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谈互联网+ 话实业精神——企业家齐聚天门 品茗论道

2015-08-31 10:35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夏季峰会 品茗

2015年8月29日,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和湖北省天门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2015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夏季峰会在湖北天门市举行。29日晚八点,在天门市陆羽茶经楼品茗会现场,天门市人民政府领导和众多实业家在此相聚、品茗论道。

围绕“实业与定见”的主题,嘉宾们在现场品味了三道茶,以茶之道映射实业的从业之道,一方面共同分享了多年来做实业的苦与甜;另一方面,来自实业派和互联网派的嘉宾们就互联网与实业的关系开展了深入的探讨。

硅谷创投教父彼得·蒂尔曾在《从0到1》的开篇讲过,“我们需要的是会飞的汽车,得到的确实140个字符”,一语道出了对产品和技术创新的需求,当全世界沉浸在互联网改变现实生活的快感中,实业的突破和创新显得更加迫切。

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

自温总理提出“互联网+”的理念后,关于互联网与传统产业关系的各种争议就不绝于耳,从最初的颠覆、再造,到现在的拥抱、融合,当面临造护城河还是做生态圈的问题时,身在传统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的企业家们有着怎样的理解?

湖北省天门市委书记柯俊认为,从实体经济发展角度来说,“实体经济+互联网”更务实一些,因为经济的发展如果没有实体经济、没有制造业作基础,其他的都是虚的,所以美国经济危机以后提出再造问题,英国提出重新发展制造业问题,德国搞工业4.0,中国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制造业和实体经济应该是整个经济社会的基础。

柯书记一席话得到了在场多位实业家的回应,其中武汉光谷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立平认为,如今互联网行业引起的关注度比较高。更准确地讲,“互联网+”是各行各业的互联网化,是真正意义上的信息化,应该通过互联网工具、通过互联网的技术提升我们的竞争力,而不是让这些企业都变成互联网公司。

皇冠企业集团董事长江永雄直言“实体经济一定比互联网经济要重要”,他表示,没有实体经济,互联网的意义就不存在,除非我们没有任何产品的需求,除非我们不需要吃东西,我们只需要享受服务,你才只需要互联网的社会。

年轻人都去互联网公司了,谁来支持实业的创新?

作为国内洗衣O2O服务领域毫无争议的领军者,80后创客e袋洗CEO陆文勇代表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回击”了传统行业。他认为,互联网并不只是一个工具,或是飘在空中的一个概念,或通过炒作概念拿到融资,最后又消失的一个经济体。他认为,现在是最好的一个时代,从没有这样一个时代能够让企业家们真正去做一些实事,过去的几十年我们只是去利用很多资源求发展,而现在有机会去通过文化、科技、健康的产业去改变中国的机会,也给了像他这样年轻的创业者,坐在这边跟前辈们一样去改变自己生活的机会。

谈到当下的全民创业浪潮,皇冠企业集团董事长江永雄有着另一番解读,现在年轻人利用互联网创业,当所有的年轻人都在利用互联网进行创业,没有多少人专注实业,比如你在线上做洗衣,却没有线下人帮你洗衣服,并没有人研究用什么方法、材料让洗衣更干净。当所有人统统做线上的创业,让线下洗衣服的人全部跑到线上去创业,那么这个国家的未来会怎么样?但我没有否定互联网,我个人觉得我们应该用更多精力去支持实业。

不忘实业精神,方得创业始终

武汉光谷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立平在谈到对实业精神的理解时表示,实业精神就是发展事业的初心、本心、内心的一种追求,而不是随大流。公司有多少市值,得到多少融资,未必是重要的,而应该把事业尽可能发展到极致,就是实业精神。当你去做一件东西,无论是什么技术、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你把这件东西做到极致的好,这个精神对制造业的发展,在当下可能是真正有意义的。

谈到创业初心,新加坡三达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蓝伟光认为,永远不要忘记做好水,就是自己的初心。过去30年人类的生产生活污染了水源,现在真正要做的是把污染去掉,把水里面的天然的矿物质保留下来,剔除化学污染保留天然的矿物质,未来我们要在中国要找三线城市,做净水的产业,在距离中心城市两三百公里以内,做一个新的水产链,把这里的水做出来供到全球去。

