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实录】对话二:“互联网+”拯救实业

2016-03-06 12:51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两会沙龙 互联网+ 实业

【中国企业家网】3月5日晚间,二十几位来自企业界的两会代表委员齐聚中国经济日报社中经网演播厅,参加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两会沙龙,围绕“历史关口下的企业抉择”这一主题展开了热烈的探讨。

实业这个中国经济的根基,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摇摇欲坠。互联网+传统经济能否拯救实业?

74791875050858491

两会沙龙现场

以下为对话完整实录:

主持人(何振红):欢迎各位来到第十八届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的现场,我们现在开始第二场对话,互联网+拯救实业,在开场之前我先给大家看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在网上已经疯传了,是董姐姐和雷军的一张照片,大家如果记得他们之前有一场著名的赌局,10个亿,时间变化这么快,这个赌局还没有谁输谁赢的时候,董姐姐和雷军已经头挨着头去看手机了,其中的变化请董姐姐跟我们说一下?

796462493409548564

  全国人大代表、珠海格力集团董事长、格力电器董事长  董明珠

董明珠:其实也没有什么变化,我觉得都是外面演绎的,因为当时赌局10亿是我们对市场的坚守,可能有人认为互联网时代传统产业可能就是要被淘汰,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大家认为的传统产业更具有支撑互联网发展的,如果没有传统产业互联网根本就没有价值。只是说我们传统产业如何能让技术升级,能够更加提高我们的效率和效益,所以严格来说是互联网实际上应该说因为有了互联网这样的工具,让实体经济能够有一个如虎添翼的感觉。

主持人(何振红):我们已经听出了话语之间的变化,董姐姐说互联网经济需要实体经济的支撑,实体经济其实也需要互联网给它融合以后带来新的发展。可能这是你和雷军之间看手机很重要变化。

董明珠:因为我带的是格力的手机。

主持人(何振红):网上有人问董总你格力做手机有没有空间,董姐很温柔说做手机有没有空间你去问雷军嘛。为什么?

281853507586825785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振红

 

董明珠:因为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做更多的解释,或者是更多的说明,大家都认为雷军是手机的象征,所以我觉得可能雷军说得更加有意思一点。

主持人(何振红):雷军如果坚持去做手机,你也会坚持把格力手机做下去。

董明珠:因为我觉得我能不能做下去不是我做的决定,是消费者和市场做的决定,你的产品能让消费者满意和喜欢,那就是你的市场,你就能做下去。

主持人(何振红):今天网上有人有一个段子,就说早知道你们俩打赌的时候就应该在一起,两年以后就真的在一起了,说干脆就生产一款手机叫米格吧,格力的制冷技术可以让小米手机发烫的部分解决掉,有没有可能你们联合出一款“米格、格米”之类的手机呢?

董明珠:我觉得都是大家出发点很好,愿望很好,如果真的任何一个行业只有一家它就没有竞争力了,一定是几家共同发展,共同竞争,竞争能够进步,如果没有竞争不能让这个行业发展前进的,所以我觉得并不是格力跟小米合作就可以做大做强,更多是通过竞争才能做得更大更强。而且这种竞争才会给市场消费者带来真正的享受。

主持人(何振红):有可能合作吗?竞争肯定是存在的。

董明珠:因为我没有想过现在我也没有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主持人(何振红):我们可以展开想象,互联网遇到实业的时候,或者是实业遇到互联网的时候,我们去除一些两个行业的壁垒,让它都往中间融合一下,没准这个反应就不是一个物理的反应,就不是1+1的感觉,可能就是一个化学的反应,就出来一个新的行业,有可能是这样的,姐姐你也可以考虑哦。

董明珠:我还是坚持走自己的道路,做实业,因为我觉得实业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现在政府报告在去年的报告当中提出2025,今年政府报告当中说得更加具体一点,而且是围绕着中国的供给侧改革来推动2016年整个规划,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在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局年,开局很重要,但是这个开局年又遇到整个全球的经济形势,不好的事情,大家都带着一种焦虑,所以我觉得这是实体经济更加显得尤为重要。

主持人(何振红):谢谢董总,我们听听王总的,我们还从刚才的那张照片开始,当你看到雷军的照片和董总照片在一起的时候你心里升起的希望是什么,是两个继续竞争下去还是两个一起生产一款米格的手机?

