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她他辩论】共享经济:标准化和个性化,哪个更有效率?

2016-04-10 19:07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作为08年经济下行背景下兴起的一种经济形态,分享经济被认为是中国经济的下一个增长点。据一项非常权威的统计,到2025年整个共享经济的市场规模会达到3035亿美金,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0%。

共享经济是一种什么样的经济形态?腾讯研究院认为,分享经济是指公众将闲置资源通过社会化平台与他人分享,进而获得收入的经济现象。如Uber、airbnb等,它们不仅带来了经济效率的提升,也改变了人们的消费理念。作为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产物,它以更低成本和更高效率盘活了经济的剩余资源,取得了“人尽其能,物尽其用”的效果。

目前,分享经济发展有C2C模式、C2B模式、B2C模式和B2B模式四种商业模式。虽然分享经济在我国的发展要比国外晚。但随着智能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的普及,2010年许多分享经济企业开始成立;2014年分享经济开始爆发,2015年分享经济正处于发展的黄金期。

今天,在第八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的她他辩论环节上,企业家和投资人就分享经济话题展开激辩。

共享经济

参与论坛的嘉宾:

周航 易到用车网创始人兼总裁

张亨德  住百家创始人

秦君  君紫资本合伙人、董事长

吴艳   汉鼎股份、宇佑传媒董事长

赵华锋  杭州铭师堂教育董事长

柳佳  魔方公寓CEO

主持人:浦晓燕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

第一回合:供给端(维度:产品服务个性化程度、高度定制化产品)

张亨德

住百家创始人张亨德

张亨德:供给端从个性化来讲必须要满足用户多层次的需求,才会为你的产品买单,才会有足够吸引力的产品。从供给侧来看,不太存在供给侧是效率端胜出还是个性端胜出,因为共享经济是起到了供给侧改革的目的,从以前完全不存在的的商品中,通过盘活闲散资源激活物业、车辆和知识,把以前不存在的东西激活了,完全是开辟出全新的供给,这类供给肯定比市场上原有的供给效率高很多。供给侧都起到了以前市场上不具备的颠覆,是从无到有激活以后要满足需求端、用户端定制化的需求,把相应的供给侧的方方面面通过用户定制化需求的满足。

赵华锋:共享经济以服务为主,首先从社会的角度来说应该效率优先,以提升整个社会的效率,这是从社会角度来说,从供应方角度来说,我有一辆车、我有一间房,比如懂得志愿填报服务,我要利用我的知识,我把我闲置的资源利用起来,也是应该追求效率的。从社会角度来说,共享经济本质上就是提升了整个社会的效率。

柳佳:关于供应方,我想举一个例子,刚才主持人提到的Air bnb,这是一个非常有个性化产品的代表,我们也知道一个很著名的案例Air bnb之前交易量并不高,他做了一件事使它交易量翻两三倍,请摄影师全球各处房产拍照,用标准化的流程提升资源配置的效率,共享经济本质是把各种社会闲散资源进行更加高效的配置,配置的过程中需要把不同的产品用一种标准化的流程或者一些标准化的配置产生更高效的价值或者是产生更快速的交易。

浦晓燕:真正的共享经济它的竞争核心在于能把供给方所提供的服务和产品以最高的效率配置到需求方。

周航:共享经济最核心的意义在于,把已经存在的利用率不高的闲置的资源,通过弹性连接的方式把它整合起来,形成了弹性的供应网络。很自然从供给的角度来说,这样的非标准的、弹性的供给资源毫无疑问不是标准的统一的,它一定是充满了个性的,这是供给端。

从资源组织的角度来说一定是不标准的,只不过有了互联网高度的连接性,它的组织方式是非常高效的,易道为例,每天新激活入网的车辆接近一万台,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未来全中国会有超过15%的车进入一个或者几个汽车共享网络,这是非常惊人的,15%意味着未来全中国会有三千万台车进入到这个网络中去。

浦晓燕:您觉得易道提供的出行服务更是一个标准化的产品还是个性化的产品?

周航

易到用车网创始人兼总裁周航

周航:我们从资源组织方式来说是非常的不标准,任何人想加入只要在网上下载一个APP,把相关的证照一提供就进入预审阶段,跑了几单就会从见习专车进入正式的申请流程,见习期间没有差评有足够的好评,开始进入验车程序,之后就可以正式成为我们的专车了。

秦 君

君紫资本合伙人、董事长秦 君

秦君:从供给方的角度上一个核心的问题,本身产品的形成是跟社会由各种各样不同的单一或多样的产品组织起来形成了一种新的产品。从个性角度上更加强调产品一定是个性的,有人坐宝马、有人坐奔驰,包括房子也是一样的,大量的共享产品是个性的、单体的不一样的资源供给上来以后,形成了多元的产品,这本身就是个性化的。

浦晓燕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木兰汇常务理事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木兰汇常务理事浦晓燕

浦晓燕:仔细研究一下,作为供给方在共享经济这一端实际最核心的需求是什么,无论是标准化还是个性化的产品?

