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实录】未来之星私房董事会:无间道——跨界

2014-12-14 11:42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未来之星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4(第十三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于12月12日-14日在北京举行。在13日晚上举行的未来之星私房董事会上,上海有喜实业有限公司(十月妈咪)董事长赵浦、寺库创始人兼CEO李日学博洛尼家居CEO蔡明 《中国企业家》杂志执行总编何伊凡等嘉宾出席,并围绕跨界与创新的主题展开了精彩的对话。

以下为嘉宾精彩观点实录。

时间:2014年12月13日晚上

地点:中国大饭店宴会厅BC

题目:未来之星私房董事会:无间道——跨界

李日学 寺库中国总裁

李日学:今天上来先给俱乐部道个歉,俱乐部第一次成立的时候还是我们在青岛,成立这个俱乐部之后,我一直由于各种原因,好象每一次他们举行活动的时候要么就是在国外,要么就有事情,一直没有参加过,非常遗憾。

这次中国企业家俱乐部邀请我的时候我跟我们公司的品牌公关说我一定要去参加一下,他说李总你现在不方便参加。我说你做一个PPT,打一些文字,随便讲讲就好了。今天这个PPT我还真的没有认真看过,不知道他们写了什么东西,大概可能是讲了一些大白话,可能一点都不干。

我首先介绍一下我们这个企业寺库这个名字是1500多年以前的典当行就叫寺库。我们刚刚开始做这个企业的时候,我们以前做二手奢侈品的,做到今天我们现在应该叫做高端消费者服务平台。我们总部在北京,现在注册会员比较多,我们注册会员有400多万,网站上注册会员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

我这个PPT快速放一下,放完了最后大家可以跟我随便讲讲,大家可以随便问一些问题。

这句话从“你懂的”到“懂你的”,这句话是我们公司的CTO说出来的,他是搞小冰研发的那个人。他到我们这个企业来他的目的是要做好我们的顾客体验,以前是“你懂的”一定要做到懂你的”,知道顾客想要什么。这个比较吹牛,京东和天猫是零售品的销售服务,说我们是高端消费服务。对于我们销售形态来说,在店、在线、在手中,在座很多企业基本都是这样做,有线下、有线上,还有移动端。这是我们线上的店,我们现在在北京、上海、成都、香港、东京已经有开业了五个奢侈品的线上会所,更多是接待工作。我们意大利米兰店大概三四月份开业。这是我们的网站,还有我们的移动端。现在我们移动端这块整个销售额的比例占到40%左右,明年应该在移动端的销售额突破60%以上。

从奢侈宾品到高端消费服务平台,我们一直定位我们自己是高端消费服务的平台。超过100个品牌,大概有10万个SKU。现在做的比较完整的品类我们的手表这块,第二个品类是我们的箱包,还有服装等等一些东西。

高端消费服务生活场景,这是比较吹牛了,有会员管理平台,智能化的零售剧场,还有全球货源的智能语音搜索系统,还有智能物流。

对于我们现在谈得最多就是高端消费服务生活场景化,大家都知道现在百度推了两个东西,一个是BAIDUEYE,还有手机图象搜索。你看到这件衣服很漂亮,你可以拍下来,我们可以帮助你在网上找到你要的这个衣服。还有奢侈品一站式服务,这是我们的管家服务,还有我们的鉴定服务、养护服务。我们这个平台我们的核心就是作为奢侈品的流通信任的问题很难解决,所以我们做了一个鉴定中心,我们这个鉴定中心可以说就中国来说是做的最标准的。我们的现在国家在奢侈品的包跟表的鉴定标准是我们企业制定,得到了国家的认可。我们的鉴定师基本上是从国外我们找来很多鉴定师过来,打造标准化的鉴定中心,这是我们最核心的一点。

还有我们的养护,售后服务这一块,所有从我们这里买奢侈品对于他的售后服务我们这块的清单,对于配件这块我们可能需要找到外援。

还有个性化的定制,现在还没有做,包括私人飞机、旅游、海外一些购物,包括跟旅行社合作外面的一些旅游这块都会去做。这是我们现在做的有一部分酒店,有一些餐饮。这是我们的广告词,寺库我是奢侈品。这里给大家打个广告,12月17日是第三届奢侈品节,欢迎大家去捧场。

