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年会】王小川:左边搜狗,右边糖猫

2014-12-14 11:08 | 作者: 王小川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王小川 搜狗 年会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十三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12日-14日在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搜狗公司CEO王小川出席“青年领袖时间”主题论坛,并围绕搜狗新产品糖猫与现场嘉宾做了精彩交流。

王小川说,我们心里很清楚,搜狗原来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本身比百度做同样的事情晚五年起步,我们04年开始做搜索,他是99年开始做搜索,我们晚很多。以前的情况是凡是我们能干的活,百度都能干。到明年开始希望做的是百度能干的活我们能干,我们干的活他干不了,这是大的脉络。

王小川认为,硬件趋势是做可穿戴式设备,我把他翻译过来就是连接的更加的时间的增强。从PC机一天40分钟连接,到手机一天8小时连接,再到未来直接穿戴式设备使人和互联网能走的更近一些。我在这一年里反复的观察,连接智慧以及智能硬件的趋势。我们在这里开始发布自己的产品,做糖猫第一个想法是不要再落后,我们希望在阵地的时候往前走一些。现在我们都处于互联网中等水平,我们希望往前推会有新的布局产生,从跟随战略到领先战略。


以下为王小川精彩观点实录:

时间:2014年12月14日上午

地点:中国大饭店会议大厅AB

主题:青年领袖时间

王小川:首先感谢《中国企业家》给这个机会让我们在这里演讲,我比较生气,把我放在阿里巴巴后面我怎么开讲。我看了看阿里的流水今年在2万亿人民币的样子,搜狗这块今年的收入是20多亿,明年到40亿,上市公司市值是所有其他互联网公司加起来的一个总和,因为还没有上市,把这两个放一块,我觉得显得很为难。平时我更多是有极客圈,谈谈技术影响,谈谈人类智慧和计算机智慧哪个更牛。放到这舞台上来,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我给大家讲高大上的趋势,讲趋势与格局。

今天我的题目是想从一个角度,我们内部做的一个事情能够阐述一下我们对互联网创业,对于技术,对于互联网趋势的一点点赞。我们新的产品发布叫糖猫,是什么东西呢?做了一款儿童智能手表,有见过这样做的手表吗,没有报时的能力,你按他一下他给你报时。更多是背后做了很多可以对讲,聊天,能够体感游戏,当激光枪玩的名字叫手表,其实不是手表这样的东西。我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这个产品的一些思路,希望给大家一点点对我们的帮助和启发。

我们为什么要做糖猫?怎么你们想到这个穿戴式的设备。其实搜狗本身是很长的时间,我们从2003年开始进入到搜索研发,2004年发布。其实比较起来也是一个蛮耦合的互联网公司。马云说阿里巴巴要活的跨三个世纪,102岁。搜狗在PC互联网时代已经存在了,PC互联网有很多很成熟的公司,现在开始做移动化,包括三大门户,包括有BAT这样的巨头,从PC开始向移动走。我意识一个变化,一恰我们提法是说你是互联网公司,我们是传统公司,互联网传统是这样表达。但是移动互联网来了之后,你传统互联网公司,我们是新兴互联网公司。这个跑一块,我觉得搜狗还很好,没有说掉队,越做越大,过了几十亿的收入。但是毕竟从PC下来转的时候,我们没有像巨头那样处于垄断的方式转,我们是带着PC本身的包袱和打硬仗开始做移动。我们心里清楚,搜狗原来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本身比百度做同样的事情晚五年起步,我们04年开始做搜索,他是99年开始做搜索,我们晚很多。

到明年在搜索上可能会有一些创新,甚至是颠覆性的想法。以前的情况是凡是我们能干的活,百度都能干。到明年开始希望做的是百度能干的活我们能干,我们干的活他干不了,这是大的脉络。但是毕竟翅果的苦头就是我们在起步的时候是落后的阶段,思考的时候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是因为硬件平台的变化,在PC机面前我们是40分钟的时间,但是用手机的时间几乎一天8小时。硬件趋势是做可穿戴式设备,我把他翻译过来就是连接的更加的时间的增强。从PC机一天40分钟连接,到手机一天8小时连接,再到未来直接穿戴式设备使人和互联网能走的更近一些。我在这一年里反复的观察,连接智慧以及智能硬件的趋势。我们在这里开始发布自己的产品,做糖猫第一个想法是不要再落后,我们希望在阵地的时候往前走一些。现在我们都处于互联网中等水平,我们希望往前推会有新的布局产生,从跟随战略导领先战略。

 

第二格局是为什么我们要叫做糖猫,我们开始做内部创业的时候一方面看到现在已有的资源,已经有的优势。同时我希望对一个新产品的时候给他一个更好的独立孵化的环境。所以叫搜狗的时候,反而现实缩小他这样的一个想象空间,文化上我觉得跟搜狗走的特别近,按原来的老方法办事情,赋于他一个新的公司。像之前搜狐,狐狸,现在叫搜狗,狐狸生条狗,现在狗生出猫,猫猫狗狗一家亲。不叫搜狗,叫猫,这个名字亲近一些,这是我们谈到的基础的想法。