如果用茶来比喻创业的过程,华耐家居集团总裁贾锋谈到,当企业刚刚开始创办的时候就像一杯很浓烈的茶,很痛苦也很刺激,当企业快速发展的时候,就像喝更浓烈的茶更过瘾,但是慢慢茶会淡下来,在今天这样一个充分竞争的时代,如果我们能够把企业的分配制度做好,把股权制度分配得越广,就可以引进更多优秀的人才,就会有竞争力的产品,员工愿意为自己而做,不是为你而做。

作为茶圣陆羽的故里,天门的茶文化源远流长,品茗会现场的嘉宾们也通过三道茶,一起回顾了创业的艰苦与甘甜,创业过程虽然辛苦,但却让企业家们“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在实体经济面临重重挑战的今天,呼唤实业精神的回归,用“互联网+”去重塑实业精神,勇敢变革,或许能为中国实业发展带来另一种可能。

出席天门品茗会分享的嘉宾:

三通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艾欣

武汉光谷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立平

华耐家居集团总裁贾锋

皇冠企业集团董事长江永雄

新加坡三达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蓝伟光

e袋洗CEO陆文勇  

康复之家董事长柏煜

以下为现场实录:

主持人:我想接下来今天晚上的品茗会,我想先请各位嘉宾品一口天门的茶,天门产的绿茶,喝的第一口茶我感觉有点苦味,刚才柯书记开了一个头说这两年实业发展困难,可以说这种苦味,每一位做实业的企业家都有这种体会,想请各位讲一下苦味?

贾锋:事实上,不少行业这几年遇到了这30年以来最大的困难,包括我自己,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除了现在的互联网的项目非常吸引资金很火爆之外,我昨天面试了一个做互联网业务的,起步年薪200多万,现在除了这个领域,包括这个领域的从业人员,就业和需求很旺盛之外,很多传统行业确实现在面临了一个下行压力。在各个行业,现在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需求放缓、增长放慢,甚至出现下滑。这几年,土地成本、人力资源成本、渠道物业成本方方面面的成本都在上升,在这个当中苦我就不多说,借这个机会呼吁一下,我希望国务院能不能把利润较高的行业开放一些,给我们这些石油、水电领域降低一些民生成本,降低中国大量工业制造业依赖能源资源的企业降低成本。

黄立平:大家今年都在谈经济下行压力、制造业的困难,实际上全球日子都不是太好过,美国很舒服吗?欧洲很舒服吗?大概整体经济大的周期性的一个特征。制造业盈利在下滑,房地产盈利也并不好,今年上半年的半年报万科的毛利率只有21%,还会进一步收窄。金融风险在不断加大。今年,一个季度里面同时经历一个大的牛市,一个大的熊市,这是以前没有过的。互联网引起的关注比较高,但是真正盈利的互联网公司又有多少,死去的互联网公司又有多少?中国企业家峰会的讨论题目非常好,重塑实业精神。实业精神就是一个发展事业的初心、本心、内心的一种追求,而不是随大流,别人在说什么,咱们就一定要去追随什么。

去年我就在讲,互联网发展非常好,出现了很多明星的公司,不是要很多企业去学互联网公司,刚才书记讲得很好“互联网+”是互联网公司的想法,是他希望把互联网的优势渗透到各种实业里面去,不是让这些企业都变成互联网公司。

公司有多少市值,得到多少融资,未必是重要的,你把手头的那点事情做好,这就是实业精神。我在欧洲看过很多小企业,特别是德国,一年就做几百万欧元,有的不到一百万欧元,很小的一个市场、很细分的一个领域做成一个国际顶级品牌,一个8000万人口的德国有2500个世界知名品牌,这是实业精神。

在大的经济性周期波动的时候,这才是实业一个可行的路径,而不是简单地去追随互联网公司作为改变自己命运的方向。今天,来到天门,我也想提一点建议。制造业目前遇到的困难对天门这样的城市是机遇,过去是劳动力找工厂,中国进入到全球的经济循环,以出口为主要的方式带动了制造业,未来一定是工厂去找人口,有人口优势的地方是未来经济增长非常重要的动力,像我们这样一个靠人口输出到南方打工为比较突出的经济特色的形态,在未来的10年一定会有比较大的改变,怎么在新的制造业格局中去发挥这个区域的优势,去吸引那些适合内陆性消费产品的制造业在这个地方生根,这是非常有挑战新的一个题目。  