因为我们这个企业从08年开始做,真正的发展是从11年开始,我们拿到A轮投资是11年4月份是IDG给我们投的。到今年7月份我们完成了第四轮融资,大概融了将近1亿的美金。这三年发展非常快,11年我们当时拿到IDG投资的时候那时候我们的互联网是拿到融资之后开始正式做B2C的网站。以前我们有一个官网,现在我们网上的销售额已经大大的超过了线上的销售额。今年的销售流水大概在20亿左右。

原先我们可以说是单纯是一个卖奢侈品的一个网站或者是一个实体垫,但是现在我们一直谈的一点就是生活场景化,针对我们的消费者他的生活场景进行24小时进行切分。不仅仅是卖一个包、一个表给他,而是把别的服务提供给他,去满足他的需求。同时我一直很坚定认为高端消费者在中国很多生活场景和生活需求都是全球化的。很多高端消费品它的供应链体是国外到中国来的。我们从去年上半年非常坚定走国际化道路,我们在香港、意大利、美国、日本都有我们的公司,正在建立我们的会所包括我们的网站。

所以第一阶段应该是说把全世界的好东西卖给我们中国的高端消费者,但是我们下一个目标,我们想把中国的好东西,这也是我们和商务部打造一个中国老字号走出中国国门活动,中国精品全球行,我们想把中国的好东西卖到全世界去。这对我们现在寺库所经营的项目是这样做的。今天承接我们是我们的智能化,这个企业我们非常看中就是智能化的发展,下一步我希望我们卖的商品里面都是我们的芯片。现在到我们会所的去的人可能感受到一部分,可能明年一部分感受到我们公司搭建一些智能化的设备。特别希望比如说你从我们那买一个包,这个包你用了多长时间,我们可能通过我们的APP提醒你你应该去进行保养了或者你的手表或者你的等等一切东西,我们打造这些东西。包括我们自己内部我们的技术中心在搭建这些东西,我们也跟微软、百度在进行一些比较有力的合作。

因为我个人比较看好未来的互联互通,我一直觉得他奢侈品电商,谈O2O可能都比较相对于现在这个时代发展来说都属于比较薄的一块。我觉得最终对于商品的连接,智能化这块我觉得可能是未来。所以我们这个企业现在真正发力是在这一块。我们公司今年8月份做了互联网金融,做了两个多月时间,现在P2P这块做到1.2亿左右。我们做的是供应链金融,我们的供应商通过P2P在我们这里贷款,这一块也是我们下一步的一个发展重心。

目前对于整个寺库发展来说,大概这么一个情况。现在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沟通交流一下。

嘉宾:你是做服务行业高端私人医生,都是做有形产品,现在富人最需要就是私人医生,我很多客户是企业家和企业高管,你这里能卖我们的服务吗?

李日学:我觉得应该跟你合作。我们打造高端消费者的服务场景,我们这个企业是平台化公司,对于我们目前来说我们公司最有价值的应该是我们的现在在400多万的注册会员。我们的会员可能跟我们的信任不一样,因为我们最早的原始会员建立起来,他知道我们这里卖东西,大家看到有很多的明星、名人包括一些企业家,包括一些领导都是我们的会员。最早他们是把东西拿到我们那里去卖的,卖完了我们再跟他结算,所以他对我们的信任是不一样,我们有合作机会。

嘉宾:你有管家和养护,对私人医生服务术语,我们有健康管家还有健康养护。

李日学:希望我们可以合作起来。

嘉宾:我的朋友向我推荐了寺库的手机上消费有一个APP,我经常关注你的产品,我觉得专注于做奢侈品寺库做的这个战略方向非常对。我一直关注你的经营,我们中国奢侈品这么多,确实缺少一个奢侈品专业品牌一个领军人物,我觉得寺库在这方面做的非常棒。

你刚才介绍还有互联网金融这块的产业,我其实也是在中关村一家专门从事互联网金融风险管理的一家公司的合伙人。我们专注致力于风险管理,互联网金融的风险管理,为北京市的中关村很多的企业做系统风险管理和专业的风险管理。今天下午我还在研讨这方面的思路,下一步对风险管理,对互联网金融如何规范持续的发展,我们有一些想法和思路。我估计明年上半年会持续推出一些发展的支持性的政策或者是规则。

我希望你互联网金融这块持续健康的稳定发展,谢谢。

李日学:蓝博士问我们的奢侈品购物节,我们是第三届,希望做奢侈品行业的双11。

嘉宾:你这有体验店吗?

