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实录】尖峰对话: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与风控

2014-12-13 18:29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十三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于12月12日-14日在北京举行。国泰君安证券股份公司董事长万建华 、经济学家、中诚信公司董事长毛振华、摩根大通亚太区董事总经理龚方雄、人人贷创始人张适时、积木盒子CEO董骏、京东金融集团副总裁姚乃胜、宜信公司高级副总裁、宜人贷总经理方以涵、易宝支付首席执行官唐彬共同就主题“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与风控”进行了讨论。

互联网金融

以下为“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与风控”尖峰对话实录:

主持人唐彬:咱们今天下午论坛是讲互联网和金融,主要是从创新和风险管理角度。今天我非常高兴,因为我们会议组织者请了6位互联网和金融领域的高管和创业者。

我先问一个问题,大家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和公司。这个问题就是94年中国第一次跟世界相连,互联网。到现在20年,互联网进入新的阶段。滴滴打车还没上市,融资7个多亿美元。意味着互联网正在快速的改造传统行业,出行、金融、通信。今天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你怎么看互联网对于金融最大的冲击在哪个地方?最好用自己的亲身案例。

姚乃胜:谢谢唐总,冲击谈不上,更多是一起来把中国的金融,把中国的实业进行促进。我觉得在三个方面互联网和金融一起打造会带来更大的价值。

第一就是在和数据方面,怎么样通过更好的数据去带来更好的信用管理。这块京东做了一点点创新,推出白条,是一个消费金融类产品,能给消费者带来一个不同的非常简单快捷方便的消费金融产品。

第二是互联网能够使金融变得更加简单、好玩,不仅仅是一个严肃严谨的事情。严谨很重要,京东做的重筹就是给创新创业者提供一个平台,使他们能够集中精力做好创新创业,而且使重筹的产品特别好玩,能够给普通消费者和投资者能够带来新奇特的好产品。比如说房地产,还有房地产重筹。

第三是在整个渠道方面能够丰富这个渠道,谢谢唐总。

龚方雄:我是来自摩根大通,我们属于传统派,摩根大通是最老的银行,200多年的历史。我也可以说我们也是老当益壮。在这200多年当中,我们经历过美国和全球无数次创新的洗礼,每一次创新都把我们金融服务提高到了更高的层次。可以说互联网金融对现在的金融业也是会造成所谓提升的效应。主要是会改善我们对实体经济的服务的质量和能力和效益,可以创造出更多的产品和服务类型来。

互联网金融我同意刚刚姚总讲的,应该来讲不是说是一个对立或者挑战的关系。我觉得更多是一个互融和合作的关系。大家知道互联网在美国是最发达的,但是美国的传统金融业基本上没有受到互联网任何冲击,相反互联网能做我们传统金融业都能做。从这个角度来讲,应该说是一个相互补充、相互提升、相互合作的关系。

最简单的例子,我不多讲我们银行本身的例子。我想大家知道比如说苹果6出来的那个支付,那个支付实际上是依附在传统金融框架上的新型的增值服务。他并没有摆脱传统金融框架和渠道,他只是把比如说现有的塑料信用卡变成网上的APP,他的背后的架构和渠道都是现成的。传统金融应该来讲不会被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取代,应该来讲他们两者是一个相互促进、互相提升关系,谢谢。

主持人唐彬:看来龚总很谦虚,这里有一个特殊嘉宾就是万总,他现在是国泰君安董事长,我想听听万总你是从传统金融到第三方支付又到国泰君安这样老牌的证券行业。你写一本书《金融E时代》,你作为传统和现代的桥梁,您谈谈您的观点。

万建华:前面说的互联网对于金融的冲击,我觉得这个用冲击还是不是可以有一个机会更好一些,与其说用冲击这个词不如用机会更好一些。机会你说新兴和传统两边都经历过了。从互联网金融这个角度我们很多目前很明显的一个现象就是电子商务企业想跨界到金融,干脆从头创业,我们很多也是从头创业的。京东算是电商跨界金融,宜信是互联网创业的一个新企业的金融机构。对新兴机构而言,无论是新创还是电商跨界,机会是更明显了。通过采取新的互联网方式,互联网渠道、平台来跨界金融,金融里边有很多原来我们传统金融覆盖不到的地方或者说本身就是通过这个方式和平台去创出了新的业务方式和业务渠道。这个意义来讲我们电商跨界也好,新创的机构来做金融也好毫无疑问由于互联网的出现有了很多的进入金融领域的机会,产品、业务等等领域都以新的机构方式来开展互联网金融,现在正是快速发展,蒸蒸日上的时候。

