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谁能吃下无锡尚德

2013-09-13 23:58 | 作者: 周夫蓉 来源:《中国企业家》 尚德 施正荣

● 四家潜在战略投资者浮出水面,难辨真情假意

●“尚德是个大泥潭,能不碰尽量不要碰,出力不讨好。”

无锡尚德

无锡尚德

文_本刊记者 周夫荣   编辑_袭祥德

今年3月无锡尚德破产重整以来,谁将成为这家企业的新主人一直是一个悬念。现在,距离答案揭晓的日子越来越迫近,变数也越来越大。

“为什么派我去,我年纪大了折腾不了这么大个麻烦,应该让年轻人去。”一位派到尚德的无锡国联负责人在内部如此抱怨。

尚德如今就像一个烫手山芋,观望者多,真正出手者少。来自国联内部信息显示,原本已深度介入尚德重组的这家当地国有企业已萌生退意,“领导认为,尚德是个大泥潭,能不碰尽量不要碰,出力不讨好。”无锡国联集团张强(化名)告诉《中国企业家》。

7月,无锡尚德清产核资接近尾声,其欠银行、供应商、担保人的债务共约107亿元,随后几家洽谈中的战略投资者也陆续浮出水面,分别是英利、天合光能、中国西电和北京普天新能源。无锡国联集团并不在其中,其不希望全盘掌控尚德的用意十分明显。

本刊了解到,原因可能正是国联集团掌握了大量无锡尚德的真实情况。5个月前,无锡尚德宣布破产重整后,国联集团财务部总经理周卫平等人便入主尚德。任务之一就是,迅速核查尚德的资产状况。张强称,进入尚德后,国联发现尚德存在的漏洞非常大。

他举例说,尚德的IT部门一年花费过亿,其实IT部门的高管根本不懂IT,项目拿过来后承包给别人做,自己又疏于监管。国联进入后,尚德原IT部门很快被精简,裁掉了10多个人。

尚德的漏洞还体现在某交易平台。尚德采用的是到外面买服务器,每年交服务费的方式,而让国联惊讶的是,尚德该平台每年仅服务器的服务费就高达60多万元。这个数字让国联感到“非常夸张、非常震惊”。国联也有自己的产权交易所,这方面的总花费一年不到20万元。

国联方面原本没有光伏产业生产经营经验,他们组建了20多人的团队协助尚德内部管理,但运转一段时间发现收效甚微。目前,原本打算成立的新能源产业基金在国联内部也基本停止了动作。张强告诉本刊记者,国联本来已拟出时间表,计划6月底完成筹资。2个月前,资本方面忽然完全停止,“可能上面有大变化。”他说。

国联对无锡尚德能做的似乎只有降低成本。5月至今,尚德一直在裁员,主要对象是管理层。尚德目前管理层人员不到100人,这和三年前的七八百人规模不可同日而语。而留下的人中,总监级别以上的人员也普遍降薪10%-20%。而“一线工人根本不用裁,一个月不招人的话员工流失率就很大了。”

据悉,国联进入尚德后,一直试图改进P4工厂的技术以降低成本,但效果难如人意。比较大的动作有两个:国联曾试图通过做薄电池板上所覆的玻璃板以节省成本,后来发现做薄覆盖层后,电池板的稳定性难以保证,尤其易碎,如若大规模推行,必须通过运输等方面的整体调整来配合,很难实现。国联还曾寄望于对组件电池片间的空隙和绝缘带镀膜,以提高组件利用效率和电池转换效率,经过实验最终发现转换率提高有限,加上尚德方面积极性不高,最终不了了之。

有消息称,国联原准备在多方面努力压缩成本,因为担心波动太大难以掌控局面,压缩成本的动作基本控制在边缘领域,如餐饮方面。但对于债务动辄百亿的尚德来说意义不大。

单纯降低成本已经救不了尚德。尚德的可转债像一场难醒的噩梦纠缠着企业。经过一再延迟,可转债在8月底仍将迎来最后期限。国联知情人士告诉本刊,2个月前IDG曾经找过国联,想就可转债问题展开合作,但后来也没有下文了。

按照法定程序,尚德破产重整将持续6个月,经过法院批准还可延长3个月,年底前无锡尚德的命运将最终确定。无锡市经信委相关人士告诉本刊,国联试图寻找圈内知名企业家合作,哪怕采取对方控股,国联参股的形式,而英利、天合、西电、普天新能源四家候选企业已对尚德进行尽职调查。

控股尚德的现实意义有多大,是光伏业内甚至相关企业考虑的主要问题。有些光伏企业目前已是行业第一、第二,借收购增强行业地位的积极性不高;而对于二三线企业来说,控股尚德无疑是顶上了炸药包,稍有不慎连自己都会粉身碎骨。与其如此,不如观望甚至是静待尚德逐渐退出市场。

目前,行业内呼声最高的英利集团也从未公开表达过对无锡尚德的兴趣。其投资者关系总监田径告诉本刊,对于不同的接手企业,政府的要求会不一样,而英利在接盘尚德问题上尚无阶段性进展。

无锡新区的天合光能与尚德仅一路之隔。“天合和尚德半斤八两,天合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位知情人士说,即便如此,天合还是出现在遴选战略投资者名单中,这可能是江苏省政府的意愿,培养这么一个企业不容易,江苏省还是希望本省企业能接手。

业内人士认为,重组尚德是否顺利还将取决于未来几年光伏行业的预期,目前整个市场产能过剩,需要挤掉多余产能,但光伏行业已经开始进入兼并重组时代,“两到三个季度的话,大批的二三线厂商的无效产能就会在事实上被淘汰。”Solarbuzz分析师韩启明说。

尚德前路莫测,其创始人施正荣也骑虎难下。“现在很多问题已经由不得我。”施正荣告诉《中国企业家》,但自己现在活得很快乐。他称自己天天上班,很忙,“这么多事情不得帮着做吗?千头万绪的。”

尚德内部人员则描述了另外一幅画面。对于施正荣现在的境遇,他用了一个词——“下放”。该人士称施正荣被“下放”到了APMEA(亚太、中东与非洲市场)做销售,负责这一区域市场的维护与拓展。而前董事长金纬现在虽然仍任尚德CEO,却早已无任何实权。尚德原来的高管也有很多被降职甚至停薪。尚德某高管接到记者电话后仍怒意未消,虽然他“被毫无商量”地停薪已有几个月。他慨叹道:“尚德现在已经散了,不是原来的尚德了。”

目前,尚德的生产经营仍正常进行,只是开工率有限。无锡尚德破产重整以来,供应商隆基股份给尚德供了3950万元的单晶硅片,全部采用先款后货的形式,这只占隆基去年同期供货量的很小一部分。

“尚德的品牌仍然有价值。”隆基股份董事长李振国告诉《中国企业家》,这在国外体现尤其明显。如在澳大利亚,尚德的价格即便稍微高于同行,客户也愿意买。尚德的销售渠道相对完善,对于接盘者来说,会与自己原有的渠道形成互补。

本刊记者:周夫荣 furongzhou@iceo.com.cn

注:更多精彩报道,详见2013年第17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欢迎来天猫店(http://chinaentrepreneur.tmall.com/ )订阅《中国企业家》杂志,2013年全年征订,亦可跨年度订购,8折优惠中。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