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30年】大变革时代的企业家精神

2015-12-05 17:58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5(第十四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5日-6日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北京中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怒波,北京首都创业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晓光,北京物美商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蒙进暹,卓尔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阎志,金山软件集团CEO兼金山云CEO张宏江共同参与了“大变革时代的企业家精神”主题论坛,与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执行总编何伊凡一起,就以下几个问题进行了探讨:

企业家精神的关键词是什么?做企业的最艰难时刻是什么?企业与政府的关系如何?

IMG_2110

IMG_2108

(主持人《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执行总编何伊凡)

IMG_2104

(北京中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怒波)

IMG_2107

(金山软件集团CEO兼金山云CEO张宏江)

IMG_2106

(北京首都创业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晓光)

IMG_2109

(北京物美商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蒙进暹)

IMG_2105

卓尔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阎志) 

以下是对话实录:

黄怒波:现在讲企业家精神是形而上的课题。他们说谁要能够回答35年中国经济为什么发展如此之快,到了这个地步,谁就能获诺贝尔经济学奖,我说就是一句话:企业家精神解放了中国,企业家精神是破坏性创新。企业家是干什么的?就是负责打破原有的规则,把原有的生产要素重新组合。

马云重新组合了电商就把零售商全部打败了,这是一次革命,企业家就是干这个的。但是还有一句话,当企业家不再创新的时候,开始守城的时候,这个人就不再是企业家了,他就是个商人。柳传志讲联想上市说这是我最后的作品,那么老柳以后还是不是企业家了,意味着不再创新了。

今天经济下滑,市场大转型的时刻谈企业家精神挺艰难。首先是生和死的问题,能不能活下来,传统的结构能不能转,新的模式在什么地方,这个时候思考创新确实有些困难,但是也有案例。最近得到个信息,北京市为例,今年国民经济总产值80%以上是服务业拉动的,中国已经是服务业超过50%拉动了。这个数字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标志着中国从传统的工业路径转向了服务业路径。这个路径标志着中国经济正在转型,这个转型中可能出现了无限的创新机会。企业家创新需要市场,如果退市场化就没有企业家精神只有行政力量,守光老哥国企从几十亿做到两千亿,现在如何体现企业家创造成就,在那个体制下他只是没有做贪官,没有把企业做垮光荣退休了。但对这样的人来说,中国经济发展这一代的优秀高端人才,他具有典型的企业家精神。所以他会重新组合资源,重新判断经济形式进行创业,所以企业家精神永远是课题,第一是书本上商学院的回答,第二是这一代做企业的人的回答。

企业家精神会有一些挑战,随着一代人逐渐的退出变成守城,新的一代人90后、00后如何来理解企业家精神确实是个挑战,尤其现在在创业成功学的误导下,大家都认为成功是唯一的一切的时候,企业家精神创新还是不是存在?企业家精神创新要允许有试错的市场,如果一个市场机制不试错,你要是错的就身败名裂一塌糊涂谁来创新呢,有什么机制进行保护呢?这是我提出的课题,这应该不是我们给大家讲课,是来共享的,谢谢!

主持人:去年年会的时候有一次黄总和我聊天,说现在务实的东西太多了,《中国企业家》应该把中国企业家精神这面大旗扛住。黄总提出一个问题商人和企业家的不同,现场做个实验,哪位朋友今天有很多人来自各种各样的公司,哪位认为自己算得上企业家的有没有?

黄总破了题先进行第一轮话题的讨论,第一个题非常的简单,请每一位给企业家精神总结一个关键词,你心目中的企业家精神是什么,只有一个词。

刘晓光:如果讲企业家精神理论上的概括不用再概括了,我觉得企业家精神应该概括成一个字 “梦”,一个企业家他有责任和颠覆精神以及创新的精神和责任感等等,归到一个点上是一个梦,他想实现自己的梦,来把创业的梦带着一群人在一个艰苦环境中实现这个梦想,这就是企业家精神,永不言败,摔倒了爬起来再战。当年的创业者,我要把企业办成亚洲级的企业,又想办成世界级的企业,都是梦,退到二线以后我还有梦,我有几十年的经验知识和渠道,我还想有机会再去创业,但也总在思考中。

