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快递止于乡镇?阿里的“两元”农村物流账本

2015-11-22 12:21 | 作者: 梁嘉琳 詹琦 来源:经济观察报 物流

在“物流不下村”的日子里,农民只能驱车到县城的大超市、大卖场购买大件商品,大大限制了农村电商消费能力。

“双11”刚过,孙利军又开始备战年货节。

11月12日,品牌方开始举行“双11”庆功会时,恰是茆小辉最忙的时候。他是一名农村快递员,负责甘肃省陇南市成县34个村点的配送工作。“双11”期间,成县农村地区在农村淘宝(简称“村淘”)下了4000多单。12日,茆小辉和弟弟盘算了一下,一天、送三四百单,也要持续超过一周才能送完。他们一天睡大约五个钟头。

美国电影《玩命速递4》即将在华上映,对茆小辉来说,这种“惊险”是家常便饭——每送10单,就有3、4单的买家藏在沿途没有人烟的深山老林里。有一次,一个上海纪录片拍摄者随行送货,在陡坡上倒车,90度转弯时旁边就是悬崖,坐在副驾驶位的拍摄者大呼:“哥们儿,你这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茆小辉只是近千人村淘配送员的一员,承接了县级运营中心到村点的二段物流。然而,阿里研究院报告显示,我国物流快递业的现状是“快递止于乡镇”。“90%以上的农村,西部地区甚至是100%做不到互联网物流。”阿里巴巴副总裁、农村淘宝事业部总经理孙利军说。在“物流不下村”的日子里,农民只能驱车到县城的大超市、大卖场购买大件商品,大大限制了农村电商消费能力。

今天,农村电子商务,被马云视为继全球化、大数据之后的集团三大核心业务。这三者均被业界视为万亿级市场。孙利军向经济观察报透露,随着“上行”(农产品进城)紧随“下行”(工业品下乡)铺开,以及每个村日均包裹数大幅提高,物流成本有望随着集聚效应不断下降。预计在未来两年内,即便阿里巴巴与地方政府停止补贴,物流成本也能为农村居民所接受。

“当下行的全国平均物流成本降到2块钱以内,农村物流成本就会比城市物流成本还要低了。”孙利军预计。

“国内的全球化”

“双11”刚过,孙利军又投入下一场更大的战斗中——年货节。

11月11日当晚,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宣布,阿里巴巴接下来将再次打造一个不亚于“双11”的节日——年货节。本届将由淘宝和农村淘宝一起承接。

而刚刚过去的“双11”,村淘是今年新加入的成员。尽管今年全国只有8000多个村子参加,但按阿里巴巴高级副总裁吴敏芝的话说:“消费力非常夸张。”

在阿里巴巴竞争对手京东CEO刘强东的老家宿迁市,该市沭阳县沂涛镇东王庙村,“双11”只花了半天,农村淘宝就销售了近120吨工业化肥、数辆轿车、近60台电视、近1500桶金龙鱼调和油、300余件儿童盖床。

吴敏芝举例说,热销商品中,既包括TCL给农村定制的1111元特价32寸电视机;也包括某品牌电饭煲针对农村家庭人数多、喜欢串门吃饭,将4升电饭煲增容为5升的定制款。小到12元的玉米刨粒“神器”,大到清洗摩托车、自行车的洗车机,都有人买。

农村交易的火爆,映射出电商浮现的增长极限。作为交易总额大于所有线上、线下零售商的中国最大商贸流通平台商,阿里巴巴已经成为中国消费潜力的风向标。2015年前三季度,全国网上零售额25914亿元,同比增长36.2%,占比已经连续上升到11.99%。随着基数不断增大,电商消费增速正在下降,即将进入“新常态”。尽管天猫“双11”购物狂欢节的交易总额(GMV)创纪录地达到912亿元,然而,连续7年来,“双11”GMV增幅已经从 1700%降至59.7%。