王小兰其实我想雷军和董总都没有想过生产一款米格或者是格米的手机,我来自中关村的企业,跟雷军接触得更多一些,董总我们共同作为女性企业家,我从感情上,情感上跟董姐姐,其实她可能是董妹妹,跟她更有相通之处,我同意她刚才的说法,市场是竞争的,没有必要一种模式发展,甚至可能我们过五年没有手机了,是另外一种穿戴设备,可能就是眼镜,所有的手机的功能都变成在眼镜上了,不影响我所干任何一件事情。就是可穿戴的东西都有可能,到那个时候也不是米格,也不是格米了,中关村很多新型的公司他们暗自在想雷军,董姐,你们那个时代就会被我们颠覆了,这个真是大浪淘沙的过程。

主持人(何振红):那个时候互联网和制造业,和实业之间还有明显的分野吗?还是一种新的状态?

QQ图片20160305220557

全国政协委员、时代集团董事长 王小兰

王小兰: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把这两件事非要分割起来说,作为我们做实业的这些人,我听陈总说了一句,我们的工厂都是智能化,数字化的工厂了,智能化的产品,离互联网不是很远很近的问题了,我们一直在互联网上做我们的工作。之所以过去人们把这两个问题对立起来看,我个人理解其实一种说的是互联网+下的商业模式的创新,一种说的是我们这种制造业通过智能化或者自动化,工业互联网的技术发展,来提升我们制造业实业的水平,完全是两件事情,非要把它变成A和B,A大于B或者B大于A,没有意义。

主持人(何振红):我记得董姐姐我们其中一个企业家去格力考察,当然他可能是互联网领域的,我拿出来说比较有意思的是,当时在探讨合作有没有可能我们格力更加互联网化一些?当时董姐姐没有在,是分管技术的一个副总裁在,就告诉他我们其实十年前就在做这件事情,他说这句话的意思,当时我们做的时候可能不叫互联网或者不叫互联网+,我们当时叫信息化,我们说的新型工业化道路就是用信息化去改造工业化,那个时候已经在做了,有一些大数据,云计算,包括一些连接的事情,只是没有把它叫做互联网而已。所以,其实中国制造和互联网之间没有这么强的分野我也同意,我们听听陈总的观点,您看到照片的时候在心里生出什么样的想象,你是什么样的希望?

陈泽民:我不关注那些东西,所以我没看见,看见了我也没有什么体会,那么多照片,就只是看看而已,正因为她是名人,要是普通人太正常不过了,因为是名人大家又炒成一个新闻了。所以我觉得很正常,不要去猜,不要去编故事,这是我的看法。

主持人(何振红):我们这张照片是说两个行业才有价值,我们今天论坛的主题是互联网+拯救实业,不管怎么说制造业我们是需要升级的,我们说的供给侧改革也好,我们现在要说的转型也好,其实制造业在里面起了很大作用,在升级过程中互联网因子会起什么样的作用,陈总从你的行业怎么来运用互联网技术的?

409318272244515254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三全集团董事长  陈泽民

陈泽民:在不同的时期都有一些先进的技术出现,我们以前都是打算盘,后来有了计算机就用计算机,这个道理是一样的,先进的技术摆在那,傻瓜才不用,大家都要学习它,了解它,拥抱它,利用它,这是很正常的,但是也不能千篇一律。有的企业适合用,有的企业就不适合用,很多用了以后都立竿见影,有的生搬硬套,不起作用,我们在利用它的时候应该因地制宜,应该根据自己的情况还有行业的情况,轻重缓急,还有用多用少,还有选择怎么去用,都有关系,只是一种技术,一种工具,一种方法,但用总比不用好,了解它总比不了解好。

我们企业是传统的制造业,互联网不但用于产品新的渠道销售,还有产品创新,管理,互联网用到以后可以带来很多,还有包括企业管理,我们以前开会大家都坐到一起,现在你都不用集中了,一直到世界各地,拿着手机大家都在一起开会,效率提高了,先进的东西,提高了你的效率,但是还在进步,说不定什么时候新东西又出现又比这个好,互联网,它联网,不知道什么名字又出来了,所以我们一定要不断学习,不断追求新的事物,保持我们不断前进。

主持人(何振红):问王总,陈总说互联网对实体实业来就是一个工具,我根据企业的发展和需要来决定它的使用程度,您来自中关村,你们公司有非常多的建树,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王小兰:我可以换一个词,叫泛互联网的概念,用这个词来讲这个事就容易说得清楚,同样都是互联网的技术,一种是今天说的互联网+,它是一种商业模式的创新,延伸到电商等等,这是一类。另外一类就是把互联网技术作为我们提高生产效率或者降低成本,智能制造,智能化生产的工具,它也叫互联网,不能把互联网A,互联网B就理解成一个模式,只有做电商的人他们才拥有互联网这个词,我们干实业的好像不属于互联网,其实不是这样的。