主持人:您就是理解为梦,敢于做梦、会做梦。

阎志:企业家精神是耳熟能详的,各种角度有很多说法,我也没有什么新的道理,我认为企业家精神里面一个比较核心的内容也是一个字“变”,现在所面临的社会、市场、顾客都是不断的变化,变的一个维度是正在做的事情如何适应变化,而及时做修正、优化、完善,第二个维度由于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的趋势,最后达到流程的梦,实现这个梦。

蒙进暹:几位已经谈到了企业家的核心的价值就是梦、变,我想再加一个关键词就是“差异化”,我们谈到变我们谈到梦,我们在现实世界在一个看似充满风险、看似已经很沉闷的世界找出一种差异化出来,这是我们从零到一的突破,这也是企业家的关键。

张宏江:我选择坚守,变的永远是创新,不变的应该是对客户、对员工、乃至对社会的承诺、责任的坚持,特别是大变革的时代,一个企业家的坚持、坚守变得非常重要,我觉得现在的创业者和现在的企业家,已经不再是解决生存和发展的问题,更多是遵从内心的想法,是内心需要创业、需要创办企业、经营企业,我们是遵从了内心我们更需要坚守我们的梦想、坚守我们的责任,所以我选择坚守。

主持人:第二轮的话题,当探讨企业家精神的时候,离不开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每个公司每个人发展的过程中都会面临自己最艰难的时刻和最艰难的选择,这一轮的话题希望大家把自己最艰难的时刻分享出来,把最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这是我们检验企业家精神的一块试金石,既然是作为论坛就不要每个人单独说了,大家要有一些互动,阎总分享一个您最艰难的时刻,刘总就要支支招下一位要给上一位支支招。

阎志:我们最难的时刻是过去两年,我们是重资产的企业,我们以前是做商业地产,有港口也有工业,过去两年在新常态下,我们的重资产的企业应该说面临着非常巨大的考虑。

刘晓光:每个企业都有最难的时候,我最难的时候恨不得去跳海,我觉得两招,第一是要认真把自己的资产分解一下,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应该在资本市场运作,哪些是应该消化的。第二尽可能的做一些价值服务,跟网络结合的轻资产的方面,这样轻重资产并用,资本市场和网络结合起来。

第二精神上压力很大,我也出两招,我最大的姿势第一是趴着睡觉,第二看英国的凶杀片,打到最后你也激动了,爱睡不睡。所以每个企业都有压力,有好的办法就可以克服掉它。

主持人:您刚刚也出了主意,自己最艰难的时刻还没有分享。最近流行一篇文章,把刘晓光关进笼子里,我不知道关进笼子是不是你最艰难的时刻。

刘晓光:那是在表扬我,因为讲了我的民主心路的过程,阿拉善是企业家比较高尚的情操,最开始我装了一个名单我要宣布名单,冯仑说这不是你们家的首创,我说就选举,我最后当选了,又做了一个规定我不能永远是会长,只能当三年,到了三年我就下来了,他又做了一个规定当荣誉会长,我也认可了,最有意思让我参加理事的选举,我说我是终生的会长、创始会长怎么能够参加理事的选举呢?但是我接受了,我在终于战胜了我自己,我去参加选举,接受企业家组织内部的民主历程。

这跟企业家的梦、企业家的精神应该是一样的。一方面要有充满阳光人性的心,另一方面要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和耐力。我记得我最惨的时候,跟人家借一千块钱,银行说你就好自为之吧,我当时也没弄明白。这种企业家都会遇到这种不顺或者比较悲惨的时候,最早的时候我连一张信用卡都没有,后来我想有个国际信用卡多好,后来想在国际上能够签单就好了,企业家的梦想也是一个一个在实现。

