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商界木兰】抓住“互联网+”的痛点

2015-04-16 14:57 | 作者: 中企新媒体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商界木兰 互联网 传统企业

【中国企业家网】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5(第七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4月16日在北京玫瑰里隆重举行。

在上午的主题论坛环节,白领时装有限公司董事长苗鸿冰,IBM副总裁、大中华区首席市场官周忆,北嘉和一品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京京,奇虎360公司副总裁曲冰以及顺丰优选CEO崔晓琦就如何抓住互联网+的痛点这一话题展开了一场精彩的讨论。

主题论坛1轮播图

苗鸿冰表示,创造需求,创造出具有市场垄断地位而且人们愿意排队愿意付出昂贵代价并持续购买的产品,那才是伟大的创新和根本。

周忆认为,传统企业在面对互联网的时候,千万不要妄自菲薄,这里面有更多东西是我们自己坚守的,是我们中国企业根本的东西,要做你该做的事。并举了自己在德国观察戴姆勒公司的思考:任何一个企业考虑作用互联网思维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考虑在不久的将来,你怎么去颠覆式的改变你自己的创新思维和业务模式思维。最重要的是与消费者和用户零距离的接触。

奇虎360副总裁曲冰谈到未来很多的企业会被迫或者主变成互联网企业。但是并不是说你死我活。传统企业会逐步适应这种生活,,经过一个痛定思痛的彻底改变以后,它也变成带有互联网性质的企业。她表示,传统企业想不要怕,也不要抵触也不要谩骂互联网,迎接它,然后去适应它,去改变自己。

顺丰优选的崔晓琦强调,互联网思维没有那么深奥,互联网思维就是以人为本。未来是得用户者得天下,不管是传统企业还是互联网企业,你是不是把你的客户服务到最极致,这是未来的重点。

刘京京也分享了自己对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的思考,她认为,传统企业跟互联网结合是各展所长,强强联手,不是整个产业链都要自己做。传统行业花了很长时间打造自己成功的体系,但不用什么都自己去做,与互联网公司合作,强强联手,提高自己的效率,一加一肯定大于二。

以下是各位嘉宾在主题论坛发言精彩实录:

我们围绕抓住“互联网+”痛点主题,在今年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出了“互联网+”概念,我认为在这个概念范围下,至少有两方,第一就是“互联网+”,第二个就是“+互联网”“互联网+”就是互联网企业,互联网公司改造传统行业。“+互联网”就是传统行业引入互联网模式和思维实现自我的创新和升级。下面我们想听听各位不同选择。

刘京京

北嘉和一品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京京:我觉得在互联网的时代,作为传统行业应该随机应变。首先我觉得互联网是一个工具,我们主动拥抱互联网,不要被动的等待。用好这个工具,可以让我们传统行业更好的腾飞。我们3年前尝试跟互联网结合,利用互联网手段实现智慧餐饮,智慧配送。

苗鸿冰

苗鸿冰

白领时装有限公司董事长苗鸿冰:现在是互联网思维臭大街上的时代,所有的人被别熏晕了。在任何一个会议上,包括在公司,包括我们自己不提互联网都不好意思了,其实不一定。第二如果持续以低价为竞争策略,离死就不远了,因为不赚钱的企业是可耻的。第三当创新的速度远远跟不上迭代的速度的时候,让创新变成了廉价的快餐,创新的可持续性,值得怀疑。第四互联网让很多人,乃至国家,错误地对当前的经济形势做出了判断,采取了不正确的措施。就像医院对病人,到临死之前切喉插管一样,总是发生在最危险的时候。但是这种方法,其实挽救不了生命。第五当经济持续下行,股市反而暴涨的今天,就像昨天晚上北京刮的沙尘暴一样,我们已经有10多年没见过这样的差沙尘暴了,我在思考其实这是对人类的一种报复。第六创造需求,创造出具有市场垄断地位,人们愿意排队愿意付出昂贵代价并持续购买的产品,那才是伟大的创新和根本。