李日学:有,我们在北京、上海、成都、香港有四家体验店。

嘉宾:你们寺库的合作。

李日学:我们现在跟品牌4S店合作,他先给我们打2000块钱定金,提车还是要到4S店提。

嘉宾:你只是给他提供2000块钱,其他都是4S店做。你的养护还有奢侈品这些概念在车上可以实现吗?

李日学:我们目前车上还做不好。

嘉宾:可以找我们。

嘉宾:手握这么多很好的资源,今天主题是跨界,原来卖奢侈品是你们的专业,怎么把奢侈品跟这些人群的精神上的需求到每一个人去考虑。

主持人何伊凡:有请赵总。

赵浦 十月妈 董事长

赵浦:上一次最早在青岛那次我在国外没有参加,后来几次活动我基本上还参与了,包括去新加坡我也是被拉着去演讲。这次年底年会我一定要过来,今天给我的话题就是谈跨界,我先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情况,有些人可能不太了解,十月妈咪现在第17年,我是一个创业老兵,我91年大学毕业,93年开始创业。我们十月妈咪做了这么多年之后,现在基本上也垄断了这个行业。

刚才看了李总的PPT以后,我简单说一下跨界的一个问题。我们在这几年下来,我们在行业里边做了一本孕妇的书。我们现在印了80多万册,母婴书里边是非常好的一本书。出一首歌曲,也是排行榜六周排第一名。

我打算做互联网电影,包括一些电影公司都表示要投,互联网电影基金都表示要投。母婴市场变得特别火,我跟伟宏聊了好几次,母婴这个市场今年属于风口上面。3月份成立公司,现在5亿美金,去年年底成立美金,现在4亿美金。我们本来国内准备做IPO,后来停掉了,开始往平台方面走,我们本身是做平台的。

这个公司之外我做了新的公司,是数据挖掘的公司,一个智能硬件的公司。我用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思考,主要考虑到美国像一些母婴的电商,红杉资本催着希望我们往这个模式做,我认为要成功,要硬搬进来问题有点大。我从智能设备角度去切入做,我们现在做的智能设备,做了比较豪华的团队,我们的IT工业设计请了苹果前工业设计总监帮我们做,他本身是苹果的一代和二代等都是他设计的,在全球工业而且是教祖级的。我们团队,在硬件里面对硬件生产可能会有大问题,我们硬件生产请的是前乔布斯派到富士康去的甲方代表,后来被富士康老大到美国特意跟乔布斯要了他留在富士康,成为富士康高级副总裁,他加入我们团队是我们的COO。我们的CEO是由我的大学师弟,他在美国创业成功,他是从《数据挖掘》那本书的作者,是博士生导师。做了6年,后来把公司卖给VMware,他是我们公司CEO。我是我们公司董事长。

我们在软件、硬件、营销这块做了新的布局,产品会在明年会出来。我们跟很多硬件公司不太一样,我们把硬件和软件同步开始做,我们是数据挖掘这块先从中国开始做起,半年之后会做美国市场。我们现在拿中国市场从东北、西北、华东、华南各地,每个地方我们觉得整体数据身材跟脂肪有很大不同,每个地区有拿五万到十万的数据来做数据模型,这些模型做医疗健康的概念。

我们做的还没有对外宣布,也在小范围内做一些探讨,我们实际上做的是智能秤。我们这个秤做的跟其他不太一样,我们是从有怀孕的家庭的角度,刚才看到我们这有位女CEO也是准妈妈,我们这个秤出来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特点,我们会从怀孕的女性家庭入手。因为现在所有智能秤不是孕妇能秤的,通过电流进入你的身体,通过脂肪的导电率测你的脂肪率。打开第一个界面就是孕妇禁用,我们有一个开关可以调到孕妇模式和正常模式,孕妇模式可以秤出你胎儿重量,相应跟你的健康管理还有你的胎教音乐等等做结合。

我们的投资人也是投小米的首投的,这方面我们希望整合一些跨界资源,这方面跟我原来做服装,做化妆品有很大区别。因为十月妈咪除了服装之外还有我们的化妆品,除此之外我们做的智能设备跟他们不一样,我们在美国硅谷有六个博士,在中国大概有十几个硕士以上的骨干。