黄怒波:这个时代再有没有英雄和大师了,因为是很开放的时代,我们这一代人被英雄情结害了,要承担很多的责任自己被压垮了,好不容易有自由身,我看过刘总创业过来,那么艰难的情况下在香港上市创造了奇迹,但很可惜在体制内的打拼,当然也不坏嘛,我认为还应该保有你的创业的企业家精神,因为你现在真正的成熟了,是个好的老男人了,这个时候你会给继续新创的人带来很多启示就是永远在创业,希望晓光大哥把这么多年弃而不舍的创业精神和创业能力和创业思想留给大家。

蒙进暹:晓光的基因里面是很开放很上劲很积极的人,举个例子,我是学工的,学机械设计的,能够下海来做商业真正的一个推动者不是我自己,就晓光。举个真理的例子,93年我和台资企业合作注册一家公司,当时三资企业规定咨询公司必须合资不能独资,当时晓光在北京市计划委,无形中碰到他,他说我帮你不违法不违规,找他下属的公司和我合资把这件事办成了之后我就下海了,所以我有今天这是我的推动者或者是引路人。

延伸讲,关于协会这种做法是一种民主化的做法,个人认为整个社会、民主化的进程和速度不是太快,实际上是太慢了。结合到具体的实际上,到了晓光所创办的首创,就创办协会本身,三年的时候要怎么怎么样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可能接受,即使被迫的接受也走不出自己的漩涡中来,更不可能积极的推进这件事。晓光做到了迅速的理解、认识而且积极的参与去推动,不仅仅是在国企首创创造了很大的辉煌,其实在这个方面他在进一步的创造和塑造,这一点是值得企业家学习的。

主持人:会议这样发展下去变成了表彰刘晓光的会议了,我们还要延续我们的话题,黄总你刚刚分享了问题,您分享一下你最艰难的时刻,蒙总提供他心中的解决方式。

黄怒波:我是从机关出来创业的,不懂得企业,我现在回想起来对我每一年都是最艰难的时刻,刚才记者采访我,说90年代创业到现在好像没轻松过,亚洲金融危机一波一波,反正危机总要来,反正没好日子过,这帮企业家尤其是中国民营企业,政策在变,国退民进的潮流和议论都会带来很大的新的压力。这是这么多年回想做企业的魅力就在于你活下来,你没跳楼这是很了不起的,你还在创新,像晓光还在创新的路上。

最难的应该是转型问题,过去发展走的很好,都是重资产、都是传统行业,都是持有那么多的物业,你吐不出来牵扯很多利益方,银行、投资者方方面面要承担很大很大的道德压力、法律压力和心理压力,这是转型当中最难的问题。我幸亏很多年前做另外的行业,旅游产业,这个产业无限好,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是生死之交,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中国民营企业经历这么多年市场经济的洗礼已经在世界上有自己的经验,包括全球化,我想永远最难,但是永远不怕难。

蒙进暹:黄总提了个问题,但是自己已经把问题解决了,我就没的讲了。回到前面阎总讲的问题,讲了转型难和不难的问题,其实所有的企业都难,包括人转型都很难不要讲企业和国家了。具体到轻重资产这件事上的转型,我觉得不要纠结在资产的轻重上,要纠结非要把重资产转成轻资产我估计失败的可能性最大。最重要的是要把所拥有的资产能够找到对应的市场需求、找到机会,原来没做过的没关系,这样的转型过程中逐渐去消化,为转而转可能会违背市场规律、找不到市场需求的时候为转而转会加速死亡。

主持人:重的变轻很难,您分享一下艰难时刻?

蒙进暹:我是做超市的,超市里最难的事情是如何找到符合顾客需求的商品,而且还不是一个单品,是上万种商品的组合要符合顾客的需求,这也是行业中最难的事情,有请张总。

张宏江:无论是重资产转轻资产,还是找到满足于客户需要的产品,在企业家都面临的问题,跟我们碰到的时候也一样,我碰到最困难的时候也是转型。我想转型过程中,你要知道要能够舍得、要能够放弃,90后、00后他们需要的东西和60后、70后需要的完全不一样,购物习惯也不同。我们不光是说选一些商品的问题,或者更多的商品的组合,甚至是购物的习惯都要改变。

