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创客·敢爱】李一男:颠簸的创客

2015-10-08 12:33 | 作者: 马吉英 来源:《中国企业家》 李一男

不管是雷军还是李一男,两个人的输和赢都会被放大。他们都把当下事业当做自己最后一次创业,赌在上面的不仅是时间还有自己一世英名。

文_本刊记者 马吉英 编辑_吴金勇

如果评选一位2015年最出人意料的创客,非李一男莫属。

他在4月初通过微博宣布做一些让自己觉得激动的事情,将一切过往归零,创业路上再次出发。他的微博签名也改成了牛电科技创始人兼CEO。牛电科技的主要产品是两轮电动车“小牛”。

这是一次不乏能量但又有一丝伤痛底色的创业。小牛电动发布之前,已经获得5000万美元融资。作为曾经26岁就成为华为常务副总裁的传奇人物,李一男在小牛电动发布时,形容自己四十多年走过的路“上上下下,起起伏伏”,“有时候觉得我像坐了一个过山车,一路颠簸向前”。

而创业是又一段颠簸的开始。

牛电科技最初位于北京酒仙桥中路,当时李一男的办公室看上去跟一个背景简单的创业者没什么区别——既不高大上,也算不上温馨,只是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他不在的时候,这个房间会被团队征用,几个人挤在里面开会。因为通风不好,呆时间长了,人会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

这也是李一男和团队这几个月来最直接的体验。

“做硬件是最累的。”接受本刊专访时,牛电科技创始人兼副总裁胡依林如是说。硬件产品跟APP不同,后者有bug可以不断升级,但硬件则需要在第一款产品上尽量避免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

有人会因为等待时间太长而不满,有人因为车的质量问题吐槽。“从一开始,小牛的缺点就被放的无限大”。一位牛电科技的员工说。

李一男的压力可想而知。在6月初的发布会之后,他再度消失在外界的视线中,行踪神秘。一种猜测是,李一男在给公司找钱。

整个传统两轮电动车市场正进入压力最大也是最躁动的时期,几乎所有公司都在研究如何登上互联网这艘船。

牛电科技的出现,让传统力量更加紧张,并表现出了明显的敌意。

就在6月份小牛电动发布后,连续有多家电动车厂家也召开了发布会,公布了自己的智能化产品。这种局面被称为“斗牛”。有牛电科技的工作人员对某家公司的发布会感到好奇,想登陆一下对方论坛看发布会什么样,结果发现自己和同事都登不上去,原因是IP被封。

“这是难免的。友商肯定会有一些动作,因为真的动到谁的肉,他就会跟你拼命。”牛电科技市场副总裁张一博说。他之前在小米科技的市场部,是小米的518号员工。

但从某种意义上,小牛是国内电动车电商化探索的启蒙者。

电商化的尝试从京东起步,通过京东众筹平台,订单达到16000辆。随后也有其它电动车厂家进行了同样尝试。

之前有传统公司在2014年就已经宣布在京东和天猫设置旗舰店,但效果不佳。“他们思想首先就转变不过来,没有把网上销售看做重点,所以投入的人力物力不多。”据该公司的一位前员工透露,“电商基本上是把各个部门淘汰的人员以及刚大学毕业、有点文凭的学生揉在一起。”

而小牛电动的销售全部在线上,线下网点是作为售后支持。如果说传统电动车线下拓展的是销售网点,小牛拓展的是服务网点。“小米的营销和品牌主要是在线上,小米当年开创这个模式是非常传奇的,线上这块我是有一些信心的。但是车这个行业跟电子产品不一样,不沉到线下很难有良好的体验。所以线上和线下对我们来说都很重要。”张一博说。

6月1日儿童节这天,小牛电动正式发布,再过3天,就是李一男45岁生日

目前小牛在北京的服务网点在40家左右。而在6月1日小牛电动发布时,李一男曾提到,小牛在全国O2O网点将规划到3000家。

当时,纪源资本合伙人李宏玮也在现场,她坦陈自己开始是有点担心的,毕竟李一男一直低调,很少公开亮相。但在看完演讲后,她感觉还不错。

“我们给他鼓足了勇气。”张一博说。张一博比李一男小17岁,李一男一开始害羞,不好意思开口演讲,张一博就让他站到会议室的桌子上,再打开一罐啤酒给他喝。就这样每天练一遍,大概练了两周。

胡依林透露,看上去波澜不惊的李一男也有沸腾的时候,比如在喝了酒之后,比如在聊偏vision的话题时。与李一男的沉稳相比,设计师出身的胡依林是一个经常处于鸡血状态的人。胡依林透露,他曾经担心项目发布的时候,提到自己初中毕业的学历是否恰当,李一男的态度是英雄不问出处,能不能做合作搭档,跟教育没关系,大家方向一致就OK。

