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独家】为美女干掉干爹,这好吗?

2014-11-21 14:31 | 作者: 冀勇庆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导语

即使你不知道美空网,你一定也会听说过马诺、闫凤娇、潘霜霜、徐莹、刘羽琦、叶梓萱这些美女,她们都曾经是美空网的会员。

11月11日,被称为“美女橱窗”的美空网宣布完成A轮5000万元融资,由厚持资本领投,并将全力打造中国第一美女造星平台。

即使你不知道美空网,你一定也会听说过马诺、闫凤娇、潘霜霜、徐莹、刘羽琦、叶梓萱这些美女,她们都曾经是美空网的会员。

拿到融资的美空网将如何造星?近日,老冀(微信号:it-reporter)采访了美空网CEO傅磊,谈了美空未来的设想。

傅磊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美术专业,当过男模,在大连工业大学做了十年的老师,主要负责模特专业的课程,曾经培养并输送过不少有名的时装模特。2012年7月,傅磊加入美空网并担任常务副总裁,2013年1月升任美空网CEO。

以下是美空网CEO傅磊的自述,整理人冀勇庆(微信号:it-reporter):

我在模特这个行业待了很多年,自己做过模特,也培养过模特,看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深感女孩是很被动的,真正要出来一个明星比男人困难无数倍,因此我就想做(造星)这件事情,核心目标就是让女孩找到一条通道,可以不被潜规则,不被干爹包养,就能够成长起来。

我在加入美空网之前也很犹豫,因为听到了太多的负面传闻。我分析过这些传闻,核心就是女孩出了绯闻,然后反向找到美空,说这个女孩是美空的会员。她们是美空的会员,并不代表美空出了问题,也不是美空领着她们出去出的问题。美空有10万个实名认证会员,有十个八个出了问题,她进来的时候我们也没法判断,她在这里成长,有些人长成了大树,有些人长成了小草,有些人长成了蘑菇,还有人长成了毒蘑菇,这个很正常,生态系统决定了这个东西。

我对绯闻看得比较淡,哪个明星不出点绯闻,娱乐行业总是要做这个的。在美空网,你有1个女孩的负面故事,我可以拿出20个正面故事。很多女孩都是从美空成长起来的,现在很多小有名气的明星,她四五年前在美空网都发过非常青涩的照片。我们去查她的成长记录,她在美空网show了之后,摄影师开始找她拍片子,再发到美空网上,然后就有更好的摄影师找她拍片子,然后就有导演找她,就有甲方客户品牌商找她,这样的故事在美空网中特别多。

2013年一年,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坚持让用户满意,特别是让我们的专业用户满意。美空网的专业用户中,最多的是时尚摄影师,大概占到了40%左右,他们都是行业中最优秀的。我们用了一年的时间把我们的专业用户激活了,很多两三年都没上美空的会员又回来了。

我们有四级的会员体系:第一级是观众,只能看不能发布内容,目前注册用户有250万左右。网上就是我们的专业级会员,他们发布作品要达到专业级。第二级叫做MP级,就可以发作品了,目前有30-40万。当你的作品优秀就进入了第三级也就是VIP级,有10-15万。最高的一级是MVP级,我们内部也称为“大侠”或者“大师”,数量一直都控制在1000人左右,他们的作品必须得到行业的公认。

美空网跟很多行业发烧友网站不一样,发烧友网站只要是用户,贡献了内容就能分享出来。我们则带有那么一点点打榜的概念,我们有首页、频道页和展示页三种展示位置,如果会员的作品被首页推荐了会觉得非常荣耀,通常都会在截图在自己的微博或者朋友圈炫耀一番。因此,在美空网,只有专业摄影师才敢发作品。

今年我们对自己的的商业模式做了些调整,以前过于开放,对于垂直领域就没有好的商业模式。女孩在美空网成长到一定程度,成了小明星之后就不会回美空网了。我现在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感觉很矛盾:如果你去限制用户,是逆互联网思维的;如果不限制,商业模式又没有。

经过反复调整,我们认为美空网的实质是造星,我们可以给客户提供更加专业的服务,跟客户一起去挣钱。

我正在通过美空网打造中国最大的美女人才库,我们已经从10万个美女会员中甄选出了3000个女孩,跟她们签了代理约,其中特别优秀的我们会签全约。我计划到2015年选出8000-10000个女孩。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美女库资源的运营其实很复杂,绝对不是你把数据放到里面就行了,你要有一系列的标签化建设,把更多的线下行为放到线上,打造一种更便捷、更透明的模式。

比如说,过去模特的专业发展有几个痛点。一个是地域限制的问题,美女哪里都有,有的在大连,也有的在北京,在甘肃,如果你在甘肃要出来很会有艰辛。我们通过互联网平台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一直在接触模特经纪公司,这个行业过去二三十年就没有变过,所有的模特经纪公司都没有盈利,都是靠流水在生存,在压款,要靠互联网去改变。

现在的模特经纪公司的业务结构非常繁杂,如果你签了100个模特,都要有30个工作人员去支持,是个高人工密度的劳动,一个经纪人既做业务员又做模特成长导师,业务能力和服务能力都是有限的。一个经纪人最多带3-5个模特,如果带10个模特就只能当业务员了,没有精力去培养模特了。而且,单个经纪人的销售能力也很有限。因此,大家都在抢好的经纪人。

