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独家】甘薇:别叫我乐视老板娘

2016-03-18 10:24 | 作者: 李佳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甘薇 乐视

[摘要]“我先生不希望我的公司和他有太多交集,他说你愿意做就自己出去做,而不是在他的平台做,他对我要求非常严格。”

文_本刊记者 李佳 编辑_萧三匝

开播第九天,《太子妃升职记》播放量破亿,监制甘薇松了口气,这部戏火了。收官时,投资近2000万元的网剧创下了超26亿的播放量。

祝贺的电话、微信不断,朋友们说:“你太棒了,事业家庭双丰收的节奏啊!”

看起来确实如此,甘薇的先生贾跃亭创立了市值千亿的乐视公司,他们的双胞胎女儿不久前刚过了一周岁生日,而甘薇自己的公司承制的第一部作品就成为了现象级网剧。

甘薇被人提起时,除了“演员”、“乐视老板娘”、“制片人”之外,又多了一个“女老板”的身份。

她压力很大。

从她出道演第一部作品起,乐视的标签就从未离开过她。她想摆脱老板娘的标签,可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04年甘薇和贾跃亭相识时,她还在解放军艺术学院读大二。

甘薇最好的朋友,也是当时的同学刁莉莉还清晰地记得,甘薇和贾跃亭第一次一起吃饭时正值北京的冬天。当时学校有规定,上课期间都得穿军装。见面那天,甘薇穿着一件军大衣就去了。

第一次见面,甘薇对贾跃亭似乎没留下多少深刻印象。在那之后,两个人又接触了几次,才慢慢熟悉起来。

彼时的贾跃亭,刚过30岁,还未组建乐视网。他在2003年从山西来到北京,成立了北京西伯尔通讯科技公司,这个决定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起初,贾跃亭经常约甘薇一起吃饭,但因为性格腼腆,他通常都是叫着几个朋友一起。刁莉莉回忆,“阿贾对小薇非常好,每次一起吃饭,他都在门口等,从来没有说你直接来哪儿哪儿吃饭吧,一般都会来接。”

那时在甘薇眼中,贾跃亭身上最吸引她的就是人好,有责任感。“我当时没那么多杂念,除了接触老师同学,就只认识我先生。外面的人都没有接触过,所以想法没那么多,也没见过花花世界,就傻嘛。”她大笑起来,露出四个酒窝。

2008年,在和贾跃亭交往四年后,24岁的甘薇结了婚,此时距离她毕业不过一年时间。而当初贾跃亭的那家西伯尔科技公司,也已经在新加坡主板上市,贾跃亭身家暴涨。

结婚早,甘薇觉得是遇到了合适的人。“没想过这个人以后能发展成什么样。”此前,她还曾在一档节目中透露,如果不是当初考来北京,或许在重庆也会早早结婚。对她而言,缘分很重要。

大学实习期间,甘薇就进入中影集团负责电影的宣传和发行。做了两年幕后,一结婚,她反而一脚踏进了演艺圈。

2009年,甘薇凭借刘镇伟导演的电影《机器侠》出道。在影片中,她和孙俪搭档,饰演女二号。

当时,乐视网还为《机器侠》专门打造了视频官网,贾跃亭的名字也出现在出品人的名单里。另一方面,借助电影宣传,乐视网也频频出现在了媒体的报道中。

2009年,甘薇在《决战刹马镇》里出演了女二号“桃花”,乐视网给予了特别支持。

没从“路人甲”演起,甘薇一出道就引来各种猜测。

“可是小薇当时拍戏也很辛苦呀。”刁莉莉记得她在日本突然接到甘薇的电话。那个冬天甘薇正在西北拍摄《决战刹马镇》,结果助理突然辞职就走了。一场戏拍下来,身边连个递暖水袋的人都没有。等到第三天,新助理进来,这才陪着甘薇找到一个有信号的地方。或许是当时有点儿委屈,甘薇在电话里说着说着就哭了。

“当时她可以和公司提要求的,但她自己没说,因为这种身份反而更尴尬。”回忆起这些,刁莉莉说,“小薇其实和阿贾一样,都不是那么事儿的人。”

2011年起,甘薇又相继出演了《无界之地》《十二星座离奇事件》《疯狂的GPS》等影片。

这一年,乐视影业也正式成立。之后,乐视网开始推出一批自制剧,甘薇主演了其中一部时尚网剧《女人帮·妞儿》。她还首次担任制作人,这也为后来监制《太子妃升职记》积累了经验。

虽然出演了几部电影,但是甘薇一直并未大红大紫。直到担任《太子妃升职记》的制片人,甘薇才找到真正的成就感。

在甘薇眼中,《太子妃》还不够完美,之后的电影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那几年除了拍戏,甘薇把不少精力都用在了照顾家庭。每次她去香港逛街,一个大箱子里装的都是买给贾跃亭的东西。先生出差时,甘薇也会把他要穿的衣服放进行李箱。直到现在,她每天都要把贾当天穿的衣服准备好才出门。

在演员秦岚眼里,甘薇也是个体贴会照顾人的女人。甘薇怀孕八个月时,秦岚去香港看她。结果那天喝多了的秦岚,一直在卫生间里抱着一只桶不放。甘薇放心不下,只好坐在浴缸上陪着她。

第二天酒醒后,看着腰疼的甘薇,秦岚很内疚。“平常薇薇都是叫我大姐,但其实她比我成熟,我们姐妹之间谁心情不好,她都会主动照顾。”

甘薇在圈内有一个著名的“泰迪姐妹团”,秦岚、应采儿、刘芸等明星都在其中。今年春节,姐妹团的成员,以及甘薇和贾跃亭的父母还一起在三亚过了年。就连刚刚过去的情人节,也是贾跃亭组织大家一起过的。

