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两会沙龙】贾康谈供给侧改革:给科技发展以足够的空间

2016-03-05 22:35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两会沙龙 贾康

【中国企业家网】3月5日晚间,二十几位来自企业界的两会代表委员齐聚中国经济日报社中经网演播厅,参加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两会沙龙,围绕“历史关口下的企业抉择”这一主题展开了热烈的探讨。

在现场,全国政协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从学理角度系统地论述了制度供给侧改革问题。贾康认为,借鉴国际上的经验更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中国的供给侧改革借鉴了供给学派理论,但绝不是简单的搬用。

QQ图片20160305222812

贾康

同时,贾康也谈到供给侧改革的五大项要素:劳动力、土地和土地资源、资本、科技、制度和管理。他说,在国家发展进入中等收入阶段之后,传统的前三项因素正在明显衰减对经济增长的支撑力,后面两项要素是目前国家必须积极重视的。“科技一定要有创新的科技,中国绝不能错过第三次产业革命,要给科技发展以足够的空间。”

此外,他认为,中国实施供给侧改革,要守正出奇,“守正”就是要尊重和敬畏市场规律,“出奇”即“还要实现创新和超常规的发展。”“过去的改革其实已经在供给侧上有发力,目前的供给侧改革政府如何发挥更好的作用?动力要有一定的转换。”

以下是贾康讲话实录:

各位晚上好,我借这个机会谈一下自己研究方面的心得,我们确实在这几年比较早的时候基于对世界危机冲击之后,理论联系实际密切反思,注意努力深入在供给这个概念之下,怎么对经济学基础理论做创新,以基础理论层面的创新来支撑科学决策,政策优化。我们把研究者已经做的工作继续按照务实创新,理论继续努力联系实际服务现实这个阶段继续往前推进,针对着中国现在的问题导向,把这个视野放在人类社会发展,中国自己的经验和国际经验放在一起的通盘考虑里面,能够把认识更好地系统化,深化把握。

大家比较熟悉的是前几年反复说到的扩大内需,大家都知道讲的是鼓励需求,特别是这几年反复说的消费需求进一步来引导和激励,供给在经济学的认识框架里面,需求和供给谁也不能脱离谁,这对概念到了政府这边,政府发挥的作用就是总供给和总需求的平衡,调控的过程。

过去经济学理论认识和宏观经济调控中间的实践经验,这方面相对成熟的是需求侧的需求管理,需求管理当然自然就有跟它对应管理的概念,经济学过去都有,只不过一般的市场人士,社会大众更熟悉的还是扩大内需,总量型的需求管理的这样一些基本概念。需求这方面过去比较成熟的经验,最简单的就是以反周期的方式来实现政府职能这方面应该体现的弥补市场缺陷,它的内涵理论假设是你只要政府针对市场缺陷实时反周期,剩下的结构性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供给侧了,它由市场竞争中的要素流动,结构问题就解决了。这样一个认识框架在凯恩斯革命以后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极大缓和我们过去所说的十年左右必定出现一次经济危机。

另外,上个世纪后半叶凯恩斯框架受到滞胀条件以后再有发展,在美国的供给学派减税为主的活力之下一轮释放,对接的华盛顿共识,还是让市场充分起作用。中国的改革开放认同这里的共性规律,让市场充分起作用,三中全会说到要起决定性的作用,现在反思在这方面供给侧改革不是否定过去的需求管理经验,不是否定过去我们已经有这方面值得肯定的东西,是要认识这方面的局限性,需求管理局限性表现在光是反周期够不够。美国在实际金融危机发生以后采取了一系列的供给性管理的操作,成为反周期的整个过程中间最有决定性的这样的举措,最典型的就是美国动用公共资源对花旗,两房注资,一直到给实体经济层面通用汽车注资,这时候它成为转折点,进入复苏过程,配上美国人在供给管理方面,它的主流经济学家还没有很好总结,我们中国人充分注意到了产业政策,3D打印机,制造业重回美国,全球视野引进优秀人才,所有这些事情都不是简单的原来总量型反周期的管理了,显然是推动一轮供给管理。

对于中国的供给侧首先改革上是制度供给为龙头,提升整个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这个框架,我认为是谋定后动提出的供给改革的命题。

实际生活里面带来一个挑战,过去说需求管理的时候是一句话打发掉了,让市场充分起作用结构问题市场就解决了,现在不行,必须守正还要出奇,守正必须要充分认识适应尊重市场规律,以及可以推到敬畏市场的立场,先把自己的立足点摆正。这是人类社会到了市场经济发展它的共性规律,必须认同这个共性规律,在特定的历史条件,国情制约,发展的挑战,必须寻求创新来实现超常规发展。

超常规发展怎么样出奇,就是怎么样去优化结构,这个优化结构在中国是系统工程的东西,是从眼下一个一个年度的调控对应到中长期的全面小康和以后中国梦,以及整个视野,我们整个统一市场,整个经济和社会生活打在一起的全局,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借鉴了原来的供给学派等等这样一些积极的因素。但不是简单的搬用,在概念上更清楚表述出来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像辜主席还有南总说的,要继续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有更清晰的指导思想,更明确的概念来推动供给侧我们的创新,守正以后出奇继续我们的超常规发展。