对于传统金融,我觉得同样是机会,传统金融借助于互联网把原有的业务模式进行变革和创新,也是大大提升业务开展效率。同样在这个当中一样的创新业务模式,创新组织架构,创新产品,这一年多在我们互联网金融的本身的推动下,传统金融这一年应该也是自我变革,自我调整最快的阶段。如果说从机会传统金融有一些业务没有覆盖的地方,前一段接触互联网创新慢,可以大大加快他们自身的自我调整和自我变革。对于我们互联网金融、对于传统金融机构也好借助互联网这个工具以及现在我们所说的像大数据、移动金融方式等等,都是大大加快,使我们的传统金融业焕发新的青春,谢谢。

毛振华:我们这个行当是非常古老,我创业92年,做了22年,有两个业务,一个是信用评级,这个做了22年,还有一个是征信,做了12年。应该说互联网现在这个时代给我们很多机会,其实是挑战,我们从内心世界来讲对互联网本身还是充满敬畏。征信业差不多200年,信用评级业100多年,它的原理没有变。没有变的情况下互联网对我们的冲击是什么?不仅仅是一个传递方式的问题,也不是简单一个计算工具的问题,甚至不仅仅是平台的问题,可能还影响着你的商业模式甚至影响你的生存。你像信用评级这个行业很古老,这两年发展很快,最近7、8年我们每年都在20%以上的增长速度,还是很好的。我前面做了十几年不挣钱,这几年挣了一些钱,还可以。

我在看这么多免费的东西出来了,信息这么发达,在过去信息不对称的时候评级公司你有很重要的作用,你成为这个市场的定价者。这么充分的信息,评级也没有很多的窍门,那些工具和量化模型,分析方法其实都是商学院可以学得到的。那么多免费东西出来之后,你有没有可能被替代呢。我到美国访问一个数据公司,他们做免费评级,大概情况差不多。这样的机构多了,一定要花那么多钱买评级吗,我觉得这是挑战。

我们是传统征信也向互联网转型的代表公司,现在做个人征信公司很多没有商业模式,我们今年有5000万收入的征信公司,还是可以的。但是互联网的确不仅对我们个人的知识结构,而且是对我们行业的机会和挑战都是我们所敬畏的。我觉得在我的知识面无知的领域,互联网出现之后是互联网金融要起来了,个人征信是是中国很大的缺口,填补这个缺口就是机会,怎么来填补?央行有一个征信中心,他不能被这个覆盖,新出来一批征信公司就能够覆盖吗?如果没有央行征信中心,我们这一部分的工作又能够对我们这个市场需求能够满足吗?我觉得这个对我们来说都是很大的一个挑战。

今天有好几个互联网公司,我也希望加强合作,我在这个领域里面我们是比较长项。有可能拿到牌照公司,阿里、腾讯,他们是数据公司。我们也很困惑,征信业来讲这是第三方征信,独立征信公司你才能向社会提供公正服务的公司。我是一个以交易为目的,以信用来提升自己交易能力的公司,我的信息愿意不愿意提供出来给别的对手来作为他防范风险的工具?这在逻辑上是不可以的。但是我们可能就会让大数据公司来产生一批这样的公司,这样的话所有产生数据的公司都可以办征信公司,中国所有商业银行,每家每户大银行都不得了,一般地方银行也有几千万客户,保险公司、电信公司、电力公司还有大的互联网公司,特别是垄断公司都可以来办。当然给我们提供一个思考的方向,如果这样的公司也要被少数产生数据公司所垄断,中国的互联网金融还能发展吗,中国的互联网体系还能创新吗?这种自然垄断导致这种信息垄断,导致最后体制性的缺憾,会不会对我们互联网金融本身产生一个冲击呢?在信用信息里面来讲,银联是最大数据公司。我听说银联只有信用卡号码,没有名字,他不知道一个人有多少张卡,他知道这个卡哪个号码在哪花过钱。有一个可以打通他可以搞得很清楚,因为过去传统征信领域里面90%的有效信用信息来自于金融部门。又有90%的客户,真正愿意花钱买客户也是金融部门,两个90%决定了金融部门对个人信息的垄断。

现在我们独立第三方依托互联网的公司业务的发展,未来会对我们传统的金融体系的征信是什么样的冲击,我觉得还要进一步讨论。包括央行他的数据库不对其他有信用交易公司开放,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一个很大的体制缺憾。目前还没有看到体制上的安排,我觉得现在的互联网金融对我们这些传统行业来讲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会。没有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我觉得央行也不会考虑向民间第三方公司发放牌照,这也是历史机遇。

主持人唐彬:征信肯定是互联网基础,没有征信,P2P的日子不好过,你们谈谈P2P的角度谈谈互联网金融的冲击。

董骏:我来自P2P行业,我的公司叫做积木盒子,这个领域就是P2P。P2P最近有一个比较大的新闻就美国同样模式公司上市了,他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好消息就是可以找到比较好的参照物,得到资本市场认可。坏消息美国整个环境特别是征信环境跟中国征信环境有很大区别。

