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美国买房记(3)

2013-08-15 07:49 | 作者: 赵芃 来源:《中国企业家》 房地产

2009年5月,郑平接到一通来自美国的电话,来电者是他同学的妻子,也是同校师妹程丽。在一年前的同学会上,程丽得知,郑平既有经济实力,又有移民计划。那段时间正值次贷危机,美国两房破产,房价暴跌,程丽问郑平是否打算在美国买房,考虑孩子日后可能出国读书,又能抄底美国房产,郑觉得这提议可行。

一个月后郑平前往美国,一到旧金山湾区,他就失望了。眼见的美国跟自己想象的全然两样,一大片地中孤零零地耸立着一栋房子,城区又没有合适的房源,他很快就回了国。

十天后,程丽又打来了电话说,离伯克利大学不远处有一栋美国银行拍卖的房子,套内面积230平米,配套800平米花园,可以做养老院,开价90多万美元。郑平没有问更多,先习惯性地压价到70万,并表示可以全额支付现金。过了两天,程丽说,银行同意了,让郑平打款到某政府规定账户,然后由她负责把房屋出租给别人合伙开养老院。就这样,郑平做成了一笔洋买卖。

又过了半年时间,房子才被出租。程丽说,因为她必须要先拿到养老院的营业执照。2010年1月,郑平收到了两份租赁合同,一份写着月租金4000美元,是实际数目,另一份写7000美元,用来计入程丽与人合作的养老院账目。另外房产税、房屋维修费、花园打理费等皆由郑支付。郑平没有在意那些小数字,爽快地签了字。但当他索要房产证时,却被告知在美国没有这一类东西,房屋产权信息都在政府网站上,需要预约才能查看打印。看不到证件,郑平觉得不踏实,可朋友说在香港也是如此,他才放心。

2010年6月,郑平到美国看房子,顺便旅游。那是一个让他痛苦的旅程,由于不会讲英语,他出关时被扭送到了警察局;由于吃不惯美国快餐,买来的泡面不带叉子,他不得已掏出两支笔当筷子用。生活的不便已经让他难以应付,看房的经历更让他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在房子外面拍了些照片后,郑平要推门进去,但被程丽制止了,理由是,“里面是养老院,老人被打扰可以报警,搞不好要进监狱。”郑平早对美国多了几分恐惧,听到程丽这么说,他不敢再向前一步。虽然这次购房从一开始就存在诸多异常状况,但他都当作两国差异给忽略了。

后来,程丽说美国的养老院实际上如同国内的临终关怀,几个月里已有几位老人在这里去世。郑平顿时觉得心里十分不舒服,死过人的房子还怎么卖上价格呢?他想要赶快脱手,可程丽一再说不能出售,否则自己跟合伙人会有损失。即便郑平承诺要买家继续租给养老院,程丽仍不肯。但对美国越来越反感的郑平心意已决。程丽见状,说要自己贷款买下来,让郑平暂且回国等她筹备资金。

贷款的过程几经波折。程丽说个人贷款需要房主的卖房意向书,之后她飞到上海的美国领事馆约郑平见面。郑平不懂英文,听完程丽的解释,直接在她递过来的文件上签了字。一个月后,程丽说银行拒绝放贷,郑平要求拿回自己的签字意向书。这之后,程丽的电话无人接听了。

两个多月找不到人,郑平才着了急,决定自己找中介把房子卖掉。翻出从旧金山带回来的房产杂志,找了位华裔房产经纪人,简单说明情况后,郑平请对方确认房屋信息,挂牌出售。对方的一番话让他惊出一身冷汗:“房屋所有人已经是你以前的委托人了,你签了无偿赠送证明。”

“这不可能!”郑平傻了,他明白自己是落进了对方下的套。房产经纪人告诉他,美国当时出现了很多这样华人骗中国人的案例,除了花费时间和钱打官司,别无他法。

郑平短信程丽:“你胆子也太大了,竟然骗我,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你父母,并报警抓你。”程丽马上回了电话,答应归还房子,请郑平既往不咎。当时正值12月份,程丽又以美国圣诞节放假为由拖延时间。

见程丽没有行动,郑平开始查找其父母的家庭住址。当他回到大学查看资料时,竟然发现92届学生里没有程丽的名字,程丽的真名是“岑莉”。几十通的邮件联系,对方从没纠正她的错误。事情越来越蹊跷。核实了岑莉父母住址,郑平到成都向岑父讲述了事情原委,老人担保让女儿归还房子。郑平放心地回家了,可过了两天,岑父变了卦,他只能自己去美国追讨了。

2011年2月22日,郑平约上房产经纪人一起跟岑莉见面,还找了一位在唐人街的香港律师。等了大半天岑莉才出现,她已有孕在身。这时候郑平才知道岑莉与自己同学早就离了婚。

郑平把岑莉带到了律师处,岑一看场面正式,以没带证件为由推到第二天再办。而郑平除了电话号码外没有岑莉的任何信息,也只能焦急地干等。第二天,岑莉果然拒绝见面。在美国人生地不熟,郑平连订酒店都不会,更别提打官司报警了。他把岑莉哄出来面谈,用手机录了音。事后才知道,在美国不经对方同意、无律师在场的录音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他又找了位华人律师帮忙做翻译、报警。警察的答复给他泼了盆冷水,“只有当事人自己承认欺骗才可以抓人,否则只能等法庭宣判才能执行。”他这时才认识到,不打官司,房子是不可能回到自己手里了。

2011年3月,郑平的律师向法庭提交了诉讼状。半年后,经过多轮质证,法官终于在郑平胜诉的判决书上签了字,判决郑平无偿赠予的签字无效,岑莉归还房子,并赔偿20万美金,罚款7.5万美元。而此时的岑莉已经既没有钱请律师上诉,也没有钱赔偿了。

整个诉讼过程,包括多次往返的费用,郑平花掉了9万美元。后来郑平发现自己房子的租客也是华人,知道案情后他们开始试图找茬降房租。“华人骗子在美国太普遍了,都要宰中国人。”郑平百般无奈,但事到如今他也暂时没心力追究了。

如今,郑平决定再也不在海外投资房产了。他和几个朋友曾想要一同出资,找光线传媒将这段故事拍成类似《泰囧》的电影,但因为没时间写成剧本,计划暂时搁置。但他仍申请了全家移民美国,申请刚刚获批。

我问他:你这不是还在找不自在吗?

他说:为了两个孩子能接受良好教育,让全家生活在PM2.5不超标的环境里,也为了自己的资产能更安全,他宁可去拿美国绿卡。

他那表情,真像王利发。

在中国现代化史上,曾发生多次移民潮。“树挪死,人挪活。”泛览史籍可知,以前的多次移民潮都爆发在中国贫穷的时候。到如今,中国富了,但移民潮并未停止,移民的主体变成了富人,这是让人很费思量的一件事。

我们为什么要远离父母之邦?我们何时才能不再焦虑?

(应采访对象要求,尹东辉、郑平为化名)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