第二个问题,确实我也同意刚才陈总讲的,这样的一个好技术,确实对我们制造业,因为我们不是为了互联网而互联网,我们之所以要拥抱它,说到底一个是降低成本,一个是提高效率,就这么两件事情,我们充分享受互联网的技术给我们带来的好处,比如说陈总是做食品的,我们是做装备制造业的,检测仪器,焊接设备等等,刚开始我们仅仅用自己的孤立一个产品把它智能化,互联网化了,把它的数据上到云以后,我们确实不知道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但是当我们把所有的检测仪器都变成了智能仪器,所有数据都上到云以后你会发现大数据给你带来很多新东西,包括我们生产的焊机是孤立的,现在联网智能化以后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所以从这个意义上互联网的技术为我们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是很大的帮助,跟所谓的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创新不完全是一个概念。      

主持人(何振红):王总把互联网+的概念分成两类,一类是A互联网,是我们现在说的在消费领域特别多的,另外一类互联网叫B,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在泛互联网概念里有一个产业互联网的概念?产业互联网的概念提出对制造业更重要是降本增效,我们知道工业发展这么多年一直核心的问题就是降本增效,降本增效企业就有利润就能活下去,董姐姐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董明珠:其实我觉得这么长时间,很多人把互联网讲神秘了,因为认为互联网好像是代表一个科技,甚至于把它称为在天上的感觉,所以人们就觉得互联网创造出了很多的故事。

你说到我们公司,我们在1995年有计算机的时候,我们开始把这些工具运用到我们管理当中去了,随着技术不断升级,包括王总刚才讲的你要做数控机床,你要做物流自动化等等,这些东西都需要用上这个工具,没有这个你是实现不了的。所以,我觉得互联网不属于某一个行业,应该属于所有愿意创新的人,其实互联网真正能创造互联网并不在我们这,我们也是把别人互联网拉来进行包装,甚至于把它做应用或者应用得快一点,然后通过舆论的一种传导,突然好像变成它代表了互联网,实际上并不是。

主持人(何振红):我觉得认识上基本是统一了,我谈一谈制造业,制造业的下一步,在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反复强调互联网+行动计划,以及制造业2025,我记得今年年初的时候国务院也发文让这两个计划结合一起发展,会对制造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尤其是像格力这样制造业的领头公司。

董明珠:实际上我们已经在改变,但是你们可能没有看到政府报告,我们当时是坐在那听的,其中有一句话叫“中国制造+互联网”,所以制造业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根基我们讲所有的东西都是空的,作为制造业有了互联网就如虎添翼,我们做到800亿有10万人左右,1400人左右的时候8万人都不到,这是典型的数字变化,可以看出来这个时代的变化。

互联网不仅是成本效益,还解决了一个问题,我们进入自动控制的时代,我们对产品质量的控制,无形之中有了更好的控制标准,我们原来都有标准,但是因为人为在运作或者在生产过程当中,因为有人为因素,可能会出现不达标的情况,而这就改变了这个问题,可以确保你的产品质量,这是我们以后未来的制造业比拼的设计和创造,而不是生产,这就是我们未来智能化带来的一个新的改变,过去你可以不设计一个好的技术,没有什么先进的东西,你用广告,所以我讲有的企业就忽悠消费者,别人一看广告就说那是啊,我就买你的,但是以后不行了,这个以后是蒙不过去的,我讲的这句话别人可能会认为同行是冤家,我只有用这个事实告诉大家,一个好的企业一定首先第一个标准就是诚信,因为一个好的企业如果你不讲诚信,你欺骗消费者,最终市场一定会抛弃你,所以我们这么多年格力大家有的人认为好吃亏,你用的筒管比别人厚,别人用冷轧板你用镀锌板,如果你只是用一个新概念消费者就买,消费者今天买你的,明天肯定他就不是你的消费者,而格力的消费者终身都是你的消费者。一晚一度电,演变到现在一晚低于一度电,你不开当然低于一度电了,但是确实有一批人被这样的广告诱惑了,改到现在一晚两度电了,通过这样的广告演变消费者已经对你失去信心了,你坑害别人就是坑害自己,我一直坚持这个原则,制造业在互联网的时代逼着我们更加要重视诚信,诚信,诚信!

