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未来之星】挑战赛四场:本地生活服务020(4)

2014-06-28 21:38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未来之星

龚吉龙

龚季龙


龚季龙:说到底餐饮还得要寻根

龚季龙:海底捞是一个值得我们学习的企业,海底捞的文化、服务确实值得我们行业学习,现在消费者跟以前不一样,十年前 大家有一个LV大家都去追捧,今天的消费者都不知道想要什么,在这个年代我们归根到底把自己的产品QSC做好,我是比较认同孔总的建议,餐饮是体验型的,我们企业经常提到互联网年代,大家都是手机来手机去,微信来微信去一年见不了几面,但是聊得不停,我们餐厅是强调体验式。现在这些真的是互联网时代时代的产物,但是它能不能够说开一百家、一千家,这个我保留意见,说到底餐饮还得要寻根,因为这个世界上两种很难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很难改变,如果你把思想掌控,你就掌握他了,还有一个就是小时候的味道,妈妈的味道,古时候的味道是改变不不了,南方的企业到北方来做是要交学费的,北方的企业到内容做也是要交学费的。所以这个代我们要拥抱它,要珍惜它,而且要用于去改变它、创新它,更多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为消费者的价值创造更多。

主持人:龚总谈到这个现象比较重要的,电商起来是从3C产品起来的,3C产品标准化更高,有一个东西刚才没有人发微博吧,我解释一下原来行业里面有一种看法,认为海底捞非常难学,海底捞个性化服务,不但是在人员培训上非常高,海底捞的思维模式在互联网是难以复制的,海底捞的服务模式,基于本地生活服务模式,服务好我们吃货们,江总您做的公司比较多一些,有没有这种本地化更好的例子。

江涛:你说是服务标准化。

主持人:在服务,或者在顾客体验上有一些比较创新,或者您的比较好的做法?

江涛:因为我们现在切入主要第一些大的品牌,第二是现在主要业务外卖比较多,除了海底捞之外这个问题还不好回答,目前还是请他们两位回答比较好,毕竟是餐饮界。

刘京京:海底捞服务的人性化是以客单价作支撑的

刘京京:海底捞的服务大家公认是非常人性化,但是它是以客单价作支撑的,是在80—100之间,有比较高的人工成本之处,如果是20块钱人均消费,这个很难形成周到的服务,这个跟你的定单是要支撑。我们要找到自己的特色,现在海底捞服务见长,他的食材跟别人都差不了太多,但是因为以服务见长天天在排队,如果他在柜台点单,那也是你一个致胜的法宝,应该说根据每家企业,你的核心竞争力要提炼出来,如果你看上去4很美,但是是亏损的,那也是很难发展的。能否成为基业常青的企业,是要长时间去看,而不是短时间阶段性,通过现在时代的发展,包括自媒体的发展,粉丝经济,像孔总说的第一次来到你的店面,第二次、第三次还来到那要看你的口碑,如果在基础的实力上做一些补充,他们也在意识到要想好的发展,一定离不开基础的支持,是综合性持续性的支撑是需要时间来见证的。

龚季龙:创新我觉得八个字:似曾相识,与众不同

龚季龙:创新,其实日本人是有模仿性的优势,他并没有真正的创新,真正有创新精神是以色列和美国,这两个国家创新力强。我们中国更多企业是相互模仿,这家去那家,参观学习,这个交流是有必要的,但是创新我觉得八个字,似曾相识,但是又与众不同,我们企业从拾味馆1.0版本到2.0版本,整整花了三年时间, 最后2.0版本才落地,2.0版本市场反馈效果,跟1.0版本上升两到三倍不止。这个基础上我们根据我们的更严,根据移动互联网O2O这些东西嫁接等等,现在O2O还有大数据时代,可以把我们创新成本变得更低,以前创新花了很多精力去做创新,一轮下来搞一个好的模式,时间花个两年,花个四五百万,通过这两位专家为我们企业做服务,我们花的时间和成本更低了,这个对行业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主持人:今天我们谈本地生活服务是基于O2O服务,高端餐饮这两年应该是历史上最冷的寒冬了,我们看到各家的服务成本、人工、房租的成本都在上涨,又赶上O2O的大潮,其实你为了应对这种潮流,你不得不搭建体系,包括落地配送的体系,包括你的线下的体系,这力有一个问题,O2O这种潮流下,O2O是不是会越做越重,有些企业是非常轻的,对刘总、龚总的企业来讲,他们本来就有沉重的肉身的话,他们做O2O就有问题,是不是走上越来越重的道路?

