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年会】沈南鹏:新常态就是关注创新

2014-12-13 12:19 | 作者: 沈南鹏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红杉沈南鹏 年会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十三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12日-14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红杉中国基金创始人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发表主题演讲,并分析了美国和中国创新创客者的成长环境和未来。

沈南鹏认为,其实“新常态”对投资行业来讲就是意味着对创新的关注,对红杉资本来讲,不投资创新,没有更多意义。


他透露,在过去这个行业十年二十年,如果我们对创新企业有所支持,都是在不断的寻找下一个创新的想法和创新的产品,和有想法的企业家。

在沈南鹏看来,中国的教育环境还是跟欧美很多地区有差距,我们需要强调更多的想象力和个性。

对比创新在美国成长的外部环境,沈南鹏认为,市场经济为主导,只有市场经济为主导,那么,优秀企业才能脱颖而出,这样才能鼓励企业家投资以技术换取市场空间。同时我们也应该期待一个宽松而有效的监管环境,监管是必须的,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我们看到有很多新崛起的现象,包括互联网金融,但是一个宽松的金融环境,能够让企业尤其是初创型企业在成长的早期有一段时间不断的优化自己的商业模式,通过行业自律规划这个行业,这是非常重要的。

以下为沈南鹏精彩观点实录:

沈南鹏:各位企业家,各位领导,今天非常高兴能够跟大家分享我们红杉以及投资行业在过去十年当中对创新行业的投资。

刚才发言当中有两个词,一个叫“新常态”,第二个叫“经济增长”其实“新常态”对投资行业来讲就是意味着对创新的关注,对我们来讲,不投资创新,没有更多意义。

我们过去这个行业十年,二十年,如果对创新企业有所支持,都是在不断的寻找下一个创新的想法和创新的产品,和有想法的企业家。刚才讲经济增长,我们怎么寻找下一个高速增长的企业。其实经济增长在10%的时候,对我们来讲也是没法让我们满意的,我们用一个词叫非线性增长,这个行业成长可能15%,GDP的成长可能7.5%,当然我们希望看到是50%到60%的增长。

首先讲到创新,我准备给达到这样一个数据,创新不仅在中国发生,应该这是全世界必须面临的一个问题。我们看到全球财富500强,过去四个十年的数字,在1970-1980年,新入选的企业占比21%,1980-1990年227%,1990-2000面是30%,也就是你不创新就会被淘汰。我相信在最近的十年,如果2015-2020年我相信这个数字会超过30%。然后创新不仅仅在互联网科技,今天我们看到大部分崛起的是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小米、京东,当然美国也是一样,绝大部分公司在信息科技行业,互联网正在改变每一个行业,在改变的不仅仅是互联网。比如医疗行业,今年在美国上市的新的企业,在纳斯达克,医疗数量跟互联网几乎是一样的,很多优秀企业在美国和中国诞生。

甚至在传统行业当中,创新永远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比如服装行业,是一个传统行业,我们举个例子,美国有一家公司,今天它的市值160亿美金,这家公司确实有比较长的历史,1981年诞生,但是它在2003年的时候一共只有五家店,从2003到2014年变成160家企业,超过很多百年品牌公司的市值。这个就是传统行业完全可以做出创新的产品,惊艳的产品,以至于成为一股新崛起的力量。我相信在中国,由于巨大的经济体量,在这些传统行业当中的创新还是刚刚开始。

创新在美国成长的外部环境是怎么样?市场经济为主导,只有市场经济为主导,那么,优秀企业才能脱颖而出,这样才能鼓励企业家投资以技术换取市场空间。同时我们也应该期待一个宽松而有效的监管环境,监管是必须的,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我们看到有很多新崛起的现象,包括互联网金融,但是一个宽松的金融环境,能够让企业尤其是初创型企业在成长的早期有一段时间不断的优化自己的商业模式,通过行业自律规划这个行业,这是非常重要的。证券化非常重要,有证券化,有公司上市,企业家才能实现他的真正价值,也只有证券化,企业家才能有机会通过一定的手段进行收购和兼并。

