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李稻葵:未来十年要对付中等收入陷阱等三个圈套

2014-01-12 09:16 | 作者: 来源:腾讯财经 李稻葵

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李稻葵11日在京表示,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解决的最核心问题并非近一两年增长的问题,而是未来10年整个中国经济如何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三大圈套。

李稻葵指出,目前中国的经济发展态势已面临中等收入陷阱;具体说来,根据国际经验,中等收入陷阱是三个圈套组成的。

第一个圈套是利益格局的盘根错节,具体表现为利益集团对体制改革的阻碍,这是几乎所有的国家从兴旺走向衰落的直接原因。

第二个圈套是泛福利化倾向。对民众过早地采取泛福利化政策,大量的财政支出用于搞社会福利,导致经济活力渐失。

第三个圈套是金融危机。大部分进入到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每隔几年都会出现一次金融危机,而每一次出现金融危机往往导致经济发展倒退5年甚至是10年。

李稻葵认为,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决定》就是针对上述三大圈套,逐一破解。

关于利益集团的阻碍,三中全会决议强调市场在资源分配中要发挥决定性作用,用这个认识去破解利益格局的阻碍,同时简政放权。预计简政放权将是2014年改革的重头戏,是三中全会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第一个利器。

针对泛福利化的圈套,李稻葵指出,泛福利化的根源是收入分配不均,是农村和城市的收入分配不均,农民没有从长期经济发展当中获得收益。三中全会允许农民获得财产性收入,本质不在于为短期的经济发展寻找新的增长动力,而在于为农民创造一个可以长期从经济发展中获益的机制,根本化解泛福利化的政府沉重包袱的根源。

针对如何应对金融危机,李稻葵分析,必须加快金融体制改革;对此,《决定》已谈及甚多;但预计短期内需要进一步深入推动对资本市场的改革,恢复投资者对资本市场的信心。

李稻葵认为,若上述三大圈套得以解决,则在2023年末,中国的人均收入水平有望翻番达到1.2万美元;总体的经济规模基本上接近美国,甚至有可能超过美国。

以下为李稻葵演讲全文:

李稻葵:尊敬的章总,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早晨好!

非常高兴参加2013年和讯的财经年会。其实我突然发现,这个应该叫2014年财经年会,2013年已经过去了,可能这个传统,也许是从之前延续下来,不好出现一些调整,要我说应该叫2014财经年会,咱们面向未来。刚才两位嘉宾讲得非常精彩,讲得非常实在,都是中国经济和改革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主办方给我安排了一个很大的题目,叫做三中全会改革的历史和国际影响。我想我今天是最听话的嘉宾,我一点文字都没有改,就按照这个文字来。我谈一点务实的想法,谈一谈三中全会对于国际的影响。

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世界的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我一个比较粗浅的解读或者解释叫做新的三个世界的格局。哪三个世界呢?富国、穷国和中国。富国指的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这些发达国家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的三四年之内碰到了巨大的问题,毫无疑问。但是从去年开始,2013年开始,以美国为引领的全球的发达国家的经济复苏已经开始。所以今年2014年,我相信这么一个经济复苏的格局将会继续延续下来。穷国包括印度、巴西、南非等等国家,很多人把巴西、印度、中国、俄罗斯混在一块。但是我一开始就讲,所谓金砖四国不能这么讲,金砖四国是金加砖。那些国家总量的GDP合在一块还不如中国,那些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是不稳定的。去年印度的增长速度巨幅下降,俄罗斯和巴西在3%以下,低过了美国的发展水平。所以这些富国和中国的情况不一样,穷国也不一样。

中国的情况是怎么样呢?中国的情况跟这些国家都不一样。中国具有两面性,既有穷国的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一些特质,包括我们还有1亿多的贫困人口,包括还有很多,50%左右的农村人口没有进城。同时我们也有一些富国的特征,包括外汇储备现在还是3万多亿美元,包括我们大量的产能过剩,包括我们大量的产品,从水泥到钢铁都是占到世界的一半以上,包括我们国家制造业整体的竞争力还是比较强的。仍然保持着巨幅的贸易顺差,去年我估计是24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占GDP2.4%左右。所以我们的情况跟富国跟穷国不一样。