大家在讲智能制造,人工成本提高以后,通过智能化手段提高劳动率是一个方向,但是中国智能制造路要走多远,怎么个走法?人工智能、机器人、智能机器手,哪些在轻工行业适合天门发展,政府是否能集中一点力量来发展一些智能制造的推动性工作,来帮助有些制造性企业在信息化、智能化生产过程中转型升级。

江永雄:我是台湾人,1987年就到大陆,来了28年,我们传统的行业做的就是皇冠旅行箱,皇冠旅行箱已经超过60年。我们还做知名品牌的代工。但是以现在的情况,现在的实体基础,包括皇冠的旅行箱都在网络上被打得很惨,我很认同柯书记说的实体经济一定要比互联网经济要重要,因为没有实体,互联网的意义不存在,除非我们都没有任何产品的需求,除非我们都不需要在吃东西,我们只需要享受服务。

我说实在话互联网化是需要的,但我不太认同马云提出来青年创业的概念,大家都不用拿钱,直接在互联网上拿到钱,折算就可以出来创业。淘宝有多少厂家是没有钱赚,是赔本的?每年光棍节第一名都是赔钱。

我认为“互联网+”是思维的改变而不是真实去看互联网把它+到什么地方。我刚刚来的时候才知道天门是陆羽的故乡,台湾有一种酒叫醉陆羽,是把这个茶的精华放在酒里面去,变成非常特殊的茶酒,非常香的茶的味道你喝进去就是白酒的口感,非常有意思,这就是一个文化概念的创新。台湾才2000万人口,德国8000万人口,台湾从2005到现在2015年这十年当中有大概超过1000项发明产品得过世界奖。今年我有一个好朋友到日内瓦发明展里面拿了一个金奖,发明无动力照明。这些东西我们想把它整合,做成台湾发明专利馆,如果天门感兴趣我们可以来对接。

台湾很小并没有这么大的市场,而大陆很大。大家说经济下行,我来大陆28年,大陆经济下行最主要过去大家拿的东西就拷贝、拷贝就生产,赚的是人口红利,从来没有细致研究产品应该怎么提升。然后,你赚1块钱,我赚9毛钱,你赚9毛钱,我赚8毛钱,就这样竞争下去,当我这个技术别人都会的时候我就无计可施。

思想的改造比其他更重要,天门我认为不该扩大去引进工业,而更多是引进更智慧相关的东西,例如可以做智慧园区,引进更多的有想法的年轻人到这里来创业,创造更多的想法,然后开阔更多的东西。

蓝伟光:我是一个化学博士,我看不懂“互联网+”,如果说实业+互联网是很好的,但是每一个人做“互联网+”,实体经济怎么办,如果没有实业,有了“互联网+”有什么用?我跟德国人很多交流,他对中国的互联网疯狂,德国网络的基础设施没有中国好,但是它的实业做得不是比中国好一点。我今天来很高兴,还是说到这杯茶,我是做水的,进到房间送的两瓶矿泉水,可口可乐的冰露纯净水。

大家天天喝水,什么样的才叫好水?纯净水是什么也没有,人类实际上喝的天然的水。长白山的水长白山说叫冰泉,怎么供到全球?运输的成本远远高过水的成本。我们说过去30年人类的生产生活的活动污染了水源,现在真正要做的是把污染去掉,把水里面的天然的人类所需要的矿物质保留下来,不是像可口可乐做成一个纯净水,也不是要去做这个山那个山的水运到全国各地去。

民以食为天,食以水为先,水以净为本,我想天门这个地方,我今天从武汉过来其实很方便,我这个学理工的人,我跟新加坡的淡马锡基金,在中国要找三线城市,距离中心城市两三百公里以内,做一个新的水产链,把这里的水做出来供到全球去,这里要做净水的产业,把它供到武汉,往北供到郑州,跟天门讨论一下净水产业。

艾欣:天门做了一个真正是把实业和互联网结合得很好的东西,叫做茶叶交易所,是一个把实体经济和互联网工具结合起来一个很好的连接平台。我刚才坐在刘主任和柯书记旁边,其实我问了一下天门市茶产区很小的,但是它可以创新和变化成立一个交易所。其实全球的资金在美国的交易量最大,华尔街的交易量最大,就是因为它有交易所,而不是它有很多钱。