这可以看做是李一男为人处世的一种价值观。作为一个有很长的百度百科的人,李一男对自己的过往也从来不提。

但在投资人看来,李一男的故事和时代烙印却非常动人——15岁考入当时的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26岁成为华为常务副总裁。30岁时从华为离职,以颠覆者的姿态创办港湾网络,后被华为收购。之后他又先后出任百度首席技术官、中国移动旗下12580CEO。2011年以合伙人身份加盟金沙江创投。

“只要在互联网圈混过的人,对李一男都不算陌生。”李宏玮说。

有以上这些经验,已经45岁的李一男也不愿做个小APP跟更年轻的创业者去竞争。他想利用这些经验去改造另外一个市场。

纪源资本是牛电科技的投资方之一,李宏玮把小牛项目定义为一次理性和感性相结合的投资。感性是针对李一男这个人,而理性则是针对中国消费升级、移动技术跟车结合这一大方向的判断。为此,纪源资本还针对不同区域、不同年龄层的消费者,做了一个3000人的用户调查。等到跟李一男正式聊的时候,李宏玮发现李一男的分析很透,而且很正式地做了PPT,商业计划书也写得特别好,跟一般的初创企业不一样。

李宏玮的感受就是,李一男真的很想把这件事做成,为此也在勤奋学习。但很难说小牛可以复制小米的成功。

跟小米不同的是,小米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爆发期,是在一个新增市场跑马圈地。而小牛的市场思路则是取代性的,是在一个存量市场打拼,小牛需要用自己的产品去打动用户。这意味着两者会有不同的增长曲线。

而小牛电动的挑战在于,引领行业更新速度和粉丝规模的优势能否快速建立起来。是低价冲量还是保持品牌定位,管理层意见各半。张一博介绍,在小牛的团队中有不少是来自小米或者乐视,“做互联网的人很多时候被小米模式洗脑了,觉得互联网产品就应该是低价的”。低价的好处是资金可以迅速回流,快速冲量,建立起规模优势。但在李一男的坚持下,小牛没有走这条路。张一博也承认,“作为交通工具,可能需要考虑的更多。跨品类的东西,思维上需要转化。”

在搭建了初步的服务网点之后,小牛的线下体系正在酝酿升级。接下来,小牛的目标是要建立体验中心,至于是加盟还是直营,尚未确定。

李宏玮跟李一男和雷军都熟。她的评价是,两人虽然性格不同,但状态类似,他们打心里就是创业者,只是休息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新的方向,然后再重新起航。如果今天没有移动互联网和智能的结合,他们可能就算了。如果看到可以承载百亿公司的时候,他们一定会心动。

创业维艰。虽然小牛才刚起步,但李一男已经很多次被问到“如果失败了会怎样”这个问题。

在李宏玮看来,不管是雷军还是李一男,两个人的输和赢都会被放大,“都是把这个事情当做最后一次创业,就赌在上面了,包括时间和自己的声誉”。

而李一男在创业宣言中写道:“虽已过不惑之年,但人生如若初生,做点有意思的事,给人生以痕迹。”

敢爱 语录

CE:作为创业者,要敢于做什么?

李一男:每个创业者都是信心很足的。创业意味着百分之百的付出,要舍弃其它很多东西,把精力金钱和最大的资源投入进来。

CE:做小牛电动是基于什么样的社会观察和思考?

李一男:在中国由于很严格的禁摩政策,自行车的时代也回不去了,使得电动车成为中国个人载具市场上主要的出行工具。使用电动自行车每天节约的碳排放量是4000多万吨,对中国已经极度糟糕的环境是极大的缓解,对交通也是。所以不管你有车没车,在天气好、出行半径不太远的时候能多一种出行方式,为什么不呢?

骑行电动车一度电可以行使50公里,也就是一块钱可以行驶100公里。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呢?

大家觉得骑电动车的是低收入人群,当低收入人群在为环境做贡献的时候,为什么高收入的人群不做贡献呢?

CE:针对年轻人这个用户群体,小牛电动有哪些创新?

李一男:我们不仅希望小牛成为主流城市人群最重要的辅助交通工具,更把它看做改变生活品质的一个契机,让每次出行都成为一段难忘的旅程。小牛电动的目标人群是年轻人,他们通常都有这样的标签:创造力,行动派,自我主张,有趣味,有品位,热爱,勇敢……我叫他们“都市玩咖”。

而通常充满快乐自由的脑袋想到的问题又会很有趣,喜欢参与到黑科技、小发明创造当中,很多人愿意去改装,去改造,他们更像极客。但回归生活当中,又有 很多的生活情境随拍。我们也会继续带着这些都市玩咖一起玩转都市,做好“都市+”的文化。这将会是一个独特的niu文化。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