IBM副总裁、大中华区首席市场官周忆:我很赞成苗总的意见。我想说一点,我们在谈微笑曲线,在微笑曲线左上角我们谈工业4.0,比如说德国的工艺,制造业。另一端是颠覆式创新,代表国家是美国,在品牌咨询所有的战略是非常占优的。微笑曲线的中间就是互联网,我自己的感受,中国在恰当的时间点,在恰当的时机,在两边夹击下,提出了过渡转型的新的经济常态是非常适合中国的。因为中国有超世界强大的互联网经济体,同时我们的制造业从低端义乌小商品生产,到高端三一重工这样的生产基地,我们13亿消费人群是世界不可多得的资产。在这两边的夹击下,微笑曲线,由于中国互联网经济的发展,无论它现在和未来这个微笑都会变得非常漂亮。我很同意苗总的观点,不要妄自菲薄,这里面有更多东西是我们自己坚守的,是我们成为中国企业根本的东西,千万不要因为互联网妄自菲薄,做你该做的事。

另外一点,今天台上的几位嘉宾,刚才主持人说,互联网和传统企业,朱丹是这么描述的,我觉得我们非常另类,因为我既不是互联网企业,同时也不是传统企业,但是我想说,IBM凭借104年基业常青的能力,创新颠覆100年的经验可以助力两边的成长,两边的颠覆,两边的创新。我们嫁接东西方现在未来桥梁的最好的合作伙伴。

朱丹:我们希望中国有更多的像IBM这样的百年老店。

曲冰

曲冰

奇虎360公司副总裁曲冰:我是互联网安全公司,大家现在都在谈互联网,特别是总理提出“互联网+”以后。大家忽然发现互联网跟我们太近了,完全离不开。首先我想提一个观点,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安全就更加重要了。但是我想说,“互联网+”,互联网都不是同传统产业的一个毁灭,它是改变了连接关系。

比如说以前打车,直接跟出租公司发生关系,那么现在我们不是了,我们的连接关系,我们跟司机发生了改变,这个改变对传统行业不是毁灭性的,只是产生了化学反应,让这种连接关系变得更加短。所以大家谈的时候,特别是传统行业,一谈到互联网,一谈“互联网+”就有一种抵触心理,其实完全不是的,它不是毁灭,它是一种融合,它改变了这种关系以后,利用大数据,利用云计算,它建立了一种新的连接关系,而不是毁灭性的。我想在这里给互联网企业和传统企业的各位多说一句话,大家不要互相抵触,而要互相融合。随着ICT时代的到来,以后的生活更离不开互联网。我们怎么做?刚才题目说痛点,这个痛点不是说大家以后一部分人没有了生活的渠道或者是动力。而是它破坏了原有的工作方式和思维逻辑以后,重新建立一种新的符合互联网这种物与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后,重新的建立和一个重塑自己。

无论我们在什么时候,未来很多的企业被迫或者主动都要变成互联网企业。但是并不是说你死我活。所以我想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大家越来越会发现,随着智能硬件的深入和生活的侵蚀。所以我们会逐步适应这种生活,而且传统产业,传统企业的这种适应度,我相信经过一个痛定思痛的彻底改变以后,它也变成带有互联网性质的企业。我想不要怕,也不要抵触也不要谩骂互联网,我们只能迎接它,然后去适应它,去改变自己。

朱丹:互联网应该成为我们生活中的水电基础设施,互联网思维是商业思维,是一切商业的基本起点。

顺丰优选CEO崔晓琦:我是顺丰优选的崔晓琦,我们公司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我们是非常传统的物流企业顺丰速运旗下全新的创新的互联网电商企业,我们专注电商食品。今年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年,我们做了很多互联网,O2O方面的创新。我们认为互联网就是工具,互联网可以连接一切,互联网让社会结构更加扁平化,让企业面对面接触到你们的消费者和受众,然后把他们转成你们的粉丝,这就是互联网的力量。在未来不长的时间内,我们不用说我们自己是不是传统企业,或者是不是互联网企业,我们都是传统意义上的企业,就看大家是不是真正把互联网工具运用的更好。所有的企业都是面对消费者,怎么把消费者转化成自己的粉丝,这是未来企业一定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

