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辜胜阻:初创企业活下来要靠互联网金融

2015-03-05 15:22 | 作者: 辜胜阻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辜胜阻

【中国企业家网】移动互联网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互联网经济开始从消费互联网时代向产业互联网时代转型。百度全面进军教育、医疗、金融、交通、旅游等产业,小米改变了手机制造模式,又高调进军家装市场……智能硬件与移动互联网结合,在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的支撑下,“连接人和物”的产业互联网开启了中国制造巨大的想象空间。

机遇千载难逢,但能抓住机遇者寥寥。传统企业拥抱互联网,总让人觉得焦虑多过招数;互联网企业融合传统企业,技术与模式创新之外,也少了一点对传统产业的积累和理解。面对产业互联网大潮,互联网公司和传统企业各自的痛点在哪里?如何快速实现两者的深度融合?又会带来怎样的改变和机遇?

3月3日晚间,数十位来自企业界的代表、委员齐聚长安俱乐部,参加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两会”沙龙,围绕“产业互联网:痛点与机遇”这一主题展开了热烈的探讨。

全国人大常委、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间中央副主席辜胜阻先生参加了此次沙龙,发表了精彩观点。辜胜阻认为,改革开放以来经历了三次创业浪潮,现在中国进入了第四次创业浪潮。辜胜阻指出,和前三次比较,第四次创业浪潮有自身的特点。首先既有金融创业也有草根创业,主体多样化,还有一个是依靠互联网技术来支撑创业。第三是政府在主动推动创业,第四是上市公司通过并购鼓励创业。

辜胜阻指出,产业互联网最大的痛点是金融,要想让初创企业活下来,活得更好,必须进行金融改革,否则长不大也活不长。辜胜阻预测,2015年,互联网金融还会大发展。

以下是辜胜阻先生的精彩演讲实录:

辜胜阻:经济进入新常态,中间痛点很多,制造业面临严重产能过剩,在新常态下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寻找新的增长点,因为传统的通过经济增长这些动力,你像政府主导基础设施,还有一个政府引导的房地产市场,还有一个就是制造业,这三大传统的动力,(增长放缓)。互联网新经济作为中国最大的经济增长点,其中就是靠消费互联网,你像BAT主业还是消费,那么下一步就是我们刚才讲的今天的议题,产业互联网.

产业互联网这个概念在德国来讲就是刚才讲到的工业4.0,制造业4.0。我们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调研一个课题: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我去一个省,找来水泥厂跟我汇报。我觉得水泥厂是严重产能过剩的之一。这个水泥厂是最早提出来水泥加石雕(音译)的企业整个水泥产业面临严重产能过剩是中国经济制造业很大痛点,由于它最早提出来水泥加石雕效益非常好,就是典型的互联网,最重要是信息化和智能化为特征的。

我这次在两会上在讨论一个议题,我们企业家杂志,要总结一下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创业浪潮。现在李克强总理讲万众创新,大众创业,实际上是政府在主动来推进新一轮创业和创新浪潮。创业有时候不一定有创新,但这样也是很强调把创业和创新作为一对孪生兄弟,像硅谷都不是创新,多为了创业创富,它客观上为了取得市场竞争力必须去创新,出新的东西他才能够取得市场占有率,它不是为了创新,而是为了创业和创富,在创业和创富的过程中客观上形成创新。

所以我总结三十多年来中国大概有三次大的创业浪潮。第一次是邓小平主持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那个时候就是说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他起了主要作用,实际上三中全会有一个很重要的是草根创业,农民来搞商业企业,知识青年搞个体户。

第二次是邓小平南巡以后,十万工人下海,大量体制内的人员下海。第三次就是2000年,美国发展了互联网新经济,那么我们1998年两会提出了,还有中国加入WTO以后推动了第三次创业浪潮。

现在中国进入第四次创业浪潮。和前三次比较,有它自己自身的特点。首先既有金融创业也有草根创业,通过创业来带动,你像BAT现在有大量高管自己办公司,还有一个大学生创业,它的主体多样化,那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新一代互联网,所以靠互联网作为这个技术来支撑创业,我讲到大学生十大首富之间有8个是做互联网的。

政府主动在推动,这跟前面不一样,政府也意识到,在新常态下如何靠新的动力去引领?那就靠创业和创新的浪潮。我觉得政府主动推动新一轮创业和创新浪潮很重要的体现是,美国只有一个硅谷,我们现在是中关村、深圳,像中部的有些地方如武汉,就是说我们在中国这么大,有些地方需要有创业园区和载体,另外一个就是非常重要的上市公司,通过并购鼓励创业,如何把科技成果孵化成小鸡?把这个小鸡卖给上市公司。

所以我讲有四次创业。一个产业,我觉得产业互联网最典型的是互联网金融,2015年还会大发展,创业创新在硅谷里面都是靠亲戚朋友,银行贷款不贷给高风险的企业,所以我觉得很重要有互联网金融出现,互联网金融出现非常重要,依托互联网出现的新的金融工具就是股权众筹,要问到产业最大痛点,还在金融,我过去去了15个省市,做实体经济和小微金融,融资成本太高了,我们整体上融资成本是国际上的两到四倍,小微企业要到五到六倍,所以这个是最大的痛点,李克强总理说我们现在让企业生下来了,如果让生下来企业活得更好,必须进行金融改革,否则长不大也活不长,所以痛点在这儿,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必须靠金融改革,现在即使在美国硅谷里面,初创小企业能够活三年的只有50%,要让这些初创企业活得长,非常非常重要是金融改革,我的发言就到这里。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