天门将传统的农业,或者农业食品和商业、互联网做了非常好的结合。因为中国可以做茶交易所的地方很多,但是只有陆羽故乡可以叫得响,我觉得这是一个独有的资源,这也是一个和金融、和互联网这个工具结合起来的东西。

全世界所有大的制造商,德国宝马汽车,我去参观过它的工厂,我了解它的整个工艺过程,其实它就是全球采购,然后全球销售,它在德国慕尼黑这个工厂只是一个组装生产的地方。我觉得茶交易所有点类似这个感觉,中国有27个产区,传统的观念不能让他们把茶叶变化快速消费品。英国立顿红茶这一家企业370亿美金的销售,中国700家茶企只有100亿人民币销售,毛茶加起来有1000个亿,茶的交易市场炒来炒去就是这样,实还没有做到真正把它提升为一个快速商品的层面。所以做茶的实体经济企业是可以做好,但是做好以后需要去交易,这是不能排斥的,互联网工具也不能排斥,金融工具也不能排斥,交易所这个工具是很重要,这四个东西结合起来以后,我觉得未来是天门在传统农业这块可以有大的作为的一个地方。它可以把全球的茶叶集中到这里来,同时它可以把这个东西卖给全球,这个比成为茶产区、有很多茶企更重要。

我觉得不要单纯地去把产业划分得那么细,什么互联网思维、实体经济,其实它每一个环节都是环环相连的,商业是有机的,不能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去讨论,要把它串起来。明月当空,再加上很好的茶,这是北京、武汉得不到的资源。利用互联网工具、金融工具、交易平台,让实业家、买家、卖家都到这里来,这就足以让天门的经济发展。其实天门的生活环境、这个城市的环境真的去引进很多重工业、引进很多替代性的工业,可能会把这个环境浪费掉。

主持人:第二道茶,回味甘甜。我想请各位嘉宾谈谈做实业的甜在何处?

江永雄:我从16岁就进公司,就开始做皮箱,几乎每一个旅行箱的环节,现在各位用到的塑料、真皮我每一个环节都做过。我是从一个员工开始做起,我当个工厂技术员、仓库的主管、采购、现场技术主管、品管,所有的工作都做完了,最后去做了业务,我才发现如果前面那段我没有做,我是很难做业务的。我后来在做业务的时候,所有的客人来跟我谈旅行箱的订货,怎么订?这个箱子就是50块钱,他非得杀到30块钱,我说可以,30块钱我可以做到25块钱给你,首先从厚度5厘米降到2厘米,布料从1000单降到600单,你不就是要这个便宜?做实业的甜就是你在那一段经历和过程,在扩得更大的过程有没有想到你最开始的那个点,这是实业之甜。

黄立平:人们经常讲传统制造业怎么样去发展、怎么样去创新,但是这里头我坚持一个,你把你那个东西无论做的是什么,你想方设法做到最好。我特别认可用手工做出来的东西,我觉得它比用机器做出来的东西更有价值。实业精神从某种意义上讲再往前说就是创客精神,你去做一件东西,无论是什么技术,你把这件东西做到极致的好。

贾锋:早期的实业精神,其实现在面临的困境,我们过去学经济学里面提到的,过去的增长方式是比较简单初级复制增长方式,这种增长方式,我们的市场份额容量已经达到了极限,面临的确确实实是过剩。在这种充分供给,甚至有这种饱和的状态下,下一步经济怎么走?在这个情况下,消费者就会有了更多选择的机会,有了更多选择的议价能力。互联网,其实很大程度上也是更加明显把消费的权利向消费者这一方倾斜,在整体供给过剩的情况下,现在很多工业企业的利润就会变得更薄,这个过程确实是对中国乃至全球制造业是一次很大的挑战,但是这其实一定会过去的。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是不是简单的就是一个COPY,能不能从工业产品到产品服务商能够提升附加值、产品差异化,能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需求?中国几十年经济发展其实是太快了,大量地在制造,制造出来又过剩,原来是生产不出来现在又愁卖不了,现在谁都不愿意做这个事情,能不能从总量上控制一下产能,把控制下来的产能少浪费一点环境、少浪费一点资源?