吴艳:其实个性化和效率不是对立的概念,甚至对应的主体都不一样,效率更多对平台和技术,它能够提供更有效率的平台,背后依托的是一定是强大的技术。个性化是平台上,比如说易道用车为例,每个车主提供的车子是宝马还是奥迪,是女性司机还是男性司机,车上有没有提供暖宝宝等等,这些个性化是平台上提供方来供应的,所以是不同阶段性的需求,而不一定是对立的概念

第二回合:消费端(维度:效率与个性化、大众市场与细分市场、服务需求的弹性和客单价与消费的频次)

吴 艳 汉鼎股份、宇佑传媒董事长

汉鼎股份、宇佑传媒董事长吴 艳

柳佳:需求方确实要区分一下,对不同层次的客户提供的产品是个性优化还是效率优先,从我的观点来说,共享经济更多的是服务于一些大众市场,相对来说大众化市场共享经济的效率更能够体现,大众市场消费者需要怎样的产品,产品组织的方式是怎样的,请问周总一个问题,您的租车是否可以弹性定价,客人可以加钱来定不同时间段的价格?您是如何组织这样的资源的?

周航:以用车平台为例,加价三种模式,一种是平台加价,根据大数据算出来什么样的价格可以、第二是司机定价、第三是用户出价,三种定价带来的用户体验效率是完全不同的,其实在我来说三种定价模式的背后体现了平台到底是怎么定义自己的角色,因为易道是最强调个性的,我们一直采取的做法是供应端出价,就是司机端出价,所以运力紧张司机是要求加多少钱才接这个单,我们的竞争对手大多数是平台定价的模式,我来根据历史的数据一倍、两倍来平衡供给,但是我比较反对这个观点,我不认为有了数据就可以搞计划经济。

柳 佳 魔方公寓CEO

魔方公寓CEO柳 佳

柳佳:周总说了三个模式,最后一个消费者定价很有意思,供需不平衡我们不介意产品是怎样的,而是在于如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这个时候易道会采取一些更有效率的方式,例如说消费者定价或者各种各样的定价模式来提升交易的匹配度,所以我认为从需求端来讲,共享经济效率也是非常重要的,核心还是如何促成交易,我们有各种各样手段和资源,供给方、平台方想出来的都有,周总说三种方式是更有效配置资源的方式。

浦晓燕:标准化的产品是基于消费者对标准化的强需求吗?

柳佳:目前市场供应远远小于需求量,现在主营模式是标准化的公寓,但是还有一个新的模式是针对民宅,会把民居租赁下来进行标准化的改造,供应方还是普通的房东,但是会进行标准化的改造,这样可以更加有效贴合用户的需求,例如我会改造门锁,会对所有我们提供的民宅提供安全电子密码锁,甚至可以远程的控制密码的调整,会对房间进行所有安全设施的匹配,消防、烟感等等,但是不会对房间格局进行改造,我们会在客户强需求关键点上进行标准化的配置,也提升整个交易的效率和匹配度。

周航:我们已经被工业时代教育了一百多年,我们已经完全建立了一套工业时代的审美标准,这也就是标准统一,这是被工业时代训练出来的。但是到了一个共享经济的新时代,遇到了巨大的挑战,首先用户是要效率的,用车更明显,房子好多了,但是也要可预期,如果你有机会研究的话会发现,Air bnb这方面做了非常棒的创新和努力,投入业务流程的改造,使得用户价值的关注点从原来的标准统一可预期变成了精细,这是做了很大的尝试。

但是到了用车领域的确挑战非常之大,用户说不管什么车,首先得有车,之后不管给不给我拉门首先得快,毫无疑问用户是效率导向的需求,但是如果你用非标准化的组织方式,供给资源的组织方式来试图去提供标准化的服务,将会是多么困难的事情?根本无法做到,反而会变得效率非常差。我们如果想用工业化强管控的方式去管司机、管车,将会变得多么痛苦和多么不可控的事情。

吴艳:从消费者角度去考虑需求,每个消费者需求是多样性的,有人需要有短期的一两千元的融资,有人可能是上万,各种各样多样性的需求,我们作为平台方只能定义一个标准,我的核心竞争力是用技术绑定的模型和63秒急速放款的标准,效率和技术是绑定的,个性化是表面现象,最终是依靠用效率产生一种持久的长期的生命力和竞争力,我是坚定站在效率方的立场。

第三回合:标准化优先还是个性化优先? 

秦君:不管是个性的时代还是产品可以实现标准化的时代,这完全不矛盾,不管怎样最后都要用最高的效率来把资源运转好,要服务于商业,这是最核心的逻辑。从平台本身的运行,我个人理解两个层面,第一不管怎样从资源的获取,到资源的转化成商品以后再去做交易,这是两个层面。不同的产品中体现的并不一样,易到的平台本身在产品上已经实现了个性化和多元化的方式,我认为未来可能这种平台必须要创新商业机制,就是怎样围绕今天所形成的一些不一样的产品最后要实现交易模式一定要转变。第二,教育一定要个性化,这种产品决定了你的用户的方式,你的产品模式决定了用户模式,当然用户模式又决定了商业模式,这个逻辑基本上很简单。

浦晓燕:您是投资人,现在有两个商业模式,一个是类似饿了么这样的商业模式,注重效率,注重满足吃饱的需求,在一小时午餐快速匹配,给非常安全的食品而且准确便捷的配送服务。另外是专注个性化,吃的非常好非常精致,两种商业模式你作为投资人你会怎么选择?