从这两个角度,我们再转型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要抓住,不是我们有什么、我们能够做什么,而是客户到底需要什么,或者说客户的习惯是不是已经彻底改变了,这也是我想引出来的话题,我自己本人碰到的最难的时候,当我刚刚从微软走到金山做CEO的时候,金山已经是20多年的企业,20多年的企业有个特点,一般有点历史的企业发现业务特别多,每个业务都赚点钱,但是看看有哪些业务想想50年后、10年以后还可以赚钱,或者三年以后赚钱的方式和今天还一样,你发现业务其实都不怎么值钱,有些会消失,有些业务三年后盈利方式就要改变,有些业务今天模式就需要变革。

这是雷军作为公司董事长所面临的问题,我们提出把过去的东西从理念、从模式、从产品形态都要进行转变,坦率的说是进行一种放弃。这是一个公司最艰难的时候,本来一个利润很好的业务,本来年收入超几亿的业务怎么能够一瞬间放弃掉?说到企业家另外一点就是信念,我当时的信念是移动互联网是我的信念,移动互联网代表着未来,今天看我们四年中收入增长了差不多六倍,所有新来的收入都在移动互联网方面,谢谢!

主持人:阎总解答一下业务发展的时候如何做选择?

阎志:我觉得在转型变革时代,选择首先是选择自己最熟悉的东西,第二个选择自己最热爱的东西,我想有这两点选择了其他的都可以放弃,只要做到这两点也是最幸福的。

主持人:下一轮的话题可能有一些敏感,当我们说企业家精神的时候离不开一个关键点,就是和政府的关系。实际上是企业如何平衡与政府的关系,离政府太远各方面很多资源拿不到,离政府太近也比较麻烦,和政府最好的关系如同雾里看花,你美我美他也美,你们认为应该和政府处在什么样的距离?

刘晓光:要一手找市场,因为我们不是一个完全的市场经济,很多是在政府手里的资源,或者它来决定你的程序,不找它你活不下去,但是找它的过程中要按照程序和规矩,不能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我觉得中国企业家确实也很艰难,企业家的前提是要有充分的市场经济,如果没有充分的市场经济也没有这样的企业家。

第二、企业家要受到尊重爱戴。

第三、知识产权要和物质财产权受到保护。

这些条件都构成了一个企业家生存的基本条件和发展条件。新的条件下正常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再用过去的办法和游戏规则去进行处理,我们要闯一些新的路,新的路是什么?第一是企业家在商言商;第二企业家要不断的按照时代的脉搏去走,因为以后没有永远的企业家和企业了,说不定哪天就灭了,只有时代的企业家和企业;第三是呼吁能够创造一个好的法律环境、尊重企业家的环境,能够创造一个财产权受到保护的环境,这样企业家才能更好的处理好跟政府的关系。

蒙进暹:用一句老话来形容政商关系,我认为是鱼水关系,谁都离不开谁,社会在发展,没有一个政府的来维系和推动可能就不象样了,但是社会的发展又靠企业来真正的实现这种推动。

这个过程中作为企业,我们是做企业更多是给政府提供正确的信息,促进政府能够做出更加正确的判断,而更早的制定符合社会发展、市场需要的政策。不但让企业更好的如鱼得水,更有利于推动社会的发展进步,返过来又进一步促进企业自身的发展。

主持人:鱼水关系,黄总讲讲。

黄怒波:在国外投资市长请你吃饭,但是市长不带那么多人,因为不可以超标,可以告诉你可以不可以喝酒,也要跟政府打交道,但是有规则在,比如你们接受礼物、也不能送礼物,这在西方的市场经济规则下有一种公约性,当然西方腐败也有。在中国分两段,前一段现在是倒一个官员拉出一大批企业家(前一段),政商不分的情况下市场经济发展不完善情况下,你要是踩了红线你就要付出一些代价,但是要不踩红线你的代价是发展慢,你是选择继续活下去还是关进去还是发展慢,这是自己选择的问题。

做旅游等等和各地的政府也打交道,我们要的是没人要的项目,都是灌醉了以后答应投资才来的,这是特殊现象。现在走哪都不用吃饭了,政府领导也不敢见你,你也轻松不用见他,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都不用吃饭喝酒应酬了,新的市场环境正在形成,现在的环境会让我们更安全。在发展的前提下,宁可慢一些或者拿不到资源也要安全一些、活的踏实一些。

主持人:您曾经有被灌醉签合同的协议吗?