到今天经过了5年的金融危机,世界格局的变化是什么样的呢?我刚才说了,富国正在逐步的恢复。去年美国的增长达到了接近2%,是1.7%,具体数字我们还不知道,2014年有可能更高。欧债危机通过去年的调整以后,基本上已经走出来了,今年2014年欧洲整个欧元区有可能出现正增长,去年是微弱的负增长,去年整个欧盟地区是正增长。所以2014年,2015年,未来两年我的分析是,整个经济的国际形势刚出现一个变化,富国由守转向攻,富国的工作重点,法国的工作重担将会是咄咄逼人的,要制定新的国际的经济、贸易和金融法则,这就是我们的国际格局。在这个大格局下我们来探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我想是很有意义的。

三中全会的决议最核心要解决的问题并不是这一两年增长的问题,也不是未来四五年增长的问题,而是未来10年,整个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态势。中国的发展态势目前已经的确的进入到了中等收入水平的这么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最头疼的问题是如何突破中等收入陷阱,这是三中全会我理解最核心的问题。未来10年如何出台一系列的改革,如何贯彻这些改革,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具体说来,根据国际经验,中等收入陷阱是三个圈套组成的,一环连一环的,这也是我们国家现在或多或少已经感受到的三个圈套。

第一个圈套是利益格局的盘根错节。具体表现为利益集团不愿意让这个体制继续前进,而躺在现有的,不适应现在经济发展的制度上继续保持现有的格局,这是第一件事情,利益集团的盘根错节,不愿意继续前进,不愿意让这个制度继续前进。这是第一大问题,几乎所有的国家从兴旺走向衰落,直接原因,第一大原因在这个地方。

第二个圈套是泛福利化倾向。就是当经济发展开始出现了一定苗头的时候,由于受惠不均匀,因此政府不得不去花钱,用香港的一句话分米来获得百姓的支持。因此过早的套上了福利化的包袱,大量的财政支出用于搞稳定,用于搞社会福利,这个前景也是极其堪忧的。

第三个圈套是金融危机。大量的国家,大量的进入到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每隔几年出现一次金融危机,每一次出现金融危机经济发展倒退5年甚至是10年,亚洲的金融危机,拉丁美洲的金融危机都是这种情况。

这三件事情构成了中等收入陷阱,如果这三件事情能够一一化解的话,中国经济未来再过10年将会出现一个非常壮观的前景。三中全会的决议,我从经济学角度理解是针对于三件事情一件件去做的。

第一件事情是利益格局。怎么突破利益格局?强调市场在资源分配中要发挥决定性作用。因此一个推论就是要简政放权,因为客观的非常坦率地讲,当前制肘我们经济制度变迁的利益团体我认为主要是有三大方面:一是部分地方政府习惯于借钱,习惯于搞投资,习惯于搞GDP,习惯于短期的收税,一搞GDP就靠收税,靠这个事情发展,短期把GDP吹大,刚才谢平讲得非常好,这是第一大利益团体;二是部分国有企业,习惯于国家垄断的地位,习惯于国家的政策,习惯于低息贷款在不断发展,也不愿意让这个制度继续往前走;三是对改革产生一定阻碍作用的,就是部分中央部委,习惯于行政审批,习惯于权力,任何事情你要改革,要放权,不能乱,一放就乱。那么怎么办?提出市场发挥资源分配的决定性作用,用这个认识去破解利益格局的阻碍,同时简政放权。所以简政放权恐怕是2014年改革的重头戏,这是三中全会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第一个利器。

第二个利器是解决泛福利化的根源。泛福利化的根源是收入分配不均,是农村和城市的收入分配不均,农民没有从长期经济发展当中获得收益。所以我的理解,现在要提出农民获得财产收入,根本的作用还不是短期的城镇化,不是短期的经济发展的新的增长动力。本质就是要给农民兄弟们创造一个可以长期跟经济发展同步的,从经济发展中获益的机制,从而让农民不要成为社会不和谐、大量福利开支的一个对象。根本上化解泛福利化的政府沉重包袱的根源,这件事情需要长期去坚持,而不是靠短期的一两下子改革就可以完成的。

