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周鸿祎呼唤“新共产主义”:政府要制度创新支持双创

2015-12-08 16:32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领袖年会 周鸿祎

     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5(第十四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5日-6日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今天下午,周鸿祎炮轰中国公司制度,强烈呼吁政府放宽企业众筹限制与期权税赋,打破创新行业的制度桎梏。

周鸿祎演讲全文如下:

年会上其他嘉宾提到的创新话题很多,可以讲战略、讲什么是颠覆式创新,也可以讲文化,可以讲战术,通过产品单点突破进行创新……这些话题很多场合不同层次讲过,我也可以讲讲新的手机,但是我想做广告的行为被制止了。

我看见了任大炮同志,他讲互联网抢了我的话题,但我又不能讲房地产。过去我是从创业者的角度对同行做呼唤和建议,很少像任总这样对政府发出呼唤,但为了更好得支持创新和创业,今天我要讲一个问题——我希望我们的政府能考虑一些制度上的创新,能够更好的支持现在的双创。

大家都知道,在互联网+以后国家又把“双创”定成了基本国策,我非常赞同和支持,我从来都是非常支持政府和国家的。但如果光是凭借一个“双创”的口号,靠着年轻人的热情和激情,再多弄点VC、多弄点投资,是不是中国就能变成一个创新大国呢?我觉得也许会,但是会比较难。

我们其实有和美国一样多的投资人,我们也有比美国更巨大的市场,有无数优秀的年轻创业者。好的种子如果没有好的土壤,如果没有好的创新的文化和好的价值观,可能这个创新也取得不了。今天在创新创业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些制度上的挑战,举几个例子。

第一,我觉得美国硅谷带给我们创新最大的体会是,所有的创业公司都不是老板文化,所有的创业公司实际上是平等合作的文化,CEO需要建立一个团队,但不能把员工简单的看成雇员,而是和员工去分享他未来的成功。所以我们谈的合伙人制,背后带来的是,这个企业每一个员工都会机会来持有这个企业的股票和期权,正是因为这种制度,才帮助很多面对艰难的创业企业上下同心、利益一致往前走。

这次我从美国回来,我们在美国已经是上市公司了,我们拿出将近一半的股票分给我们的员工和团队,可以说有几千人都既是我们的员工骨干,也是我们的股东。当我们拆回来想在国内上市时,却面临了一个典型的障碍——国家说上市前股东不能超过两百人。

这样的规定可能有它历史上的正确性,比如说在中国骗子特别多,一旦有一些政策的松动,会有人非法集资。但也是因为这种情况,断掉了很多高科技企业的全员持股路子。实际上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越来越多的公司不再是传统一个老板式的文化,而是合伙人制,很多员工即使不能自己当老板,但是他们也可以获得股票,也可以成为企业未来资本分享者,企业上市后随便买股票,但是为什么上市前一定有两百人的限制呢?

第二、最近我对网络众筹做了研究,如果国家能够像美国一样放开对众筹的一些限制,在监管得当的前提下,支持好的公司开展众筹,会给整个创新带来巨大的推动作用。举个例子,我们公司这次分拆回来一共募集了将近一百亿美金,来把公司私有化买回来,有很多人找我,都托关系找360要额度。额度其实很早就分完了,我们也挑了在战略上对我们未来发展有帮助的合作伙伴,但是我在想如果国家支持我们众筹,我就会拿出一百亿人民币,回馈给我的用户。

对多年来一直支持360的用户来一次众筹,让他们成为360的股东,让他们支持360的同时也可以分享将来360资本上的回报。如果众筹做得好,能让更多的普通用户分享互联网或者资本市场带来的红利,某种角度是不是也是一种普惠和共产主义呢?可是现在众筹上的限制,让这一切就做不成。

第三、最近很多创业者有没有个感觉,北上广深创业的同志们用人成本越来越高,一方面感谢沈南鹏为首的VC,过去他们投了几百亿美金,被很多创业公司用来改善北上广深的人民生活了,但是本质来说目前的环境下,我们很多员工还是面临CPI高涨的压力,买房买车。很多员工进入创业公司的时候,按照硅谷的游戏规则可以放弃比较高的短期收入,拿到更多的股票和期权,可能通过三五年艰苦的奋斗和企业共同成长,最后企业上市后他能够从资本市场得到回报。我也经常跟员工说,我给你发工资撑破天百万年薪,一般都交个人所得税了,所以发工资就是养家糊口的钱,真的财务自由、买房买车,家庭更加幸福一定要争取拿到股票期权,只有资本上的回报才能创造这种成功。

很多企业上市后很多员工放弃了高的收入,但是换来了股票期权是要交个人所得税的,而且是一次性的个人所得税,税负是非常之重。

很多股市炒股票,资本利得税是很低的,甚至有一段时间挣的利润是不用交税的,因为国家为了繁荣资本市场。为了真正支持敢于放弃眼前收入、去追随创业者一起去创业的员工,国家对创业公司的股票和期权的个人所得税方面给予一些优惠政策——如果我们能够有这样的制度上的改进,那么对很多创业公司、创业者和创业者的员工是个福音。

今天时间有限,过去我对这些问题思考很少,因为我总觉得埋头干活做好一个产品,把产品推出去、善待员工,尽量多给他们分点股票就可以了,很少考虑大的经济形势,也做不到经济学家的高度。这次在回归的过程中,我确实发现中国的公司法、证券法有很多法律跟美国不一样。如果中国已经变成世界上第二大经济实体,领导人也希望将中国资本市场打造得与国力相匹配、甚至说超越美国强大的资本市场,利用资本市场的杠杆作用更好支持投资者、创业者、创业公司,我个人在此发出一个愚钝的建议:制度创新上政府要做一些事情,而不仅仅拿出“双创”的口号。中国人从来不缺乏创造力和人才,过去说的缺钱、缺投资人今天也改善了,制度的创新一定可以在未来带来改革的红利,谢谢大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