创业者,创新者的特征什么?刚刚雷军很好的诠释了,他在多次演讲中讲到追求卓越和极致,我感觉每个企业家做企业的原动力非常重要,利益驱动来自于好奇心和使命感非常重要的是一个企业家需要投入和投资,任何一个企业在开拓一个新业务的时候,不管这个产业多大,一定会产生巨大的风险,企业是墨守成规,还是愿意承担风险,这是非常重要的。今天我们看到的过去十年这些企业,但是在它背后,每99家都有失败的企业,有很多资本浪费,但是这并不阻碍我们又一批新的企业家还是抱着愿意去投资的心态去发展。

今天我们看到电商行业走出来,从阿里巴巴、京东商城,唯品会,但是后面确实很多企业家尝试了。而且他这样的经验和教训会为下一次创业提供非常好的基础。企业家如果追求短期利益,没有办法成就一个伟大的企业,尤其在创新行业当中,需要耐心,需要很长时间的打磨,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作为创新企业其实有一些和传统企业很不一样的逻辑和规律。大家知道“木桶理论”,在新经济当中,恐怕反“木桶理论”是非常正确的,尤其初创性的企业,只需要在某一个领域做到极致,就可以因这一点儿迅速的壮大,成为这批的明星企业。如果一个早期企业,要求他每一个方面都很强大,往往会扼杀了这个企业起步和成长的可能性。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在早期都是巨大的亮点,但是在发展当中,它捕捉你的短版,早期企业需要的是专注,把你的有点尽可能的发挥出来。

扁平的组织架构,这一点对任何在新经济,在互联网行业当中面临巨大的挑战。今天腾讯的成功不仅仅是过去QQ的成功,是因为最近微信五年,六年的成功,这就是怎么能够在百亿企业的情况下,再融入更好的公司内的创业团体。如果没有这样的创业团体,你怎么跟每一个年轻,咄咄逼人,同时有很多资金支持的年轻的小企业竞争,恐怕你很难竞争。所以,这样的组织架构已经跟原来不一样了。我们不再讲究很多的条条框框,恐怕KPI已经不再是一个合适的考核指标,恰恰应该让每一个大公司管理上市,恐怕这也是非常正确的。如果比较早的去证券化,其实对员工的冲劲是有很大影响的。

今天中国已经有了很好的创新创客的团体,但是还是应该用更多的力量,首先资本的力量,过去十年,几乎每一家上市走出来的创业公司后面都是有风险投资和PE的支持,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我们希望有更多资金的支持。比如商业银行的支持,比如战略的支持,更重要是一个社会拥有一种非常好的创新和文化的意识。当一个孩子大学部念的时候,他爸爸妈妈,他周围怎么想,是不是有周围的环境支持他做这样的事情。

今天中国很多创业的气氛来自过去十年,二十年的教育,但是这样的教育环境还是跟欧美很多地区有差距,我们需要强调更多的想象力和个性。我相信未来的十年,我们中国在创新创业中有更多更好的机会,为什么这样讲?在过去一年当中,红杉投资创业当中有将近十位是85后和90后,85后和70后是不一样的,85后当他进入高中时代,他已经是第一时间接触互联网,我们把他叫成互联网的原住民。这一代人,跟70后、60后有巨大的差别,它的成长是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但是今天互联网在整个产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所以他们有更好的基础,比我们前一辈的企业家做出更好的成绩。同样,我们也看到,中国在非互联网的创业当中,也有很多新的爆发点。

今天我们谈论的更多是BAT小米、京东,但是我相信五年以后,十年以后,我们回国来看,恐怕像华夏基因,贝达药业(音译)这样一些企业会让中国骄傲,中国不仅在互联网领域,能够在全世界当中有前三前四,同样在很多创业的工业,医疗行业当中也能够排在前几位的位置,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