在这之后是考虑到一个战略思考,把这两个思考对到一块来看代表我们的心愿,一种就是企业语言,一种是用户语言。我们做互联网的时候跟很多相对传统的公司讨论问题的时候,我们发现传统公司更喜欢用企业语言,讲什么话的时候是行业东西,格局的东西,但是并不一定真的贴近用户。互联网公司的方法就是极致用户体验,让用户参与。所以在这里我发现语言可能很分裂,矛盾冲突,但是两者是相溶的。一个产品和布局我们认为在企业语言上说的通,在用户语言也能说的通。

企业用户糖猫是什么东西?有一颗SIM卡,带有运营商需要的芯片。糖猫这样的硬件里面放有SIM卡的时候本身更像一部手机。我们表面是做手表,其实是做手机,把手机受给没有手机的群体。咱们知道你想连接一切的时候,我们谈到一个词就是车联网,物联网,一个冰箱,一个汽车都在联网,但是我发现一个小孩子也需要联网,我们需要做一种穿戴式设备,本身要把一个物体和生命连接起来,这是在连接命题里面做的一个创举。不仅是一部手机,而且这部手机用户缴费不是说交给运营商的,完全是由搜狗提供的运营商的服务。跟我们来做结算,他的系统里面没有直接运营商的概念,运营商在这里听的可能会生气。我们是手机加上运营商,甚至上面的软件服务也由我们来做提供。我们思考就是在创新领域里面需要做闭环,从头到尾尽量很多自己去做,你才能不受限于现在各个商业环境里面的制约。你同时是上面应用的提供者,只有这样才能把创新做透,这是在企业里面我讲的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希望他偏向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我们在企业运营里面提到概念就是部分学习互联网方法,硬件是零利润,我们更多是收服务费。我们更多谈的是两个理念,一个是走的连接,承担运营商职能,部分承接互联网的职能。服务费赚钱,我们会进一步降低硬件的价格。如果我做一个事情不能光月企业语言,我还需要做最终用户。做输入法,五笔输入法做的并不好,用户不喜欢。因为我们做五笔的团队大概十个人团队里面,只有一个人在用五笔。其他九个人不是这个产品的深度用户,这种情况下很难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只能靠一种抽象思考来做,事实上作为产品这样的团队,中间有一半人是有小孩,他们更有能力把这个细节和关怀做到。

之前有另外一家也发布智能手表,也做洗脑工作。当我们做产品的时候,当这样一个产品的思考并不局限在企业语言讲这个事。另外就是打安全牌,还是讲宣传,防丢,你小孩丢了吗,买我们的产品吧。不断的宣扬用户的恐惧感,来夸大这个产品,我们很鄙视这样的做法。对我们而言用户端希望看到是温情的陪伴。国外父母与孩子陪伴时间更长,中国的情况可能是父母双亲都是工薪阶层,都要去上班,真正跟孩子陪伴和交流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留守儿童是父母和孩子分割在两个城市,今天有一个新的概念,我们在座很多人都是这样的。虽然父母都在,也在一个城市,甚至也回家。但是跟你陪伴的时间非常的不够,我们跟专业幼教的专家沟通过,怎么让他们成长,就是需要父母对他们更多的陪伴和关怀。企业语言里面就是连接,放到产品语言里面就是父母跟孩子的陪伴。不是植入一个概念说你孩子丢了吗,恐吓你做这样事情。

以前是监控,满足父母的需求,孩子戴上就是手表,父母就是监控。当孩子大了的时候,他有独立的思考,并不喜欢这样的产品。我们做这个产品的手机是尊重孩子的人物环境来看待,他需要监护,但不是监护的状况。小孩子很喜欢,我们做内测的时候,会有一些话说的非常难看,我们回说你一定没有小孩,这个产品还是非常受孩子的喜爱的。他戴到幼儿园里去的时候,其他小孩子很喜欢,去抢,产生肢体冲突,怎么解决这样一些创新风险问题。

最后就是极致产品,从用户语言里面尊重一个产品知识的脉搏。找到最安全的无毒无害不过敏的产品,极致产品体验我们在互联网提了很多,我们要尊重互联网精神,这是从企业语言在用户语言里面让我自己在内心当中,在内部创业的时候非常注意的地方。

