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2015中国企业国际化指数排行:拐点,大国战略下企业国际化

2015-10-29 10:35 | 作者: 徐征香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企业家

策划执行_本刊编辑部 / 中国企业家研究院

文_中国企业家商学院研究员 徐征香 编辑_黄秋丽

2007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经历了一次小高潮,2010年债务危机波及整个欧洲,中国企业再次大规模出海,海外并购又迎来一次高峰。《中国企业家》敏锐地捕捉到了这股国际化潮流,2011年推出了中国企业国际化指数排行榜,系统梳理中企国际化进程中的成绩和痛点,以此为更多计划走出去的企业提供帮助和指导。经过5年的探索研究,我们的评选榜单由50强调整为20强,并在今年增加了国际化新锐榜的评选,希望他们的经验和教训能够给更多的中国企业提供借鉴。

2015年度中国企业国际化指数排行榜

(点击图片查看大图)

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正由初期的以能源及矿产为主导的资源驱动型,转变为多元化技术及服务型驱动。

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新常态下(见图表1),外界曾悲观预测会加速资本流出,中国会在2014年变成资本净输出国。这个推测不仅被证伪,2014年中国还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外资流入国,并且连续3年保持了世界第三大对外投资国地位。中国作为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其发展潜力依然巨大。

联合国贸发组织发布的《世界投资报告2015》还有一组值得关注的数字,2014年中国积累对外投资总量全球排名第八。

“对外投资其实是与国家资源分布相关的数据。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作为一个13亿的人口大国,中国资源的分布并没有达到最优。这个排名与中国不太匹配。”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华商研究中心主任康荣平教授说,很多比中国小得多的国家都排在前面,最典型的代表是日本,他们大量的资源配置在国外,虽然GDP很小但是GNP很惊人。

这是一个国家战略层面的问题,从2014年开始,高层已经做出很多重要的部署。2014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在APEC峰会上向世界宣告:未来十年,中国对外投资将增长近三倍,达到1.25万亿美元。由此推算,今后每年中国的对外投资额都将在1000亿美元之上。2015年3月底,“一带一路”远景与行动文件正式颁布。“一带一路”贯穿欧亚大陆,一头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一头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则是经济发展潜力巨大的中亚、西亚、南亚和东南亚国家。这条涵盖44亿人口,经济规模达21兆美元,涉及60多个国家的经济带,不仅对于中国国际化意义重大,对于整个世界全球化都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此外,2014年3月,中国政府针对海外并购颁布了新的政策和规章,用以简化海外并购手续,提高并购效率。

这些国家战略给中国企业带来了一个巨大的契机,必将会有更多的中国企业借助这个机会打开国际化新思路。可以预测,中国企业走出国门、走向国际将会成为浪潮,作为走出去最重要的方式——跨国并购也将不断刷新纪录。

2015年9月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研究数据显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步伐一直处于加快状态。从2004年到2014年10年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数量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9.5%,交易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5%。仅在2014年,中国企业在海外已完成的并购数量就有154起,交易规模高达261亿美元(见图表2)。

2007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经历了一次小高潮,2010年债务危机波及整个欧洲,中国企业再次大规模出海,海外并购又迎来一次高峰(见图表2)。《中国企业家》敏锐地捕捉到了这股国际化潮流,2011年推出了中国企业国际化指数排行榜,系统梳理中企国际化进程中的成绩和痛点,以此为更多计划走出去的企业提供帮助和指导。经过5年的探索研究,我们的评选榜单由50强调整为20强,并在今年增加了国际化新锐榜的评选,希望他们的经验和教训能够给更多的中国企业提供借鉴。

新趋势与新亮点

并购行业重心转移:由初期的以能源及矿产为主导的资源驱动型并购,转变为多元化的技术及服务型并购。

对比近5年相关行业数据(见图表3),可以看出,从2011年至2015年,中国企业在海外实施并购的行业发生了根本性改变。由于经济高速发展,能源消耗加剧,2008年有关方面突然意识到能源问题的严重性,此后收购海外油田成为中国大型国企走出去的主要标志。其中最为著名的案例,是2012年中海油收购加拿大能源公司尼克森,高达151亿美元收购金额创下中企海外并购最大交易案。而2014年以来,并购主体向金融业、房地产、TMT行业倾斜,越来越多的企业寄希望于借海外并购获取市场份额及核心技术。

2014年,海外并购市场上格外引人注目的是安邦保险。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安邦保险就连下三城:2014年10月6日,安邦保险宣布并完成了对希尔顿集团华尔道夫酒店19.5亿美元的资产收购,惊爆全球。仅一周之后,安邦保险即宣布100%股权收购比利时百年险企FIDEA。两个月后,安邦保险再以2.06亿欧元的大手笔拿下比利时百年银行德尔塔·劳埃德银行。2015年2月,安邦保险再落一枚棋子,以1.5亿欧元收购荷兰VIVAT保险公司100%股权,这是国内险企首次布局荷兰保险市场。

除安邦保险巨资收购华尔道夫酒店外,保险行业收购海外房产一时间掀起热潮,中国平安3.27亿英镑收购伦敦地标性建筑Tower Place,阳光保险12.3亿美元拿下喜达屋酒店。

从2011年到2015年的海外并购行业分布来看,房地产行业并购占比有了明显的增长,前3年都在1%左右徘徊,而2015年猛增到14.47%。世邦魏理仕的数据显示,仅2015年上半年,从中国流出的房地产投资总额就高达66亿美元,几乎占据亚洲流出投资额的1/3。

