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开幕论坛】当女性成为总统

2016-04-10 16:58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当女性成为总统”,是很早就被确定要在今年木兰年会做讨论的。“我们的时代”所说的,自然包括女性要在社会更广泛的层面进行深度参与。

这个话题刚被抛出的时候,就令很多女性企业家眼前一亮,很多人都有表达的冲动。其实我们不是要探讨,与大多数国家男性最高领导人相比,德国总理默克尔和韩国总统朴槿惠等女总统的政绩如何。相反,这个话题背后关乎女性在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她们不容忽视的力量。

当女性成为总统

 

参与讨论的嘉宾有:

夏华 依文集团董事长、木兰汇执行理事

王潮歌 著名导演、木兰汇执行理事

赵依芳 华策影视集团创始人、总裁

主持人:李亦非 英仕曼集团中国区主席、木兰汇执行理事。

 

以下为对话实录:

李亦非:今天的话题非常有意思,“当女性成为总统”。其实它的含义并不是今天要讨论希拉里是否能否成为美国的总统,更重要的是女性真正在社会中所发挥更大的力量。我先问几位嘉宾,你在整个人生成长过程中受到过男人的打压吗?

李亦非

英仕曼集团中国区主席、木兰汇执行理事李亦非

夏华:没有!

李亦非:受到过女人的打压吗?

夏华:也没有。

王潮歌:一直都有!

李亦非:谁?是张艺谋吗?

王潮歌:那时候说铁三角,三个导演一起,但是实际上真的是太多的工作是我一个人做的。张艺谋在很多场合也强调,跟我没啥关系,主要都是潮歌弄的。但是到今天我的印象刘三姐、印象丽江,还会听到很多观众说,这是张艺谋的作品,气死我了!

到今天也一直有,男性看待女性,第一不是看才华,而是看一个女的跟我齐平,谁给你机会,你哪来的?是用另外的角度去想。这个社会的平等现在来说是没有的。

夏华:我从大学老师出来以后自己做企业,我在大学里做老师,别人也没有机会打压我。但是王潮歌说的我理解,包括商业竞争中,今天取得的成就,别人在看的时候会有一些不同的思考和问号,这是有的。但是像王潮歌这样打也打不了、压也压不住的。

赵依芳

华策影视集团创始人、总裁赵依芳

赵依芳:我是这么理解的,女人走到今天,我们用打压两个字来说,可能就是这个过程中会经历很多。我20多岁参加工作,首先是在机关,机关工作12年,完成了乡镇书记、妇联主任、电视台小台长的过程,更多的可能来自于同性的压力,男性在这方面不会有太多的压力,只不过会说这个小姑娘干活很起劲,女性可能会想我比你年龄大,我资历比你高,你怎么就上的这么快,我觉得可能是这个过程会经历到的。

李亦非:作为女性,这一生中一直在不断地克服哪些弱点?

夏华:在高级决策层里,所有世界上男人对女性的质疑是太感性。我去年去德国,我们有一个企业家跟默克尔会面,那个时候默克尔最大的压力因为难民潮,难民同时也去了欧洲其他国家,这个时候会发现很多人对默克尔的评价是:一个女性做总统的感性,因为难民涌入的时候不是仅凭爱或者一个母性力量就可以解决掉的,恰恰我不认为她完全是一个缺点和弱点。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纯粹的理性,一定是感性背后的理性,或者是理性背后的感性,是相互融合,今天在一个高级决策层很多人认为女性弱点是感性,恰恰我认为这是一个女性在做出判断和决策的时候她有更多的爱和思考,有更大的格局,在这一点上,情商、智商、格局这三个点上女性更加的完整。

王潮歌:我没缺点我很完美!我有的弱点男人都有,所以我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我也没有什么需要克服的,我看自己挺好的。包括女性独有每个月总有几天不舒服,和到了四五十岁以后更年期开始疯婆子,我都觉得挺好的。

赵依芳:我30多岁开始创业的,创业过程中体会最深的女人的缺点在我身上有两点,第一,妇人之仁,因为一个女人内心深处总是充满了爱,这是挥之不去的,所以在开一些员工的时候,做一些决定的时候,我觉得经常会体会到妇人之仁给我带来的困扰,也是前进发展过程中会有一些耽误;第二,女人会更多的去关注细节、关注具体的层面,我觉得可能女人要更多的学习宏观、更多的去体会这个世界的很多男人在做的事情。

