我今天说这个话你们会看我像几百年前皇上说的,有点天外来客的感觉。我说500年以后,也可能我们企业家这个阶层可能就没有了。

其实皇帝也有民主的,就是这种企业家的角色,像皇帝一样的角色,有绝对话语权的,是不是也可能变成今天我们所呼吁的国家,当我们企业家呼吁国家更加民主的时候,我们企业能不能更加民主?这就是500年以后希望看到的,企业,国家都是人的集合体,都是一种自由,民主的,这样一种追求。

李亦非:我觉得你这个有点跑题。梦是应该有的,梦分个人的梦,国家的梦,习主席的梦,我们希望都变成一个梦。

我觉得一千亿,这其实是很大的公司了,企业做到一定程度,到了几百亿以后,只是不同的阶段而已,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其实企业考虑的,首先有反垄断法在制约你的企业,你的企业做到独一无二,是有企业反垄断法制约着你。

国企几乎是垄断行业,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不是一个企业做得特别大就是好事。

第二,企业做到一定程度,必须要考虑社会责任,你在环保,生产过程中间,对员工的提拔,对平等,员工的多元化问题,产品质量把关问题,后续相关的很多产品的销售渠道中间,和质量方面,这些本身都是企业家要做的所谓的社会责任的问题。

到了第三个阶段,企业应该考虑的就是大的社会慈善,你可能就是纯投资,不以回报为目的的投资。就像比尔盖茨捐了10亿美金,这就是成功的企业家,当你做到一千亿的时候,你要考虑另外的问题。你必须要开始考虑社会责任感的问题,对社会报答。

周忆:当你到500亿的时候,我们有钱了,这个事做成了。这个时候最关键的是转型,这个时候是企业练内功最好的时候,你转型是在你最好的时候,无论是叫卖还是收购,这是最佳时间。

IBM这家公司一百多年,惟一全世界在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里,到现在还没死的一个企业。最大的原因是一直在转型,一百年没停过。最简单的,最明显的例子,2004年的时候,当年我们PC产业在中国是如日中天的,PC是我最重要的营收,在当时全世界PC产业越来越商品化,但是我通过靠这个来交单的,在最好的时候,我们忍痛割爱,我们把这个行业卖给联想。

第二,我们确实认为要转到高价值业务,因为我们对股东最大的回报,是我们这家公司在中间件,软件,服务里,在这些领悟IBM有非常强的能力,是在高价值领域,通过我们这样的企业,可以给行业最大的价值。

在你生意非常好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公司已经做到7、800亿美金的营收情况,做这样的事情。如果一个企业做到500亿,第一我要考虑要转型,我要想下一个战线在什么地方,就像联想做新农业,我做什么,联想这样一个PC企业,能够做新农业,多大的一种力量,不是他们做得不好,非常好,但是他转型。

这是每一个人都要在这里考虑的,每个企业家都要居安思危,一定要在你最成功的一刻,马上想到你下一刻如何居安思危,想下一步的准备。

主持人:非常非常精彩。

李亦非:高科技公司,必须每天都要思考新科技的发展。一定转型可能是一个太独断的说法了,有的公司就要坚持一个品牌上百年。也不一定转型就是惟一的道路。

主持人:因为时间问题,我们时间不多了。每位嘉宾留一句感言,如果你的故事很精彩,我给你两三分钟时间,一句话也可以。

徐潇:我觉得创业最难的阶段,对我们来说让大家在互联网买钻石是很难的事情,现在对我来说经历了11年的创业,最难的不是信任,最难的是坚持。比较触动我的一件事情,去年年底我们去伦敦商学院做交流,当时伦敦奥运会火炬的设计者,帮我们讲了一堂课,其中一个环节让我们非常触动,因为去的都是中国企业家,他说一个国家不仅仅国家有他的态度,风格,品牌也是这个国家的名片,什么样的品牌代表中国。

中国有很多的好品牌,但是不为国际所知。珠宝行业恰恰是一个需要坚持百年梦想的一个行业,我们可以看到在国外哪怕是一个小的作坊可能都有一百年,很多品牌动辄就是一两百年。这对我们来说既是机遇也是责任,真正中国做企业的,未来有多少品牌可以被国际认可?大家提到中国就想到你,这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梦想。做品牌的坚持不容易。

在这十几年间,做品牌不是你有一个梦想就够了,你会需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最重要的是最终你可不可以给消费者带来与众不同的价值。

坚持中国的理想,坚持你的梦想,真正为消费者创造价值。谢谢。

乔健:我希望大家提中国品牌的时候,联想是中国的品牌。奥运在中国开的时候,奥运火炬是由联想设计的。

今天主要是讲女性的,我想说,其实一个社会女性的参与程度,意味着社会进步文明的程度。我以前一直以为在中国妇女能顶半边天,我们妇女有很好的教育,很平等,但是我看到国际的统计,妇女受教育程度,参政程度,在全世界我们排名是排在第92位的,在美国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包括科技公司的CEO都是女性。在中国我们也会出来更多的女企业家。我们希望中国有大的品牌产生,是女性的企业家。

在美国最多的CEO们做教练的一个人写了一本书,题目就是带领你今天取得成功辉煌的东西,不见得能带领你明天走向辉煌。其实我们联想有很多要转型的地方,很多带你走向今天成功的东西,也许它并不能带你走向明天的成功,所以永远是战战兢兢,对所有的企业是这样的,对我们所有个人而言也是如此。

