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达沃斯次日报:董明珠悔赌错了,姚明求别拍照

2014-09-12 08:08 | 作者: 李亚婷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达沃斯 董明珠

主持人问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这么多粉丝在这边,最想跟他们讲的一句话是什么?”姚明的回答引起了全场爆笑,“别拍照了”。

在昨日李克强总理致辞后,2014年夏季达沃斯终于进入第二天。由于参会人员众多,免费网络有些不堪重负,于是展厅内除了“ForumPublic”的官方WiFi外还经常有“想蹭网?没门!”之类的随身WiFi,可见大家多少有些疲惫,急需互联网解乏。

达沃斯厅依然是最热门的展厅,当然,同时也是“想蹭网?没门!”最多的展厅。一大早,以“气候政策的新环境”为主题的讨论便在此举行。如同哥本哈根会议一样,来自丹麦、秘鲁、荷兰、中国的嘉宾展开了不温不火的辩论。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首先介绍了中国在气候变化方面的进展,从数据上看2013年中国可再生能源的装机增量当中占全球37%,水电的装机从2005年到2013年增加了2倍,风电增加了60倍,光伏发电增加了280倍,可以说中国政府还是很重视清洁能源,而几年前大家还在讨论CDM是不是中国企业用来赚钱的工具。

反观欧洲碳市场却非常糟糕,其碳价从几十欧元跌到2、3欧元,解振华的观点是首先因为欧盟的减排力度不够,第二是欧盟给企业发放的配额太多。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董事长谢白曼大度的承认欧盟碳市场里有很多低效的地方,希望能够修正欧盟的碳市场。

另外,解振华还强调,对于低碳减排应该从更高的层次来理解,是要从根本上找到一个转型升级的一种道路。这也说明近年新开设的碳交易市场更核心的目的是确立一种“环境有价”的概念,所以想在碳交易市场赚快钱的机构们得注意了。

上午九点时间段还有一场辩论在剧场会议厅,讨论“亚洲商业环境”,由于话题非常吸引人,以及亚洲新闻台主持人Teymoor Nabili的幽默周旋,全程没有出现“想蹭网?没门!”。

麦肯锡亚洲分公司董事长Kevin Sneaker非常看好亚洲,他说这周刚从法国、德国、意大利回来,见到了很多客户高管、CEO们,他们认为在法国、德国、意大利做投资、做运营的风险要比在亚洲更高,亚洲依然是投资绿洲。当然这也是诸位嘉宾的共识。

随后,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提及了经济中的意识形态问题,主持人乘机引出了一个好问题:“如果这样一个政治模式不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民主模式,那么企业是不是能够同样发展?”

麦肯锡的Kevin Sneaker非常务实,他强调贴标签是没有用的,“昨天大家都在谈英国正在进行的工资控制,欧洲更多地进行政府干预,实际上我们贴标签是没有意义的,真正有意义的是亚洲能不能继续保持它的增长,而且能够对于贸易更加开放。”放在十年前,这样务实的观点可很难听到。

最后,面对人口老龄化与未富先老问题,李稻葵教授给出的药方是“鼓励到了退休年龄但是有工作能力的人继续工作”,不知大家同不同意。

到了10:15,在较小的伯尔尼厅,首次参加达沃斯并成为导师的董明珠热情地给大家讲解格力如何提升价值链。老外们对格力很感兴趣,格力的宣传片也拍摄得激动人心。董明珠是一个非常会讲故事的人,也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她在达沃斯期间的日程安排得非常紧凑。对于大家都关心的娱乐话题:与雷军的赌局,董明珠又一次强调“那次赌局错了”。当然不是赌输了,而是雷军不能作为互联网公司的代表,因为他只是做手机的,而且也不是手机行业的老大,也不能把格力当成传统制造业的代表,因为格力也在使用互联网这一工具。

在之后的“打造中国绿色经济”分论坛中,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理事会主席章新胜放了一炮,他说非常不满意中国绿色经济的发展,“在五年前的达沃斯论坛上,我曾经提出绿色经济推动作用的重要性。但是五年过去了,我非常不满意现在的成绩,中国的绿色经济进展非常慢。绿色经济是三中全会做出的最重要的一个决定。绿色金融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绿色经济的发动机和核心,如果不启动绿色金融,其他都是事倍功半。”当然火药味并不是胡一虎在达沃斯论坛上的追求,他还是平衡了各方观点,来了个圆满大结局。

下午三点,达沃斯厅外已经排起了长龙,“对话姚明”即将开始。当然嘉宾是可以直接进入的,主要是媒体记者在神龙摆尾。

姚明是个理想主义者,退役后没有就此陷入安乐,而开始做另一番事业。有媒体报道,他涉及的领域众多,除了上海大鲨鱼队,还包括姚餐厅、健身房、酒店、房地产、葡萄酒、巨鲸音乐网等。当然,其中很多项目姚明并没有真金白银地投入,而只是借用了“姚明”这个品牌而已。而股票投资合众思壮,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利益转让,当时姚明以每股1元的价格买入了37.5万股,此后其收益一度曾达到7000多万元。姚明真正自己掏腰包的投资是在美国、北京等地的多处实业资产,其中包括豪宅、酒店和酒庄等。

姚明目前生活的一大重心是慈善,“应该说最早的大规模做公益是在2003年SARS的时候,大家可能记得2003年的时候,我和上海电视台、上海文广、SMG一起合作一台节目,去募集一批资金,为预防包括研究SARS的医务人员做贡献,为他们买医疗防护品等等这些东西。最重要的是希望让大家在恐慌的同时,也知道这个社会还有很多的人还在非常努力的去寻找这种心理安定,所以很多时候病毒的传播并没有人们心中的恐慌传播那么快。这是第一次做大规模的电视上的公益,使我感受到了公益的力量,并不仅仅是使我帮助了某一个人,更多的是聚集效应,某种情况可以成为聚集的效果,作出更大的贡献。”

由于在美国的生活、工作经历,姚明还是感受到了中美在公益方面的差异,“在美国的时候也接触了一些公益慈善,不管是球队还是在社区里的,在那里自由度会更高一些,大家可以去自己设定自己捐助的规则,我们让谁谁负责哪方面的工作。而在中国由于政府的管控相对是比较严格的,比如说有一条规定是所有捐助的款项中,10%可以用在办公、差旅、募集等等成本项里,其他90%必须用到项目上,当然它的初衷非常好,但是缺乏一定的灵活性。”

姚明除了是篮球巨星还是政协委员,这也给他带来了另外一个视角,“现在应该更加注重发展职业体育和体育产业方面的问题了,这个时候也要求我们相关体育部门的转型,从原来的举国体制向分类改革进行。因为金牌对很多人来说还是需要的,但是我们不能一刀切地把所有体育都归到举国体制中来,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奥运会上你可以看到场上是两个国家的选手在竞争,或者两个国家的球队在竞争,但实际上比拼的是两个国家的综合国力、培训机制。可以说举国体制对那些我们传统强项是有巨大的帮助的,夺得了无数金牌。但是在篮球、足球这些项目上,我们的薄弱一直没有被改变。”

在“姚之队”总负责章明基看来,姚明一直都生活在镁光灯下,即便退役后,他也是关注的焦点,一举一动都会在公众的眼皮底下被无限放大,只是很少有人能了解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在达沃斯会场上,姚明流露出了真性情的一面。主持人问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这么多粉丝在这边,最想跟他们讲的一句话是什么?”

姚明的回答引起了全场爆笑,“别拍照了”。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