所以我想说跨界,挖掘母婴的数据,未来到正常家庭。我为什么会对秤这部分特别感兴趣呢?因为当时我在美国跟朋友沟通的时候,他问我为什么选择秤?我说如果一个人的独立生活过程中你可能跟在酒店里一个房间是一样,酒店一个房间满足你的基本需求。这样的房间里你看到有镜子、电视机、电话机、秤、电吹风、沙发床等等。所有东西可以看起来电视机是信息入口,电话机是信息入口,秤有可能是成为健康的入口。所以我们从这个角度进入之后,我们希望跟家庭的医疗健康这块能够有更多的关联。

我当时讲的时候,我讲到一个镜子,因为我在五年前我做了一个试衣镜,到目前为止镜子的识别度还是有点技术上的问题,我们线上做电商的时候很难通过镜子或者摄象头获得你身体的数据,能够让你配到符合你身材的衣服。孕妇是特别的人群,她们对服装的宽松容忍度比较大,她的肚子不断的增长。我们做了试衣镜,我们是国内最好的技术,我们用试衣镜之后所有衣服都投入镜子里面,你觉得好看,就双手合一放到左边。你可以通过微博发送给你的闺蜜或者是你的先生,他会告诉你第几套适合你,试穿这个衣服,合适就买了。

除此之外,我们在试衣镜里边还增加了很多新的行业的功能,比如说我们开发一个软件就是拍一个男的脸,一个女的脸,他们合在一起生出来的孩子会长什么样。我们跟中国最强一家内部识别公司,他是替银行做基因库识别的,合作,采取脸部27个点,我们买了5万的数据。刚好小S是代言人,第三胎住院了。我们把蔡康永请到北京,蔡康永他跟小S两个人合一起,生出来的孩子是真正样子,后来半个小时之后小S合了一条说我怎么看起来像后妈,蔡康永在性方面是比较特殊的跟正常男性不太一样的明星。一个是女性里面排第二名,一个是男的里面排第一名的大火。我们做了一个活动,我们带了无线打印机,随时可以打印照片,那个时候大概我们差不多中午11点,早上12点开门,11点500张已经用完了,保安也要试试看跟范冰冰生的孩子怎么样。女孩子是要跟王力宏生的孩子长什么样子,这也是我们当时做特别好的一些好玩东西。

当时美国的商学院他的教授呆了20多个学生在美国和日本,对我们的评价非常高。当年也是邀请我去那里做一个课题的演讲。我后来临时有事没去,据说请了两个人,一个是大佬,一个是我,大佬是请的王石先生,另外请的我。结果我没去,那年就有红烧肉的事情就出现了,估计如果当时要想去也不见得成型。

这么几年下来我们在跨界做一些特别有趣好玩的事情,智能设备、智能车我们着手进入,智能车后面我们已经准备了一个像温度计,温度计是全球最新的技术,是能折叠的芯片,他是像不敢较一样贴在上24是可以监测你的温度。我们以前曾经做了一个叫做备孕日历在APP手机端5年前。我们在大姨妈之前就做了这个产品,从市场营销角度来做的。当时下载量很大,然后以前很多人怀孕的时候都去测提问,很多工科生拿笔把这个线连起来,说这个时候容易受孕,不允许老公出差等等。我们把这个做成APP,每天输入,自然形成一条曲线,你可以发给你的医生朋友给你看,什么时间比较合适,你的排卵各方面什么问题,我们也做了好玩东西。

我们在移动互联网方面介入比较早,我们在原实业体系里面,我们在孕婴童行业里面,婴儿和儿童基本上都是国际化大品牌,强生等等,孕妇里面我们是最大一个品牌,目前整个亚洲信用也是最大。去年像日本台湾等等企业孕妇相关产品都希望把公司卖给我们。我们当时考虑做IPO,再去申购。现在看起来平台化的部分越来越快,去年、前年,唯品会跟陈欧的聚美上市之后,垂直化电商变得非常的价值,我们也在这方面做一些努力。大概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这两年的跨界和好玩东西。我本来考虑今年做IPO的时候,报IPO以后那个电影明年可以上演,后年可以挂牌非常有价值。结果今年我们做平台了,把预算砍掉,只能放一放。很多电影导演特别感兴趣,大的电影公司希望跟我们合作。我认为电影屏幕是一个文化性的屏幕,太商业化对他来说没有看透。如何把他跟商业结合,当时我们跟天猫去谈,是不是我们做一个天猫的电影,互联网电影。我们抓的人群以我们的人群考虑,辣妈,女性到一定年龄就是妈妈或者非妈妈。也可能是辣妈和非辣妈。辣妈代表在妈妈群里的意见领袖,把她们的生活场景很好的演绎出来,对很多女性是有很大的影响,我们考虑做互联网电影。

