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独家】也用无人机泡妹子,但他不是汪峰

2015-03-04 15:11 | 作者: 刘一鸣 来源:《中国企业家》 无人机 创业

上大二那会儿有一次女友生日,为了制造惊喜李念想吊起一个1米多长的毛绒熊飞到她面前,类似汪峰求婚时干的事情。那时候就开始琢磨怎样让无人机能承载更多重量,后来也设计了一款可以搭载单反相机的无人机,可以做一些简单的航拍,成立个航拍公司的念头也逐渐出现。

作者:中视格瑞文化传媒公司创始人 李念

采访整理:本刊记者 刘一鸣

我从小就爱玩航模,以前都是自己画图纸来做简易版无人机,可以搭载卡片机自娱自乐。上大二那会儿有一次女友生日,为了制造惊喜我想吊起一个1米多长的毛绒熊飞到她面前,类似汪峰求婚时干的事情。那时候就开始琢磨怎样让无人机能承载更多重量,后来也设计了一款可以搭载单反相机的无人机,可以做一些简单的航拍,成立个航拍公司的念头也逐渐出现。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个安分的“好”学生,2012年我在中国传媒大学电视学院上大三,因为电视编导专业更多的是需要自己摸索而不是在教室里听课,我和另外两个好朋友经常一起在校园里搞一些小航拍。玩无人机是兴趣,摄影和剪片子是专业,航拍就是最好的结合方式。当我们把航拍来的视频放到网上后,大家的反响都很好,毕竟航拍是一种极致的拍摄角度。后来央视和几个传媒公司时不时找我们来拍摄一些高难度镜头,并支付一定费用。我们开始觉得航拍是一片蓝海,干脆休学创业,并成立了中视格瑞文化传媒公司。

航拍是一个小众市场,风险大、对技术的要求高,但是回报率也比较高。以前专业航拍公司很少,近年来随着深圳大疆科技等无人机制造商开始生产无人机整机,很多消费者可以直接买到“买来就能飞”的无人机,再也不用自行设计、组装了,所以“个人飞手”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是这种个人型的无人机服务商往往只是负责操纵飞机的飞手本人,无法形成体系,而在执行航拍任务时需要一支分工精确的团队,飞手只是其中一员,还要有负责操作云台运镜构图的构图师、负责调试摄影机的摄影师与负责检测飞机状况的地勤等。

各拍摄地的温度、风向、地理环境都有较大差异,一个专业的团队必须考虑无数可能出事的因素。我们第一个项目是给央视《梦想合唱团》制作比赛广告片,那时候我们的技术不成熟,经验也少,出了不少状况。由于是全国六个地方取景,有的地方特别冷导致电池活性不够,充满了电也飞不起来,于是我们想方设法让电池保温。一开始没考虑到演出台上方的高压线,无人机就撞上去了,八轴的无人机被撞掉一个轴,勉强紧急迫降下来,我们重新设计了飞行线路才顺利完成。所以说航拍中很多东西是需要技术与经验的积累,避免出事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有找出原因并解决的能力。

2015年我们除了做航拍,还在探索一些新的拍摄形式,比如车载摇臂。有一些近景运动镜头航拍是达不到的,比如你没法用无人机拍一个正在运动汽车的近景镜头,但这些可以用车载摇臂实现。虽然这个市场更细分,但我希望能做出一些特色来。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