黄怒波:你要有判断,喝醉了签协议也要算数,很多时候和政府太近了,因为政府急于招商,有很多不守约的情况,比如你来土地多少公里都给你,对他来说你来了明年就升官了,企业家要保持冷静的头脑,不要太贪。

阎志:我很认同前几位的说法,和政府打交道首先是保持距离,保护自己。通过我们把自己的项目、把自己企业做好,去引起政府的关注和支持,我觉得这样形成比较良性的互动。

张宏江: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地方的政府像中国政府这样如此积极的支持企业,问题在于支持的是不是正确的地方、是不是正确的方向和尺度,我们不需要怀疑中国政府的出发点和决心和好心,我们根本不用怀疑,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中央政府,在具体的事情上恨不得帮你从头帮到尾。

我们在的产业是软件产业和互联网现在进入移动,这是完全新兴的产业,这块从立法、政策是落后于市场发展的,是先有的市场和企业,这个时候我们觉得政府最最需要做的是创造非常宽容的环境让大家去试错,我们觉得政府是宽容的,能够带动真正听到企业的真实的声音。我们把事实情况让政府意识到,这样政府能够在立法上、政策上、资金上、资源上能够支持我们。

对于企业我们应该明确一点,企业能不能够生存是真的在于自己的能力,在于自己是不是能够创造一些差异化,在于是不是能够给客户带来价值,或者说你自己是不是具有竞争力,能够在公平的环境中能够脱颖而出,我们千万不能够混淆政府的支持和自己的能力,如果高科技产业中有一个核高基支持了这么多的产业,今天存留下来的产品没有几个,我们金山有WPS是生存下来而且生存的非常好,主要在于产品的本身确实是符合市场的需求,随着竞争改善自己的产品,拿到更多的市场份额。

主持人:我们下面的话题要稍稍有一点考验,我希望每一位给这当中的另外一个提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要能够检验对方是不是具有企业家精神。

第一位提问的从黄总开始,你可以提问任何一个人。

黄怒波:我想问晓光大哥,你过去确实是我的榜样,这么多年一直看你学你,尤其你做阿拉善这么多的精力,现在出局了从体制内,你自由了,你还要继续创业把所有的精力和资源都要使用起来,这是典型的企业家精神。

想问,你这个创业的目的是发财、活的好做首富还是要保持你的英雄情结,做一个人生很满足,我一直再创造我没有懈怠你选哪个,还是两个都有?

刘晓光:这个问的非常好,我就是三条:

第一条、做一个好的企业家,不但要胸装企业还要胸装天下,我还是想做一些公益的事业,比如阿拉善,比如在中国的城镇化解决二元结构农民贫困的问题上。

第二条、企业家精神有一条是永不气馁,永远的在奋斗。我可能45年的资源和渠道,能够做一些投资类的大的事情。我想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还是希望在新的体制下,我能够发挥,能不能也实现一些价值。

第三条,我给自己定位我是顾问平台上的企业家,千千万万企业都会遇到一些困难和问题,我们在几十年的拼搏中也积累了很多经验,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些经验教训告诉这些企业,让它们少走弯路,让它们更好的成长。

主要是这么三条,谢谢!

问阎总,当你的企业假如说某某年突然倒闭了,欠了好几十亿,这时候你怎么办?

