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专访】乐视副总裁彭纲:广电打压?有内容就不怕

2014-07-22 09:00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乐视

《中国企业家》注:最近关于乐视的新闻占据了各大门户网站头条。近日有消息称,乐视网被广电总局点名,“总局针对互联网电视及机顶盒下发监管令,其中一条便是要求牌照方对于总局正在查处的严重违规互联网企业,一定不要与之合作”。而乐视网即是广电总局点名批评的互联网企业,广电总局告知7家集成服务牌照方不能再与乐视网合作。该消息一出,7月16日乐视网开盘大跌6%,午后开盘一举跌停,至收盘跌9.76%。短短两日间,作为创业板近两年的大牛股,市值已300多亿的乐视网经此两日大跌,市值蒸发近63亿元。

面对突如其来的利空和大跌,乐视网被迫于7月18日开市起停牌,并在18日中午连忙召开投资者交流会。17日晚,乐视网发布澄清公告,虽然其称“相关媒体的报道与事实不符”,但从内容上看,该公司与牌照方的合作暂停、乐视盒子停止销售等关键内容都得到证实。对于至关重要的“牌照问题”,由于7月4日广电总局已明确表示将不再发放互联网电视集成业务牌照,而内容服务牌照允许省级广电机构正常申请,乐视网称,基于此,公司为彻底解决牌照问题,将积极在广电监管部门的政策指导下,采取独立或者联合广电系统内的相关单位共同申请互联网电视内容牌照。

有分析人士认为,乐视为市场投资者描绘了“内容+广告+硬件+分成”闭环的全新商业大饼的乐视网,或许将成为这一轮监管风暴的最大冲击者。那么,究竟什么是乐视的“全封闭”商业模式?为什么乐视会成为这一轮监管中的最大标靶?

《中国企业家》日前曾独家专访乐视TV副总裁彭纲,在采访中,彭纲详细披露了乐视为什么要做成“全封闭”的商业模式?以及广电总局的一系列禁令对于乐视未来的影响。

《中国企业家》:最近像广电总局颁发的一系列的禁令对你们有影响吗?

彭纲:首先我们不是七家牌照方之一,但是我们跟多家牌照方有合作,但是从本质上讲,其实这次国家把这个管起来,是真正打掉了一些山寨的,打掉了没有内容的平台,就是以前所谓的联盟,要跟内容方合作,如果不是你自己的内容,这条路是走不通的,我们现在是自己的内容,其实对我们来说,长期来看实际是利好,当然我们也不可能大张旗鼓的说这事,我们把这事干好就得了,乐视自己说利好,肯定也不符合精神,我们肯定有一些需要自律的地方,但是我们肯定会严格按照广电的精神做。

当然长远来看的话,我个人觉得对我们来说其实是一些以前自己没有内容,你自己的硬件用别人的内容,这条路在中国现在是不通的。

《中国企业家》:最近小米入股迅雷,阿里入股华数的消息,是不是表示互联网电视的竞争在资本层面已经白热化?对未来行业的格局是否有影响?

彭纲:无论是从小米迅雷也好,还是从阿里和华数的合作,目的都是很明确——其实都是冲着内容去的,当然华数本身还有牌照上的优势,所以这也更凸显了一点,其实还是内容为王。所以我们有一个观点,网络视频这个行业是仅次于搜索引擎,在互联网创业项目里面门槛第二高的行业,搜索引擎是需要建立大量的数据库的积累,技术上多年的积累,因为很大的数据你是玩不转的,视频第二有内容的储备,有大量的版权内容,不是说随便一个人拍一百亿两百亿买内容就能够买到的,因为之前的内容早已经被别人买完了,并且未来的一些内容也被一些视频网站先期锁定了,所以内容不是靠钱就能堆起来的,这是一个门槛。

另外一个是CDN的成本,CDN网络视频要流畅的进行传出,它就需要遍布全球,需要做服务器的架设,并且服务器之间还要做很好的优化。比如说有的人觉得超级电视有开机广告,它是打扰用户,实际上它是基于安卓系统的东西,包括你的安卓手机,即使苹果手机开机的时候,都有一个等待时间的,我们是很好的解决了那个问题,你不用在那儿等,有的电视它开机像传统的PC电脑一样windows系统一样,你在那儿等着,而我们其实是放了一个1080P甚至4K的广告去替代它,其实是一种在枯燥的基础上的创新,使开机显得不那么枯燥,所以这些东西都是有门槛的,我刚才这个开机广告只是举了一个小小的例子,这就决定了你很难花钱就能做到的。

另外技术上的储备我们一直做产业链整合的路,我们从平台内容,终端应用打通,包括从商业的乐视影业开始,我们一直全是自己干的,自己干的好处是我在一些跨界点上做创新,从内容到创新电视的呈现上,我们做一些创新,其实就是基于都是我们自己家的东西,我做的这种创新,可能别人TCL和长虹的合作,他就很难这样搞,因为内容后台不在他那儿,他就不能在电视上开发那样的功能,其实这就是产业链整合的好处,好多东西都是我自己做的,所以他的软件系统不断的要求极高的硬件,他的硬件能够把他的软件系统发挥到极致,互相促进,但是如果说我开发了一套通用的软件系统,我要考虑到不同的电视终端上,这一定是一套妥协的软件系统,所以他就无法发挥到极致,你的用户体验肯定会打折扣,这是我们为什么做产业链整合,这个优势不是说短时间内能够复制的,说白了你要复制我这套模式的话,你就复制整个乐视生态。

《中国企业家》:对,其实这个乐视生态,我觉得早就已经有很多关注了,我想问你的是我们现在能看到BAT进攻的领域,乐视我们看到可能不一样的力量,巨头入局以后,包括阿里现在大举进军这一块内容,还有下游的资源,您觉得对于乐视来说是一个挑战吗?