刘京京:我只能说这个跟你的发展相匹配的,我认为以后是竞合的时代,你不可能一个企业做好全产业的链条,我们有专业的代工厂我们可以寻求合作,以后还是轻资产,重利润的发展,更多是整合资源、合作共赢,这才是大势所趋。

主持人:以前有小型APP,送蔬菜的,但是往往也会做得很重,他要雇人来做配送。

江涛:基础设施很重要

江涛:可能要看阶段性,O2O其实有很多环节,包括IT、物流,如果这些环节,每一个环节就像基础设施一样,如果它成熟的话,其实我们可以做得比较轻,可以依赖于其他公司来完成这些东西,如果整个基础设施不太完善,假设物流现在做得很少,或者物流公司,因为餐饮物流跟一般物流不一样,餐饮物流要求时间非常高,往往时间非常集中,你必须到达。如果没有第三方配送团队做这个事情,有的企业会选择比较重的方式,比如说像海底捞他们有专业的配送团队来做,还是跟整个环境有关系,现在来看环境越来越成熟,将来觉得如果还有企业做O2O,应该可以采取相对比较轻的方式。

刘京京:现在送生鲜果蔬,现在大多数不盈利,之所以不盈利物流成本过高,如果以后跨界整合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现在所有连锁餐饮,北京来说,我们连锁餐饮已经密布了几千家,我们现在也是在生鲜果蔬,跟连锁餐饮合作,已经配送到店面以后,由店面人员再去把这些客户需求,配送到周边店周边的家里头,这样大量降低物流配送,这样的跨界整合,对各方利益都是很好的降负的很高的渠道。BAT现在下大力度做淘宝等等也好,都看到这个市场是巨大的,一家企业,一个品类是不能成功,还是要整合,不仅仅局限于一类的整合,包括上下游的整合,并行的整合,以后更多的盈利空间产生出来。

主持人:现在市场上做这种配送餐饮业很多,但是有口碑的企业不多,但是这还是两难,我到底是是用自己,还是第三方。现在龚季龙马上有第三方配送计划,您经营几十年很有经验,您是先搭建队伍还是自己配送试?

龚季龙:离开互联网平台会逐步丧失竞争力

龚季龙:现在中国餐饮连锁,可能是中国传统式的打法,搞得现在传统餐饮业脱不了干系,他把生产、配送、物流弄在一起去了,还有建立比较庞大的基地等等,那么从我们企业诞生之初起,轻资产重发展,现在商业模式,不管O2O年代,还是以前没有信息化革命年代,这种方式一直是受市场非常追捧,非常有竞争了,有生命力的,我们准备一些例子,肯德基它短短这么多年在中国六千多家店,它所有的东西都是OEM,三个配销中心,所有的上下游资源为它所用。它最终售卖的是产品,就是把自己最强项的一块呈现出去,麦当劳不一样,它去哪里?它就要提前建厂,麦当劳店里面的模式,不是店,是它的地产,其他的盈利点,现在尤其移动互联网方面,各个企业多少都跟移动互联网脱不了干系,如果你离开移动互联网不去用这个好平台,不去请专业人员大数据精准营销,你逐步也会丧失竞争力和淘汰,不管我们企业退不推外卖,一定轻资产,这是商业模式,当然未来借不借助资产力量,这是未来的事,但是这个轻资产是我们企业铁定的。

江涛:其实关于物流这块我们也在开发一个产品,希望能够比较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采取众包的方式,我们产品叫易带送。

主持人:众包也是利用移动互联网思维。其实提到移动互联网思维也有一些常见的概念,爆款的概念就是小米,只要一款产品做得非常好,就可以获得很大的市场影响力和利润。餐馆的招牌菜,但是很少人想到把互联网企业爆款的企业打造出来,不知道现在两位有没有这个想法?

本站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关注体育...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