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独家】拒绝任正非后,晏平能否带领玉柴走出低谷?

2015-08-24 08:38 | 作者: 马吉英 来源:《中国企业家》 任正非

导语

当所有制造业在思考如何借助互联网+这一风口实现转型升级时,全国最大的独立柴油机生产厂家玉柴也在寻找自己的答案。

文_本刊记者 马吉英 编辑_袭祥德

广西玉林没有高铁站和机场,从南宁机场驱车前往,还有3小时车程。正是多雨季节,沿途青山连绵,雨不停歇,缓解了长途奔波的枯燥。

1

不过对玉柴集团董事局主席晏平来说,沿途风景并不会让他赶路的脚步有些许放缓。他是个急性子,260公里的路程,他的司机花在路上的时间从来没有超过两个半小时。某种意义上,这是他希望加速玉柴前进步伐的内心折射。

成立于1951年的玉柴如同玉林的一张工业名片,前身是一家名为“玉林泉塘工业社”的劳改工厂。其子公司玉柴国际于1994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是第二家登陆纽交所的中国公司。2005年,晏平出任玉柴集团董事局主席,实现了“三年再造一个玉柴”的目标——2005年玉柴销售柴油机26万台,营业收入121亿元,2008年相应数字已跃升为55万台和209.88亿元,连续八年保持同行业第一。

2014年,在商用车市场持续低迷的背景下,玉柴集团累计销售收入超过400亿元,玉柴股份销售发动机48.4万台,产销量继续稳居行业榜首,市场份额增长1.3%。

但这一切并不足以让晏平自满。

工程机械和商用车行业上空仍旧是阴云密布。2015年上半年,我国车用柴油机累计销量141.18万台,同比下滑21.7%。玉柴也未幸免。玉柴柴油机的年销量从最高峰时的55万台下滑至2014年的48万台,晏平预计2015年会在44万台左右。

早在五年前,玉柴就提出了千亿目标,目前仍未等到开启香槟的时刻。2013年,玉柴又提出二次创业,重点拓展发动机和石油化工两条产业链,以及构筑金融和物流两大服务平台。与此同时,当所有制造业在思考如何借助互联网+这一风口实现转型升级时,玉柴也在寻找自己的答案。

7月28日,围绕产业互联网的痛点与机遇,《中国企业家》杂志走进玉柴,对话晏平。在《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看来,现在已经到了体现制造业自信的时代,“互联网公司的估值往往比制造业的估值高,也有很多公司在风口上,但把时间拉长了看,往往基础扎实的还是实体企业”。

有意思的是,作为国内最大内燃机企业掌门人,晏平对玉柴的行业地位和管理风格有着绝对自信,在打造企业文化方面也不吝于使用强硬手腕和管理者威严。但涉及到互联网,他又呈现出柔软的一面。“这个行业做得好不一定别的行业做得好,互联网这个行业不是拿钱砸出来的。”他说。他儿子现在在做互联网投融资方面的工作,也经常给他“洗脑”,告诉他“你拿传统的东西去考虑互联网,必败无疑”。

探路互联网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晏平拒绝过任正非伸过来的橄榄枝是真的

1960年出生的晏平是铁路出身,2000-2004年期间担任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高管时,任正非曾挖他出任华为副总。“他非常看好我,说小晏你来吧。”晏平回忆。但听完任正非对华为框架的介绍后,晏平拒绝了。“我实在搞不懂计算机。”他说,“在大学学得最糟糕的就是计算机,每次考试打孔我没有一次通过的,都让女同学给打。”

不过这一次,晏平别无选择。拥抱互联网已经是摆在传统企业面前的共同课题。

波音公司的做法或许能带来一些灵感。四川华构住宅工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建频介绍,他到波音公司参观发现,每架飞机现在停在哪里,在哪飞行,都会像流星一样直观地呈现出来。柴的发动机是否也可以进行类似的发动机远程管理,实现大数据运营?

在玉柴股份高级品质总监林志强看来,这是车联网的概念。在2014年玉柴已经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借助今年发动机电动化元年的启幕,玉柴的车联网产品也会小批投放。通过在发动机控制器上安装一个“手机卡”,就可以实时了解发动机的工作状况,进行车队管理。在必要情况下,还可以启动锁车功能。此外,还可以告知终端客户最近的配件服务站在哪里。

产品互联网只是传统企业进行互联网+转型的层面之一。用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王健认为,中国制造企业的互联网化程度相对国外来说有一定差距,尤其是在管理运营层面,其转型升级的空间很大。2015年初,用友软件更名为用友网络。核心产品不仅仅是ERP软件,而是定位于大型企业的互联网化解决方案。

玉柴和用友的合作关系也由来已久。王健对玉柴信息化管理的评价是“已经处于领先位置,但还有提升空间”。晏平对此并不否认。“国外公司的认知起步比我们早,投入比我们多。我们需要专业公司对我们的指导。”他说。

对传统企业来说,面向互联网+的转型的确难以一蹴而就。

远东买卖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录注意到,作为地产界的巨无霸,万达的互联网探索似乎并不顺利。自从万达电商成立以来,已经屡次易帅。买卖宝是一家成立于2011年的电商服务平台,其思路是将电线电缆的交易一点一点地搬到网上。

从万达的转型实践中,孙录得出的结论是,传统企业向互联网+转型时面临的最大痛点是企业家的格局和魄力。由此及彼,玉柴是否能在互联网+的大潮中避免踏空的尴尬?