房地产行业巨头的国际化也很引人注目。从2014年至今,万达已经有12起海外并购,其中4项是房地产项目,而万达以9.7亿美元获得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黄金海岸Jewel酒店及公寓项目的控股权最为惹眼。2015年,绿地集团宣布计划耗资10亿美元在洛杉矶中心打造出一个集酒店、住宅和购物为一体的商业区……近年来,房产企业井喷式转战海外,与国人消费市场的转移有关,随着越来越多的国人走出国门进行旅游和消费,海外房产也将持续升温。

在TMT行业,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也有了相当的影响。

表现最突出的是BAT以及华为、联想等。2014年阿里巴巴新拆分成立的蚂蚁金服在海外并购上崭露头角,2015年初就以5亿美元完成了一起对美国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收购。腾讯则不断在海外市场上斩获各类互联网公司,海外并购亦显频繁。IT领域,联想主要动作集中在去年从谷歌手里买下摩托罗拉移动,华为则在2014年9月收购了英国蜂窝物联网芯片和解决方案提供商Neul,华为还计划以Neul为中心,打造一个全球级物联网。而在国际化新锐入选企业中,小米、猎豹、京东和乐视,是TMT行业中最具潜力的国际化代表企业。小米进军东南亚、南亚、南美等新兴国家市场,猎豹移动则在全球市场布下阵局,京东和乐视也频频出海寻猎。不仅如此,不少非科技类企业也盯上了TMT这块大蛋糕,2015年,中信集团就投入1亿美元下注Uber。

在今年已完成的海外并购行业中,“体育产业”的出现似乎让人有些诧异。中国的体育产业正在迎来黄金时代,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收购各类体育资源,其中手笔最大的是万达。2015年,万达在体育业务板块就发起了三次并购,1月以4500万欧元买下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20%股份;2月以10.5亿欧元控股欧洲体育传媒巨头盈方体育传媒集团;8月又宣布以6.5亿美元全资并购美国世界铁人公司(WTC)100%股权。有人看到了大战略和大远见,也有人道出了不看好和大担忧,而最终成败需要时间检验。

并购目的地变化:欧洲和北美已经超过亚洲,变成中国企业海外并购首选目的地。

美国金融危机加上欧洲债务危机,成为中国企业抢滩的最佳时机。通过对2015年1-8月的76件已完成海外并购案例分析,我们发现仅发生在欧洲和北美的并购交易数量就占到了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总数的64.47%(见图表4),其中,发生在美国的并购最多,数量为28起,其次为英国和加拿大,分别为7起和5起。目前,从全球经济走势来看,欧洲和北美等发达国家经济正处于缓慢复苏阶段,大多数欧美企业和资产收购价格暂处于较低位置,尚有利于中国企业走出去。

老痛点和新挑战

波士顿咨询公司9月发布的国际化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并购成功率偏低,仅为67%,与欧美、日本等国家存在较大差距,与表现最好的美国相差近20%。康荣平教授也表示,目前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成功率甚至低于同是发展中国家的印度,“他们现在是高于平均值的,而我们则相反”。

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成功率低是个一直存在的“老痛点”。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众多的海外并购夭折失败?经评委走访和调查研究发现,这主要是由于企业并购战略不清晰和文化差异造成的。

1、战略不清晰,企业没有充分准备就盲目进行海外并购。目前去国外投资的中国企业和1980年代末的日本企业有惊人的相似,那时日本企业在海外投资比较容易盲目冒进,最典型的就是1989年索尼和松下相继盲目购买美国电影公司,巨亏10多年之后才盈利。今天不少中国企业因为缺少清晰的并购战略,以及充分的调查研究,使得其在海外布局的脚步受阻。

2、并购整合过程中文化差异大,导致并购效果不理想,甚至最后以失败告终。“英语是印度官方语言之一,较中国人更容易融入到西方文化和思维方式中去,因此与欧美等国家文化差距较小。”康荣平教授解释为何印度海外并购成功率高于中国。对于没有并购经验的企业而言,在并购发生及整合过程中,习惯性使用中国思维来管理被并购的欧美企业,极易引起公司内部员工的误解和不满,导致重要人才的流失,而文化差异体现最明显的是在白领密集型行业(如金融保险行业)中,文化差异和价值观是最难磨合的东西。

除了这些老痛点,中国企业国际化还有一些新挑战。康荣平教授对日本企业国际化有深入研究,他认为日本之所以国际化越做越好,很大原因在于它们有半官方性质的亚洲经济研究所,提供给日本中小型企业相对便宜的海外资讯。另外,还有综合商社等专门服务于中小企业走出去的商业性机构。在这方面,中国暂未出现较权威的指导性机构和专业组织,中小型企业走出去主要依靠自己或寻找第三方咨询机构,获取信息的质量水平难保且获取费用较高。对于如何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特别是信息服务和咨询服务,以便让企业在决策时有更多的依据,这是未来中国政府在推动企业全球化急需解决的新挑战。

与往年不同,“一带一路”战略成为今年中企国际化热点话题。中国民间智库察哈尔学会秘书长柯银斌强调:“一带一路”是在向东看的基础上加上向西看,除了利用东部资源还必须利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资源。这个巨大的战略,需要“一带一路”参与各国在政府、企业、NGO三方面开展合作,这样才能推进、提高成功率。

“一带一路”被认为是有中国色彩的国家对外直接投资战略。2015年3月底,“一带一路”远景与行动文件正式颁布不久,在与沿线有关国家沟通磋商后,中国基建类企业陆续推进一批条件成熟的重点项目。这些企业主要是大型央企,包括中船重工、国家电网、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等等。作为“一带一路”的配套工具和金融支撑,丝路基金、“亚投行”等金融组织机构相继筹建和投入运营。这一系列的国家战略中,蕴含了大量的商业机会,更多的民营企业如何把握其中的机会很重要,这需要国家相关机构以及民间智力资源的参与。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