互联网在当今社会作为一种工具,是大家一定要连接,要拥抱的工具,是未来你能够接触到你的消费者,了解你消费者第一手信息的工具,这是我们今天一定要看重的一点,也是我们在做所有企业,现在来讲是传统企业也好,还是互联网企业也好,是大家一定要看重的。

朱丹:崔晓琦提到了互联网思维重要的核心就是以人为本。互联网思维当中最核心的价值就是对人的尊重,客户感知至上,相比传统行业,比如说像服装行业,比如说餐饮行业,如何加互联网。它在传统行业领域深耕很多年,学习互联网思维,利用互联网模式,实现创新和自我的突破和革命,我认为这个成本和难度,可能要低于互联网企业改造进入传统行业,我不知道我们传统行业的嘉宾代表怎么看这个问题。过去一年当中,你们做出的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刘京京:互联网经济的精髓就是体验经济。原来问传统行业,或者消费者都在自说自话,我们本次很难达到顺畅沟通,现在有了互联网这个桥梁,让我们双方很直接了解到顾客需要什么,我们就提供什么,我觉得它最大的作用提高了效率。让我们直接应对顾客的需求,最直接的满足,这是最大的价值。我们创作行业一定需要互联网的工具。

如何跟互联网结合呢?这是各展所长,强强联手,不是整个产业链都要自己做。传统行业能成功必然有它的体系,花了很长的时间和经历打造这个体系。在互联网时代,如果你什么都要自己改变去做的话,互联网你不擅长,让你的团队改变思维去迎合,我觉得效率不如跟互联网公司合作,强强联手,一加一肯定大于二。互联网企业是无快不利的思维,虽然有很多互联网企业,但是也都是亏损的。

对于我们传统行业来说大家能生存,肯定是盈利的。未来应该是传统企业嫁接互联网的力量最终成为王者。我们有成型的基础体系的打造,这是经过历史的沉淀和团队的锤炼和叫得响的产品,把工具嫁接上,有一个很好的团队,可以是合作的,有年轻创新思维的,这个工具利用好,一定能让你在现在的竞争社会更快更好的更稳健的发展,我觉得它是一个腾飞的工具,不必要恐惧,只是你如何用好。

再一个就是有一个整合的思维,不是全链条都是自己做的,一定是找到最擅长的团队大家合作,我想这是最高效的,也是未来的趋势,大家强强联合,未来的强者肯定是传统行业。

苗鸿冰:时装行业是非常具备创新能力与时俱进的行业,所以互联网工具在时尚行业里面最先被应用。比如说所有人都愿意逛奢侈品店和时尚品牌店,为什么?因为在任何一个奢侈品店里面最先应用科技,最先应用装潢的艺术,最先提供了与众不同的服务,所以时尚行业是一个走在互联网行业前面的行业,给人更多意想不到的感受和体验。这两年对我们来说,我觉得最大的改变,可能是一种营销模式的改变。因为你产品的研发,仍然是这样的方法不管有没有互联网,你仍然要研发你的产品,但是营销方式绝对变了。比如说对我们来讲,以往拿出很大的精力和投入拍摄,但是现在的情况,变得更加简单,原来我们一年主要拍四季,春夏秋冬,但是现在可能是每周都在拍摄。因为每周都会有新产品投放市场,而这种方式,不可能像以往一样,让客人到你的店铺浏览你的作品,而是通过各种媒体,特别是自媒体的方式推荐给你的客人,客人随时随地都可以浏览你这个品牌创造出来的与众不同的方式,这个上时装行业更接地气和消费者距离更加紧密。同时因为有这样互联网的方式,让客户到店铺的时候,得到的资讯会更加充分,不会像以往,所有人都有一种体验感受,你到奢侈品店的时候,都会觉得有一种压迫感,这种压迫感是奢侈品的阴谋,一定会提供这样的感受。只有在这种感受下,所有人对奢侈品才会产生足够的敬仰,但是互联网打破了这个神秘。

