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独家专访】柳传志、陈东升、董明珠谈三中全会

2013-11-09 08:21 | 作者: 袭祥德 黄秋丽 来源:《中国企业家》 柳传志 陈东升 董明珠

今天(11月9日),为期四天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正式在北京拉开序幕,社会各界人士对于改革的期待也将在本次会议中得到释放。关注改革的群体之中,企业家群体是非常重要的群体,因为他们对改革的关注,将在之后的企业生产中起到决定性作用,进而对于社会财富的积累有直接的诱导作用。对此,《中国企业家》独家采访了柳传志、陈东升董明珠等企业家,透过他们的观点,可以管窥中国企业家群体对于三中全会的真实看法。

不是一般的期待,而是有着极大的期待。”我们与柳传志先生见面时,谈十八届三中全会,他如此说。

这并非套话,而是肺腑之言。过去五年,中国宏观环境剧烈变化,从金融危机中的一枝独秀进入低速增长阶段,无论联想集团还是联想控股都经历了一次深刻转型。如今,联想集团成为全球最大的个人电脑供应商,联想控股的整体上市计划也在顺利推进。然而,再往前迈进一步,仍有巨大的挑战,甚至是更大的风险。

柳传志认为,新一轮改革的推进过程中,如何释放民间投资,如何拉动消费,乃至土地确权都应是关注重点,必须让市场成为主导,而不是用政府行为来决定资源配置。

“十八届三中全会本身将是一次明确的政策宣示。”柳传志说,一个好的企业领导人要打造一支强大执行力的队伍,更应注意战略调整。

柳传志_副本

柳传志

柳传志:减少行政审批是最基本的

《中国企业家》:对马上要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哪些期待?

柳传志:把民间投资用好对国家确实非常重要,在金融领域这一块,怎么能够鼓励好民间的投资,外资以及中国老百姓的民间储蓄,能够直接对中国的经济增长有帮助,希望能够有更好的政策。

第二,既然以消费为拉动,怎么能够让人民和老百姓富起来?钱有两个来路,一个就是政府现在做的,节约成本减少铺张浪费,另外一个就是关于农民土地确权的问题,这是一个消费的重大来源,土地明确就是人家农民的,这个钱政府就别替人家花了。这个时候,如果再有一个很好的引导,一个很好的措施,能够让这些资金用到正常的发展中去,还能解决这些人的就业问题。这时候对消费拉动会形成一个正向循环,也是我们所期盼的。

第三就是把创新作为驱动。创新驱动以前说来说去就是技术和经济本身结合不到一起,怎么样能够真的把技术研究单位和企业密切结合,这本身要有所突破。国庆期间,习主席与政治局到中关村开了一个学习会,我提了一条主要的意见,主要就是怎么样能够把科技创新以企业为主体,能够落实下来,让经济和科技能够真正结合,再好的创新要变成钱非要在企业里变不可,这个东西是一个机制问题,需要政府认真想办法。

《中国企业家》:在减少行政审批、取消民间投资壁垒等多个方面,你认为哪个改革措施更重要?

柳传志:减少行政审批是最基本的,很多东西按照市场规则根本就没有必要,会耽误很多时间,而且增加了很多行政权力,这些东西不仅要消耗税收,而且耽误事。我们投资投了很多钱,要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有过多的不必要的审批手续,这是非常典型的。

另外一个是用好财政收入,用好税收。不管怎么解释,中国的税收从企业税到个人所得税,在世界当中税负不算轻,但我觉得主要是钱没有用好,没有更好地支持到弱势群体这儿来。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将会以市场化为基础,更加放宽市场的力量,这些东西都已经有了很多解读。但是在运作中,我相信会有很多困难,是不是真的能够克服好这些困难,我们不是完全没有担心。当年朱镕基政府在1993、1994年的时候,由于经济过热,金融放得过于宽松,决心要把银根收紧,收紧了以后很多企业倒闭,矛盾一度非常尖锐,当时政府就突破了那一关,为后来打下了基础。

《中国企业家》:未来五年,企业家在新一轮改革开放中能扮演怎样的角色?

柳传志:十八届三中全会特别提出要让市场成为主导,一旦如此,企业家的作用就得以充分发挥。市场的主导作用就是只负责制定规则,你想往哪一个方向引导,就制定一个有利于哪方面的规则,而不是自己动手去帮助,让竞争不公平。为什么?有了规则大家就开始竞争,竞争之中谁有能力就走在前面,就会有突破。我们就是最典型的例子,80年代末的时候,联想就是通过给外国企业做代理,逐渐具备了做自己品牌生产的能力,但是拿不到生产批文,计划体制没有给我们,于是我们就绕道香港,在香港办了公司,最后国家在发现了我们以后给了批文。结果是,当外国企业全都进入中国后,我们能够和国外企业抗衡,而且最后取得了成功,那时把我们压死不给我批文,现在就没有联想了。

《中国企业家》:金融将是中国经济改革重要的一个方面,尤其在是互联网时代,你如何看待未来可能有的变化?

柳传志:金融方面的一些情况,真的是千变万化,随着新的融资方式出现,银行的作用被减弱,再加上互联网出现以后,典型的像阿里巴巴的金融方式,它对中小企业的贷款肯定会低很多,这些东西都是会给国家的政策带来新的启发,我们密切注意。现在民营企业能够投资银行,如果联想做银行的话,我们绝对不会按照老的路子去做,我们要考虑新的做法,比如怎么样把贷款和债转股结合。关于筹建民营银行,我们正在和市政府研讨,并不着急,这事不一定抢第一波。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