秦君:我会选择个性一些的,因为我觉得未来趋势,产品的设计上必须要考虑到不同的人群适应不同消费需求。社会由年龄、生活习惯、消费习惯组成了完全不同的社会结构,这种结构为了一个时间点就必须要去找到一些很个性的产品去匹配到不同的人群中,这也是未来共享经济比较大的挑战。

周航:这是个挑战而不是优势,这个阶段要想快速达到一定规模,肯定是提供比较有效率的服务是比较好的,是能够更快速达到规模效应的,魔方更像B2C,把房子整租下来,拆成一个一个标准化公寓,本质不是平台模式,本质是B2C的模式。从初期来说,任何事物的成长都是有曲线的,通过标准可以更快速达到规模化,但是最大的问题是B2C固定成本不是弹性的,固定成本非常之高,从长期来看一定会被整个平台化的模式干倒。

浦晓燕:个性化往往意味着更高的成本?

周航:这并不是,如果用互联网的平台模式,个性并不意味着更高的成本。因为你可以通过大量的技术手段解决,一个用户发生用车需求,当然可以通过后面的数据,通过地理位置,推荐最适合他的车,我也鼓励司机用个性化标签的方式来呈现和展现自己的个性化的服务,并不等于我付出格外的很多代价。

秦君:平台型经济未来是靠规模,未来真正做共享,比如魔方公寓的产品,未来可能在一个人群中现在是2C的业务,演化成更大做成非常大的平台,有可能实现这样的目标,更多的我认为共享经济还会衍生出很多小而美的东西,未必是平台的模式,这里是有很多个性上的不同,用一个尺子来去框这些东西可能都是有问题的。

张亨德:在分享经济里面,民居是高度的非标化,房子没有一套是一样的,从豪宅像巴黎的公馆到苏格兰的古堡等等是千状万态,十个房子有四五个不太好的,我们如果是中国企业给中国消费者提供,十个里面有三套不好的,再有一套出现安全隐患的公司肯定走不远。

浦晓燕:我们也看到以前有千团大战,现在有百家外卖,滴滴、快滴补贴大战,如果单纯的追求效率而没有兼顾到个性化是不是造成用户黏性的降低和补贴大战的持续呢?

赵华锋 杭州铭师堂教育董事长

杭州铭师堂教育董事长赵华锋

赵华锋:个性化在中国属于诗歌和远方,它很美好,第一法治环境,做个性化需要很好的法治环境,民众需要非常高的国民素质,现在共享经济提供更多的是服务领域,无论是交通、住房、教育、更多的是服务领域,而不是工业大规模生产领域,服务要法治环境,跟人口结构有关,大部分人年薪30万,在绝大部分中国两三千工资是大范围的事情,我看不出来很快可以跨越中等收入陷井,经济发展和人口环境我认为也应该标准化。第二经济发展阶段,人口结构旗帜鲜明如果创业者需要共享经济这条路,选择商业模式作为平台应该大规模的。

浦晓燕:能介绍一下如果是提供非常个性化的产品,市场规模的增长是多少?

张亨德:海外的短租平台和全球进行沟通,要会很多种语言,因为是全球的房东,当地出现问题要找当地的房东去解决,很多各种形形色色的问题跟当地人沟通,这都是房子没问题的情况下,我说非标的房子有很多是有问题的,真正不天天去住的话肯定不知道真实的行业状态。

柳佳:如何规避价格战和提升用户黏性,用户黏性角度来说,我认为作为一个共享经济的平台方,首先要来区分黏性是C2C还是C2B,个性化产品用户黏性是针对C端,共享经济平台要建立针对于平台方的用户黏性,这个黏性是基于整个平台的规模、平台的产品服务质量以及我提供的价格,性价比如何。如果需要针对平台方的黏性一定是效率优先。

关于价格战,在别人没有布点的地方你都有布点,谁和你打价格战,价格战是产品不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企业,通过烧钱扩张市场份额,通过更加有效资源的获取和配置的方式,能够使自身覆盖更大规模的产品,有更高的性价比完全可以避免价格战的情形出现。

标准化是快速扩张最好的方式,只有标准化才能快速的扩张。对于商业模型多补充几句,C2C共享经济是普通的供应方是老百姓提供了一些产品让消费者直接可以使用或者是共享,但是我认为在构想经济中B端是很重要的角色,更准确的来说是C2B2C的市场,共享经济的平台作为B端在这场交易中起到什么角色呢?就是更高效的配置资源,就是要把社会上闲散资源用更加有效的方式组织到一起,可能是帮助他们进行产品品质的提升、管控,可能是提供一些标准化的产品让他们选择。我比普通的C端更加了解客户。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