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独家】郭广昌:没有马云这种“慧根”,我的修行是“渐悟”

2014-12-10 08:10 | 作者: 马吉英 来源:《中国企业家》 郭广昌 马云

郭广昌认为所谓中国动力,表面是经济,根本是人-

通常,郭广昌的午餐只要一碗面,这跟复星的投资“胃口”截然不同。

2014年,复星的投资项目又可以拉出一长串的名单:葡萄牙最大保险公司Fidelidade、Ironshore保险集团、马来西亚餐饮连锁集团“食之秘”、澳洲油企ROC、美国好莱坞的Studio 8公司、德国私人银行BHF Bank、日本IDERA资产管理公司……在投资圈有句玩笑话称,人类已经不能阻止复星的海外收购。

在郭广昌看来,复星的战略非常明确,即双轮驱动一轮是“以保险为核心的综合金融”,另一轮就是要做“植根中国、有产业深度的、得益于中国发展动力的全球投资集团”

他说话时的习惯动作是眉头轻皱,面孔微扬。这种投入思考状让瘦小精干的他看起来更像一个痴迷哲学的学者,而不是在全球扬名的资本猎手。

“如果不能全球布局,那你跟全球其他投资企业比就有劣势,因为你只看到了局部,而人家看到了整体。在整个人才和资金的分配上,你就会有更大的劣势。”他说。

以下为采访实录:

在过去一年中,复星和你个人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郭广昌:今年我们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项目特别是海外项目越来越多,投资的金额也越来越大。这可能是一个表面的现象,我想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我们已经找到了一条当前最适合我们发展的路,就是以“保险+投资”双轮驱动的模式,特别是我们在收购葡萄牙最大保险公司之后,这家保险公司有130亿欧元的资产需要我们来管理,更多的项目是必然的。

公司变大了、项目变多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压力增加。说实话,我们投资的压力一直都有,以前我倒没有太大的感觉,但现在我感觉至少在应对上的确要让我聚精会神来关注这些事情了,不能有任何闪失,真的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你曾提到复星非常重视产业运营布局和互联网思维的融合,互联网思维是如何影响复星的?

郭广昌:我们最近在思考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怎么通过互联网的思路来改造我们的内部组织结构。我们必须要通过整个复星内部资源的整合,聚集更强的能力来应对自己、外部的变化。

你在互联网时代如果想要竞争,核心关键一定是产品力,提供的一定是可以直击客户痛点的产品或服务。我们现在想做的,就是组织内部结构互联网化,内部充分地打通、融合。通过这种复杂的模式,为客户提供最简单方便、能够真正解决痛点的产品或者服务。

比如在我们重点发展的大健康领域,复星不仅完成了对和睦家的私有化,投资了禅城、南阳等6家民营医院,我们还要强化保险和医疗健康的打通。在这方面,我们刚刚投资了葡葡牙最大的连锁医疗管理集团ESS,而我们的葡萄牙保险拥有当地超过30%的健康险市场份额,所以这两者之间将会产生更密切的互动,这就是我们对这种新的闭环商业模式的尝试。

我们是希望通过内部复杂但又顺畅的融通,为客户提供最有价值、最简单的产品。

在互联网方面,马云是对你影响最大的人吗?

郭广昌:阿里巴巴真的很让人震惊,现在市值都已经超过3000亿美元了。所以你说,如果马云对现在我们中国企业家没有影响?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一直说马云有两个最大的特点,一个是他的长相挺不容易的,所以我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外星人”;另一个是他真会忽悠。虽然绝大部分事情我会觉得他是对的,但是也有一些事情我始终认为他是错的,所以我们两个在一起基本都是在辩论。

不过,阿里巴巴的成功已经是事实了。前两天汪群斌(复星集团总裁)也说,这几年的投资中,能够取得超高额投资回报的项目差不多都是和互联网相关的。所以说,现在我们也在加快拥抱互联网。

但是,复星拥抱互联网,我们并不是想要把自己变成一个互联网的公司或者集团,这和我们专注投资的定位也不符合。我们要做的,一方面在创新投资方面,我们要紧紧关注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项目和机会,所以我们设立了VC团队,并且团队在国内、硅谷和以色列等区域都有覆盖。

复星今年在文化产业的布局更进一步,复星对文化产业布局的思路是怎样的?目前文化受资本青睐的原因有哪些?