阎志:应该不会出现,但是假如说这样的话,我只要有能力我像你现在一样也在创业,看能不能再赚几十亿把钱还上,如果我没有能力只有宣布破产像黄总一样去写诗。

刘晓光:他说的特别好,我很赞赏他,继续努力再战这是企业家精神,但是有的企业家有的跑路了,更可悲的企业家上吊了,这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有本事就再战,这才是企业家的精神。

阎志:我问蒙总,刚才你提到了现在毫无疑问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的物美是怎么做的,我的问题很传统很实在。

蒙进暹:物美这几年具体化来讲三年来在持续的做创新拥抱互联网的事情,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实体传统企业上不上网,做不做网购的事情,成败不论。物美通过一定的机制和善于做网购的企业团队合作,建立了很好的互补的O+O的模式,北京很多顾客都知道有个“多点”,真正实现了超市的商品有品质保障;

第二、又能够保证一小时送达,保证了新鲜,超市的商品最不能保证新鲜的送货就是蔬菜、水果、熟食和肉,我能够保证一小时送到,借用互联网的精神和技术,而不是简单自己提供支援,对方也提供了互联网技术的资源合作干的一件事,双方以最低的投入、最快的速度赢得了市场。我们所提供的商品是有质量保障的一小时送达,这是网购很难做到的,我们做到了,满足了顾客的需求。这就是改革创新的最典型的案例。

第二个例子,过程中问过张总的问题,我们怎样能够实现超市上万个单品能够不断的去优化满足需求。大家都有公开的秘密,超市采购是在索贿受贿是很严重的,但是很难解决,因为商品开发的模式决定了就有这样的土壤和空间,因为有了这个因素之后很难找到真正适合顾客需求的商品进来,变成供应商拿什么商品我们就卖什么商品,因为有私下的交易,不是全部但是也比较多。

怎么改变这个现实呢?在行业里我们真的找到好商品还要把“土壤”铲除掉。最近三年我们做成了,用互联网的做法,所有的商品好坏由顾客决定不由企业决定,如何让顾客决定呢?根据销售排名淘汰,不让采购说话。有什么商品进来也不需要采购说话,就用互联网平台对全社会公开进行经营权的招商,公平公正公开网上决定没有私下交易。

原来超市要谈判一个年度合同,今年的合同要谈到明年6月份是很快的,半年以上,最近三年是一个半月要把问题解决掉了,简单高效干净,面对市场变革企业如何拥抱互联网跟着市场变化前行,这是可以做得到的,很多企业也在做,谢谢!

主持人:互联网解决不了解决的腐败问题,我们是最好的反腐工具。

蒙进暹:直接问一个问题,金山和360如何打仗,如何保证胜利?

张宏江:这个问题问到差异化的方面,我特别强调企业家精神差异化的重要性,当你的竞争对手已经比你强大很多的时候,你想在把市场夺回来这是底下攻山头的战斗,这种仗打赢的非常少,微软的操作系统这么多年有人想打下来但是打不过,但是出一个谷歌,来个安卓,移动市场比桌面市场更大,这种打法是找出差异化,这种差异性代表着未来,我们做的是手机是未来,安卓手机市场尤其大,我们把我们的聚焦点放在手机上,放在移动上,把聚焦点从军阀混战的中国移到国际市场中去,解决了不光是传统的安全问题,手机上传统的安全问题没有出现,我们解决的是用户的痛点,用户的电池不够用,安卓手机一般下午四五点钟电池没电了。另外一个年轻人玩游戏经常发现游戏越来越慢,这是后端有太多的APP在运营,在内存留下很多垃圾需要及时的清理,这两个痛点让我们出了一款应用,猎豹清理大师,每天清理内存里的垃圾,把后面运营的APP按住,不要随便的运行,保证电池寿命会比较长,让手机不会慢,这么一款产品今天全球市场每个月的活跃用户5.6亿,一天1.8亿,而且70%在海外,一天带来的收入将近一百万美金,而且是免费版,可以免费去下载的,这样另辟蹊径找出差异化和用户的痛点,在这个领域打败竞争对手,他想再进来的时候你的壁垒已经形成了,当你已经有5.6亿活跃用户,在谷歌上不超过十家,我们是排名第四家,这就是差异化的力量,这也是移动互联网的力量,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最后是关于安全感,我们的主题是大变革时代,现在整个产业界在面临一产完美风暴,没有任何一个产业能够说自己是完全安全的,今天的海啸还没有席卷到,但是明年有可能每个公司会连根拔起,你觉得安全吗?你的不安全感来自于哪里?

