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盛大文学融资启动新政:“苦生意”迎来大玩家

2013-07-13 11:58 | 作者: 徐婷 张晓斌 来源:华夏时报 盛大文学

IPO计划搁浅、起点高管集体离职、腾讯高调入局,尽管近期遭遇一系列风波,但陈天桥似乎还不愿放弃盛大文学,7月9日,盛大文学宣布收获来自高盛和淡马锡的1.1亿美元融资,而且融资到手后盛大文学随即祭出杀招,宣布启动了新的作者分成政策,把订阅付费收入100%返还给作者,而此前,盛大文学一直是与作者五五分成。

为了笼络住核心的作者资源,盛大不惜舍弃自己的一大主营收入,此举颇有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意思。莫非盛大是铁了心要和腾讯来一场价格战?

  只是玩了个小“花招”

作为非上市公司,盛大文学并未向外界公开自己目前的营收结构,不过由于2012年初,盛大文学曾经第二度启动赴美IPO,因此其2011年的财报已经递交给了SEC。如果以这份财报为参考,那么盛大文学将订阅付费收入100%返还给作者几乎是在自断生路,因为 2011年全年,盛大文学的7亿元营收中,PC端和移动端的付费收入合计贡献了3.57亿,占比超过50%。

盛大100%返还订阅付费收入的具体做法是:50%作为直接稿费,按月发放,20%作为连载半年奖,鼓励作者持续更新,最后30%作为完本满意奖,希望减少过去大量出现的烂尾现象。

“盛大文学就算压力再大,也不可能走自杀型的道路。”一位熟悉盛大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所谓订阅付费收入100%返还,其实是玩了个小‘花招’,盛大并未将来自于中移动渠道的付费收入纳入100%返还的范畴。”

记者随后也从盛大文学公关部得到证实,100%返还给作者的订阅费包含的是PC端和盛大自有的移动客户端。

根据盛大文学递交给SEC的文件, 在和运营商合作后,盛大文学移动端的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已经从2009年的4.3%提升到了2011年的24.8%,和PC端的收入(26.1%)不相上下,涨势惊人。而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在发布会上虽然拒绝透露来自中移动的收入和来自自有客户端的收入各自占比多少,但他承认,眼下还是来自中移动的收入更多。

易观国际分析师王珺表示,“盛大自有客户端,比如云中书城等,虽然也对移动端的营收有贡献,而且最近增速很快(盛大官方数据,其自有客户端2013年Q1收入超过2012年全年,Q2环比Q1再增100%),但和中移动阅读基地肯定还不在一个量级上。”

公开资料显示,在2009年中移动数字阅读基地成立后,盛大迅速成为其最大的内容提供商,2011年占据份额超过50%,而中移动阅读基地在2012年未分成前的收入高达25亿,如果盛大仍然保持了50%的份额,那么根据中移动和内容供应商六四分成的原则,盛大从中移动所获的分成收入就将达到5亿左右。

  营收模式或现巨变

“盛大新政乃是既定战略,和竞争对手无关。而且我们并不是要减少自己的利润,而是要鼓励作者产出更高质量的内容,因为高质量的内容会有聚集效应,这才是金矿。”侯小强说。

侯小强所指的金矿,核心是文学作品的二次开发,即版权变现。数月前,侯小强曾在微博中这样描述盛大文学的未来:以后,可能每个中国人通过手机、出版物、影视成为我们的用户;来自阅读付费买入比例降低,来自声优、漫画、剧本等版权衍生,道具收入的占比增加。出现收入过亿的超级作家。

而在版权方面,盛大其实还是捏得紧紧的,据记者多方了解,盛大的白金作家,大都和盛大签了3-5年的长约,作品的版权不少都归属盛大,版权产生的后续收入也都大半归于盛大。

这背后的生意有多大?资深IT观察人士魏武挥表示,这要看作品质量,如果足够好,那变现能力确实惊人,“因为版权是可以多维度,并反复地变现的。光电影改编这一项,卖给影视公司改编的剧本只是第一轮,作品出来后还可以多窗口卖,院线、DVD、电视台、视频网站等等,更何况,一个好作品还能被反复搬上荧幕。”

