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夏季峰会】全会论坛实录三: 到二三线城市去创业

2015-08-31 10:12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夏季峰会 论坛

 

2015年8月29日-30日,2015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夏季峰会暨“互联网+”重塑实业精神年会在湖北天门举行。湖北省天门市委副书记、湖北省天门市市长吴锦,东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家学,养车魔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戴晨,卡拉丁CEO季成,河南万里运输集团董事长陈立友参加了“到二三线城市去创业”论坛并就“二三线城市的创业如何找到市场空白?”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主持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已经从一线城市席卷到二三线城市。与一线城市激烈的竞争相比,二三线城市的创业机会正在涌现。大量细分市场的空白,在二三线城市等待创业者的挖掘。这一场的主题是讲到二三线城市去创业,第一个问题从市长开始,就天门给创业者的环境,请在座几位嘉宾点评一下,觉得在这个环境下他们愿不愿意来。

吴锦:天门这几年获得一系列的荣誉:最具投资潜力城市百强以及国家产业转移的核心区。我们的投资环境最关键的是在投资的硬软环境方面都得到很大的改变,区位优势是得天独厚、交通便利,高铁到武汉半个小时,4条高速公路围绕着天门,汉江航运很发达,所以整个立体交通互相有便捷的连接。要素成本低、不是大城市,综合要素成本,各种成本加在一起是沿海成本的1/3。

同时,最重要的成本就是环境,尤其是软环境。这几年,企业围墙内部的事情你负责,围墙外的事情我负责,任何事情找到党委政府我们的态度是唯一的,就是一定让你开心,同时我们投资这么几年,我们天门抓硬软环境,在项目转移招商项目得到省委省政府的认证,我们目前感觉势头很好。孵化中心有很多,有的企业比较大的,有专门的工地,小的联合在一起叫中小企业创业园,有的还有拎包创业,有几个平台,有一些知识产权、技术,但是有轻资产创业有两大平台,你在这我办厂就贷5万,还有生产力孵化中心,在全省、全国地市级,我们在武汉市跟华科联合企业做的技术孵化中心,我们叫做创客中心,整个华科技术都在这里,华科几个专门教授租了一个办公楼,华科教授有技术,没有研发中心,他们的技术孵化转化在天门,我们就建立一个专门的孵化中心。

季成:我先说卡拉丁,卡拉丁做项目汽车保养,跟后面的题目“互联网+重塑实业精神”,再加上个精神,我们提供移动上门养护,能够高效便捷对汽车车主提供保养,实业是汽车保养,从服务手段来讲我们是互联网,所以核心是这个+,这是我们这个企业,已经有16个城市。天门是167万人口,在天门城区36万人口,对上门保养来说,这样的交通很方便,上门保养没有到店效率高,创新就是用高的效率和服务社会的方法,这一点卡拉丁在今年不会来,但是明年会来。天门是不是一个好的创业地方,栽得梧桐湖,引得凤凰来,我昨天在新城区看了一下,我说天门看着没有太多人气,晚上坐车时候看到有活力,让我感受特别深进到茶园的时候跳舞的大门们停下来了跟大家打招呼,你看书记、市长,一个城市如果普通的老百姓对书记、市场都很熟悉,这个软环境我一定要来,未来有机会我的在另外一个城市发展不好的时候,我投奔这个城市来。这是印象最深的。

今天早晨又坚定了天门作为最具活力和吸引力的城市的判断,早上有朋友请我们吃米粉,到了老城区,百姓祥和,安居乐业,大家都很高兴。在车上跟工业区的汪书记,我说我很喜欢这个城市,特别是到了老城区以后很多街边有很多小店,各种店开着、整齐划一。什么叫创新、创造,作为政府来讲,政府在默默做好所有基础设施、配套、服务,让人们来创业。我设想在全国各地都有沙县小吃,黄太吉靠互联网炒起来,沙县小吃是靠干出来,创业的事不要向着要互联网、要风投,创业是找一个生计,让生活好,从这个角度天门就是我心里中最佳的创业城市。