彭纲:其实还是我们自己打通了一个完整的闭环,而且闭环的优势就摆在那儿,从长远来讲,跟BAT的竞争是这样的还是基于不同的生态,这个市场大到大家都能够活下去,这是一个新的游戏规则的世界,它可能跟传统的流量世界还是有些不同,我们以前互联网行业特别讲的是流量,你有流量就可以,你视频行业,比如说优酷的流量可能是我们几个人合起来的总量,或者说远远超过,你的商业价值也是他们的总体,我觉得你要想想在未来中国这么大的市场,现在不是流量模式,现在是用户模式,核心价值是用户给你的贡献值,用户他自己的生活跟你的生态圈做出一定的贡献,这就是除了流量之外,他能不能把你放到他的生活中去。

举个例子我们生态里面,我们生态里面从内容的上游,包括你今天去的影院,从看电影到电视机,到未来其他一些终端的服务,这是一个综合的闭环,我们从来没指望说中国13亿人全用上,那也不知道,那也不现实,同样的道理,其实BAT里面腾讯自己开的也是用户模式,他以QQ为基本载体的用户模式转的,实际上微信某种程度上,微信现在的核心挑战也是要从原来的简单流量和工具模式走向用户模式,今天回过来看,腾讯的成功无非是很好的跨越了这个问题,从简单的做流量,变成了做用户,他给你开七个钻,每年抓的服务费,你不是说每个人都用了,但是问题是你能不能跨越这个阶段,从一个简单的用户提供一个综合的价值,其实微信也是一样的问题。

微信的问题是所谓的商业化问题,虽然说有流量就有变现的入口,这是原来老的模式,但是你必然要在这里面构成一个完整的生态,他们现在也拼命的打造,加了大众点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也要打造一个闭环,我们也一样,我觉得不是只跟BAT的竞争,我觉得我们最主要的挑战还不是竞争者,是我们自己,你到底能不能在封闭创造的价值链、生态链里面能不能给用户提供更多超预期的东西,让用户为这个付费,未来我们相关的新产品里面,也是一样,我们也会延续这个收费模式,这是我给你们讲的,不管我们做什么新产品,我们都会延续这个收费模式,但是这个收费模式是基于内容的,在内容上创造更多的价值,就这么简单。

问:其实你们是创造了业内不同的模式。

彭纲:对,我本身跟他们走的模式是不一样的,他们挖底层数据也好,跟华数合作也好,建这样的CDN建这样的体系也好,无非在现有的流量模式上能够抓更多的人,而我们的想法是我有乐视网的这些视频用户,视频的这些观众能不能转化成我的用户,说的比较直接一点,我们发现他们其实用电视看大屏的内容,是很重要的入口,我们就做了电视,正好我们有这些内容,做电视目的不是为电视而电视,不是说我们要进入一个大屏设备的领域,而是我们怎么可以通过这个设备更好的给我们原来那些视频观众提供价值,把他变成用户,变成为内容持续付费的,为这些超值的内容不断付费,能够转起来。

《中国企业家》:就像您说的,您是一个既开放又封闭的系统,什么都自己做,这是最好的模式吗?

彭纲:我觉得是这样,自己做建立在它是不是影响用户的核心体验,自己做的原因是有几个点是必须要去拿捏的,而不能够依托于简单的合作,甚至依托别人做,我举个例子讲带宽那件事情,这个东西就是一个基础,他影响了用户的直接观看体验,它影响了你直接做内容分发的时候,用户看的够不够流畅,够不够清晰,当用户很多时候尤其透过大屏设备的时候,所有的这些并发你没有足够的带宽,你没办法支撑,这必须得自己做,你没有办法依赖别人。

《中国企业家》:没有办法合作吗?

彭纲:合作的前提建立在大家的商业利益要稳定,又要能够像微软和英特尔的合作模式,这个世界上没有太多是那样的合作,我举个例子传统的厂家也跟视频相互合作,但这种合作风险特别大,第一你不知道这个传统厂家,或者视频网站能活多久,第二当你的量大到一定的时候,当你的电视机大到一定量几千万同时看一个节目的时候,你认为那个视频网站能撑住吗?而且就算撑住视频网站为什么要给你撑,你要问问原因,他为什么给你撑住,你现在一千万台,同时看体育直播,看世界杯我一个视频网站免费给你提供带宽,你告诉我说你上面做的广告还要跟硬件厂家分成,对我来讲,这个商业利益并不是捆在一起的,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可能把这些核心环节交给别人。

所以我说你现在捆绑了十几个视频平台,问题是这十几个视频平台可能过两年有几个倒闭了,再加上有几个跟你有冲突,大家集中看几个视频平台觉得特别好,流量并发太大,视频平台会跳出来,要么广告都是我的,要么我要收点钱,电视机厂、厂商说我们已经说了免费的,最后伤害的是用户,突然没了,都停掉,所以不能一开始在我们打造用户体验的闭环里面留下这些隐患,这是最核心的,这是为什么我们自己干的根本原因。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