互联网电影我们当时想说我在去年、前年各参与两个电视剧,一个是《辣妈正传》,一个是《夫妻那些事》,这两个电视剧当年都是火的。如果把他做成这样的电视剧,自己植入过程中我们作为甲方植入之后,获得效应对品牌宣传并不是特别好。有没有可能我们自己来收益更好,结合品牌自己来做。做的过程中我们介入天猫体系,有30家品牌,每家拿300家做这个电影,让天猫给我们时间段,我们今年5月份开始开机,开始做编剧,这样的话我们每一周可能有一场活动,这30家品牌都在这里售卖。等到电影上映的时候我们把300万赚回来了,我们把电影票也送出去了,这部分再结合到前面的剧本部分。我想过用互联网方式做电影,很多编剧和导演感兴趣,最近我精力有限,这些事都是我自己在控。

我们做到秤的时候跟美国的朋友谈到镜子,我说通过试衣镜之后,有没有可能把镜子跟手机端做。女性都买了很多衣服在里面,我躺在床上开始手机上输入比如我到北京出差两天参加中企的年会,从北京出差再去长春,或去哈尔滨滑雪回到上海,五天时间手机端输入之后,他从后台把当天的气侯做个评估之后,把你的衣服呈现出来,最终你让你的阿姨帮你打包好,拎着可以走。演义延伸到电商方面,以后可以机器人来做这样的服务,这些都是非常有意思。这个是我们在做很多跨界,很多好玩的东西,这是我们一直考虑的事情,谢谢大家。

主持人何伊凡:刚才赵总讲了很多干货,您这边是非常有价值的流量入口。

嘉宾:我其实也是十月妈咪的消费者,本身我也正在处于这个阶段,还是可以跟您探讨一下。您说这两个领域,一个做垂直电商平台,一个是智能软件这块目前确实是空白。我自己在囤货过程中我很累,我要去各种不同的店买不同的产品,其实并没有一个说让你觉得你能够可以信赖,产品品种又非常齐全的电商。亚马逊淘一部分,天猫淘一部分,朋友推荐淘宝淘一部分,商场再囤一部分,整个精力耗费也是非常大的。包括十月妈咪也是,您说您正在建平台,我对十月妈咪更直观的感受他是一个品牌,他是一个线下店面,我也在店里面买过,无论是线下商场里面还是天猫网店也买过衣服。我觉得现在没有一家是做高端母婴品牌,我是纯鸭绒衫。你想买品质好一点的衣服,不管是十月妈咪还是其他品牌你都找不到。

赵浦:我们有一个米兰品牌,意大利品牌,只不过开了很少的店,上海和杭州的地。米兰的店,在欧洲有四五十家店,东西比较贵。我们把最高端的拿了,他以前在欧洲是球星的太太们包括这些女明星们或者是比利时公主穿的都是这个品牌的东西。所以这块部分我们没有很好的展示给大家,这个需求量相对少一点点。高端人群是有很多,你们可以在服装上换很多,比如说宽大的服装和欧洲宽大的服装替代。但是有一些内衣方面需要更高端的母婴品牌来做。

嘉宾:您目前做这样的平台,不知道您现在做到哪一阶段,真正融合,像我说的不管是从吃穿住包括后期跟婴儿一些配套还是很大的工程。

赵浦:我们一年大概全国300万用户,整个母婴怀孕人群两千万左右,我们300万是我们的。我们以一线二线市场为主,我们现在做的垂直电商也是面对300万用户来做,可能四年就是1200万用户。大部分你看到包括我们现在看到市场上做的有些电商母婴平台的部分,很多做的是屌丝人群,有点像淘宝,阿里出来的这种模式。