郭家学:我认为现在这些年轻人是非常尊重知识产权的,现在不尊重知识产权的,我认为就是咱们这一代60年代、50年代的人。一切因为便宜了,我就要去购买,把整个市场环境给搞砸了。但是,有人就说,既然互联网出现了,只要是便宜产品都好卖,是这样吗?我认为不是,为什么中国大妈到日本去买马桶,大家追求好产品是一样的,过去中国最好的药材到日本去了,日本人买去了,中国大妈到日本去买中药,原因是什么,她还是相信品质,只要能够做出高品质产品就一定有市场,为什么中国企业不愿意做高品质产品,有一些人假冒伪劣,政府不作为,我做白加黑,当年河北造假,我们跟造假作对证跟黑社会作斗争一样的,造假跟当地的公检法有勾结,我们有时候斗起来是很难的,如果政府不营造一个好的环境,老百姓谁不想少几个钱。

我现在做一家企业,是中国上市公司里面最长寿的企业,他就做高品质产品,这家做高品质产品的企业,因为产品品质高、价格贵,但是没有影响它走过500年历史,相反做假产品都消失了,原因是什么?这个药一直在做高品质产品。我们用正确价值观做好药,老百姓就感受到我们的品质,这样的产品品质好,400多年了。所以我想政府把市场环境创造好,在保护知识产权、在维护市场公平工艺这方面做好。

陈立友:我的体会,一个城市和一个企业是一样的,关键是领导思想,在结合思想的基础上,城市搞好了,企业搞好了。在河南也见过很多企业,有的很穷,但是换了一个书记、市长很快就干起来了,有的地方换人生产效率下降了。今天我观察,政府四大家全部在听,对每个企业家市长都在认真听,点头、赞许,比我们还投入,这就是一个市的希望。

一个地区不发展工业永远富不了,老百姓永远富不了,不搞工业就不能活。任何一个市都是工业带动,工业能富民,涉及到把工业和互联网思维把一些新的理念融入进去。有一个县很穷,很快吸引了很多企业入驻。由什么来吸引客户?交通优势、自然资源、土地资源……中原地区最大优势就是土地和人口。中国企业口头服务都很好,一到世界就不行,现在要跑一个部门,哪个部门都要跑,找三个人,局长、副局长、秘书长,一个人要跑三趟,再在一起就9次,有钱人需要尊重,他最不希望受罪,我们在当地也有这个体会,推给你、推给我,这个状况在中国太普遍了。

假如政府能够像企业这么服务,中国就有希望了。从企业来讲,企业谁不想做大做强,但是有人做不大,这里面有资本原因、资源原因等等。十八届三中全会有两句话说非常好,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和资源配置作用,企业没有政府的资源做起来也很难,所以政府推动非常重要。

戴晨:说到创业环境,这几年确实要好很多,中国政府推动力度和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很大的关系。92年我们办证还得找人,还得要塞钱,政府现在这个环境越来越好。政府我特别赞成郭总,政府不是保姆,他能搭建创业环境,提供孵化器、贷款、税收支持。最重要还是企业需要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自己去努力、去创造。

我们以前在做轮胎,现在在鼓励逐渐到下面的城市自己创业,做轮胎汽车保养,但是我们的模式相对来讲提供是行业的创业指导,一是提供创业思维,很多人想创业,国家在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但是你是否有能力在这个环境下抓住机会创业,99%的企业死掉了,很多老板互联网思维不够。我们让他来学习如何知道做这个事情。二是提供创业设备技术支持。在研发我们的产品、设备、店面这套专有的服务,完全考虑到创业者的难处,没有钱,以前要40万开一家店,现在10万就可以做你想做的汽车后市场服务,这一点可以解放在中国汽车后市场800万技师的劳动力,如果你解决很多人的劳动力,让他们有创业激情梦想去做这件事情。三是创业互联网,结合互联网方式,利用电子商务带来的便利提高效率,获取知识的成本、管理用户成本,以前管理用户成本很高,现在利用互联网,一个手机就可以把这个店管理好。利用这三点不断来指导着加盟的人和合作的人来创造自己的品牌和公司。