张宏江:今天经济快速的发展使企业变得越来越不安全了,越来越缺乏安全感。今天上午柳总也说一家公司三年后就不存在了,虽然有点夸张,尤其是互联网的领域中,每天都可能出现一个新的现象,这种现象如果确实是抓住了用户的痛点,很可能在几个月以后就改变了这个市场,很可能就是原来非常稳固的收入变得一钱不值了。这是我们过去看到的,当IBM觉得坚不可摧的时候出现了PC,PC互联网坚不可摧时候出现了移动互联网,谷歌觉得脚跟站的很牢的时候出现了facebook,这种变化不是在原来的市场把份额夺过来,而是让你变得边缘化。这种改变的速度是越来越快的,对企业家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我们的危机感也比以前越来越重,大家的焦虑感也越来越多,这是我们企业家面临的新挑战,因为看到的太多,一夜间被别人颠覆的情况出现了,你知道有一天也会被别人颠覆的,只是被颠覆之前能不能找到新的核心点,能够让你有新的收入,可以成长的比以前更快。

蒙进暹:对于企业来讲永远没有安全感,因为社会、市场、消费者的需求永远都在变化,所以如果说要想企业相对有安全感,最好的办法就是像自己进攻,持续不断的变革、创新、优化甚至颠覆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去适应社会市场的变化,而获得真正的安全感。谢谢!

黄怒波:是个有意思的话题,从企业心理上来说我是安全的,因为你知道你总要失败,没有百年的企业,像托尔斯泰有个很有名的中篇小说,写了一个道理,人总是要死的,我总去参加别人的葬礼怎么我会死呢,突然发现我得了癌症了,原来我也会死突然后悔一生了,你知道人都是要死的你就好好活在当下,在这个意义上没有百年的企业也没有百年的英雄。我给诗歌协会老师写了个悼词,我看到一幅对联,英雄到老终归佛、名将还山不言丁,这是孙传芳去天津隐居领悟出这个道理,冈村宁次是他的同学,几次让他出山他坚决不出来,最后这个心境不说微观,总有放下你的兵权的那一刻,只要做企业就面临着挑战就面临着不确定性,有这个心理会永远的安全,承认失败你就会再来创新,所以我登山说老话,09年登山在8700米放弃了下来后很难过,但是后来发现那次绝对是正确的,再上绝对不能活着回来,正因为承认了失败巨大的勇气而以后连着登了三次珠峰,因为知道失败不过如此,这个意义上作为一个企业也不一定非得有一种追求安全感和不安全感,只要有试错的精神永远是安全的,谢谢!

主持人:有些时候因为放弃所以能够安全。

刘晓光:企业安全我认为是至关重要的事。

第一条,市场竞争业绩越是狼多肉少的时候有些案件就会出现,一百个商人99个是骗子,有50人是真骗有49个假骗,他本来想干好这件事,大家还是要注意自己企业的安全。不要去走捷径,往往走捷径可能会毁灭一家企业。包括税的问题,轻易不要逃税。

最后竞争激烈的情况下,企业一方面要创新,一方面要稳健的打好仗,来保证自己的企业安全性和稳定性,一旦盖不上,资金链上一断裂财务的事对企业的安全是有保障的。有内因也有自己的安全,谢谢。

阎志:刚才黄总说过的老师,曾经有一本书《白天的哲学和夜晚的诗歌》用到安全感上面很有用,白天做企业一定是不安全感,一定要有危机感,用不断的改变来应对不断变化的市场挑战,24小时干也不行因为人没有幸福感,晚上还是要学会放下,还是要有安全感,生活还是需要安全感。

谢谢!