模特经纪公司主要靠模特走秀来挣钱,模特拿70%,公司拿到30%之后,还要分给经纪人很高的比例,要不然经纪人会切单,剩下的还要支付场地运营、品牌宣传等各种费用。

模特走一场演出,需要经纪人先去跑客户,安排模特面试,面试完了选出来几个人,还要彩排才能演出。里外里,模特要折腾三轮,经纪人要四轮,才能把一个单子拿下来。而优质的模特一场演出下来最多也就8000元,一般的模特也就3000元,折腾一圈下来,模特经纪公司最多也就拿到900元,这完全是一种低产能高人耗的模式。搞到最后,绝大多数小模特经纪公司只能靠剥模特的皮,扣50%的都有。模特经纪公司很艰苦,模特也很艰苦,这绝对是商业模式导致的。

我要建立一个非常快速高效的模特库资源。我取消面试,通过线上来解决问题,让品牌商看了之后不想面试。我把模特的体型、表现力这些,全部在模特库里解决。品牌商其实也不愿意浪费时间,它面试无非就是看是否合适,我计划做个3D的,你到底要看什么,让你看完了没有面试的欲望。而且我要做个诚信的东西,绝对不帮模特修图,不改变(她们的)硬件结构。

我不去改变这个行业的定价体系,我只是更精准地让客户找到物有所值的人。如果客户的预算是2000元,我一定让你找到值2000元的人,而不是值1000元的人。我没有那么高的成本,我提供经纪服务也就是抽10%,一下子保证了模特更高的权益。如果模特的价位确定了,甲方品牌商的成本也降低了。而且成本不是核心,核心是找到最适合的人,原来品牌商需要大量的面试,有的时候需要面试100个人才能够找到1个合适的人,你现在只需要2个小时甚至半个小时,坐在电脑边就解决问题了。

我们不养经纪人,只做经纪平台,我们有类似经纪助理的角色。有些品牌商有这个需求,他希望一次性找齐所有的模特,这个我们可以给他提供经纪助理,就像是e代驾,你可以只要车,也可以带司机,我们也可以提供司机。

这个经纪平台我们还在测试阶段,运营这个事情还不满一个月,甲方尤其是品牌商的反馈还是不错的。甲方如果只是在我们网站上发布活动信息我们是不收费的,我们努力用融到的钱吸引更多的甲方进来,把生态系统转起来。这种商业模式毕竟动了传统商业的奶酪,他们过去都有常规的经纪公司和经纪人来维护,我们只有用更加完整的体系才能打动甲方。

我们在追求一种商业上的闭环,我们帮你组织面试,帮你找摄影师,帮你完成作品,帮你在网站上推,只要你把工作放在我的平台上,我会让你感到超值,慢慢就形成了良性循环,形成了生态系统。

“双十一”的时候,我们帮助马克华菲做了一个女孩穿男装的推广活动,做的就是全案。星期六(11月22日)还有个排名前两位的羽绒服品牌会在沈阳做个发布会,明星汪东城也会到场,这个发布会也是我们提供的模特服务。这种商业模式客户是认同的,有些车厂也在找我们做车展和事件营销。

我们还在做两款App,一款是美女和客户的,另一款是美女和粉丝的,一个帮美女挣钱,另一个帮美女成名。

为什么黄晓明出来能挣50万,有些模特出来只能挣2万,还有的只能挣2千?核心取决于背后的粉丝,品牌商买的是50万粉丝背后的信任,这就是明星的基础商业原理。找到了这个商业原理,我们(通过App)给美女一个经营粉丝的地方,你有多少粉丝就能够报价多少,我也能够告诉客户你为什么值这个报价,有个清晰的评价。

在我的网站和App上面,粉丝在看美女们作秀,美女无非是几个领域,唱歌、跳舞、演戏、模特。我给美女提供一个成长的过程,你在我这里成长,到了某个节点我可以请大师给你写歌,出镜演电影,这个是你花钱都找不来的。你有个成长路径,你只需要向粉丝Show自己就可以,通过视频、短视频、照片,让粉丝跟你走。

两个App,我们计划12月份中旬内测,12底公测。我们的口号是“让美丽在阳光下绽放”,你不需要潜规则和干爹,你只要跟着我玩,跟着我Show你自己,让你达到离明星梦最近的位置。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明星,但是一定有一条最短的路径,离你心目中的明星梦想最近。

我们还有个线下梦工厂。我们很快就会搬家,搬家之后我们有个棚高5米、1000多平方米的场地,叫做“美空学院”,给美女们提供一系列真正落地的成长服务。我们提供专业的影棚、演播厅、排练厅、录音棚、沙龙区,我们可以在这里帮助女孩生产内容、拍照、视频、脱口秀,帮美女们生产所有的内容。有了这个线下的梦工厂,我不仅在线上飘着,还能够落地。之后我还会在全国建立更多的梦工厂,美女们只要有梦想,我就给你个梦工厂。

这次融资成功之后,我会拿很多资金做研发,研究怎么让美女得到优化的路径。我找了在新浪娱乐和凤凰娱乐干了十多年的娱乐记者,他们了解明星是怎么起来,又是怎么掉下去的。我不给他们具体的KPI,就是让他们研究明星是怎么成长的。

每个女孩进入到我的体系中,不求全部都成为明星,但是一定要有增值,她原来挣3000元,现在出来之后要挣3万元,乘以10是很容易的。这块要下功夫,我觉得是有价值的。

我这辈子就是想做造星这件事,真的。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