朱丹:其实传统行业在“+互联网”,如何加的方式上进行自我突破和要求。现在的互联网时代不是一个单打独斗的时代了,它应该是一个全民做梦的时代,应该是大家一起奋斗的时代。作为互联网企业,你们同不同意刚才京京说的,下一轮赢家会出现在传统企业嫁接互联网和“+互联网”的企业当中。

曲冰:我觉得好像不能说传统产业赢或者互联网企业,既然是融合了,就是双赢的局面。我们没有办法讲,就像刚才我说的,以后可能都变成了互联网企业,或者说有互联网属性的企业,所以没有办法讲,我们传统产业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的,或者什么样子的企业是传统产业,什么样的企业是互联网产业。我觉得最重要的是就是融合,大家都谈互联网金融一样,为什么谈互联网金融,这是融合金融的过程,未来它会是什么样的?

如果互联网金融是未来的趋势,或者形成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这个商业模式又给它定义成传统的金融模式,还是互联网模式呢?所以我们没有必要说,现在定义什么,谁赢谁不赢。今后我们这个时代可能都会有很大的变化,以后硬件都是智能化,但是硬件产品可能都是免费了,你怎么说硬件公司和硬件厂商呢?

5年以后的今天我们再反思的话,可能是翻天覆地,完全是颠覆式的,我们无法想象,我们现在也不能想象5年或者3年以后的互联网,或者3年以后的传统行业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融合可能更好。

朱丹:创新融合。但是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到了创新,而且是刻不容缓的地步。我们国家是世界上汽车产量最大的国家,80%是合资企业,合资品牌。这个合资品牌销量当中所获取的利润80%都交给了外方。我们中国是铝产业最大的国家,但是飞机制造用的铝还得进口,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核心的技术。所以把创新提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对于传统行业来说,刚才提到了,为什么还要划分阵营。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互联网公司,未来的赢家一定出在那些能深刻理解传统商业品质,同时具有互联网思维的人,我不知道崔晓琦怎么看我这个观点?

崔晓琦:主持人说的问题,我好像看到格力董总和小米的雷总的赌局。我觉得未来是得用户者得天下,不管是传统企业还是互联网企业,你是不是把你的客户服务到最极致,这是未来的重点。现在是互联网加传统企业,大家觉得像隔着一堵墙,传统行业相对来说比较偏重,从互联网到传统企业的融合,大家都觉得是隔着一堵墙。但是传统企业加互联网大家觉得像隔一层纸。其实互联网并没有那么深奥,互联网思维也不是那么深奥,我一定要具备什么样的思维,互联网思维就是以人为本。其实互联网企业和传统企业的资本不是一个方式。传统企业看到了盈利,但是互联网企业看到的就是你的用户数和你为用户做出哪些服务,是不是有针对性,是不是有价值。现在估值很高的,包括外国的企业和国内的企业,有一些公司没有盈利,但是估值很高,目前还是积累用户,积累他们各自粉丝的阶段。未来这些用户和粉丝是为他们公司创造价值的,创造利润的一个最大的基础。未来不管是传统企业,还是互联网企业,得用户者得天下这句话一定正确。

朱丹:作为全球最大的信息技术和业务解决方案公司IBM,我们听听周忆给出什么样的智慧分享?

周忆:我对“互联网+”有一个不同的理解。“互联网+”,如果这个孩子的学分是A,A+代表什么?互联网本身能做什么?在我看来,其实21世纪的今天,无论你做B2B,还是B2C,最大的赢家在于你的客户洞察,我很认同杜鹃讲的,在国美电器发生巨变和转型过程当中,最大的赢家基于互联网思维操作运作完了以后,你拿到多少客户的大数据,把这些数据进行分析,进行处理,最后形成你对客户的洞察。这个洞察太重要了,我想在这个时代,大家已经深切感受到了,刚才大家都在谈,大家对CEO这个词已经耳熟能详了,现在有一个新的概念叫CEC,客户已经渗透到你企业生活的方方面面,你已经不能那么居高临下的告诉他说,这是我给你的产品,这是你要买的东西,这个时代已经过了。这个时代,由于互联网最早的万伟网带给这个世界的冲击,所有的客户变成了你的上帝,这个上帝不仅是购买者,还是决策者,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面对三心二意,完全没有忠实度的客户,你怎么截获他的心,他的注意力只有9秒。唯一的方法不能靠经验,不能靠过往的记录。只有一条,在数据海啸的时代,如何把原矿变成了金矿,你要去做分析。我知道这个数据,我知道用户下一个购买行为是什么?我如何产生一个全方位的跟他接触的系统。这个有可能是线上线下,O2M,一定是这样的状态,随时的。你怎么截获他,你怎么用最巧妙的方法知道他想要什么,对B2B行业来说,这是最大的挑战。

