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重庆民企“灾后重建”

2013-07-15 08:17 | 作者: 伏昕 来源:《中国企业家》 重庆 民企

【中国企业家】“从现在起我们要在商言商,以后的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2013年6月,柳传志在小范围座谈时说的一席话,随后引发了一场风波,触发了企业家与政治之间关系的讨论。在中国企业家群体中,这种思想冲突由来已久。

比照柳传志过往的一些公开发言,可以发现其并不是第一次提出这种观点。

比如,2012年他在接受《财经》专访时就表示过:中国企业家是很软弱的阶层,不太可能成为改革的中坚力量……面对政府部门的不当行为,企业家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与政府抗衡,只能尽量少受损失。我们只想把企业做好,能够做多少事做多少事,没有“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

2013年5月接受央视专访时,柳传志又进一步阐述,“我只能服从环境,我从来没有想过说坚决要给环境动个手术什么的,我没有这雄心壮志。大的环境改造不了,你就努力去改造小环境,小环境还改造不了,你就好好去适应环境,等待改造的机会。我是一个改革派,之所以到今天还算成功的话,因为我不在改革中做牺牲品,改革不了赶快脱险。”

企业家与政治之间的关系,岂止柳传志,其他企业家像王石、王健林、冯仑都在不同场合发表过相关言论。王健林表示企业家应“亲近政府,远离政治”;王石则表示“不行贿”;冯仑则表示“跟政治家保持‘精神恋爱’就好,跟政治家‘不上床’”。

众所周知,重庆“打黑”事件前后,重庆本地政商关系一度紧张,并引发一系列讨论。《中国企业家》在2013年第5期中,针对后“打黑”时代的民营企业信心重建,进行了深入采访。下文勾陈的正是政商关系的一个侧面。同时希望,以局部观察大局,对政商关系都能有所借鉴。

要重建“重庆打黑”中遭受重创的民营企业家信心,核心仍是逐渐改变“大政府”的经济管理模式。

过去五年,重庆——这个长江上游的经济中心经历了一段波诡云谲的特殊时期。尽管经济保持高速发展,城市面貌日新月异,但“打黑”也给这座城市的商业生态与官场形态造成了难以弥合的伤口。

要考察中国“大政府”的发展模式,重庆无论如何是一个避不过的缩影。由政府主导的大工程、大项目、大投资一度成就了重庆的经济建设亮点。与此同时,公权力对民营企业与企业家的干预与打压在薄熙来、王立军时期也行至巅峰。

随着一个特殊阶段的终结与落幕,重庆民企的创伤是否愈合,企业家们是否已经摆脱了恐惧,重新投入到这个西部经济中心的掘金大潮中?重庆多年来政府主导的经济发展又是否掩藏风险?

1月25日,重庆两会前夕,距离原重庆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滞留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恰近一年。本刊记者来到这个风波不断的城市,密集约访重庆政商两界,试图触摸与探寻遭受重创的民营经济状况,以及重庆经济发展模式的未来走向。

这显然又是一个敏感而特殊的时间点。政府换届的人事揣测还未尘埃落定,“赵红霞事件”又导致重庆市政府一夜之间将10位政府官员与国企高管免职,国资部门官员人心惶惶,纷纷拒绝本刊的约访。相对而言,企业家们没有失声,却也言辞谨慎,担心哪句话说不到位就给自己招来麻烦。

“我们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重庆地产公司负责人告诉《中国企业家》,尽管重庆市政府相继出台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但打黑对企业家群体造成的创伤仍难平复,很多人放弃了继续扩大企业,并移民海外。

这是重庆当政者不愿看到的情况。3300万人口的重庆,民营企业只用三分之一的信贷资源,却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支撑了80%以上的就业,该群体的积极性长期受挫,势必影响重庆经济的活力与潜力。

薄熙来被调查后,无论是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短暂的主政,还是孙政才担任重庆市委书记后,都明确表态支持民营经济发展。去年12月27日,孙政才在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上要求改善政务环境,对民营企业“多关心、多扶持、多服务,少干预、少检查、少添乱,真正做到放开、放手、放活”。

这在重庆企业家群体中引起强烈共鸣,“台下所有民营企业家自发全体起立,雷鸣般地鼓掌,真的,大家都感觉重庆民营企业发展的又一个春天来了。” 参加座谈会的重庆锦天地产集团董事长卢志红对本刊表示。

但是,后来有些参会者也逐渐意识到,不能过于乐观,如何落实这些政策与指示才是真正的难点所在,“最后一公里”往往是最难的。

薄熙来时期的重庆重新定义与强化了官商关系,官大于商,权大于法,企业主人人自危。如今,要将这个被损害的商业生态彻底修复,重新建立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和谐与信任关系绝非三言两语可以做到,“不是说发一个政策,吹两股春风,照照探照灯,就过来了。”上述地产老板直言。

在他看来,经过了打黑的生存考验后,重庆民营企业家对政治的参与感反而更强了,他们密切关注着政治的风向,谨慎地向政府提出自己的意见,也在不断试探和寻找着与政府官员合适的安全距离。而背后散落一地的,是这些曾经野心勃勃的企业家们黑暗的记忆,丢失的梦想,和被摧毁的创富精神。

这是一种弥漫在企业界可意会而不可言说的情绪。正如置身于重庆高高低低的建筑之中,慢慢就能体会到这座城市的矛盾之处,即使是在最繁华之地,也隐藏着老重庆的气息,那些潜伏于犄角旮旯的破败感与大都市的野心相互交织,让重庆这座城市显得变幻莫测。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