《中国企业家》每年都来一次湖北,第一年在襄阳,第二年在咸宁,今年在天门,我们爱上湖北了,感情特别深。这次来天门,因为我昨天晚上参观到今天早晨,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这个城市感觉非常好,不应该是我们来创业,应该是带着当地的普通劳动者和创业者一起来创业,来创造好的创业环境。

主持人:对创业者来说怎样的政府是一个好政府,怎样的政府是一个不太好的政府?

郭家学:我把这个问题也说了一下,我继续回到政府创造自由公平公开透明的市场环境,很多人说电子商务,移动互联网把社会很多饭碗给拿掉了,毁了很多东西。我认为不是的,汽车出现以后,马车还有必要了,本身马车的效率非常低下,就应该淘汰,没有饭碗就应该。作为传统产业链,我们要去考虑用这种技术改造提升效率更好地去服务社会和消费者,从这个角度考虑,自由、透明、公开、法治的市场,谁都愿意来创业。一说到移动互联网就好像把很多饭碗就拿掉了。政府在哪里,网上卖那么多假货政府为什么不来监管,政府不能因噎废食,公检法在维护这种社会环境。

我觉得政府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一方面用希望用市场办法解决市场问题,但是涉及到资源的时候,希望政府提供优惠。一个好的环境能够保护创新,能够保护企业的创新热情、创造热情,特别是在技术开发方面,特别是在创造高品质服务和产品方面的热情。

   

主持人:既希望市场的问题市场来结果,还希望政府来入股和支持,政府的手到底是多长才算合适?

陈立友:从大的角度来讲,从根上说,中国社会主义,首先要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点,包括现有的领导体制优点,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我的看法没研究透,政府很好地结合起来。

我们在下面体会更深,我们一家一家去跑,跑了不一定跟你合作,价格问题方面,一家一家看,看的过程也很复杂,一般在价格问题上,市场价,搞政府参股,你拍板,3.8元,我们出3.5元,有货,价格合理了,作为运输行业。共产党真的要向小米学习,我定了八份报纸,我几乎每天都看,出差也要并收音机,我今年66岁,当一把手28年了,68年当兵,88年当一把手,从传统产业干到“互联网+”,工业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我是高科技企业,为什么是高科技企业?比方说互联网和客车结合,客车,一个是潮流、超越、超速,在高速公路上不能超过110,一超过产品就会给你提示。利用互联网技术,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把这两个结合起来经济发展快、企业发展快。

主持人:陈总说的是政府要发挥规范作用,提出一个很重要的建议,作为企业家一定要看人民日报、新闻联播。

季成:十八届三中全会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让企业家少看政府文件、政策,而是要看市场消费者有什么需求。做一个企业需要政府参股来做,这是不公平的,政府参股你的企业,那些企业怎么办。政府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建立公开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任何人创业、守业,最重要政府的角色是监管的角色、维护公平的角色。这个时候政府往后退一步,作为创业者往前进一步,这个非常好。

今天早晨我印象非常深刻,早上街头巷尾开店的人都很高兴、富足,没有人觉得你要把这个东西关掉,早上吃的米粉就是路边的店,看起来不是很整齐,但是就高高兴兴开了这个店,这就是公平。市场经济我理解最重要的是由市场去起配置资源的作用,我们现在16个城市去了以后没有跟政府打交道,政府也没有管我们,这是中国最好的创业时代。你去到那个城市,当地老百姓觉得生活更便利,政府也没有来找你,等你发展到100个城市,政府也没有来管你,政府只是说你交税,你雇了很多人,这是一个很好的企业。