实际上这个行业有点像聚优化(音),我们从上往下走比较容易,从下往上走比较难。母婴用品也是从上往下走的。

嘉宾:刚好听到赵总说互联网思维做电影,因为我们之前是一直关注中国本土品牌去和好莱坞品牌合作。去年开始我们大部分国内客户不满足植入,我们现在按照客户需求做的定制,完全根据他的渠道做。去年到今年案子从白酒到化妆品,所有用的演员还有发生的故事都跟他的产品、渠道、终端充分的关联上了。这个可以回头交流一下。

赵浦:我自己原来是广告植入客户,植入之后我们在地铁里面基本上都是我们的广告非常多,人群比较准。现在国内电视各方面碎片化,如何从一级市场向二三四级市场走,用电视的方式。专门为他们做定制电影,目前我还没有看到好的,我可能希望未来有好的。

嘉宾:我们现在正在筹备,可能之前没有认识,我在09、10年投一本电影,是四段故事,其中有一段故事很适合你,谢谢。

主持人何伊凡:谢谢,下面有请分享嘉宾蔡总。

蔡明   博洛尼全屋定制 CEO

蔡明:我是做传统企业做了很多年,无论你传统整体家居没机会做互联网,很郁闷,自己投了很多互联网。投的时候就是小九九,觉得是学习。投着投着就改变了,大概投了十个项目,易洗车拿到平安创投5000万人民币。刚开始我们是做积分,后来发现洗车比较简单,我们也是做的体检一大堆,后来洗车最简单就干洗车了。

潮店点评,我自己喜欢吃喝玩乐,干两件事,一个是美女,一个是潮人。做的是基于社交的,陌陌是陌生人交友,微聚是基于任务的陌生人交友。潮店点评是基于潮店里面每一个店的明确任务请客的陌生人交友。今天是哈雷俱乐部,后面缺一个姑娘,然后就有人过来了。大众点评跟淘宝不可能社交,人太宽了,北京有100个最潮的店,什么滑翔伞,机车等等。每个城市每个月100场活动,这个月最好的演出,最好的讲座,最好的聚会,画展。

后来美女,我跟哥们合作一件事,美女资源,他一个模特公司,因为我们俩合作第一个项目特成功。想想怎么让模特公司赚钱,我没想出来,但是我想出怎么颠覆模特公司。后来就准备把模特公司颠覆,美女直接和用人单位,后来发现模特太窄了。最近把它改了,以游戏思维打造的社交型电商。YY是看着姑娘唱歌跳舞,跟你逗贫,然后你送花,送飞机玩虚拟。我们玩实际,姑娘卖东西,你进了这个女神个人主页,你从她那买五万块钱东西,你就会见到前三级,能跟她交流了。为了和美女社交跟她买货的电商,就是秘淘帮(音),开出来了。

家居不说了,然后一串,博洛尼做的很传统的公司怎么玩,我们前三年发展的很慢,为什么呢?我们模式太复杂,把自己缠住了,通过全国做传统家装做家居。我们觉得干家装太复杂,后来在北京干,单城市家装做8个亿,后来太复杂了。干一件事,决定把家装公司挣的钱给免费了,家装挣设计,我们设计免费。我们做了一套家装把我们五千个最好方案每个家装拆成各种房间,有一套自动匹配系统。你搜你们家的户型,几个表一填,你家几个人,什么性格,什么方式。在每天彷徨,每天面临被互联网颠覆时代,无论男的和女的都彷徨不安。这些就能匹配你家什么样,这里不靠设计师,我用最笨的学生培训两星期就可以上岗,给你弄家装设计,大师级设计,只不过模块化了。

第一家装设计免费,都是高水平方案。可能在座未必是我们的客户,我把家装客户分成ABCD四级,A是豪宅,每平米一万块钱的装修标准,如果你家400平米那就是400万,以上就是豪宅。5000-10000就是伪豪宅,1500-5000是价格价值型客户,1500元以下就是刚需,价格型的。你家80平米,1500元全包就是15万你家搞定,这是刚需。ABC三个档次全跨越了,只有我们C档,1500-5000,140平米花40万的客户,又有好东西,对性价比有讲究,比较在乎价格。相对来说不用靠很好的设计师,靠我们的系统搞定客户。再豪宅的客户,网上方案再好也需要好的设计师说服他。代表我们的复制很难,需要有好人。一个好的设计师很难培养,如果我们依赖人这事做不大。所以我们基本上把他切开了。AB端,正常的高端定制服务,我把我的C档做成一个可复制的依赖系统不依赖人。