主持人(何振红):互联网时代给制造业带来了一些挑战,以前信息不对称我们可以通过广告,告知信息描述你的产品,今天用户把他使用的体验非常快速放到网上的时候,你的品质上或者是其他方面的瑕疵就会看到得更多一些。

其实刚才接着那个话题,董总他们正在做一件事情,比如说你们的自动化,格力的自动化应该是在中国的制造业公司,世界的制造业公司是更加领先的,现在有一个新型的业务把它的自动化技术变成了智能机器人,帮助其他的工业企业进行改造,这件事情我就想到刚才她说的中国制造+互联网,刚才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她说政府工作报告当中这么写的,她就笑了,这是中国制造引领互联网的一个方向,对吗?

董明珠:因为我们做空调,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么多年“坚守”专业这两个字,今天很多人提出质疑,说董明珠你现在格力不是专业化了,我还是坚守认为我们是专业化,我们只是分成了几个不同模块,刚才王总讲可能你的先进技术引入到另外一个领域的时候,你应该大胆去做,我认为是对市场负责任,并不是你生存不下去,是两种不同的特点,我们为了技术更多延伸这样的多元化值得去推从,你为了赚钱在这个行业混不下去了走多元化,本质是不一样的。

我们格力空调,2015年虽然经济下行,我的销售额也下滑了,因为我进行了价格调整,因为我调整了价格反而我的市场份额更高了,差不多接近50%,还是蛮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我为什么很开心,今天没有看到我有愁容,经济下行我还是很高兴,因为今年我的利润率更高了,达到了12%,三年前我们利润率只有7%,现在达到12%,几乎接近一倍的利润翻番。

主持人(何振红):制造业12%的利润率,非常高了。

董明珠:互联网+的时代给我们带来了变革,我们的效益来自我们的管理,我们的利润率更高,这是我们值得去研究的。因为我们企业需要大量设备,当时我们在国内买不到达标的设备,数控机床,我们要精到一个头发丝1%-10%的误差,这个精度高到没有人能满足我的要求,我们采购的设备都是德国的,我们中国是一个大国,我们是不是强国这一件事我可以否定掉它,你不是强国。何况地球那么大,我们都是国际化了,我们为什么要靠人家的技术生存,能不能有一天我们的技术让别人依靠我来生存,就是价值观取向的问题,这是触动了我一定要进军装备业的主要理由,格力坚持了自创原则,我们不是进入到这个领军,匆匆忙忙跟别人的技术斗一斗,我们宁可慢一步也要坚持原创,我们格力全是自主研发开创的技术支撑它的,我们的数控机床已经很不错了,当然跟德国比还有差距,我们给自己定一个目标,未来三年中国所有高精尖设备在我这能给它提供,不需要再到国外,像马桶盖,电饭煲一样,这样一个小东西技术含量没有多少,很容易,我们的工业技术不标准,一个消费者买了马桶盖,买的电饭锅,煮熟的饭就是不行,99度,差一度都是不完美的,我们做工业企业一定要有这样的决心,跟自己过不去的思维,才能做得完美,这是我进军装备业最自豪的一件事,我们掌握了核心科技。

主持人(何振红):这也是格力多年制造业深耕积累的实力,不知道王总是否同意这样的观点,当制造业用智能化发展速度给互联网带来一些发展空间的时候,那时候制造业是否就可以成为引领者。

王小兰:我换一个角度回答你这个话题,有点绕,我跟董总(董明珠)有殊途同归的路,或者这样的一个想法,因为我们本身是做检测仪器,做焊接设备的,原来这些设备都是孤立的一台台设备,用到互联网以后,或者说是在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下,在自动化数字化等等的发展下,我们现在开始也是把焊机变成了数字化产品,数字化的焊机,单台数字化焊机联网变成了集群数字化的东西。再往下我们也在想,因为你已经都给它集群了,已经数字化了,工艺人员在车间点一个PAD,所有焊机就能点火能往下焊了,过去八级焊工现在不需要了,是不是应该有机器人来做这个事,所以我们也在做焊接机器人,因为机器人这是一个态度,而且我认为它是未来至少十年非常刚需的产业,因为人口红利等等,无论工业机器人还是服务机器人,工业机器人分很多种,搬运,分拣,焊接,我们用机器人焊,我们就往前走了一步,我们拥抱互联网不是用概念,我们是一步一步把这个产业从原来所谓作坊式的生产,向着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去发展。

