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何振红:最近30年是中国商业史创世纪30年

2015-12-05 11:04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中企领袖年会 何振红

2015年12月5日,“2015(第十四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暨《中国企业家》杂志30周年庆典”在国家会议中心召开,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致欢迎辞。何振红说,最近30年是中国商业史创世纪的30年,在这30年中,企业家的阶层意识逐渐觉醒,中国诞生了世界级的公司,《中国企业家》杂志在这30年中,牵挂企业家命运,是一本最懂企业家的杂志。

QQ图片20151205101514

 



以下是何振红发言全文:

何振红:尊敬的柳总、吴老先生,各位企业家朋友们,大家上午好。今天来到这个会场我有两个没想到,第一会场有很多人,第二个昨天天气预报今天有严重的雾霾,本来我很担心,结果今天天气很好,天气这么大的变化,可能因为知道今天中国经济的除霾人,中国企业界最重量级最有影响力的各位商界领袖来到了这里,所以天气的雾霾也不敢来了。

过去30年的中国:中国商业创造纪,诞生世界级公司,企业家阶层意识觉醒

今年是我们杂志创刊30周年,也就是说1985年的时候这本杂志就创刊了,到今天走过了第30个年头,这30年我们认为是中国商业史的创造纪,创造纪跟创世纪的意义是一样的,早在1872年中国诞生了第一家股份制公司招商局,这么多年来在商战的模式下招商局苟延残喘。1984年是中国公司的元年,一件事是1984年元月邓小平南巡,第一次肯定“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深圳速度,10月份开了十二届三中全会,第一次提出社会主义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商品经济第一次写入中央文件,这对企业界和经济界是巨大的鼓励,这个时候中国公司真正迎来了发展的元年。联想、万科、海尔这样的公司都在这一年诞生。

随着中国改革的波澜壮阔局面的展开,虽然中国民营企业经历过无数次的跌宕起伏也有无数次的死里逃生,但是中国的公司进入了最蓬勃的发展时期按照,这30年是中国商业史上的创造纪。

过去30年,中国商界实现了两大突破,第一,中国诞生了世界级的公司,1978年改革开放时,世界经济版图上看不到中国公司影子,短短30年局面有了很大的变化,前几年有人问中国经济高速增长这么多年,中国能不能诞生一个与经济实力相匹配的世界公司,今天答案出来了,当联想控股、万达商业在香港上市的时候,当百度出现在世界的面前的时候,当马云在美国敲钟的时候,当华为的足迹遍布全球140个国家的时候,我们发现,中国出现了世界级的公司。

第二,企业家的阶层意识逐渐的觉醒,企业家已经成为了一种身份的印记。以改变世界为理想,以建设新的商业文明为愿景,以俱乐部、联盟协会作为组织存在形态,阶层的意识逐渐的觉醒,这个阶层在中国社会上已经有了明显的印记。

过去30年的《中国企业家》:最懂企业家,体现一个阶层的生意与生活

我们《中国企业家》是在中国商业创造纪中见证并推动这两大突破的媒体先锋,以企业家命名的杂志,这是中国第一个。我们成立的时候,杂志名字两个选择,“中国厂长经理”和“中国企业家”,为什么叫中国企业家呢?中国到底有没有企业家呢?我们坚定的选择了中国企业家这个刊名,也宣告了中国企业家这个阶层的存在,我们有敏锐的观察,30年来我们是一本最懂企业家的杂志,与那群最懂它的人相伴同行。刚才讲了杂志社这些年的历史。97年的时候亚洲金融危机来临,我们推出了沈阳飞龙等一组研究失败案例的报道,当时是轰动全国的。1984年中国有了公司,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中国企业追求金融扩张,金融危机一味的扩张可能会有风险,于是我们与中国的企业家们一同开始反思。自1992年 邓小平第二次南巡后,从政府机关下海的企业家称作92派,他们是儒商的代表,后来还有对互联网、资本等等的报道,包括前几年出的书《海底捞你学不会》,也是常年位居商业类图书的畅销榜。我们的企业领袖年会今年是第十四届,在这里,马云第一次提出了新商业文明,腾讯提出来的开放平台等等,每一个重要的商业节点都有我们敏锐的观察,每个重大的事业事件都有我们独立的思考,我们为企业家阶层代言,98年的时候杂志就提出来国力的较量在于企业,企业的较量在于企业家,那是1998年。后来这个提法变成了我们杂志的办刊理念,随后又把自己定位为一本牵挂企业家命运的杂志,现在叫一个阶层的声音与生活,立志让中国商业赢得尊重当成自己的梦想。

未来30年:参与创造,为自己蓄能,为利益相关方赋能

30年是个起点,重要的是下一个30年,今天的传媒遇到了很大的挑战,尤其是移动互联网对人们的阅读形式、社交形式有巨大的改变,传统的媒体必须转型。跟我们一样的是传统行业也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冲击下遭遇了很大的困境,接下来大家还会有更大的挑战,以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成为商业的基础,这个时候改变的行业会更多,野蛮人不是在家门口虎视眈眈了,而是已经登堂入室了,本次年会就是希望讨论如何借助创新的力量,在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以及其他的新兴的信息技术发生的产业链变革重构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下一个30年。

最近一个词“赋能”大家重新定义公司,第一次产业革命有了工厂,第二次产业革命有了公司,第三次产业革命也许可能有了平台或其他的组织,这次产业革命一定会让平台或是其他的组织具有赋能,它不是管理也不是激励而是高效创造的环境和工具,在赋能的时代企业的组织形式到底是什么,新一轮的商业变革就这样来了,德鲁克说预测未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参与创造,我相信积极的参与创造每个企业都可以给自己蓄能给利益相关方赋能。

再次感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