第三如何应对金融危机?对于金融改革毫无疑问,必须加快金融体制改革。三中全会报告里面讲得非常细,讲了很多。我想可能短期内需要落实的,就是要对我们的资本市场进行比较深入的改革,要恢复对资本市场的信心。像今天这个样子,资本市场的市值,股市的市值又回到了GDP36%。我刚才算过这个数字,而且还在下降,这么一个情况不利于化解金融危机。设想一下,如果大家对中国的资本市场没有信心的话,对于银行业没有信心,包括银行股权的价格下跌,上个星期,工商银行(601398,股吧)和建设银行(601939,股吧)已经跌破了资产净值了,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我们的金融市场 稍微开放一点的话资本可能外流,这也是需要改革的一个着力点。

这三件事情如果做成的话,应对利益集团,强调市场作用,政府简政放权,应对农民的收入提高,搞新的土地的使用权改革,应对金融危机进行深化的金融改革,包括资本市场改革,这几件事情如果到位的话,我们可以最后展望一下中国经济十年以后的大图像。再强调一遍,我这个展望是基于现在的改革能够基本到位,能够逐步推进的前提下,在这个大前提下,中国经济10年以后,到2023年末,2024年初,我相信会出现三大格局性的变化,在全球的地位将会跟今天完全又不一样了。

第一大变化,中国经济人均的收入水平从今天的6千美元应该能够翻番,到1.2万美元。这是我经过测算的,目前我们的人均水平是美国的18%,我们的均衡水平,最终水平应该是达到美国的70%左右。从18%到70%人均水平,应该有巨大的增长的空间,我不担心增长的潜力。只要改革一到位的话,我们再过10年左右的时间,基本上能够迈入到发达国家的门槛,刚刚进门,不能说到这个会场的中间,是刚刚进那个门,这是发达国家的俱乐部,刚刚能够进到发达国家的门槛,这也是了不起的一个成就。告别小康时代,进入初步发达的阶段。你可以想像,老百姓的素质,文化的素质,整个经济的生活质量,空气质量,一切的一切都会随之改善。

第二大变化,总体的经济规模基本上能够跟美国相同,甚至于还有可能超过美国,这也是我做了很多计算的结果。到了那个时候,整个经济规模会基本和美国持平或者超过美国,这也是意味着世界格局的一个重大变化。中国将是全世界第一大市场,刚才迟福林院长讲得非常好,我很同意。再过10年中国是第一大市场,是第一进出口国,各种产品、各种产量,各种消费量都占世界第一,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又将上升到另外一个本质性更高的层次,综合的国家能力将会提高。今天我们所担心,所纠结的很多领土的问题,日本的问题,我想到了那个时候将会有一个全面的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请大家关注这个事情。因为经济是基础,经济规模到了那个时候,经济的能力、军事的能力都会上好几个台阶。

第三大变化,这也是我们值得展望和期望的。到了那个时候,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的格局、制度格局可能会初步呈现出来,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国情的市场经济的大的格局到了制度框架,可能已经基本上定型了。这个制度框架有什么样值得我们展望的呢?这是很大的课题,我觉得恐怕有两件事情:一是强调公平;二是强调有序,是公平有序的市场经济。并不是政府完全不管的,并不是像英国、美国式的市场经济格局,可能有点侧重于德国的市场经济模式。最近我在编一本书,我已经基本上做完了,可以出版了,叫《德国市场经济模式及对中国的借鉴》,强调公平,强调有序,公平有序的市场经济框架,在未来10年以后将初步的形成。其中一个重要的特点,我预测重要的特点就是国家不是直接管国有企业,刚才迟福林院长也讲了,而是国家通过金融控股的方式持有一部分企业的股份,通过这个方式来加强公共财政的基础。如果在某一个年份财政收入下降,政府可以通过变现一点他持有的股份来弥补国家的财政收入下降,让国家综合的稳定社会秩序、稳定经济波动的这么一个能力有一定的提高。

这就是未来10年中国经济大的格局。再强调最后一遍,我讲的事情不是无条件的,我讲的三件事情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从现在开始必须一件件的去落实三中全会给我们描述的美好的蓝图,谢谢各位!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