主持人(何振红):从王总董总的讲话里面可以看得出来,制造业往智能化转变使得互联网应用空间有了巨大提升,刚才你说互联网A更多在消费领域,现在发现它在工业领域或者其他的产业领域有更大的施展空间,结合也有可能它的主体,这是互联网公司也有可能是制造业公司,从目前来看还是制造业自我变革推动得比较多一点。

董明珠:互联网领导制造业是不可能的,永远是制造业领导互联网。

主持人(何振红):你们俩人刚才都没有给我肯定的回答。

董明珠:刚才王总说了,把互联网运用,离心机,叶轮,重新加工,精加工,过去一个人守着一个设备,现在守着设备根本不要人,以后我们人干什么去,最大的问题大家都有点恐慌,失业,就业问题已经摆在这了,其实我觉得就业方法是很多的,我们最缺的是人才,我们不缺一个铆钉,拧螺丝钉简单的操作工,实际上这些东西一定要把它解放出来,我们企业更要负责把这些人,并不能把它推向社会,而应该给他们再教育,再学习,当然有些东西是政府要做的,作为企业来讲是你的员工,就不是简单推给社会,让给政府来管,又是引起社会不安定的动荡,我们格力现在有技术学院,我们现在就是在做这种把普通工人,高中生,技校生再培训,让他成为智能的管理者,这就是前途,我也不是慈善机构也养不起那么多工人,现在成本高了,员工工资待遇都要高,我全部用设备一个人能看到所有设备,就减掉了9个人,自然他的工资就可以提高,你不提高通胀又来了,物价上涨你跟不上时代涨工资,你要比物价涨得还要快才行,必须要去创新。

主持人(何振红):让工人成为人才,提高他自己就业的技能,可能这些问题就好解决了,我们听听陈总的看法,她们两个说到了公司在制造业升级,往智能化转变做的一些工作,从三全来看你们对这个事情怎么看?怎么实践的。

陈泽民:我们早都开始用所谓的机器人来代替人包饺子,搞各种各样的东西,已经全自动化了,实际都是机器手机器人,不要人去做了,但是它是逐渐在升级换代的,逐渐把传统的制造变成了现代化的“智造”,但是它的整个工艺还是靠人去设计的,还得培养高端的设计人员,还要有高端的工匠精神,工匠精神不是亲自去动手,而是要精益求精,制造出来那种非常精的高的产品,德国人为什么它的东西很好,都是精益求精,一个很小的细节都非常注意,工匠的精神加上智能的制造业,我们的产品才能够升级换代,才有前途,我们现在机器做出来的产品已经超出了人工做的质量了,因为它非常规矩,没有人为的因素,它超过了人做出的产品。

主持人(何振红):你们公司机器的使用率非常高了?

陈泽民:基本现在水饺厂都是,我们原来手工磋汤圆,现在都是机器人来做,一天400多吨,产量提高了,质量提高了,而且还绝对标准,智能化生产给我们带来了很好的利润。

王小兰:我想再把刚才的观点总结一下,我只是想做一个特别通俗的比喻,做一碗面条,我们这些人是制造业做面条,过去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他们不做面条,面条还是我们生产的,他们只是用一种新的模式告诉你,你可以在美团网下单,这碗面条可以几点送到你们家,消费方式上用了互联网技术,使他吃这碗面条更便利了,但是他不做面条,做面条的还是我们,我们做什么呢?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面条怎么做得更好,更快,但是现在有一个趋势,我们除了用自动化,机器人解决这个面条做得更好,加上我们大数据,将来我们也能做前端的事,你几点几分要吃这碗面条,面条是我造的,我学送面条那个东西说实在的是分分钟的事,首先要把这碗面条做好,最好的技术把面条做好了,剩下学那件事对我们来讲不是很难的事情,我是想说明刚才说了半天的问题,不是它引领我们的问题,本来是分工不一样,但是再往前走一步真的有可能我们会取代它。

1982413852856961

主持人(何振红):王总(王小兰)的总结非常棒,只要有人类存在,你总要吃面条,制造面条的公司是一定要存在的,不断去把面条做得更好吃,更适合你的口味,至于怎么找到它我都能做出面条来,也是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中间的变化,原来叫互联网+,这次明确提出中国制造+互联网,这次变化深刻的含义,时间关系我们这场论坛到这里结束,感谢各位。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