说道互联网对于金融行业影响我觉得确实是不可逆转的趋势,用P2P模式来说,他金融服务提供方和被服务方的平台和窗口。通过互联网技术可以让传统用户体验得到很大的提升。现在看起来银行里面排队的人基本上没有,很多80、90后在地铁里面低头把事做了,包括理财。金融又是信息交易,特别被互联网企业给优化。另外还有没有看到,对于金融资产这一端也是要基于互联网的技术和数据技术甚至互联网带来这些新的流程和新的方法去极度优化。只有基于数据才可以极大降低传统金融部门一些交易成本,只有降低交易成本才可能去服务小微或者是长尾客户。

一方面用户体验极大提升,可以通过交易成本降低,服务小微和长尾客户,这是金融本身发展必然趋势。确实颠覆这个词有一点极端,他就是一个趋势,无论这个趋势是金融部门还是互联网公司来做这都是一个方向。谢谢。

方以涵:我是宜信的方以涵,主要负责是宜人贷的业务跟董总是同行。我们宜人贷是宜信旗下业务之一,宜信是P2P比较老的已经有8年多的历史,宜人贷也是我们大概在三年之前开始的面对白领的工薪阶层的线上P2P的平台。

我对互联网和金融的理解,我觉得其实跟我们很多其他的衣食住行的需求一样,他们跟互联网的结合其实跟金融跟互联网结合也  非常的相似,也有不同。比如说咱们打车现在在国内都用各种打车软件,我最大的困惑是在路上打不到车了。但是在美国做的比较好,他也是服务于更长尾的让比如说没有出租车牌照的司机能够去服务于打不到车的客户,这个行业他们是能服务更多的客户,让更多人能够从事司机的行业,更多的分享经济在那里能参与到非常好的生态环境之中。中国现在我觉得互联网和打车行业结合似乎有点过于颠覆。

互联网和金融结合也是刚才几位嘉宾我有一点补充,我们做这一行最大是三点,一个是说有了互联网之后我们事实上可以触及到更多客户,以前谁能想到金融服务,只有你有点的那些公司的那些客户或者是他正在开门的时候,我平时上班很忙没有机会,我在晚上或者是睡觉的时候或者是在地铁站能否借款获得金融服务,这是通过互联网能够随时随地触及到更多的人,这是一点。

另外一点就是用户体验不用说了,像我们出的移动手机端的APP,很简单,三步操作在手机上买到一个收益相当好、风险相当好的理财产品,在碎片化时间之中可以做,用户体验方面非常重要。

另外一点我觉得互联网对金融的意义是说咱们做金融他核心还是风控,风险是我们经营一项东西,无论是你以什么方式,互联网还是大数据方式,风控做不好还是做不好互联网金融。我们互联网上获取更多的数据。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说我有滴滴打车所有的数据,现在滴滴打车里面大家很多人都把自己的家庭住址和工作单位地址都输入进去了。你用滴滴打车我可以判断你家的地点在哪,工作的地点在哪,可以把这些数据运用到风控里面就可以利用到借款人的地址还有反欺诈,还有对他的工作单位还有他自己的状况进行非常好的评估。如何把数据和互联网和风控结合在一起,这是非常有意义一点,也是很大的挑战。如何从海量数据挖掘出有用的数据用到风控中,给更多的好的客户提供好的金融服务,给他们非常便捷的用户体验,这才是互联网和金融结合的一个发展方向。

主持人唐彬:我想接着问方总一个问题,全球第一家股票上市非常成功,LendingClub的模式和中国的P2P,包括宜信的模式非常不一样。他的成功意味着美国模式已经成功了,但是中国模式呢?到底是好消息还坏消息,你以宜信的角度思考这个问题分享一下。

方以涵:我们非常关注这个LendingClub,他们专注于线上,中国有很多P2P平台很多做线下的业务,就是因为中国缺乏数字化的非常完善的这么一个基础架构,征信体系。Linclap他首先有数据,他从获取客户方面可以很精准找到他想做的客户住在什么地方,可以从美国数据公司里面找到我就是这些人信用卡使用程度,可以在某些范围内找到这些客户。我曾经也是用直邮的方式,我到比较高端的小区去发很多传单,我想有一些客户反馈,LendingClub是最主要的市场方式,我发现我的效果非常糟糕。我没有这种精准数据,这个小区看起来是高端白领,有借款需求,他是不是有,根据把真正的实时信用卡使用数据和借款数据相关,这是LendingClub客户获取方面他为什么能做到有效性。他能做到一个有效性,LendingClub创始人一开始为什么创立LendingClub,他发现他收到两封邮件,同一个银行给他借款的,里面我给你借款利率17.5%,收到同一个银行说你在我这存款你的利率是0.5%,他利用互联网做到使得借款人用比较低的利率,出借人很高的收益,他把中间这个链条缩短了。