电商新增长点在何方?与村淘同是电商业务,在被马云列为阿里巴巴集团三大核心业务之一的全球化方面,全球B2C(商家到消费者)出口业务正面临全球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的激烈竞争。据从事该业务的阿里巴巴“速卖通”相关人士透露,截至2015年上半年,“速卖通”尽管在俄罗斯、西班牙、以色列、意大利、荷兰、加拿大、瑞典等发展中国家或小体量国家占据购物应用第一名,但在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等消费大国,“速卖通”仍处于第三名,屈居亚马逊之后。

“不要觉得农村电商很low(低级),一个省的农村消费潜力,相当于欧洲一个小国!”阿里巴巴一位人士透露,“这相当于一场‘国内的全球化’,是支撑阿里巴巴用户量、DAU(日活跃用户数)、GMV高增长的基础。”

阿里研究院《农村网络消费研究报告》显示,截至目前,我国农村居民规模将近7亿人。而农村网购规模呈现增长快于大盘的趋势。按照有效交易总额(GMV)计算,淘宝网(含天猫)发往农村地区的订单金额占全网的比例,从2013年第一季度的8.65%,上升到2015年第一季度的9.64%。

农村市场正成为阿里巴巴、京东、苏宁的竞逐之地。2015年上半年,京东发展10万名乡村推广员,推广村民代买服务。而苏宁云商首席运营官侯恩龙近日宣布,在中国发达的镇、不发达的县要建1500家直营店,未来五年自营达到1万家,加上授权的代理点计划达到3万家,代理员大概达到50万。

而吴敏芝在“双11”期间表示,村淘已覆盖24个省,150多个县的8000多个村点,三年将累计投资100亿元,覆盖1000个县城,10万个行政村。

物流难题

对于阿里巴巴而言,挡在农村电商蓝图前面的,不是资金,也不是货源,而是物流——这成为中国所有互联网公司的瓶颈。线下实体网络,长期以来是小卖部、小超市的势力范围。

从去年开始,菜鸟网络开始在农村搭建了一张覆盖1000个县、10万个村庄的配送网络,解决了从县城到农村的物流难题。

今年“双11”,首次成为“剁手党”的村民们,给菜鸟网络出了不少“考题”。有的农村从淘宝上面买了5根户外电线杆,菜鸟的当地合作伙伴依然保证了按时送货。菜鸟网络品牌与公关负责人牛智敬说,菜鸟给全国承诺的时效是“T+1”,货品从发货地配到县级运营中心一般花1-2天,再从县级运营中心配到村点是24小时内。

即便技术如此超前,身为一线快递小哥的茆小辉,依然感到吃力。

在甘肃省陇南市成县,为了给某个村配送一台玉米脱粒机,茆小辉从县城驱车50多公里,整整走了两天时间。一路上,车子陷到河里面,村淘合伙人只能下河,找了辆拖车,想把车子从河里拖出来了,结果把拖车的方向拉杆拉歪了,又找不到维修配件,只能从山里找了个修三轮的师傅,将就着修一下,整整耗了一夜。今年“双11”送货,茆小辉和村里合伙人的车子决定隔河相望,找一辆铲车或大卡车把货运过去。

如同所有电商平台,农村淘宝也有遇到退换货的时候。现在农村的退换货依然比城里麻烦一些,先要把货拉回县里,等合伙人帮村民再在网站上拍下来,再把新货送到村里。

不只是阿里巴巴,苏宁云商方面人士透露,苏宁在一、二线部分城市可以做到半日达或一日达,三、四线做到3天左右到达,村镇则要5天左右到达。与此同时,苏宁、京东基本没有在村一级布点。

茆小辉总结出不少土办法:最远的村,把货放在货仓最里面;越是近的村,货越往外面放,一路走,一路卸货——最多能一次性串起18个村点。换季衣服、鞋帽、童车最受茆小辉欢迎。这正是阿里巴巴在等待的,随着大家电下乡成为常态,更多新增消费需求将来自服装、手机等改善型需求——货值高了,分量却轻了,体积也小了,反而更容易运输。