先想想互联网优,互联网优+怎么做,最大的问题是互联网产生的数据怎么为我所用恩,不是数据大,而是真正的大数据应用。我去德国参加全球最大的信息技术展览。戴姆勒推出了一款MINI车,SMART。这个车的长相跟其他的长相没有什么不一样,非常小,非常灵巧,除了驾驶人只能做一个人,最大的是电动车。戴姆勒推出这款车最大的变化是颠覆自己的业务模式。这款车可以像我们在杭州、北京任何一个风景的城市租用自行车那样方便。在欧洲用手机下载一个app,你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你可以到任何一个就近的地点领取这样的小车,使用的费用每月19欧元,如果这样的话人们就不用买车了。我到一个城市,下一个这样的app,输入我自己的ID就可以在最近的地点,19欧元用一个月,不用加油,任何充电桩的地方都可以充电,这是不是自杀式的创新,戴姆勒将来还做车吗?因为用户需求的改变会不会改变自己不是汽车制造商,也是电动汽车的服务商呢?从这里面赚钱呢?对我来说很震动。

我谈的业务模式里面,大量的云计算、大数据分析、移动社交在后台都在做,这是非常重的。但是前台展现给用户的是非常轻的,非常人性的,随时随地的用法。任何一个企业考虑作用互联网思维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考虑在不久的将来,你怎么去颠覆式的改变你自己的创新思维和业务模式思维。最重要的是与消费者和用户零距离的接触。

朱丹:现在对我们带说,在互联网时代,客户已经不是上帝了,他是企业发展的参与者,甚至是企业模式的制定者和助推企业发展最核心的动力,抓住用户就是抓住了未来。我们怎么样利用互联网大时代进行创新,就像周忆说的例子一样。就仰德鲁克一样,创新是企业家的灵魂,互联网时代是创新的时代,也是企业家的时代,是属于我们在座每一位企业家的时代。下面请各位嘉宾总结一下,你们今天最后想跟大家说的话,或者企业下一步的未来在哪里。

刘京京:“互联网+”是我们竞合的时代,我们实体经济拥有最重要的核心就是内容,不管它的工具是互联网还是什么,通过互联网可以变成智慧餐饮,但是最终一定要吃到最好吃的,包括服装也一样,最重要穿的漂亮,发挥我们长处,用好互联网的工具,让我们企业走的更好,也让大家消费者感受最好。

苗鸿冰:我今天走进公园的时候,走进会场的时候,我发现我来错了地方,它其实是一个世界时装的发布地,我看到了很多我熟悉的朋友,还有我的顾客,包括今天很多人穿的非常美丽,我发现其实每一个女人活在当下比什么都重要。

周忆:这个时代已经不能是你居高临下了,CEC时代,我是客户我做主,好好侍候你的CEO五。

曲冰:我们来到这个时代,我们一边高兴的时候,我们想未来是什么。我很高兴的是我身处互联网这样大的行业和潮流中,我也相信我越来越离不开互联网,在座的每一位都离不开互联网,互联网会给我们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带来更美好的生活。大家要记住,越是互联网发展的时候,越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互联网安全很重要。

崔晓琦:拥抱互联网,开放创新,连接一切。

朱丹:我们处在互联网时代,这是一个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大时代,在这个大时代下,要求我们做的就是创新,要求我们做的就是担当。因为这是渗入到企业家骨髓与生俱来的东西,我坚信我也期盼在座每一位企业家,用企业家骨髓创新和担当精神,成为下一轮发展中的弄潮儿,成为企业腾飞的助推力和基点。上午的活动到此结束。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