王潮歌

著名导演、木兰汇执行理事王潮歌

王潮歌:男人也关注细节。

赵依芳:任何一个优秀成功的人,很多成功的要素是一样的。我觉得我肯定不会当总统的,但是我很早以前看过一本书是美国的一本小说《当我成为女总统》,讲的女奴成为女总统的故事,一路过来她自己的坚持和女人的爱,其实每次都是依靠男人的帮助。王潮歌说的对,所有优秀的成功的人都要具备那些成功的素质,如果要成功我觉得是依文总裁说的对,雌雄同体比较对,一个企业男的合作伙伴和女合作伙伴互相的尊重、互相的扬长避短可能会使这个企业走得更加远。

李亦非:还想问一个问题,在你们生命中扮演最重要的角色,鼓励和激励你走到今天,具有了你所成功的素质的那个人或者是那本书是什么?

夏华:在我自己生命中最深刻的还是我母亲。到现在大家都会觉得很奇怪,那么早14岁母亲就去世了但是为什么影响这么大呢?到今天我也认为,在整个思维逻辑上她是对我影响特别大的一个人,在我小时候我觉得我母亲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她具有强大的平衡的智慧,如果今天说我母亲那个时候也就是因为在那样的小镇里,谁家出了矛盾,包括镇子上很多解决不了的问题,我母亲去了以后就解决了,她天生具有平衡的智慧。今天坐在这里都是企业家,面临着一个最大的智慧的门槛就是交换的智慧,男人会觉得女人没有格局,会在乎很小的利益,但是如果真正跟高手过招,大家开始合作的时候,往往女人是最容易在利益面前反而看得最开的一个。我母亲当时说了一句话,换钱不长久、换人一辈子。那个时候给我的感觉是对我的生命影响非常大,做其他的那一天我觉得一个企业如果能够学会换人,这是最大的交换智慧,多行的人带来多大的未来,我母亲很多对我的商业逻辑影响是非常大的。

王潮歌:我一段一段的,没有一个人从到到尾影响我,小的时候咱们的天地就是爸妈,他们是最厉害的,慢慢接触新的人、新的作品,有的时候一本书一句话会觉得使自己又开悟了,一点点长,我举不出来一两个,正在恋爱的时候那个男人就是你的天地,有的时候沉浸在工作里边的时候合作伙伴就是你的天和地,有的时候出去挤公共汽车挤不上去,后面有人帮助你一下,那就是你的菩萨,我现在觉得自己又是自己的菩萨。

更多从别人的嘴里听到哪本书比较好,或者是看到身边有没有那个贵人,反过来说有时候让人觉得何苦呢?未必吧,未必非要有一个领袖,未必非要有一个我们心目中的英雄,可能更多的是在生活中的一脚、一步、一坑一洼中克服在前行,更多的是靠自己的力量。

赵依芳:我还是赞同夏华说的,我也是一个小镇上的女儿,也是五个孩子的其中之一,我妈妈是42岁就成寡妇了,所以一路走过来是很坚强的,她的坚强和坚韧对我来说我是具有的,她的那种无私和大爱。

李亦非:你们会投票希拉里投票做女性总统吗?

夏华:为什么不?

王潮歌:跟我无关。

赵依芳:没有思考过。

夏华

依文集团董事长、木兰汇执行理事夏华

夏华:我觉得她是一个合格的女性总统,这么多年的政治生涯的锻炼和整个从政的过往的业绩,我们抛弃国与国之间关系的成见,她应该有这样的能力。而且我特别希望,因为大部分女性总统在拉美比较多,在业绩小的国家比较多,美国这样一个大的国家女性做总统会有巨大的改变,尤其是外交政策和国际关系上。

李亦非:希拉里是否成为总统是个伪命题,因为这不是女性的话题,之所以选她是因为她是合格的总统候选人,我们如果把女性是否成为总统作为一个话题,可能是本身对女性的置疑。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