中国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缺乏这种数据,缺乏这种有效性。很多时候比如说用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方式来对客户进行服务,这在中国落地是要有不同的。另外就是出借人方面中美有非常大的差异,美国人对LendingClub这种P2P的资产都是有风险意识的投资人去投资的,这些人基于LendingClub的数据让他们产生了很多包括公司这种投资的策略,他们会去研究哪些借款人,形成了生态系统。我在中国做风险定价,像LendingClub一样做35级风险定价,他们把客户分成35级,不同利率。我买一个A2的人和B3的人,这里我期待收益水平和风险水平是要跟他价是要一致,我说LendingClub公司做的好。咱们中国能这样做吗?我做一个平台定了35级各种各样的人,我们基于什么定这35级,投资人进来我不给你审核保障,就给你35级,你买吧,利率从10%到35%不等,我觉得对中国投资人来讲市场还不成熟,咱们投资人还没有这样的风险意识,对自己的风险偏好不了解,可能到最后你不给他兑付,他就开始闹了,市场需要很长时间。一个是数据不成熟,无法做出非常精准的风险定价,再一个是投资人不成熟。我觉得中国跟美国相比最大的一点就是中国市场太大了,中国金融机构能服务到的客户占比非常小,咱们看信用卡渗透率只有1亿用户,美国比中国大很多倍。中国的市场是非常非常大,处在没有被金融服务机构服务到的有借款需求的人市场非常大,我觉得中国也将出现LendingClub,可能比LendingClub还成功的LendingClub。

主持人唐彬:毛总想补充一下。

毛振华:我刚好觉得中国可能性没有美国好,为什么?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储蓄国家,中国的习惯里边不是很愿意借钱消费,特别是没有钱的人。你买房子买车是另外一个体系,不是我们互联网金融干的。我们干的是小额,他不是借款消费,是借给他做生意或者是小的创业者。美国借款是消费,这个反过来可能是小的。美国商业模式是否可以被复制,未必,美国没有中国这么多的P2P,中国有上万家P2P公司,但是美国也就那么几家。中国要反思商业模式要走多远,你的消费思路的习惯是否像美国这样。

主持人唐彬:第二个问题互联网金融,我是易宝支付CEO唐彬,一方面是互联网要创新,快速迭代,跨界融合,另外一方面是金融讲究风险管理,政策高度管制,偏保守,讲专业。

我想问在座各位怎么思考平衡这两种不同矛盾的需求。

董骏:我觉得互联网和金融原来是两个机体互相缺了点什么,互联网缺少风险定价因素,风险基因缺少互联网的用户至上的特点。两边可以能够做深度结合,这个过程里面怎么平衡是很有意思的,现在做起来的互联网公司或者是品牌比较响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基因相对强一点。传统金融业务可能对用户至上或者是用户为导向的服务做的欠缺太多了,这里做一些改进就可以获得巨大市场机会。中国是第三方支付最发达的国家,成本最低的国家,可以通过这个基础体系做金融业务从网上进行交互非常好的条件。这里头今天的创新远远没有说到达一个顶风或者是刚刚开始,无论是风控环节还是产品设计环节都有很多事情来做,这个平衡是持续性的。但是两边都需要去对互相基因和特点进行深度了解。金融不能单单把互联网当成工具,这样理解金融机构做不好互联网金融。

姚乃胜:我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这两个风险控制和客户体验不但不是矛盾,反而是相辅相成,怎么去理解呢?其实风控里面有很多贷前、贷中、贷后,风控里面最重要的东西是数据的概念,怎么通过数据的方法,通过数据做好风控,你把数据和流程建在产品层面你就错了,你要把数据建在底层,一个所谓后数据的概念,把数据建在底层,你把产品建立越简单越好,你的风控越下沉,地基越深厚越好,产品越简单漂亮灵活越好。举个例子,我们的白条产品他是基于既传统金融数据又有电商数据还有一部分的互联网大数据这个模型对一个人有全面的画像,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在下面,真正展现给消费者或者是使用者的产品是非常简单的。你不需要输入手机验证码,只需要输入你的白条号码可以了。

我觉得如果说做的好既把风险做到极致,在地基下面同时把产品做到极致,那是在用户层面。

主持人唐彬:这个问题万总也回答一下,你去年写了本书《金融E时代》,您提一个概念就是金融和互联网同源,都是基于信息,您的认知非常深刻。这么一个同源的情况下怎么平衡互联网和金融两个相互矛盾的要求,您分享一下您的体会?

