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中国大买手”复星:揭秘国际化出海操舟术

2013-09-22 07:32 | 作者: 马吉英 李聪 来源:《中国企业家》 复星 郭广昌

【编者按】复星集团所代表的新型国际化,基于中国作为崛起的消费大国而布局,本刊赴美实地探访,并专访美国前财政部长约翰·斯诺,全面揭秘它的出海操舟术。

500-郭广昌

郭广昌

文_本刊记者 马吉英 李聪  发自纽约

编辑_吴金勇

【《中国企业网》】8月底一个时晴时雨的上午,我们从纽约驱车前往汉普顿,去拜访彼兹(Bernd Beetz)先生。汉普顿距离曼哈顿约两小时车程,是美国东部有名的富人区。汽车经过一片盛开的波斯菊,停在Parsonage Lane 232号门口,别墅前面铺着颗粒均匀的白色鹅卵石,踩上去沙沙作响。62岁的彼兹在这里度假,着一身黑色休闲装,聊天的时候家人给他端上了一杯黑咖啡。

他曾在全球最大的化妆品集团之一——法国COTY集团担任CEO一职长达11年之久,据说他有个习惯,从来不接猎头电话。可在2013年7月,他接受了复星集团的邀请,出任美国高端女装品牌ST.JOHN公司的董事长。

2013年4月份,复星投资ST.JOHN,成为该品牌第二大股东。彼兹就是在复星入股后加盟的。同样在今年上半年,复星医药还出资约2250万美元认购美国Saladax Biomedical, Inc.的D轮增发优先股,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再算上对以色列医疗激光设备厂商Alma Lasers的并购,复星在今年上半年一口气宣布了三个海外并购项目——这比过去三年的总和还要多。

彼兹接到任命后,就一直在观察欧洲和中国市场的潜力。“目前ST.JOHN品牌的第一大市场是美国,第二是欧洲,中国市场可以忽略不计,但未来中国可能会成为第二大市场。”

听起来,彼兹很接受复星关于“中国动力”的理念,也相信未来中国经济和市场消费潜力会更加强大。不过,在美国关于中国模式能否持续的担忧也日益加剧。与彼兹见面之前,我翻看到了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上的专栏。他自述“从来就不是很喜欢整个‘金砖四国’的概念,巴西、印度经济撞了‘南墙’,俄罗斯主要靠石油活着,而中国在经历着‘刘易斯拐点’带来的麻烦甚至会崩溃。这种变化之快,让人感到像在坐过山车,前几天,我们还在畏惧中国人,而现在我们却替他们担心。”

克鲁格曼有足够的论据,以资本市场为例,2008年金融危机前,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为1290点,危机后跌至660点,而今年9月标普已涨到1710点。股指比危机前还高出30%多;而中国上证综指则从2008年初的5500点一路下跌,至今还在2100点左右徘徊,股指比金融危机前还大幅折让了50%。

“大家看问题方式有差异,而在这差异中,复星找到了特有的投资机会和逻辑。”在北京万豪酒店,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雄辩滔滔,逻辑严密,如同正身处前线指挥作战。他觉得经济学家在理论上的看空和资本市场数据显示的低迷与中国经济现状不符。

他承认中国制造业确实面临很大困难,但认为过去几年中国正从制造业驱动转向服务业驱动。正是基于此判断,复星从三年前就将其国际化战略描述为“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要抓住中国在消费升级、制造业升级和金融服务业领域的发展动力,嫁接全球优势资本、品牌和管理,实现投资价值最大化。

复星除了前三年试水旅游度假与时尚产品行业外,触角也开始向医药、地产、奢侈品、金融等领域延伸,收购目光也从欧洲扩大到美国和中东。在梁信军看来,经济危机导致了以欧美日为主要市场的很多公司估值处于低位,这让复星有了一个系统性的、做大项目投资的机会——他对“大项目”的定义,指的是单个项目投资额在1亿到10亿美元。

对于这些项目的选择范围,复星有个看似简单的量化标准,即“人口比例论”: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22%,那么某个行业或企业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就应该占到22%,甚至会占到30%到40%,所有没达到这个比例的行业或企业都可进入筛选范围。以ST.JOHN公司为例,目前中国市场的销售份额只占全球的4%-5%,复星收购它的目的就是想让它的份额增长到22%。

“复星与当年日本人不一样,他们是买便宜资产,而我们投资目的是为了巩固复星在中国的优势,只买那些能够受益于中国成长的资产,价格高不是问题,关键看它在中国的成长空间。”梁信军再次强调了中国成长空间的价值。

去年是复星集团成立20周年,它曾抓住经济高速增长期,布局地产、医药、矿业、钢铁等领域,没有被相继而来的经济波动和宏观调控风险击倒,投资由重转轻。如今它则在全球化中进行大规模资产配置。“不做配置,其实将来是有问题的。因为你不做配置就等于做了配置了,那就是假设你认为中国在未来十年还能维持高增长。”梁信军注解道。

现在还并非开香槟的时刻。复星集团规模不大,国际化经验也不足。2012年,复星集团营业收入为529亿元人民币,而它时常对标的美国著名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去年的收入规模为1626亿美元。即使是它最早收购的海外项目,也尚未形成一个从投资到退出的完整周期,其国际化成效是否有足够说服力?它鼓动收购目标建立起对中国经济的乐观预期,但如果克鲁格曼猜中了未来呢?

与以往的中国海外并购相比,复星收购规模尚缺乏冲击行业格局的想象力。迄今为止,其最大海外收购涉及资金也只有2.4亿美元。而就在9月初,中国双汇集团的控股公司——双汇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收购美国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案取得进展,这笔交易涉及总金额约为71亿美元。如完成,将刷新中国企业对美国企业的收购纪录,此交易的目标也是中国动力的一个切面。

作为投资控股集团,复星的坐标系可能与实业型公司不同。持支持态度的有美国前财政部长约翰·斯诺,他告诉我们“认识郭广昌7年了”,“复星集团很清楚自己可以给世界带来什么,也知道世界可以给中国带来什么。”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复星集团董事会的顾问,而复星是唯一与他有正式关系的中国公司。

一切确实刚刚开始。复星纽约办事处位于曼哈顿第七大道888号,靠近中央公园。走进这里创业气息浓重,没有前台接待,办公设施甚至有些寒酸。引人注目的是墙上的一张康熙画像。这是复星集团国际发展部总经理仲雷的主意。在他位于上海的办公室,也挂着同样一幅画,他希望通过这幅画赋予复星中国文化传递者的身份。而在历史上,康熙是最擅于扩张和巩固领土的皇帝之一。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