“贾公子特别把甘薇的姐妹当自己的姐妹,我们聚会他要是有时间都会来,基本随叫随到。”秦岚称赞贾跃亭是“五好老公”,有时她们也会跟着甘薇一起喊他“贾公子”。

几年相处下来,秦岚很欣赏他们夫妻间的状态。“他俩经常打电话交流,包括工作上的事情,她老公也会给她一些意见。薇薇这几年也一直没有放弃让自己成长,很多时候愿意帮贾跃亭去承担。”

刁莉莉也赞同这一点。她记得乐视电视测试时,贾跃亭在家里放了三台机子,测机时就让甘薇帮着记数据。平常回家聊起乐视的事儿,甘薇也会给意见。在她看来,那时甘薇也许帮不上实质性的忙,但她也一直在尽心尽力地做。

为什么非要创业?乐漾影视副总裁袁飞宇一开始也不能理解甘薇。

甘薇创业是因为受到母亲的鼓励。

在她印象里,母亲一直是个女强人。打小看着她做生意,从小门面到开公司,也从巅峰到惨淡收场,母亲从商的经历一直影响着甘薇。

“她会经常告诉我,不管女孩子长得多美,嫁得多好,但是最后还是得要有自己的本事。只有当你的梦想成功了,你才会发现你在社会,或者在这个家庭中的地位和价值。”甘薇说。

另一方面,看着贾跃亭十几年把企业一点点做大,甘薇也深受影响。况且,平日里经常和乐视影业CEO张昭等人一起吃饭,甘薇敏锐地意识到,网剧这块儿大有市场。

2015年,北京乐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成立。虽然当初起名时,甘薇依然加上了“乐”字,但乐漾和乐视是完全独立的两家公司。

贾跃亭倒没有反对。“我先生不希望我的公司和他有太多交集,他说你愿意做就自己出去做,而不是在他的平台做,他对我要求非常严格。”

贾跃亭不希望甘薇有太大压力,但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中,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乐漾成立之初,算上甘薇,一共只有四名员工。改剧本、找演员、拉投资、拍摄,前期等待的过程很漫长,再加上很多人包括乐视那边并不看好《太子妃》,甘薇一时间压力很大。

时间久了,身边的人也开始感觉看不到希望。一位跟了甘薇很多年的员工也选择了离职,临走时她对甘薇说:“薇姐,你要求太高了。”

工作中甘薇是这样,要求严格,凡事追求完美,导演在剪完《太子妃》时,她还要亲自看一遍,看完还得提意见,最后才能上线。

袁飞宇也表示,甘薇对内容和项目非常严格,很多时候都是自己看剧本,谈项目,这和他印象中的那个小女生完全不同。

袁飞宇在加入乐漾前一直是制片人,在拍摄《机器侠》时认识了甘薇,“那时候做演员,就是小姑娘的感觉,现在她完全是一个老板,这几年变化特别大。”

随着《太子妃》的热播,甘薇和乐漾也被更多人所熟知。

这部讲述男穿女的穿越网剧,在故事内容和情节设定上处处充满槽点,它成功抓住了年轻人的市场。

乐漾在创作剧本时就对市场进行了精准把控和定位,她们通过调研,了解当下90后、00后喜欢看什么内容。在乐漾,近三十人的员工中,大部分是90后,甘薇经常了解这些年轻人在关注什么。去KTV唱歌时,她也会专门挑新歌唱。

在甘薇看来,尽管她和90后、00后的想法有些脱轨,但是在亲情友情爱情这些方面是共通的,“她们身上有股劲儿,一定要抓住这点。”而至于《太子妃》当中一些“污”或者“腐”的东西,甘薇说她的本意并不在此。

她对太子妃“雌雄同体”的角色设定给予了更多解读。“在这个社会,女孩子往往需要付出更多才能达到一个与男人同等的水平,所以在我们身上很明显的就有一种自立自强的东西,其实我们是要表现这个的。”

这属于夫子自道。袁飞宇记得,有个周末晚上甘薇在公司开会,一直开到夜里十一点多。第二天还安排了采访,下午三点钟忙完,她才吃上一口面。“她完全可以不用这么拼的,但我们这个圈子竞争也很激烈,所以她比一般人更勤奋。”

这点也让秦岚佩服不已,“人家都叫我拼命三娘,很抗累的,但她比我还厉害。”在秦岚看来,要忙公司,还要照顾家庭,很难做到兼顾。

甘薇一度很纠结。她从身边朋友身上认识到,只要回归家庭很可能就和社会脱节了,所以她选择出来打拼。

在两种身份之间来回转换,当然累。工作上遇到难题时,甘薇也偶尔征求贾跃亭的意见,但大部分时候她宁愿自己解决。“他压力够大了,我这个公司才多大点儿事啊,我干嘛还要去麻烦他,让他烦心呢?”

眼下,太子妃网剧的第二部和大电影都已经开始筹划。第一部作品的成功,让甘薇压力不小。接下来的作品中,她要做得更好才能赢得认可。

甘薇判断,今年或者明年可能都是网剧的一个爆发年,现在有很多投资机构找到她希望入股,她都拒绝了。“按照现在利润来看,公司明年应该能估到10-15个亿,如果估不到这个价值,我们也不会让别的投资方进来。”

现在,甘薇已经给乐漾拉了一张长长的清单。除了太子妃,乐漾已经储备了二十多个项目。饶雪漫的三部曲早已买下,参投《轩辕剑》,自主研发原创项目《碧池女王》,还会给明星个人定制网剧,开发真人秀等等。

未来乐漾还会拓展VR的相关业务,她给公司的定位是要做互联网内容型的公司。甘薇明白,“太子妃”的成功仅仅是开了个好头而已。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