万建华:你出这个题目太大了,不容易说清楚。我在那本书里说到互联网和金融是同源,有共同的基因,这个基因就是数字,金融抽象掉就是货币,货币把价值抽象掉就是数字。金融比商业还要跟互联网结合,他没有其他东西,物质东西都没有了。电商还有什么物流等等,金融就是数字。互联网跟金融有这样的同源下一步发展的想象空间太大了。互联网跟金融带来了机会,比如说平台,互联网的平台上做金融跟原来靠我们网点做金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渠道利用大数据进行数据分析和数据挖掘以及未来的数据精准营销等等,可以结合和可以想像的空间太大了,目前这种结合产生的效应已经构成了互联网金融热,像余额宝等等。

像平台、渠道,产品的不断丰富也好,但是互联网跟金融又有明显的差别。你举了风控的例子,这是金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所谓金融很大程度上就是风险管理。谁风险管理的好你就金融肯定成功,这句话我就用绝对的词。谁金融风险管好了,你做金融肯定成功,但也是不够的。金融可能在当代金融里边有很多的专业能力,专业能力是跟风险管理是金融里边两个不相上下的重要方面。金融领域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金融产品的创新,大家买越来越多的金融产品,商业银行、证券公司、投资银行、基金公司等等每天大量的制造产品,这需要专业能力去设置产品,谁的产品创设的好,当然在创设里面有多种因素,包括你这个风险的收益等等这些因素在里边。

所以互联网跟金融的合作为金融创造了平台和创造了渠道,降低了成本,提高了效率等等,但是同时金融本身他的特性还在。之所以说互联网对金融我觉得构不成冲击,可能他是给的机会,已经自我调整,自我变革,不但提升整个金融的层级就在这里。因为金融还是金融,那些传统的东西,风险管理还有专业能力他是永恒的。

主持人唐彬:我们前不久谈了一个话题谈到说互联网进入深水区,在快速的改造或者是颠覆行业,微信深入改造通信行业,滴滴打车打破了原有的行业。周鸿祎说不是我们企业有多牛,我们管理也不到位,我们经验也不足,我们的传统行业多么落后,多么封闭。这个观点在我看来代表两个解读,一个解读是互联网颠覆传统行业,互联网金融企业在颠覆传统金融,但是传统企业尤其是金融作为一个水很深的专业性非常强的行业。到底互联网金融是补充还是颠覆?说说你的心里话。

姚乃胜:大家都做这里,很荣幸跟大家在一起,我说心里话,我特别同意刚才龚总讲的这一点,互联网和金融一定是融合和创新。万总讲特别好说金融其实比电商在某种意义上更适合互联网一起融合,因为他没有线下物流,但是他的服务有些东西要实体,服务业可以变成虚拟,他更适合互联网去做。为什么我认为这是融合的过程,实际上金融有它自己非常复杂的独特的理论和实践。但是互联网带来是互联互通,由原来线性变成网状,提高了互联网和各种资金流、信息流、物流或者是服务流他的效率的提高。这两个东西实际上是两不同的纬度,一个是垂直,一个是横向,如果他组合在一起一定能带来一些巨大的价值。而且不同的文化一起去平衡也能带来巨大的价值。

我举我们自己的例子,我们最近和非常传统的远洋地产一起做了房地产重筹的项目。大家刚开始也是做事的方法在文化上也有很多的不同。最后大家真的是各取所长,他们拿出非常好的房源和资源,我们带来一些特别新奇好玩营销的方法。最后实际上给老百姓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一些实惠,而且是一个信息的特别的通畅。所以我真的认为这是一个融合,所谓传统企业和所谓互联网企业走到一起,一起融合,他们的目标是创新,提出新的东西。我们走到美国前面,毛总还说是不是我们P2P跟美国比好与不好,我们不这样讨论。历史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们融合的话我们可能就超越了美国,在某种层面上。包括互联网和房地产重筹这在美国也没有的事情,互联网刚刚开始,这个开始是伟大的开始,这个创新是给我们国家带来很多的机会,你能够走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前面,这是我的心里话,谢谢大家。

龚方雄:我心里话很简单,互联网颠覆的行业有互联网本身的属性和特征所决定的,但是互联网非常非常难颠覆传统金融。为什么这么讲,很简单,互联网是什么东西,互联网是一个人,它的诞生是让人类有新的交流的方式。由于这个新的交流的方式带来了新的生活方式,所以新的交流方式让他颠覆传统的所谓电信行业,这是非常自然的。新生活方式,比如他颠覆传统的零售,传统的所谓的商业零售模式,他颠覆了。

为什么很难颠覆金融业呢?金融业的属性就是刚刚我们各位嘉宾讲到,一首先要做好风控。第二就是金融业的专业能力,风控就是他的专业能力之一。另一块就是产品能力还有投资人,产品能力和投资能力可以说互联网在产品能力方面可以提供一些附加的服务。但是在投资能力的角度来讲互联网基本上起不到什么作用。这是传统金融三个属性,这三个属性就是说互联网要去颠覆金融很难,但是金融确实可以利用互联网本身的属性改善它的服务,提升它的效率和质量。这个角度来讲互联网的诞生是对传统金融的增值的东西。