但是,魏武挥强调,好作品背后有金矿是肯定的,但金矿落在谁手里却是另一码事。“文学作品的版权方和衍生产业怎么分成并没有固定模板,分多分少完全取决于上下游谁强势。如果版权方强势,那所有的衍生收益他都可以要求参与分成,比如影视方面,就可以要求分票房;但如果不够强势,那很可能就是一次性买断,收取改编授权费,后续的收益完全沾不上光。”

而盛大文学过往的版权运营情况显然还只是魏武挥所说的后者。近一两年,大量热播影视剧其实都源自盛大文学,比如《步步惊心》、《甄嬛传》、《裸婚时代》,电影《失恋33天》、《搜索》等等,但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坦言,“以前我们确实没从这些热播影视剧上赚到什么钱,因为我们就卖断了。”而且,据了解,盛大卖断的价格也并不高,单部剧基本只卖了几十万,对于动辄投资额几千万甚至过亿的影视作品来说,这部分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盛大2011年的财报也显示,当年的版权收入只有3000万,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仅仅4.3%。

“盛大可能是已经感受到了上下游的强势地位正在发生变化,毕竟网络文学的改编作品在持续获得成功,这会让下游对网络文学版权的兴趣放大,如果这种地位真的出现逆转,那么版权的营收能力就可能几何级地放大。”魏武挥评价。

对此,邱文友显得极有信心,“网络文学的变现模式已经不是单纯的电子付费阅读模式了,它其实有八九个变现的模式,这个价值是巨大的。我们推出这个新政是基于对数字的判断,如果会伤害一分一毫自己的收入和利润,那我们根本不会推,因为说明时机未成熟。我们这么做的目的说到底是要让盛大赚更多的钱。”据邱文友推算,这一新政实施的好,未来两年,盛大文学收入起码可以翻两番,利润翻四番。

 “苦生意”迎来大玩家

盛大在网络文学领域苦苦耕耘了5年,且长期亏损,直到2012年Q1才勉强扭亏,且利润微薄,也正是因为网络文学是个不折不扣的“苦生意”,多年来,重量级的玩家只有盛大一家,其他巨头皆兴趣索然。

但如今,苦生意却显现出变为金矿的潜力,这一下让巨头来了入场的动力,首当其冲的就是腾讯。事实上,在腾讯入局之前,百度、网易、新浪等也曾相继进军了网络文学领域,但皆动静不大,并未能动摇盛大文学在网络文学领域的霸主地位。

魏武挥表示,“网络文学这盘棋,腾讯不玩,盛大就不怕,腾讯来了,盛大就真的要紧张了。和其他对手不同,腾讯原本就是泛娱乐化战略,在网游、网络视频、媒体方面都有很强的布局,一部好的网络小说在腾讯手里,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可以被改编成网游,然后利用QQ这种超强势渠道猛推,大规模变现。”

一位熟悉腾讯的游戏业人士告诉记者,“创世中文网现在不是归在网媒事业群里,而是归在腾讯互娱事业群下,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如果文学能为游戏提供创意源头,腾讯甚至可以养着文学,不求赚钱,因为和游戏能产生的收益比,订阅付费那点收入根本微不足道。”

在科技专栏作家阑夕看来,腾讯和盛大都看到了网络文学背后的生意,但腾讯的优势在于,盛大所说的文学版权变现,主要要靠外部消化,而腾讯在内部就可以消化掉很大一部分。“如果你能打通整条文化产业链,那么你自然能够最大限度地将作品背后的金矿收归己有,陈天桥最初的娱乐王国设想也就是奔着这个方向去的。可是,现在真正具有娱乐王国雏形的不是盛大,而是腾讯。”

众所周知,为了打造娱乐王国,陈天桥曾经做过完整的文化产业链布局:从盛大文学到盛大游戏、酷6网,再到版权分销盛世骄阳、影视制作机构华影盛视,乃至盛大旅游,但由于整合不力,高管纷纷离职,除了文学,盛大无论在游戏、视频还是影视领域,都不是行业的领先者。

前述游戏业人士表示,“反观腾讯,游戏占据半壁江山,视频现在也是仅存的几家之一,影视方面,腾讯甚至已经入股了华谊,现在就是要补上文学这个短板。”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