主持人:第三道茶,大家还是有点焦虑,实业怎么摆脱焦虑,怎么让大家品尝第三道茶,清新淡雅,喝出了闲情逸致。我想请问各位嘉宾,大家期望什么状态?

贾锋:我们华耐家居创办20多年,现在做企业到了一定阶段,在座企业家都会很累,面临很多压力。你面临着企业的产品竞争力的压力,企业规模的压力,企业内部治理效率的压力,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我这20多年的心得,当很多企业刚刚开始创办的时候就像一杯很浓烈的茶,赚钱很痛苦很刺激,当企业快速发展的时候,就跟喝更浓烈的茶很过瘾,但是慢慢茶会淡下来。

今天是一个充分竞争的时代,如果我们能够把企业的分配制度,把股权制度分配得越广,你就可以引进更多优秀的人才,你有了优秀的人才你就会有竞争力的产品,你愿意为它而做,不是为你而做。

当你实行大量股份制的时候,你就不会提高那么高的成本,公司成本、激励成本,员工的收入和你企业的收益和股票在浮动,企业产品竞争力、价格竞争力就会提高。

三是从治理方面,企业发展近些年以后,可能要加强治理,怎么样提高决策的安全和稳健,能够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能够降低企业发展的风险。

柏煜:今天有一个观点跟大家分享,有关实业划分的范围,很多人认为电子商务是轻资产是新经济,其实电子商务是人力密集型、人才密集型、资金密集型的产业,所以它其实就是不冒烟的工业,也是非常适合像天门这样的城市来发展这样的产业。我认为现在经济下行的问题还有很多解决方案和空间,最近在推动的政策红利的释放,其实从大概几年前开始就在推动这件事,但是实际上到了真正的地方政府阻力是非常大的,其实不是大家不作为,而是不知道怎么做,只是政策研究不头,根本不懂。十年前国家推动医药药品、医药器械在网上销售,批这个许可证的地方,我今年年初的时间发现全是在北上广,越是落后的地方,越是很多经济欠发达地区根本没有通过这项政策落地,因为怕担责任,用非常浅显的想法想,网上卖假药,实际上没有一家拿到网上销售牌照卖假药,没有证的人卖假药,政策红利的释放,中央不是没有政策但是在各地推动得并不好,在湖北还是不错的,怎么样把政策红利落地,让企业能够打破一项一项的玻璃门,让大家的工作更有效率,然后一门心思放在经营上,而不是放在怎么样拿许可证上,可能我们国家的经济还能够增长5—10个百分点也没有问题。

陆文勇:“互联网+”,跟+互联网本身来说都是经济的一种形态而言,现在去过多讨论它到底是前后左右,也没有确切的定义。我非常认可一点需要实业,需要非常踏实的产品、踏实的服务、踏实地去做经济转型,结构优化和效率提升,这才是根本。

我的合伙人也是之前做洗衣店连锁,从1989年就开始做这件事情,也是中国最大的洗衣连锁之一。现在的新公司,也是一家从传统企业转型到做互联网的企业,我觉得它本身是传统或者是实体经济的互联网化,但是互联网这种东西并不是完全它是一个工具,或者是飘在空中的一个概念。

我说现在是最好的一个时代,没有这样一个时代能够让我们很多的企业家真正去做一些实事。过去的几十年并没有太多机会做创新,很多企业其实是去利用很多资源去发展,包括房产、矿产。现在呢,我们有机会去做很多事情,可以通过文化、科技、健康产业去改变中国。这给了我这样年轻的创业者机会。

我创业做的服务业,做家庭服务,第一个产品做的是洗衣,洗衣做到互联网洗衣的第一名,大概是90%的份额,第二个品类做餐饮,做吃饭,做的家庭共享厨房马上会有好的趋势,邻里这个需求非常强烈,这是现代社会潮流的变化。

政府比较开放鼓励创业、给了很多优惠政策。在座企业家说的笑脸相迎,我们有很多机会做一些事情,从去年和前年,国内资本从来没这么活跃过,创业者也从来没有这么多过。当然喊出来的口号不适合创业的人也创业了,这可能是个负面的效应,大家创业,创新是需要的。无论是做企业还是工作,互联网这个东西主要是价值观的变化,真正是让每个人更自由的,更加方便得享受高性价比的生活,这就是我理解的互联网。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