还有一点跟其他不一样,金融本身是监管非常强的行业,互联网是非常开放的平台,它的属性本身就是监管越少越好,否则互联网的优势就没了。但是大家可以想象为什么互联网颠覆了电信行业呢,电信行业在世界各国也是监管非常严的行业,互联网本身是新的交流工具,所以他对那个颠覆是自然的。商业零售这个行业是没有什么监管,进入门槛很低的,他很容易被颠覆。金融行业第一监管很严,第二风控是他的核心的基因,第三是他的产品和服务能力,这不是说一般的互联网公司就可以马上做到的,你可以去做,比如大家讲的聚少成多,所谓重筹,每个人出一块钱,十亿人就是十亿。你筹到这个钱不是金融的全部,你拿这个钱去干嘛,就要有他的产品能力还有它的投资人,你就要去建团队,建系统,建平台。但是如果你这三个都去自己建,你的成本就上去了,互联网的优势就没有了。

互联网要成功一定要跟传统金融结合,传统金融在这三方面非常强,产品能力、服务能力、风控能力,这是互联网本身很难超越。互联网很难很难颠覆传统金融,但是传统金融可以很容易结合互联网去提升他的服务品质、效率、质量、产品等等,改善用户的体验。

万建华:刚才两位表达的比较充分了,我觉得这个问题好象是一年前的问题,我们可以列为年度质问,这个答案好象越来越清晰了。所谓颠覆金融,我觉得几个东西要理清楚。一个他是颠覆金融或者传统金融,这是一个说法。第二是颠覆传统金融机构,把机构颠覆了,前面我们走的是金融的领域和产业、行业或者说颠覆传统金融机构。还有一种就是颠覆你的传统的业务模式,你的业务方式和产品等等颠覆。我觉得这个里可以看的更清楚一些,颠覆金融或者是颠覆传统金融这个问题好象现在应该不成为问题。我们说的极端一点,就算你互联网把金融全做了,金融还在,所以不存在所谓颠覆的问题。

第二个是不是把传统金融机构给干掉了?大家说的这是干不掉的,因为他不一样的。他的专业能力、风险管理等等那些东西你互联网怎么去颠覆。比如说我举一个不一定合适的比喻,比如说互联网把律师业颠覆了,颠覆得掉吗?我觉得颠覆不掉,打官司靠互联网去打,不太可能。医疗行业医生颠覆了,绝对颠覆不掉,医生手术靠互联网去开到。金融在很大程度是一样,他是吃专业饭的东西,不是靠互联网。可能有一些形式和渠道和方式可以借助于它提高效率,但是它很大程度还是一个专业。

能不能颠覆?有些东西还是我们用颠覆这个词能不能形容或者是某种程度上有些是替代掉或者是有些竞争,他不行,他跟不上,他确实在互联网时代还是守着传统的业务方式和模式和产品,他跟不上了他生存不下去了,是一种竞争他被淘汰了。只要你自我调整、自我变革、自我进化,他应该没问题。

主持人唐彬:万总观点提的非常好,颠覆从金融本身或者金融机构来思考,因为我想你说十年之后难道还是四大银行在中国主导金融地位吗,难道不会新的机构出来?就像十年前我在美国的时候雅虎如日中天,到今天呢。我说颠覆更多是从机构的角度,大家想想比如说宜信方总还有积木盒子大概几百亿了。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给你五年十年速度,你做几万亿轻轻松松。给中国带来新面孔,真正主导金融未来方向的。

毛振华:我觉得金融主要的职责或者是主要的功能就是资源配置,他是把社会的资金结合起来,他来决定怎么用。现在我们中国互联网金融体系里边很多东西还信息媒介,他并没有起到资源配置作用。现在不让搞资金池,不让担保,一担保就说你非法集资。现在讲的这些不叫金融,就叫通道。我觉得风险控制未来发展来看风险控制能力有多强,我觉得未来来看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趋势我觉得中国还是要有一个很大空间,未来人们实现金融的服务的功能是怎么实现的。我们这代人都老了,我们三个人讨论问题都50岁以上的人,我们都颠覆不了。我们后一代呢,他们不一定,他们可能生下来就在网上买东西,在网上支付,他在网上贷款,不会找银行。他可能对互联网的理解或者是他的金融消费习惯可能都在互联网上进行。我现在还没有互联网支付,我的信用卡很宝贵,不能放上去。上次开会问我说,都跟你这样,我们互联网征信没法做了。

这里的确有这个问题,中国来讲,现在互联网金融挖掘还不够,大行怎么办,工商银行他花的数据库,他花的钱做大数据分析,我觉得中国没有超过他们的,他做我们做的事情,他做吗?