雷菊芳:我是在20年前到了西部的藏区,到了西藏,那是一个非常遥远而且陌生的地方。但是当我走进以后发现,其实在我们自己所熟悉的领域中,我们的未知,我们需要弥补的东西,在那个地方眼前一亮。

因为我看到在西藏,他们是用完全天然,完全的草的药物在治疗,由于交通不便,老百姓,广大的民众,其实在疾病方面,他们用比较自然和天然的方法来解决他们的病痛。他们竟然用草本药,完全没有毒害,他们用来治疗骨折,类风湿。我突然觉得值得为此做出我们奉献的决定。

20多年走过来以后,我想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当我看到那个地域和民族的时候,第一是敬畏,第二是传承他们的精髓。第三,因为我们有现代科技的工具,或者是知识,我们要做创新,创新的目标不是去改变,而是做现代公共事业。于是就成了我们一个上市公司主要的业绩来源,而且它是具有可持续性的。

我们现代人有很多的问题,比如血压的问题,糖尿病的问题。所以我们为此选择,我们将为此去努力,希望给我们员工带来更大的改变,给社会带来健康。谢谢。

黄秀虹:最后我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个人的想法。刚才说到这个梦,如果去实现一个梦,首先我们自己要知道我们的梦是什么,如果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梦是什么的时候,这个梦你可以随便做,做到你确定你的梦是什么以后,你才去履行你的梦,把这个梦作为你的梦想去完成。

当你确定要去完成自己梦的时候,我建议大家必须要具备的就是执着和不怕困难,具备挑战精神,才能完成你的梦。如果要是没有这样的精神,我想还是停留在做梦阶段比较美好。

成功不是随随便便的,也不是经历风雨就能成功的。在经历风雨的过程当中,最主要的是首先你要明白自己经历风雨的目标是什么,就是你的梦想是什么,你经历风雨才有意义。

另外想说一下今天的主题,今天是我们女性的天下,我作为一个女人来说我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不赞同说女人就应该多强大,或者是说我们女人就应该有半边天,这是根据个人的生活价值观的不同而确定的,不要强迫自己要成为某个领域,或者某个角度的半边天,这样找到你自己的真我,这样的生活才能幸福。

李亦非:最重要的就是人生要有里程碑,当你离开的时候你总是有几件事情被人们记住,不管你事业也好,生活中也好。

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我们的人生也要让自己生活精彩,我来了,我看了,我经历了。女性在整个这个过程中,永远保持优雅就好了。谢谢。

杨美虹:如果讲一个人生感悟的话,我自己走到现在,我觉得我越来越坚定的一点,我听从我内心的召唤。在我做决定,我一般都会听我的内心的召唤。

比如我在20几岁的时候,我结婚的时候,我们家里所有人都反对,没有任何人支持,我选择了我的老公,依然我们很幸福。因为全家人反对,所以我们结婚没有任何人知道我结婚了。当时挺冒险的,但是这是我的性格。

我后来每一次职业方面的转型,改行,基本上都是冒很大的风险,但是只有我自己内心坚持,还有我的老公,我先生一直支持我,其他人就不支持。所以我觉得走到现在,我人生的体悟,我更会听从我内心的召唤,我知道我的内心需要什么,所以我听我自己的。谢谢。

周忆:2007年我任命做IBM亚太区的副总裁,这是第一次让亚洲女性做的工作,一直以来都是美国大男人做的工作。31号宣布,其实我特别激动,之前我查阅了所有的资料,我写了我自己的演讲词,没想到那天早上7点钟,宣布任命只需要了5分钟,很简单,谁谁谁从今天开始做亚太区工作,没有给我任何的机会发表我的演说,更没有让我有机会说这是历史性的任命,所以我特别沮丧。

之后我就问总部,你们为什么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意义,这是一个跨时代的任命,他们怎么回答我,有这么严重吗,我们没有觉得,我不觉得你是女人。

我给大家的忠告,所有在座的姐妹,我们不要太局限于自己男性女性在职场上,只要做对的就可以了,当你对的时候,机会就给你,上帝就会眷顾你,谢谢。

主持人:今天我很高兴,能够和这么多优秀的女性在一起,听她们的分享。我们公司的法人也是安排一个女士来做,这个都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启发。

我感觉她们每个人都是一个靓丽的风景线,每个人有不同的解读,她们有她们的一致性,差一点,她们很细腻,在企业中有和男性不一样表达的那一刻。所以这些都是我们要去品读的。

里根说,他引用了一位一战老兵的话,美国必须赢,为此我愿意去奋斗,我愿意去拯救,我愿意去牺牲,我愿意去承受,就像整场战争只能仰赖我一个人一样。里根上任的时候引用了,她们的企业,她们的家庭一定要赢,她们愿意去奋斗,愿意去拯救,愿意去牺牲,愿意去承受,愿尽她所能去努力的付出,就像整场战争只有她们一个人一样,她们内在是有这样的情怀的。我感觉到她们每个人内心都有这样一份坚毅,对企业的一份支撑。所以这种力量是我们人类的力量,我们男性尤其要给她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本场论坛就依依不舍的结束了。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