郭广昌:的确,我们在好莱坞与SONY、Jeff共同成立了Studio 8,同时我们也加大了对博纳的投资。为什么?我们发现,因为经济的增长,现在国内中产阶层正在迅速崛起,中产阶层对于消费的升级需求很迫切,这其中很大一块就是对文化的消费。更具体的,我们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而且我们很有信心未来几年能够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所以,在这个大背景下,复星非常重视包括影视娱乐在内的文化产业发展。

我们投资Studio 8、博纳,就是想将好莱坞最优秀的影视娱乐资源与中国巨大的市场相结合,共同打造一个全球性的文化平台。复星不仅专注于影视娱乐投资,还将致力于全球范围内文化资源的整合。

复星每年都会在海外收购方面交出几份成绩单,复星能有如此活跃表现的原因是什么?

郭广昌: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我们考虑问题最重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格局、大的格局,另一个是在大逻辑下如何解决存在的痛点。前段时间跟雷军讨论的时候,他讲如果猪站在风口,也会飞起来。但是我跟他开玩笑,说不是每个猪都能挤到那个风口。是雷军这头猪挤上去了,别人没挤上去。也就是说,光有风口或光有大的格局,而你没有在这个产业里能解决行业或者你自己面临的痛点的能力,是不行的。只有这两者相结合,才会成功。

所以,我们从2010年开始在做的就是“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我们想来想去,在全球投资时复星最有优势、最能解决的痛点就是,帮助国外公司在中国的发展。所以复星全球化开始起步的时候,我们速度很慢,前面两年只投了两个项目。但是我们明确定位,做一个能够帮助国外公司在中国发展的投资者,而且我们真的是这么去做的。一年年过来,我们建立了这样的品牌,现在很多项目开始找我们。我们提出战略,找到核心的痛点在哪里,并且去解决它。

针对不同行业的新投资,复星有哪些掌控风险的关键措施?

郭广昌:在风险方面,我们现在总资产里有40%是保险资产,未来这个比例还会更多。所以,我们现在更加关心的是基于价值投资的风险下限在哪里。每一个做投资的人肯定都会想这个投资能赚多少钱,往往关注的是上行的空间。但你看巴菲特,过去几十年的平均投资收益差不多就在20%左右,虽然不高但非常稳定。所以,我觉得对于投资的上行空间,实际上我们是不可能提前看到的。我们能做到的,就是要通过自己的分析和努力,找到风险的下限。这对于保险资金的投资也是至关重要的。

你曾用顿悟和渐悟来定义马云和你对太极的理解。目前你在国际化、管理等方面的“渐悟”是否已经彻底完成?还有哪些问题是你仍存困惑的?

郭广昌:我觉得像马云这种具有“慧根”,是能一下子顿悟的;但是包括我(在内)的更多人,我们的目标应该怎么设定呢?我们每天进步一点点,不断的修行,用渐悟的方法,就是这辈子成不了佛,可能下辈子也行。

复星和我一样,我们是在一步步的去修行、去进化,解决自身发展的痛点。特别现在我们找到了“保险+投资”这双翅膀之后,更加要关注我们投资能力的建设、对风险的识别、对大逻辑下痛点的敏感,需要继续去修行的东西还有很多。具体来说,我们现在也充分意识到符合保险资金需求的投资能力的欠缺,所以我们在加大增强比如固定收益类投资的能力。我们充分意识到内部融通的重要性,不断强调内部打通。所以,这种渐悟是长久的,需要我们持续去坚持。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