政府评价企业,一是合法经营,提供好产品,二是促进就业。交税,这就是评价一个企业好还是不好,政府做到这一点,还格外期待一点政府给人才公平的机会,真正讲中国最有问题的其实不是政府不努力不作为,最有问题是机会不公平,作为很多富二代来讲,他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官二代做一个生意比老百姓的孩子做生意要容易,这就是机会不公平。如果在一个城市里面官二代和路边摆摊的二代,他们都有同样的教育机会、创业机会,这个城市就是我心目当中最好的创业城市。

吴锦:真正站在投资者的角度的政府首先要有法治精神,诚信社会建设首先是诚信政府建设。跟企业家的承诺哪怕随着有些局部条件改变,甚至觉得执行不下去有困难了,这是有契约就是执行。所以无论如何要讲诚信,诚信就体现在依法依规办事能力和对企业精神的遵守。站在投资者角度的政府一定是服务型政府,政府工作人员、组成人员要有这个理念,所有的系统都要有服务的精神,真正地把投资者当成亲人,这样方方面面的主动服务,不办事这些就自然减少了。我觉得要有创新能力,创新能力包括方方面面的能力,治理能力,现在规矩、法治相对空一点,到基层就千变万化,不断发生情况,怎么结合实际进行治理的现代化。一定要有创新的东西,否则最后大家都不管,不管形成习惯社会就乱套了,维持秩序在公共环境里的营造,这方面都是我们需要进一步加强的。

戴晨:政府服务我深有感受,我们在全国注册公司,在很多地方注册公司就出现很多问题,最后我找人打个电话后来就解决了,这是一个很小的事情。反过来讲在美国签证的时候,当时犯的一个错误把护照的日期写错了,到来签证官面前你的日期写错了,可能回去重新写,那个老外跟我说我已经给你改过来了,你通过了。这个服务点很小,但是会让我对当地政府很亲切。

主持人:今天的主题是到二三线城市去创业,到三四年之前创业集中在北上广深,去二三线城市创业下沉的问题,下沉的机会在哪里,在二三线城市是不是有足够的市场空间?

季成:做上门保养不仅仅是做上门保养,上门保养把结构移动互联网技术结合,这里面有检测常规保养、小修、机械维修。我先在大城市做,未来在二三线城市,特别是到二三线城市城市以后到店效率更高,一个对未来社会有价值的公司,能不能以更高效方式服务社会,让消费者有更好性价比服务,消费者买这个东西不是买东西和服务,而是买你为什么做这个东西的服务。买食品就是买后面的食品安全,汽车服务买可靠的汽车服务。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讲真正到二三线城市的时候我们节奏不会那么快,一定是围绕消费者需求做,而不是为了自己的面子。

互联网有一个特点本身会比较快,去年7月份到今年7月份,业绩增长100多倍,在互联网行业没有什么改变。在汽车行业大家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速度,即使这样,未来我们的节奏,在今年年底是25个城市,在一线核心城市和省会城市,因为机动车多效率会更高,到明年是50个城市,会下沉到二三线城市,后年到一百个城市基本上覆盖三线城市。我喜欢这个城市,有很多事情喜欢特别重要,每一个城市到二三线城市如何打造好的营商环境,愿意让别人来这创业。对于我来讲,对于任何一个城市的政府来说,我可能是投资人,我也是这个城市的客户。我为这个城市服务市民之后形成税收,成为政府的收入。刚才大家讲服务型政府,未来到这个城市以后我们是纳税人,对我们来讲发展的节奏是这样的。到了二三线城市其实比较看中当地政府的规则、人才、市场消费者的成熟度。按照我们的计划明年下半年会到三线城市。