设置解决之后,施工,十万块钱的施工费,6万块钱给施工队,4万给装饰公司。一个家装价格50%左右被装修公司拿走,不挣钱,你就把钱给工队就行了,我给你做第三方平台的保障,先行赔付。你把装修分四个阶段,你点头,我给钱,然后做了一个远程监理。设计跟施工两个东西我都是设计免费,施工直接给工队,我们获得一个入口。获得整体设计解决方案,我们全国300个城市的代理商,你动了你线下代理商的奶酪,阻力非常大。不动又无法赢得客户,怎么办?我们又想想,我们博洛尼全屋定制还有衣帽间。单个产品不是我们的产品,大家坐的椅子,沙发、茶几,柜子,我们原来没做好。但是这个消费者家中40%是定制产品,60%是成品产品。我们获利靠定制,把成品交给他,不是免费,按电商价卖。我们把成品家具便宜了,我100块钱成本卖160,就是电商的价格体系。这样消费者觉得这一屋子家具我第一眼看的是客厅,第二眼看的是主卧,成品家具我按电商的价格给他的。他很爽,毕竟四比六,60%的价格已经很便宜了,40%的很强的定制性。这是我们的商业模式,通过家公司挣钱免费换来流量,通过我的成品家具以电商价格卖货换来整体性价比,我终于在我们很传统的模式无法迎接互联网,只能认新媒体新经济宰割的时候我们找到一条我们的路。大概就是分享给大家,谢谢。

嘉宾:您怎么看待互联网金融带给消费者的市场?

蔡明:我没做过,我用了一个,我的易洗车颠覆洗车行,我就是洗车工,咱们坐这开会,你一按上门洗车,卫星定位就给你定了,你输入你汽车尾号四位数,我的小电动车就来找你的车,然后你俩不用见面就给你洗完了。这是就面临一个问题,洗车工没钱买不起我这个工具,我这个工具是一万块钱,一个手机,一个送快递小电动车,一百升水桶再加上一套工具,一万块钱,洗车工没有钱。我找一个P2P,P2P贷款给洗车工,他借你的钱买车给我干活。算是我对P2P的了解。

嘉宾:现在快销品的渠道成本太高,你讲的你的模型把你的家具便宜下来,快销品这么高的渠道成本,有没有好的办法降下来?

蔡明:直接降你们家去了就便宜了。我们洗车工直接给顾客服务,要不你就去中心化,要么你就买单。

主持人何伊凡:有两位嘉宾做的风控行业,有简短分享,一位是伏彩瑞,还有赵嘉。

伏彩瑞:很高兴今天过来给大家认识,让我分享一下互联网教育谈谈这个行业。这个也我谈不出什么来,我就是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我就拿我的创业成长经历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是一个大学生创业者,不是属于典型的企业家创业,看准一个市场想要做成什么样,投多少资源去做,而是因为我是从01年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喜欢互联网,在网上学东西,最后找到这个方向。在线教育在中国很早就有,98年就有,随着网络经济破灭,我开始做的01年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兴趣玩这个,都死了,没有人进,我不知道,我是学生,我感兴趣。我搞了五年时间,我觉得那时候的心态跟现在的90后一样是典型能够发现身边的大学生的喜好的东西。发现那时候已经有很多人想在网上学外语,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那时候没有想到未来有移动互联网乱七八糟这些东西,没有想到这些行业,一门心思就是做运营。就是最简单做一个BBS开始,很认真对待每一个客户,形成了口碑,没有好的宣传渠道,聚集很多核心用户。搞了五年,研究生毕业之后有20万核心用户很活跃,一看舍不得撒手。在懵懵懂懂状态下开始创业,没有钱,就到处借,回家借,最后借了8万块钱作为起家资本。8万块钱到现在想想不可思议,到现在10亿美金。开始进入可能的市场在中国的发展过程里。创业前三年,我们没搞过企业,不知道怎么做,玩了三年之后,企业有几十人的时候发现不能这么搞下去了。那时候不叫互联网教育,在线网络教育这些东西,大家都没起来。你作一家企业要好好做,要盈利。09年我们做了B2C的一个在线教育的产品。我来做东西,基于互联网上教给你,你来学。最早从大学英语四六级开始学。我们所有产品都是虚拟,都是互联网教育,我们没有物流的东西,所有学员开始上课。这个是给在线教育开了先河。

