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未来之星】高峰论坛第三场:三线淘金(5)

2014-06-28 23:18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未来之星

三线城市的优势在于人力成本与土地成本

万建民:到处都是宝,我们依次讲述自己的金矿。

北京九尊能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玉魁

北京九尊能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玉魁

李玉魁:这么多年跑了很多三线城市,三线城市对自己的发展渴望,我们是很理解的。真正建立一个绿色环保的发展模式,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我到矿产资源比较多的三线城市,很多都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丁市长有这种思想,我很敬佩。三线城市的发展,作为我们投资来讲,确实有很多优势,第一政府支持的优势,它有强烈的愿望,而不是企业要如何,政府的支持。第二个,没有地的成本,不光是土地的成本,还有人员成本,这个会给企业大大降低成本。作为一个企业来讲,不管到哪儿投资,造福一方百姓,改善百姓的生活,改善地方的环境,能够使老百姓生活质量提高,是我们企业的责任。作为九尊能源来讲,我们去了很多地方,投资这方面,我们主要是提供清洁能源,现在不知道咸宁市天然气的来源怎么来的?这个城市的天然气怎么来?

丁小强:我们管道燃气,从主城区这一块,现在有两家供应商。一家是中石油提供的燃气,另外一家是由华润集团提供的燃气。当然我们县市区管道燃气正在往县市区,我们六个县市区,正在向省市区输送。

李玉魁:九尊能源是天然气的上游开发者,如果丁市长有这方面需求,通过管线,我们可以帮你们协调,提供这方面的资源。

陈立友:听丁市长讲,确实很有诱惑力,有几个优势,房地产优势,第二物流优势,第三城乡一体化优势。现在城乡一体化我感觉是一个方向,现在农村线路都个人承包了,这个运作模式不行,有一个大公司一次投放,把信息化用上、网络化用上、新能源用上,就提高了,这是我们的优势。再就是新能源建设,也有问题,新能源、清洁能源,这个将来的市场也很大。以后多跟市长沟通,多考察,有机会,谢谢。

万建民:新能源、物流,这都是符合咸宁绿色的方向。

蓝伟光我做水的,刚刚讲到环境,我讲一下水环境,丁市长说蓝天碧水,这是咸宁最大的优势。市长说这边有金矿,有高岭土等。我给市长一个建议,如果咸宁要用土的资源,可以打造水产业,我们两位做水,水是一个水陆。如果有一个水陆企业,他不可能成为一个水的产业,我们看看什么水产业,大家熟悉的西湖,杭州一个水做了两个水品牌,娃哈哈、农夫山泉,为什么两个品牌。因为大家知道自来水不安全,所以都喝瓶装水,喝这个瓶装水有什么问题,第一带来了二次污染,塑料垃圾,第二,不能作为生活的主流。我想在这里发展任何一个都不能离开水,做水的产业怎么做,怎么解决水的问题,解决中国人的饮水安全就是一个很大的产业。比如现在净水机这个行业,大家做得很多,大概两三千个品牌,听说每年50%的增长,已经上千亿规模,可是没有人回到做核心的材料。像净水材料,用活性炭等等,有二次污染。回到这个问题,现在水的过滤基本就是墨材料,有机高分子材料,如果能够从这个材料在咸宁发展成一个从无机材料做的,无机材料实际深原料从土中来,再到土中去,受到广泛的重视了。中国有一个墨工业协会,发了一段话,习近平说是墨技术是高新技术,这是1999年习近平写给我的。教授要么出去出钱,要么做教授,当时习总书记就写了这么一段话。市长如果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写一个详细的材料。谢谢市长。

邵凯蓝总讲到水,我们是同行,刚才丁市长讲关于咸宁的金矿在哪儿,有一点特别打动我。作为市长,非常关注非常重视蓝天碧水,能够把这个理念放在执政为民,保留青山绿水,这是我特别感动的地方。我走到哪里,都非常关注水生态环境。我讲另外两个方面,我希望在咸宁这边能够带来价值的地方。首先第一,我们这几年,因为我是住建部每年关于生态模范城市评审的专家组成员,我这几年给全国县级以上,包括国家级省级开发区在创建生态文明县市区的工作上,我们做了大量工作。这里面,我们应该不是从单独一个点源污染,或者水的污染来考虑,而是考虑整个区域的生态环境的平衡和持续发展,这个方面,我看咸宁就在创办全国生态文明县,这个理念持续给咸宁带来一个非常好的生态环境,这样一个理念,我们能够提供很多的价值。比如说它的整个可循环资源怎么样,包括社会环境怎么样,大气污染怎么样,这些东西都是可循环的,而且能够有效利用。这个在创办过程中,包括规划上,我们能够提供很多专业上的支持,包括政策上的支持。

第二,刚才丁市长讲到,我们确实这几年关注区域环境综合解决方案,有一个说法叫城市矿产,我在十年前就跟住建部提出来,在座老总都知道,很多地方,比如广东前一段时间有垃圾焚烧厂,所有的手续合规,老百姓游行就停了。为什么,我提倡什么,我们现在在浙江践行了这样的理念,已经建起来了。比如咸宁整个城市所有的有机废弃物,垃圾、粪便等等,没有必要一把火烧了,我们讲这种烧本身就是把有机质给烧了,而且这些东西都是非常有用的价值,我们通过技术把它产生生物质能,回到民用和汽车能源上去,最后回归到土壤里面去。我们知道中国建国初期有机质含量3.7%,今天为止土壤里面的平均有机质只有1.7%,直观表现是什么,我们小时候喝粥烧出来有厚厚的拎得起来的,非常香,现在买再好的大米都很难有那层,为什么,土壤里面没有有机质。以前孩子很小的孩子,吃不上牛,可以喝米汤长大,现在不可以,为什么,土壤里面的有机质没有了。我们现在建议什么,所有城市,在整个咸宁行政区域里面建一个循环生态园,把有机质结合起来,通过我们的技术做成生物质能,回归到土壤里面去,不管是绿化也好,生态也好。会给你创办生态文明城市带来巨大的社会效应,这个实践我们在浙江宁波已经做了。当然还有其他一些亮点,我在这儿就不说了。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