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阎焱:BAT并购影响创新 吴长江赌博输9亿

2015-12-08 16:36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领袖年会 阎焱

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5(第十四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12月5日-6日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软银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和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冬雷出席了“尖峰论坛·合纵连横:融合与未来”,这两位在雷士照明风波中并肩战斗的“战友”联袂出现,自然少不了要被逼问关于雷士和吴长江的尖锐问题,阎焱和王冬雷也没有回避。

王冬雷表示,“雷士三次风波,故事是一个版本。吴先生赌博拿公司钱,跟其他股东闹翻,找外人救。外人不知道情况杀进去,又被坑了。”阎焱指出,雷士的问题更多出在人的品德,“吴长江这种事,我们22年当中只碰到过一件,这还是人性的问题。把一个企业九个亿的资金倒出去赌掉,输掉,这个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对于今年分外强劲的并购潮,阎焱表示,BAT等“产业的巨头合并之后对整个行业一定会带来负面的影响,就是不利于创业创新的出现。”

以下是阎焱和王冬雷在“合纵连横:融合与未来”的精彩发言实录:

主持人艾诚:现场的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首先祝贺《中国企业家》杂志30岁生日快乐,我是来自艾问传媒的艾诚,很荣幸受到邀请担任今天下午这场尖峰论坛合纵连横:融合与未来的主持人。

今天这个词叫“合纵连横”,挺拗口的,什么意思呢?过去的2015年是中国的并购和融合之年,过去一年发生的所有并购案例无不表明着这一年的特殊性。在座各位每位都是商业社会的参与者,我们无处可逃。曾经的亲人变成了仇人,曾经的仇人对手又变成盟友,每个当事人心中都有无数的感慨和困惑。

今天现场我们请到的各位嘉宾中,有一位是本场议题主席,他在200多个公司中看到太多的分分合合,其中的感慨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首先把三分钟的时间交给软银赛富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先生为我们做分享。

阎焱:全世界收购兼并,包括我们做投资的,历史来看都是过渡的阶段。收购兼并最后变成一方为主这是很正常的。一个婚姻里太太和先生谁说了算?应该说大部分家庭都是先生大事说了算,家务事全是太太说了算。对于收购兼并的企业,我觉得也是蛮正常的,总要有一方说了算的,谁走谁留,取决于他们谁对企业的管理更好。我觉得可能包括媒体在内的社会大众要对企业的收购兼并保持平常心。

目前收购兼并出现问题比较多,可能与中国文化中“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的心态有一定关系。大家都愿意做很小的公司一把手,当二把手都不舒服。中国的政治也是这样,中国政治天下只有第一,没有第二。这个跟中国的文化是有关系的。

最近我们看到在中国的市场上有很多曾经打的你死我活的对手,突然合并了,但放任一个企业做大做强,也会对全社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如果长期这样下去,每个行业里都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比如我们现在常说的BAT,大规模的收购兼并在当下中国是常态,而在美国,在西方比较发达的国家,政府是通过反垄断法来保证市场公平竞争,保持创新。中国包括领导和政府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外资进来之后,把很多民族品牌买了。但我想可能不会太远,大家一定会意识到,产业的巨头合并之后对整个行业一定会带来负面的影响,就是不利于创业创新的出现。

我们希望这样的收购兼并不要对产业发展带来负面的影响,值得欣慰的是我们身处互联网时代,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社会创新的速率大幅度加快,所以我们希望未来在中国的市场上收购兼并对我们行业创新能发挥正向作用。

主持人艾诚:大家知道杨总现在有一个新的身份就是瓜子网CEO。接下来有请第二位嘉宾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冬雷先生,雷士照明这段风波是财经圈非常熟悉的,大家也希望了解更多,而且您是坐在阎焱先生旁边。两位今天来到本场坛的心情如何?

王冬雷:雷士三次风波,故事是一个版本。吴先生赌博拿公司钱,跟其他股东闹翻,找外人救。外人不知道情况杀进去,又被坑了,三个故事一个版本,就是这么简单。我们最后这个版本太大了,公权力介入了,警察把他带走了,大概九个多亿,上市公司的钱。我没办法就被CEO了,原来我是代替阎总做董事长的,经营办公会我从来没开过一次。这种情况我就被迫接了CEO,我是技术背景,而且主做美国和欧洲市场。对于国内市场我比较陌生,不得已接了雷士的盘子,现在在推动雷士的变革。雷士照明的风波我相信在我和阎焱老师看来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把雷士这个品牌擦的更亮,把这个企业做的更好,迎接我们的两个变革,一个向互联网转型,一个向LED转型。

阎焱:我们谈收购兼并出现问题的时候,有两个层面的问题。一个问题是你作为企业运营上的问题,雷士的问题不是这个问题,雷士的问题是一个法律的问题,是一个属于刑事犯罪的问题。当你把一个企业里面的几亿乃至近十亿的钱给导出去,去还你的赌债,这不是一个收购兼并的问题,这是一个刑事犯罪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在雷士问题上,这个问题已经有结论了,它不属于我们今天讨论的范围。

主持人艾诚:这个案例在财经圈有很多不同的解读,今天两位当事人在现场,能否分享在这个案例中最值得创始人和投资人借鉴的经验是什么?

王冬雷:再多说一句,我是实业做兼并的投资者,我们做产业整合,看好做一个,做两个而已。雷士案例让我们看到你光有一个好的商业模型,一个很好的激励机制等等仅仅是一张画,关键是人。如果这个人有问题,什么都是假的。这个人尤其是不能有不良嗜好,比如吸毒,比如赌博,如果有这样,一切都废了。

阎焱:我觉得雷士的案例,你可以说很多企业的管理和制度上的问题,更多是人的品德。一个人要去杀人,比如ISIS,他要搞自杀式袭击,要阻止他其实很难。同样任何制度,都很难去防范一个人他执意要去犯罪。我在中国做投资22年,已经投的公司有200多家。每年我们大概要看一千多家企业,20多年下来可以说是看了很多的企业,吴长江这种事,我们22年当中只碰到过一件,这还是人性的问题。把一个企业九个亿的资金倒出去赌掉,输掉,这个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如果大家去过澳门,去过拉斯维加斯,一看全是黑压压的黑头发。中国人好赌,有点钱的人好赌,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个事实。所以我经常说创业者尤其是企业家有点钱以后,有两件事不能碰,一个不能赌钱,一个是不能吸毒。

媒体对收购兼并中出现的一方走出去,大家都觉得这一定是两方斗,一方失败了,他就很悲伤的走出去,都认为应该要很同情、很悲悯。不应该是这样。任何两个公司收购兼并之后,应该只有一个CEO。中国不可能有一个习大大,一个阎大大,这事一定是这样。刚才杨浩涌为什么说的非常好,他现在很快乐,我相信劲波也很快乐,至少每年不用花好几亿钱去打水漂,做无用功。杨浩涌也是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是非常好的事。

总之一句话,我们可能对于收购兼并的观念上,包括我们自己,包括我们投资人,包括我们观众,包括我们媒体,可能要有一个更加宽容的态度看他。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