我们为什么要做糖猫这个产品,从搜狗开始,我们虽然不是把事业做的多么伟大,我们能够包容一种新的基因的生长。搜狗内部我们做搜索,也输入法。我们在主线里面坚定去走,内部有宽松的范围。很多跟我们交流的时候,看出来我们有不断创新的方式,在输入法的创新,我们需要有孵化的环境。我们做的产品是让核心的管理者参与,直接作为这个项目的第一负责人。我看到很多公司做的时候居高不下,当你做到200万甚至更高的时候,很难从一个管理层人员降到一个创业心态,你就失去一种创业氛围。就像原来我当时作为搜狐CTO,不在搜狐任职,去做搜狗。更加位置高的管理人员降到创业的心态。搜狗旗下有一些资产的帮助,在网上看一些帖子的时候,搜狗做一些事,自身其实很多技术或者是数据的储备,像搜狗的语音识别能力,我们通过第三方评测也是全国排第一,不亚于做专门语音识别的公司,我们能力不够,没有把它做更好的宣传。因为我们做输入法,从PC进入移动之后,一定要做语音的事情。同时在地面上我们有地图的产品,这个产品没有像百度、高德做的那么大众,我们技术做的很好。还有搜狗用户规模在今天中国互联网是排在第二,我们到达用户的能力也非常大,不仅有自己的基因,我们也有能力让用户知道这样一款产品。能够有限的对这个产品提供帮助,一方面是能力上,一方面是组织基因和文化层面来对这个产品进行孵化。

做糖猫我们面临非常多的困难,第一个是做硬件本身,当做硬件的时候有不同的思维体系,要把硬件做到也是巨大的挑战。在互联网时候我们要挑颜色在PS软件里面把颜色板拿出来挑,但是做硬件要做颜色,把橡胶放到大锅里搅,然后四个小时之后出来颜色,不行再来。我们做硬件的说法就是能不创新就不创新,创新真的是很难的。无论是硬件本身还是互联网本身探索道路本身失败者是非常非常多的,这也是我们现在觉得自己要去承担这样的一个行业的创新里边有一点点去做试探或者是去里面吃螃蟹。如果我们把这道路能做成功,对互联网从这样的PC时代到移动时代到穿戴式还有智能硬件时代,给这个行业注入一种创新力量。我们之前给大家带来新鲜的思考在,在这里我们希望一个公司也能给行业注入这样的活力。搜狗很小,但是我们希望做一个变化,能够让中国的互联网变得更加的美好。这是我们内部创业的想法,左边是搜狗品牌,右边是我们孵化的糖猫,作为互联网我们是用极客文化,也希望能够在不得已创新的情况下能够去创新,去颠覆文化上面的探索。这是我把我的心路历程做一个汇报,谢谢。

提问:我们做语音搜索,两年前开始往智能硬件,其实我觉得您说的硬件非常难,我们是有同感。我想问的是,大家对智能硬件品牌认知做的比较好就只有小米,搜狗大家想到就是输入法。就像360,360推智能硬件,现在看来也没那么达到预期。我想搜狗有没有做好一个失败的心理准备?

王小川:这个问题很直白,我有一个说法就是能不创新就不创新,反过来就是把他解读开的地方就是创新就等于去找死,不创新就等于等死。这里创新失败,我有很清晰的认知。里面有大量不确定的环节,我们对创新是蛮有敬畏所在。搜狗一方面是敬畏创新,失败这方面也是有充分的考虑。我们希望这个产品能够实现这个想法,即便这个产品不够成功我们也要总结这个经验。有一条原则就是清晰的推广路径,为什么做这个产品,智能硬件我是参加非常多的这样的论坛,有学习,有思考,也有自己的一些总结。很多智能硬件称为互联网模式,互联网眼光来看。其实做的事情跟互联网没关系,做的手环,大量做手环可能不联网,跟手机做对接。连接概念的时候,提到的地方就是解决信息不对称,PC时代就是人和信息连接,人和人的连接,人和购物连接。像滴滴打车是司机和乘客的连接,这个连接是有很大的群体在里面形成这样的社会群体的效应,这是互联网本质。但是现在看到很多都是一对一的连接,这不是互联网的东西。我们创新的时候,我们要尽可能的把一些伪命题或者是过热的东西去掉。剩下的东西就是技能式的PK,我们的心态就是有敬畏创新,所以说先把这个克服掉,这个是要用户里面思考清楚。这里搜狗也有常年的创新还有成功创业心态。

提问:我刚看了产品的照片,我觉得有点偏小姑娘喜欢的类型。比如我有一个小儿子比较喜欢机械卡通类的,我想问一下我们设计产品的时候应该说是一是家长可能要喜欢,另外孩子可能要喜欢。您做这个产品的时候有没有区分您对儿童的年龄还有性别还有他喜欢的跟动漫结合或者说我们现在的动画片结合的思路?

王小川:在这里面我刚刚提到说我们做这个产品的团队本身是有孩子的,70%在这里面的尊重意见是小孩子的意见,不是家长意见。这个产品小女孩喜欢,也小男孩喜欢,有的男孩喜欢机械类的,我们有两类,一类是柔性材料,不是很硬的产品。第二中间未来可以换肤,能够找到新的款式和动漫,我相信团队应该有这样的思考在。所以在一版发布的时候就是这一款产品,更多产品发布才会有更多的选择。我特别希望会有更多的家长和小孩子跟我们互动,参与我们的产品设计里面,我们思考产品的时候一方面是内部创业,一方面是从抱着很大敬畏心去学习,让员工和用户共同参与进来,让我们共同发展。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