教育市场在中国太大,互联网把很多东西玩差不多了,现在互联网金融大家谈的很多了,还有移动互联网的医疗,健康。还有互联网的教育。这几个事,如果他真的能重塑一把的话,其实孕前准妈妈已经想了三岁开始报各种班,上小学、初中,这是家家关心的一个大的问题。但是怎么样把这个做好,怎么样通过互联网把学习的教育和质量这个问题搞好,这是最关心的。他也具备得天独厚的条件,突然这个行业火爆了,BAT也全都参战,这个东西是典型的信息对信息传输,通过网上把我知识通过互联网传给你,没有其他的环节。不像电商在你这买完东西没事了,你要教他,无论是一个月还是一年的课,你要教他。5%的钱他的单价往上走,从大学英语四六级,到现在中小学全科,职业上的教育,财会教育这些东西,早已经突破我们自己B2C,我们自己玩不过来。去开始做这个平台,一放开之后全中国想在互联网上发力的企业,他们一下子觉得找到一个门道,插上互联网的翅膀,他也做教育。不是教育信息化,而是真正的互联网在前头,用这个来做教育,我就是干这个事。两年左右健康发展,新行业就起来了。

谢谢大家。

赵嘉:今天讲跨界,跨界为什么?就是在自己行业遇到了瓶颈,能不能跨界找到更好的机遇。跨界过程中你能不能在第一时间发现那个行当的核心点。我发现投电影有五大因素一个必须,未来大家谁想涉足电影界和影视界,看有没有我说的大因素,有的话就投了,没有的话千万别碰这个电影。五大因素,第一大家拿到剧本之后看第一找带入感,每一个观众看电影的时候都在找自己的影子。很好的在剧情当中把他带入进来,电影可以成功。像电影《致青春》,大家都在找自己的影子。

第二个因素叫社交,中国人核心文化就是社交,互联网说是工具,精髓就是把不同需求的人聚集到一起。阿里把做生意人聚到一起,腾讯把聊天人聚到一起。电影很少有一个人去看电影,所以你的电影元素一定要有社交。像《中国合伙人》把合伙人聚到一起,比如说《爸爸去哪儿》带孩子去,社交。我们曾经投过《小时代1》,很多闺蜜、情侣都去看。《1942》怎么社交,总不能逃难兄弟去看吧。

第三个因素是话题,这个投的电影当中有话题性也可以成功。我今天想策划一部电影,我没有时间来做,我现在有时间一定要做,我做一部就是《马航失联的电影》,你想让我说劫机还是什么,我说任何因素,大家都会去电影院看,因为他具有充足的话题性。

第四因素就是视听,你投一部片子有没有视听感受。《变形金刚》,《速度与激情6》都是视听感受。如果这四个因素都没有,就有点悬了。就可以成功,

第五因素就是逼格,《后悔无期》、《小时代》都是逼格电影。你看了吗,看了,没话题了。你看了没,我没看,你不是文艺青年。

如果有其一者有可能成功,其二者可以赚钱,三个因素必须大赚。这五个因素找到三个投吧,没问题。

再加上成功的宣传团队,宣传定位准确就可以成功。《黄金时代》宣传失败,其他都很好,就是宣传定位早期定义成文艺青年,又往回倒,由于宣传两次动摇性,所以导致电影失败。

我投电影当中我都去找这五大因素和这个条件,这几部电影都投的比较成功。跨界是找新领域的机遇和机会,我希望大家用互联网思维在第一个跨界领域当中一定要找到那个领域的核心的规律。这样我们就很容易成功了。

我个人比较赞成跨界,现在市场变化太快了,我做生意起,有时候你把一件事做好的时候,这事还不错,这事已经过时了。我们要给自己多留几个机会,给自己留足了充足现金。有了现金,有了这么多机会,我想就很容易成功,这就是我跨界的一些看法。

今天说了这么多,占用大家时间了,我的意思就是说未来我们大家有很好的跨界的思维。第一抓住跨界的精髓,有娱乐性、价值性、互动性,这是未来最重要的,我就讲这些,谢谢。

主持人何伊凡:我们这场结束了,2015年再见。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