主持人:我们开放两个问题给下面的朋友。

提问:我是来自深圳市天天飞做全国最大的直升机和飞机。我提问一个问题,各位都是前辈和企业家,我想提问企业家创业应具备的五大能力,有哪五大能力?企业家每一个人要成功,肯定要具备一些能力,能力不够是无法做的。问一下张总,张总做金山的,我也是做互联网企业的,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张宏江:刚才谈到企业家的精神核心的时候已经谈到了相关的能力和素质。

第一、要有追求或者说梦,真要有使命感,要有追求,是要改变世界和创造价值,要有追求,使命感是必须要有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这种使命感的。

第二、坚持,这种坚持是非常重要的,在做企业过程中会碰到太多太多的问题,尤其从0开始做的时候,会遇到太多太多的问题。

第三、要有信念,到底是不是相信。

第四、胆识,包括眼光和做决定的能力。

第五、勤奋,大家都看到很成功的企业家,他们背后累的跟狗一样,勤奋是永恒不变的,在座的企业家一定会有其他的能力跟大家分享。

提问:给刘总提个问题,最近看到一个东北招拍挂的新闻,还有一个丰台土地招拍挂的新闻,东坝的新闻按照招拍挂的价钱这个房子卖十万块才可以收回投资,丰台的成本每一平米成本是四万块,我心里想一个问题,我是做工业打印机的,我说这些企业家和老板也都不傻为什么这么贵拿这个地呢?按目前北京市场的推测,这个地方东坝卖十万块,五年内很难实行,刘总是专家能不能解释一下?

刘晓光:卖了四五万,这个有问题,一种情况有一些企业是为了别人要注意他,因为他永远没有拿地的行为可能是不行的;另一种确实地潜力很大,他看到了未来,我刚从法国回来,法国每一平米基本好低端都是30万平米了,现在城市的边缘相当于我们的四环、五环也是十万块钱一平米,也不便宜。我的看法是两种原因,一种原因是创新的企业,他要引起别人的注意,要有这种动作,另一种是把未来测的比较高。但是一般实力不大的企业,尽量不要拿这种地,最后做不下去再退,再倒闭了我看也没有必要。

主持人:好,最后黄总做个结语。

黄怒波:很高兴跟大家共享一个多小时,我有三个体会:

第一、这些企业家们实际上每人谈了一个关键词,如何面对不确定性,企业家和市场经济中最重要的词是不确定性,永远不知道规律在哪里,永远不知道能不能赢,这是企业家的宿命,但是这并不是赌博一定有规律可寻,所以成功的企业家一定有一个轨迹,要么他们从技术上突破,要么从理念突破,要么从团队突破,这是讲的很重要的一条,企业家精神当中主要解决的是不确定性问题,在座的各位都是企业家,当你们每天创业的时候一定面对不确定性。

刚才提为什么四万块价格十万买呢?这是赌不确定性,现在是鼓励房地产,利息都抵税了他认为还有一轮房地产的增长,这是他的判断,但是对我来说绝对不可能,那个时代永远不会回来了,这就是饮鸩止渴的办法。

企业家谈的让我很感动,他们没人抱怨,以前的论坛都在抱怨,冯仑说政府把他们当夜壶了,一是过去经济形势不好,政府大量垄断资源不得不去它的手中获取资源,得不到就要抱怨,政府来寻租我们就抱怨的非常多、第二个抱怨,我们总辛辛苦苦的不带我们玩,今天没有了,第一经济环境真的变了,以后政府的资源垄断都放在市场上,越来越明确,我们再不用求一个县长、市长陪着喝酒要这个项目,完全是市场化,再没有这种抱怨了。

第二、真的企业家成熟了,意识到到了今天是受时代的恩惠,CEC企业家俱乐部到一块,刘老师就是个养猪的哪想到有今天呢,我超值了,这是企业家对时代的情结。

第三、他们所谓的发言跟过去不一样,过去是土豪式的发言,大家语不惊人死不休,今天的发言每位企业家都在专业性的分析产业模式,寻找突破模式,而且这就是典型的企业家精神,已经在进行组合作用,寻找在现有的项目,物美、金山软件都是传统行业,传统行业从什么地方突破,需要专业的知识,在这个意义上今天不经意的一个小时,作为我经历这么多年的年会来看。真正的中国一代企业家精神真的成熟了,谢谢!

主持人:感谢黄总精彩的总结,我们的论坛结束了,关于企业家精神论题是需要每天扪心自问的话题,感谢大家,感谢各位!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