我们进一步分析说我们现在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就是做的现在我们金融机构不做的事,他想做,你根本就做不了这个事。他不想做的事,为什么他不想做?因为效率低,风险大,效率低是因为每一单收的很少。风险怎么样,你做小额信贷和高利贷贷不到低息,所谓高息贷款的人都是信用差的人。我们要去做信用差的人,这个问题也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我不觉得我们提供的征信服务的东西能够集中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为什么中国的P2P这么发达,我们在给我们传统金融服务里面缺失这部分,特别是小商户,小的创业者给他们服务,不像美国的LendingClub是给普通的消费者提供服务,这是很大的差别。这两者差别很大,我们看美国为什么只有这一个的机构,别的机构很少的原因,这是我的看法。

董骏:我觉得几位嘉宾都已经基本上把这个逻辑理的很清楚了,我觉得为什么要一直说互联网颠覆,历史上面来说对传统行业另外几个行业确实是做了颠覆,不管是可以看到对电商、旅游,京东确实把原来几个线下的卖场给颠覆了。去哪儿网把线下旅行社颠覆了,那些传统行业也是有风险控制的。我从某个角度来说我认可这种效应。万总的分析很精到,金融有金融本质还有金融机构还有金融产品。对于金融本质不容易被颠覆,互联网时代要用互联网模式做。对于金融机构确实有颠覆效应,我十年金融机构从业经历地现在在互联网这边,干一行爱一行。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大家可以从几个现象看出来,从百度和谷歌数据来看现在搜索量最大是有关金融相关的词,这就是入口,你可以看到更多人不从金融机构那里找服务,从互联网找服务。银行线下的机构和原始的甚至银行的网站并没有那么热门,很多服务是通过互联网公司过来的。

第二从产品上来看,很多传统是基于比如说抵押,资产,现在更多基于信用和数据,数据为基础的服务最容易通过互联网传播。如果金融机构不改变他的服务模式,互联网公司也会把他颠覆掉,对于有些金融机构确实很危险的。就拿积木盒子来说,我每天可以看到我们后台增加成千上万的客户,一天成千上万的客户对于银行来说要开多少网点,所以金融机构确实需要改变,对有些保守金融机构颠覆效应肯定是比较明显的。

万建华:金融机构不改变自己,我反过来问,如果他改变自己?

董骏:他改变自己就是互联网金融机构,因为这是互联网时代。

万建华:那还是金融机构。

方以涵:我只能简短总结一下,这一年的老问题了,我总结一下。金融机构如果不互联网化,可能确实有被颠覆的危险。我举宜信的例子,以前我们有两大战略,普惠金融和财富管理,一边服务于广大需要资金的各种各样的人,另外需要财富管理的人。现在我们三大战略普惠金融和财富管理还有互联网金融,为什么三年前我来到宜信,我深刻体会到做互联网金融这个核心真的是金融。我所关注每天有多少客户,我更关注是我的风险情况怎么样,我的客户质量怎么样这是非常重要一点。互联网金融应该是不具互联网化的金融机构可能能颠覆。金融机构做互联网化可能给他们插上翅膀,可不可以这样讲。

主持人唐彬:我觉得非常好,已经达到效果了。我简单总结一下,万总强调还是金融机构,这个东西名字也叫电话、手机,跟诺基亚手机名字一模一样,都叫手机。这个手机跟诺基亚手机的差别不可同日而语。同样,如果传统金融机构拥抱互联网,互联网时代的新金融机构它的本质和内涵和以前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下面我想民主一点,我觉得他们六位有非常棒的经历和思考,你们六位谁对其中某一位感兴趣可以问他一个你最想知道的问题。

姚乃胜:我强调一下其实颠覆也好,真的是融合和创新,为什么?在做电商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跟苏宁、国美或者是中关村大卖场坐在一个桌子上讨论问题。今天无数个场合和很多金融界元老、同僚一起讨论问题,这一定是一个融合和创新。

今天我想趁着这个机会,唐总非常创新,用重筹方法做主持,全世界第一个,给他鼓掌。非常好的机会请问万总和龚总,我们其实作为券商去提供理财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我们的一个工作,我们作为最伟大中国和美国的全球的券商,我们是如何利用互联网,利用数字化的技术也好,能够提供更好的一些理财服务?怎么样为不仅仅是高端、中高端,一些长尾的老百姓提供更好的理财服务?第三个就是更更尖锐,我们做为什么能够比宜信、积木盒子做的更好?