孙利军说,除“双11”等特殊情况外,县域到农村的全国平均时长控制在13.4个小时。沿海地区大概8个小时就能送达,而甘肃、新疆、西藏等地则要长于13.4个小时,而平时基本能在24小时内送到。

牛智敬说,今年“双11”,通过大数据,菜鸟网络已经可以提前预测哪个县、村的某一款商品卖得很好,提前把货品下沉到县级运营中心,提高了配送效率。与此同时,侯恩龙说,阿里也把很多的产品,放在苏宁指定的仓内。

今天,农村物流仍受到极端天气、自然灾害等不可抗因素影响。所幸,相对于城里人,农村人对物流效率的要求低很多——“T+1”已经比以前快了不少。阿里巴巴相关人士看到,西部一些地方一个村每月邮件并不大,原来的配送系统只能把包裹屯到一定量,大概每周送一趟,但省、市、县都有中转,没法保证何时送到。

农村消费总入口

两个月前,两位美国教授找到了孙利军,他们来中国调研农村物流问题。“他们觉得不可思议:农村的物流成本怎么可能低于城市?!”孙利军回忆说,为此,美方筹集200万资金,组成了10人左右的年轻团队,未来两年,每两个月会来中国一趟,跟着村淘团队在农村蹲点。

截至目前,村淘的上行(农产品进城)布局还没完成,已有网点人员刚刚到位。有的百姓要从农村寄包裹给城里的孩子,村淘都是免费给捎带出来。孙利军预计,等上行量大到一定程度,当越来越多的人在农村开网店,就有大量包裹寄往城市。比如,有100个村的邮包被集聚到县城,村淘发现其中有1000个包裹的目的地是上海,就打包这1000个包裹一起寄,再在上海进行智能分仓。此事,下乡返城车辆从空车状态变成载货状态,物流成本就能降到很低。

物流成本也与集聚效应密切相关。孙利军举了个例子;每个村点平均日包裹数达到10单左右,全国平均物流成本是4元左右;达到15单左右,全国平均物流成本是3.5左右;达到20单左右,全国平均物流成本将降到3元左右。

截至目前,从县域到农村,农村淘宝的下行成本已经做到3.5元左右,上行成本只要1.75元。其中,沿海地区的下行成本只要2块多。与此同期,中国邮政3公斤以下的邮包,每单物流成本在15元左右。

快递小哥茆小辉估摸着,只要一收快递费,村里八九成村民不会买账。孙利军透露,未来的目标是,下行成本做到2元左右,上行成本只要1元。在取消政府、阿里巴巴补贴的情况下,如果下行的物流成本已经降到很低,老百姓已经没有感知了——这将是全球史无前例的突破。为了这个大工程,阿里巴巴每天要为农村物流投入50万元,并且三年内不考虑盈利。

要想支撑起这个体系,村淘在寻求各省决策者的支持。孙利军透露,对于1000-1500平方米的县域仓储,有的地方政府提供前几年“免房租”优惠。而山东省滨州市博兴县政府直接对本县运营半年内的村级服务站,给予每月500元的补贴;第一年,给予承担村级物流配送的公司补贴,约计100万元。“农村淘宝进驻的其中10多个省,已经开了省委书记带着县委书记的交流会。”孙利军说。

村淘也在提高人效,降低成本。吴敏芝说,农村那么大,那么分散,农村淘宝团队加起来却只有两三百人,在集团内部是用人规模较小的团队。这植根于阿里巴巴固有的平台型电商模式,这是农村淘宝和其他电商平台的县、乡、村网点不同之处——由村淘合伙人(非阿里巴巴员工)负责村级网点运营,并把物流服务交给阿里巴巴旗下的菜鸟网络,而菜鸟网络并不拥有自营物流,而只是整合落地配送的县域合作伙伴,完成县—村的二段物流。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