戴晨:到二三线城市创业是非常好的事情,我一直鼓励我们的人到二三线城市创业。一线城市也太挤了,创业成本高,做一个广告的成本都要远远高于在二三线城市,做汽车市场讲到大环境,汽车增长量在当地的增长每个人都看到了,车在继续增长,每个人对车的要求和对车服务的需求也在持续增长,二三线城市的需求没有一线城市的标准化服务、连锁品牌服务,他们也是有服务的。他在当地可以把一线城市学的东西在二三线城市做得很好,有可能在当地做成一个小小的龙头企业。因为你回到你当地的城市有资源、人脉、关系,而且对于一个城市有感情。

陈立友:我们公司是两条业务,一是客运;二是货运。客运现在是城乡一体化,在城乡一体化,在河南做的一个县把城乡一体化,现在一般就是公交,这个层次很低,也没有东西作支撑,安全、方便、快捷达不到,所以我们在一个一个县做。把县的个体户车都收掉,我们统一投放两百辆车,一套标准化全部上齐,这是全国的趋势。我们在郑州建立大的物流园,配了180个网点,各个县市都配送,在周边省市建立专线,比方安徽、山西、武汉,现在物流形势和货运形势做成功的很少,做一个失败一个,因为土地不受限制。还有市场环境问题,刚才谈到公平公正公开很对,在物流行业达不到,现在的小物流公司,去年郑州建立了10家,成不了标准化。

主持人:物流方面更注重在二三线或者三四线,因为物流比较注重毛细血管,还有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郭家学:互联网出现以后,对于二三线城市甚至到乡村,这是中国创业最好的时机。为什么过去聚集在大城市创业,信息对称、服务业比较完善,现在互联网信息对称问题解决了。在网上我看一个小女孩的爸爸是残疾人有一个果园,把苹果卖出去了,品牌做得很好,现在创业的这个机会和条件已经成熟了。三只松鼠做得都很好,现在创业每个人都有机会,一个大学生掌握这个技术利用互联网就可以把产品卖到全国,机会很高。

吴锦:大的方面来讲,我们的经济是从不均衡到均衡发展,产业转移,整个发展有漫溢的过程,先富带动后富。从我们自己角度来讲,在三线城市,互联网改变的就是信息对不称,高铁高速公路改变交通便利化,物流成本问题,经济社会发展改变了大城市建设宜居环境,巨大的落差以及带来就业问题,大城市就业好,生活条件好。现在二三线城市,讲宜居、生态,在天门我是从来不擦皮鞋,在武汉一两天就要擦一次皮鞋,这个生态环境是没办法比的。

三线城市优势的确慢慢很多,以天门为例,近几年来出现三回的趋势:一是老板叫回归创业。老板回来直接办企业,在建工程130多个,40个就是天门籍老板,老板回来开工厂。二是回家置业。外面赚来的钱回到家里买房子。三是回乡创业。他回到家乡就业,就在家门口就业,又可以照顾家人,工作又高,过去工资待遇很大,现在差距很小,也是三四千,这样三回的趋势对我们的发展是机会。但是不同的企业性质不一样,往二三线城市走的时机不一样,但是这是一个趋势。既要握手,又要牵手,不要抗拒,要拥抱互联网时代。但是要发挥我们的优势寻找差异化,找比较优势,武汉市场的人才密集度、成熟度,都是不可比的。

主持人吴市长给要来天门投资的企业家提建议?请企业家对天门政府提建议?

吴锦:企业是市场主体,投资和做事,理性是前提。该不该投资,什么时候投资,一定把企业发展什么到程度,首先有可及性,再就是软硬环境。

季成:热情拥抱企业的同时往后退一步。

郭家学:政府做好自己该做的事,维护公开公平透明制度,包括法治环境营造好,把企业生产力解放出来,让他们去干他们的事。

陈立友:一个地区要明确发展的主导地位,我的看法还是要发展工业。

戴晨:政府基础服务再往前一点,让我们感觉温暖一点,再有效一点,为我们铺好路。

主持人:今天2015中国领袖年会夏季峰会到此就结束了,希望大家关注12月份的《中国企业家》年会。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