万建华:你所谓三问还是前面说的如何通过互联网方式做好金融服务,就是我前面说的传统金融机构也在自我变革、自我进化、自我调整。金融还是金融,通过互联网方式提供金融服务很大程度上他是一个标准化的产品,标准化的服务,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全都覆盖。所以你其中说到的对通过长尾方式,通过互联网方式本身就是长尾方式,能够全部覆盖。我们现在炒作,谁要炒谁都能炒,应该是都全覆盖了。传统方式,何况借助互联网方式都没有问题。

跟互联网企业在提供金融服务方面的差别在哪里?其实前面已经回答了就是金融他特殊的专业能力,大家做投资,做理财,财富管理方面都会阅读、研读证券行业、投资银行提供的研究报告还有咨询服务,这个很重要。这个确实研究报告、咨询服务我们说跟互联网没关系,有,他互联网各种数据统计分析得出结论。但是他研究员肯定是他自己最后的分析判断,他借助于这些数据,把它做工具来进行分析。这个传统金融机构借助他的专业能力,包括研究能力,产品创设能力,服务能力,各种投资组合能力等等可以比一般的只是提供标准化服务的技术含量要高的多。

龚方雄:我提问一个,咱们作为所谓传统行业代表,我看主持人觉得我会挑战新兴产业的人,咱们还是挑战自己。毛总你说互联网尤其是大数据在征信还有信用评级产业可能带来的冲击。比如说大数据这个东西,如果大家都知道怎么用了的话,所有人自己都可以做评级。至少互联网可能能够颠覆金融行业的评级这块。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为什么比如说全球这三大评级业务还这么火,也有几十年历史。

毛振华:首先是监管的问题,市场要找到共性的东西需要机构来做,这是目前的现实,有可能被颠覆,特别是信用评级业,这是我们最好的业务,我现在觉得压力很大。美国穆迪市值200多亿美金,恢复到他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中国的评级机构不大,像我们最大的评级公司也就那么大,走到市值200亿美金还是相差很大。

我觉得征信业有可能被颠覆,他们觉得征信业个人征信很难,因为个人征信核心就是你的监管,你收集个人信息是不是违法,什么样的机构可以收集信息。京东、阿里他们都在过去的机构的痕迹里面留下数据,第一他要卖这个数据他是违法的,第二他去搜集别人的信息可能也是违法的。我现在这些东西本身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是什么结果和有监管的情况下是什么结果。第一依法收集信息,你是有这个在被监管的情况下你依照法规去搜集别人的信息,不能去卖。第二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商品去卖,怎么卖法,得到被征信人的数据源本身的个人的授权,这里有很多商业上的关系。

这个意义来讲,可能征信业整体来看还是不会被颠覆,它的发展来说中国可能还是有一个新的发展空间。

主持人唐彬:时间有限,下面还有一个问题我希望大家每个人不要超过一分钟。马上2015年到来,对于互联网金融在2015年你有什么简单的预测和判断?明年2015年互联网金融关键词。

方以涵:监管我认为非常重要,期待监管的出具,期待这个行业阳光化,大家一起共建生态系统,各司其职。

董骏:关键词可能还是监管,跑路,融资,上市,行业发展的趋势不可逆,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

毛振华:我同意融资,因为中国互联网体系里边融资在整个互联网里面比较少,他们有人说10%都不到。包括其他领域,包括电商,包括社区,包括门户这些里面投资很大。所以明年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一条是融资,互联网金融要发展,需要大量的资金。金融本身就是需要资本金的公司,互联网还是烧钱的,既是压力,也是看到互联网金融公司的明年的主要的工作。我们征信公司明年可能还是有这个问题,也是要融资。

万建华:由于传统金融机构进行自我变革,所以2015年可能传统金融机构在互联网金融方面重新回到主流地位。

龚方雄:用一个词我说2015年中国金融行业百花齐放的一年,肯定会有很多新兴的以互联网特性为主体的金融公司出现。另一方面传统金融一定会更进一步的拥抱互联网,提升他们的服务的质量,覆盖面,效率等等,应该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很多新兴的以互联网为特性的金融公司的出现。另一方面传统的金融行业会进一步的拥抱互联网。

姚乃胜:对于互联网金融来说他是一个刚刚开始,一个五年十年、二十年的一个变革。所以我觉得2015年一定是一个打地基的一年,互联网金融里边地基是什么?是技术,是数据,是社交,是圈子,是支付,是唐总那边。我的判断是在2015年第一个是数据,对毛总肯定是一个利好。第二个是以前谈的比较少,但是将会变成重要就是社交和圈子,谢谢。

主持人唐彬:精彩的分享时间过的很快,我们时间马上结束。最后我想用一个没有在现场嘉宾的话跟大家分享我们结束。这个嘉宾是谁呢?嘉宾是2013年诺贝尔奖经济学讲获得者希勒教授他写一本书就是《金融与美好社会》,他说金融是什么?金融是人的理想伟大发明,是为了干嘛?他做了两事情,第一促使商贸交易更好更高效的完成。第二点保障人们的财富增值,这就是金融。过去几十年里面我想我们的金融或多或少在这两方面是有缺陷,是需要提高的,互联网金融给了我们这个机会,在互联网金融在深水区,在座各位包括我自己,我们做的是什么?我们通过互联网让金融回归本源,让金融更好的保障人们财富增值,让金融促进美好社会,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