这是一个绵里藏针的问题,作为玉柴掌门,晏平在互联网转型中扮演的角色至关重要。“我作为主要领导,确实要多听听意见。”他说。

晏平跟管理团队讲过一个观点,即管理工程师不能像管理工人一样。面对经营团队时,他的强势显露无疑。举例来说,吃饭时他让员工喝酒时,对方必须喝,尤其是销售。因为这是工作。如果公司的首席专家不喝酒他却管不了。用他的话说,自己对待专家是特别客气的,送别时会把专家送到门口。据说晏平通常也不会参加员工的婚礼,但也有例外。玉柴博士生的婚礼他不仅会参加,还会精心准备礼物。

他希望通过这些点滴塑造一种适宜的文化氛围。“传统制造企业向电商转型,文化非常重要。”他说。

在打造文化软环境的同时,晏平也在撬动各种资源为人才引进铺路。

在玉柴股份的框架内,对干部任命、人才引进以及主要骨干的奖励,都是向国际标准看齐。专家引进和高管薪酬标准,作为董事长的晏平也是一言九鼎。如果引进的专家的合同期在7年以上,玉柴会给专家送房子。

这得益于玉柴股份的体制特点。在纽交所上市后,玉柴股份的董事会有13位董事,国有是6票,海外是7票。

“在玉柴股份这个板块,政府干预的痕迹很少很少。玉柴集团是国有全资的,但是在股份公司的决策上,我们的董事会真的像国际化团队。所有重要决策,如果董事会不批准,任何人说话都没用。”晏平说。

低谷考验

当围绕互联网+的话题铺天盖地时,辽宁吕氏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品更担忧的是经济走势。这是一家以飞机推进剂等高科技产品为主营业务的公司,虽然受互联网+的冲击尚不明显,但宏观经济的风吹草动却足以让业务发展唇亡齿寒。

一系列经济数据也早已触动晏平敏感的神经。7月底,辽宁省公布2015年上半年GDP增长速度仅为2.6%,在已公布GDP数据的26省中排名垫底,“非常惨烈”。

而对发动机行业来说,寒意也早已经浸入体肤。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车用柴油机产销同比下滑一成左右。进入2015年则跌幅加剧,上半年我国车用柴油机累计销量141.18万台,同比下滑21.7%。

7月份潍柴动力(000338.SZ)发布业绩预告称,2015年上半年公司主要产品的销量同比下降,导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约50%-60%。

玉柴也未能幸免。2015年上半年玉柴的销量下滑也超过20%,不过销售收入的下降幅度只有10%,效益下降得更少。在玉柴股份总裁吴其伟看来,排放标准升级后,玉柴附加值高的产品开始发力。

除了宏观经济环境的冲击外,电动客车的销量提升也对其业绩形成了阻力。之前玉柴对新能源领域的关注主要是在混合动力领域,但政策的指挥棒现在主要指向纯电动领域。“这对我们冲击还是很大的。”吴其伟说。在公交客车领域,玉柴占有55%左右的市场份额,这意味着电动客车的销量增加一万辆,玉柴的发动机销量就会损失5500台。吴其伟透露,在电动领域,玉柴将会考虑跟整车厂合作,进行战略布局。

低谷期加快调整是玉柴当下的思路。

作为玉柴二次创业战略的载体和平台,玉柴产业新城在6月底迎来首批六家企业,总投资超10亿元。规划中的产业新城占地一万亩,首批为2000亩。

酝酿已久的国际化也会加快步伐。

“最大的障碍是观念。”晏平说。他坦言,最初关于国际化究竟要做什么,玉柴是有困惑的。跟随着整车厂走向海外的步伐,玉柴已经出现在东南亚和非洲市场。但产品卖到国外去是肤浅的国际化,玉柴进入欧洲市场的效果也不大。晏平介绍,玉柴正通过收购来建立自己的欧洲团队,反过来,这对玉柴产品的可靠性升级也会提出更高要求。

在国际化领域,玉柴把华为作为研究和学习的榜样。“我比较崇拜的企业是华为,任正非是中国最优秀的企业家。”晏平说。

除了华为,晏平这几年要求团队把国内外的世界500强全部走访一遍,“把思维打开,找差距”,学习回来他要听汇报。

就在企业家们对话晏平活动的前一天,玉柴还宣布了新的机构改革,玉柴邀请了日本专家进行全体系建设,而不仅仅局限在研发或者质量层面。

“中国企业必须请全世界最好的人来帮我们设计,站在他的高度才能突破我们现在的天花板。”他说。在他看来,玉柴团队的执行力没问题,不过还不具备设计整个体系的境界,因为“没有强大数据库,缺乏统筹的能力”。

但高风咨询公司董事长谢祖墀担忧的是企业是否会在转型时过于浮躁。这是他跟德国公司交流时,后者对中国公司所形成的印象。

对此,晏平表示认同。但让他自信的是,玉柴已经形成了朴素且脚踏实地的企业文化。作为军人后代,他从小的梦想就是当将军,带出一支好队伍。在玉柴,所有中层以上干部必须统一就餐,在公司吃早饭和午饭,统一打卡。而且在玉柴任何人不能打高尔夫,一经发现,就地免职。如果员工离婚出现抚养费纠纷,他也会毫不犹豫站出来为女方做主。

他用耐住寂寞作为对自己和团队的要求。

作为玉柴的空降掌门,获得老员工和行业的认可需要过程。刚到玉柴时他跟吴其伟去拜访客户,在外面等了两个小时。吴其伟紧张得不得了,但晏平称自己能呆得住。“产品决定我的地位。”他说,“只有我卖产品给人家,企业才能生存,所以内心深处必须耐得住寂寞。”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