刚才何总强调的动力要有转换,我们新的动力可以根据一些最基本的五大要素分析来形成更清晰的认识,供给侧千变万化的要素浓缩就是五大项,劳动力、土地和土地代表的自然,资本,资本可以带来增值部分的资金,后面还有两大项,科技以及制度和管理。五大项要素它在一般经济体的经验里面发展过程中走到中等收入阶段之前前三项要素比较容易体现出它由于经济增长支撑力和贡献,后两个要素也在发生作用。

到了中等收入阶段之就有一个要素里面各领风骚之后必须推陈出新的历史性挑战了,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具体的演变过程,前面三项要素,第一是我们的劳动力,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大量农村几乎无限供给的低端劳动力就形成了我们比较优势,支持着我们一路走到了自然工厂,我们的土地和自然资源过去不能和市场对接,有了改革开放大政方针就有了跟市场对接的积极探索,没有法律规定情况下深圳把地皮纳入竞争性程序,招拍挂来取得使用权,这是各方参与进来以后带来了生机勃勃一轮又一轮超常规开发。

开始资金有限,好在有开放,外资首先进来发挥比较活跃的作用,不光带来了资金也带来了管理和技术,三大要素在中国实际发展过程中,前面很明显产生了支撑力,后面的技术也在起作用,比如说八十年代阿里斯顿一个常规技术就是制造电冰箱,市场已经在萎缩了,一下子到中国变成了适用技术,大家重复引进带来了中国各个地方在当时适应着满足人民生活需要,耐用消费者升级换代方面多少GDP,多少就业机会,多少税收,源源不断出来了,当然这是在我们改革开放制度框架下展开的。

到了现在前三项在明显衰减它们的支撑利,劳动力民工荒,招工难用工贵,北京的保姆这些年工资都翻了几倍了,人们不得不讨论现在引起争议的我们的劳动法是不是过于超前了,减少了我们的劳动市场里的灵活性,削弱了我们的比较优势,有些人提出了激烈的反对意见。正面来讲,这几年农民工的工资抬高,就是人民群众要过上的美好生活他们的收入在提高,这是正面肯定的,中国过去的比较优势离我们现在迅速远去,这是必须承认的,所以才有所谓珠三角的腾笼换鸟,常规的制造业必须转到越南、柬埔寨、老挝等等,跟当年留在咱们这里是一个道理。

土地和自然资源的开发,困扰我们的是空间再继续利用是非常困难了,北京征一平米地必须5倍赔偿,1平米给500平米的商品房,摇身一变就是几千万的富翁了,这是社会逼政府你不出这个价征地拆迁补偿免谈,这个事情封住了城镇化工业化继续发展的空间,机制必须另辟蹊径了。

我们的资本越来越充裕,越来越多的问题是找不到合适的投资对象,常规投资边际收益递减在中国普遍发生,意味着原来传统的动力源在衰退,支撑力衰减的同时你必须找到替代物,科技就不只是一般的常规科技,必须走创新型的道理,在前沿占领科技制高点,包括在高科技的方面我们再也不能措失第三次产业革命的机遇,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为什么是第一呢?生产力三要素,劳动力、劳动力量、劳动工具,再加一项,不是做加法是做乘法。吴敬琏讲制度高于技术,中国要更多靠鼓励创新的制度环境给出科技创新,我们现在必须注意到中国广大的创新者的智慧受到了制度空间制度环境的约束,必须打破这种供给约束,靠制度供给给出环境以后激发出科技创新的潜力,才能真正走通创新国家的道路。

这五大要素,后面两项领导人和有关部门大家一起讨论的全要素生产力的来源,我们必须抓住科技创新和制度供给的创新,这样来激活我们的潜力空间,企业家是非常重要的,靠自己的综合判断和知觉,要用人才,要组织自己的团队,要针对着问题导向,要不惜承受失败的风险开创新产品,一旦成功,全局皆获。乔布斯的苹果产品一旦成功了,供给侧发力,使用户体验上台阶,带来颠覆性的改变。

反过来就是马桶盖现象,日本市场上卖的马桶盖据考证原产地是杭州,但是国内咱们的市场环境鱼龙混杂,消费者形成不了质量可靠的信息,这样的事情反证我们不是自己没有这样的技术能力,是没有这样的市场组织能力,达到市场公平竞争的环境里面,把鱼龙混杂的情况,不好的落后的产品挤掉,我们需要反思自己的市场建设为什么没有达到这样一个应该具备的制度供给的水平,诸如此类。这些都可以纳入到中央提到的供给侧效率提升,处理供给侧复杂的问题全靠市场不行,全靠政府更不行,要把有效市场,有为有限政府结合好,而且这个结合绝对没有什么公式可套,就是一个PPP到不同的项目都得不同的组合,这是对于我们整个市场来说是挑战性的创新。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钺

《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辑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