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闭幕论坛】中国经济如何迎来春暖花开

2016-04-10 19:17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主办的2016(第八届)中国“商界木兰”年会4月10日在北京柏悦酒店隆重举行。闭幕论坛以“中国经济如何迎来春暖花开”为主题,邀请到美中互利和睦家医院总裁李碧菁、东易日盛装饰集团总裁杨劲、时代集团总裁王小兰和罕王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杨敏一起探讨,论坛由《中国企业家》杂志社副总编辑何伊凡主持。

论坛一开始,主持人就抛出一个话题 “预测2016年经济发展趋势是上行还是下滑”,四位嘉宾从自己的行业入手各抒己见。杨敏认为2016年开始经济将稳中上升,预示着未来春暖花开,而王小兰则认为深度下行。

第二个问题关于行业转型的看法。杨劲认为,如果能够把握新的方向,并且利用行业家装先天禀赋的优势来叠加出新的业务,增加客户的黏性和联结,家装就仍然是非常朝阳的产业。

第三个问题则增添了趣味,作为女性如何管理男下属,且下一位发言嘉宾要对上一位嘉宾做出评价。嘉宾们一致认为保持很好的沟通,有良好的尊重是必须的管理法则。

最后从细节入手,嘉宾分享创业过程中的困难。李碧菁回忆了和睦家医院初创时遇到的风浪。

闭幕论坛

以下是闭幕论坛嘉宾发言实录:

李碧菁:我是1979年从美国到达中国,当时发现医疗行业是很需要改进很需要改革,所以我有幸30多年有机会参与中国的医疗行业的改革,等一会儿可以继续谈一些具体的内容。我在美国长大,在美国上大学,在美国上的MBA研究生,之后有机会来中国,正好当时中国是在很大的转变时代,所以给我很多的机会,今天很高兴跟大家分享。

杨 劲 东易日盛装饰集团总裁

东易日盛装饰集团总裁杨 劲

杨劲:我们是做家装行业,创业19年,也成为了行业中的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上市公司,一会儿我们再和大家分享。

王小兰:中关村三万多家企业,84年创办到今天还活着的只有三家,一家是联想,一家是四通,另一家就是时代!剩者为王,我们是30年来剩下来的那个王者!谢谢。

杨敏:我是罕王集团董事长杨敏,是中国罕王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我创业到今年已经30多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在成长,我经历了几次转型,我是从做服装起步的,后来做石油化工,进入了矿产资源,现在进入了芯片产业,做高科技,已经走向了国际市场。我现在的传统产业都在盈利,高科技产业非常好,走出去也很理想,我觉得转型并不可怕,只要我们科学决策,用我们的智慧去探讨越转越成功!谢谢!

主持人:今天探讨的是看起来比较枯燥的话题,关于宏观经济,我建议大家落实到自己具体的企业经营中。让我们预测一下2016年自己公司所在的行业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可以总结几个关键词。

杨 敏 罕王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罕王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杨 敏

杨敏:我们这场闭幕论坛“中国经济如何迎来春暖花开”,我认为经济的下行确实是受到了国际上08年以来波动的影响,我国的经济下行从2014年特别是下半年到2015年确实是进入了寒冬阶段。2016年伊始,国家供给政策的改革,转型升级的推进进入到实质阶段,现在两会刚刚闭幕,促进经济发展的利好政策上的红利逐步在推进,我预计2016年开始经济将稳中上升,预示着未来春暖花开,谢谢!

主持人:总体来看,王总。

王小兰 时代集团总裁

时代集团总裁王小兰

王小兰:我是从事装备制造业的,在我们行业来说,我认为2016年是深度下行,如果一定要说一个曲线的话,是L曲线,即便是L的竖也是往下落的,我认为我们行业2016年是仍然非常困难的行业。

主持人:两个人看法完全相反,一个特别看好,一个是深度下行,一会儿可以再讨论。

杨劲:我是做家装,我创业19年的发展是来自于房地产过去20年的发展衍生的业务,完成了前一轮的发展。我们行业的预测,从一季度来看,我们实现了很好的增长,但是从国家目前整体经济下行以及不是周期性的下行和房地产高速成长的大背景下,可能一季度有的人说乍暖还寒,但长远来看家装行业会进入新的阶段,不是靠风成长的时间段。下一个阶段真正的行业预测应该是来自于这个行业是不是拥抱新的技术——互联网技术、智能技术,来改变行业的效率和降低成本,来形成自己公司的优势,这样才是对行业的预测。

房地产时代风口是往下行走了,但是在下一个长周期里对行业公司来讲,如果能够把握新的方向,并且利用行业家装先天禀赋的优势来叠加出新的业务,增加客户的黏性和联结,就仍然是非常朝阳的产业,因为衣食住行是刚需,几千年来中国人的安其居是永远的追求,大的时代背景中我们仍然坚信可以做好。

主持人:您的行业中,行业即将发生比较大的调整,所以要提前做好准备。

李碧菁 美中互利和睦家医院总裁

美中互利和睦家医院总裁李碧菁

李碧菁:我的看法,中国二十年也是发展特别快,今年也许是个缓慢的情况,但不能说下降,和睦家是医疗服务行业,现在经过快20年的发展,从一个小小的专科医院已经发展到了全国有六个大的综合医院,十几个分诊所,还有癌症治疗中心、康复医院等等,为什么我们可以有这样的发展趋势呢?因为我觉得中国的消费者越来越认识到在医疗服务上一直没有得到满足。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可以做自己的决定,不去指定公立医院,可以去民营医院或者服务好一些的医院,可以花自己的钱。

大家的消费思想也有转变,原来有一点钱会买一个漂亮的包或者买一个漂亮的衣服,现在就像我们转变经济速度到能持续性的发展,或者环保的思想,消费者也在做一些为自己的生活质量的决定,有时候不买包宁愿花多一些钱买健康或者买生活质量。医疗行业现在进入到加速发展的阶段,也有一些其他的因素,社会老龄化、环境污染所引起的更多的疾病或者生活方式所引起的慢性病。

2016年在我们行业至少妇产科和儿科的业务发展很快,去年是羊年,也有一些影响,后年很多人愿意生孩子。生孩子是医疗服务的开头,会启动这个需求,全国所有的医疗服务单位最喜欢生二胎、三胎或者是帮助年纪大一些妈妈生孩子的医院,2016年医疗行业在和睦家是发展非常好的一年。

主持人:特别留给两位嘉宾一些解释上一轮话题观点的时间,杨总您认为经济形势一片大好,王总觉得非常悲观,你们简单的解释一下。

王小兰:实事求是说我觉得现在经济发展到了今天,跟最初创业经济发展规律有很大不同,今天的GDP无论是7或是8,如果你的企业、你的产品,企业市场定位竞争力不够的话,7和8跟你无关,这个行业无论是上升还是下降,从某种意义上你也无关,也许整个行业都是上升,也许你是属于被驱逐的企业,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回过头来说前面的话题,尽管我认为装备制造业是深度调整和深度下行的行业,但是对于我们作为装备制造业做了30多年的企业,我的态度就是八个字,“感谢下行、利用下行”!

杨敏:我觉得很好啊,各位企业家都有这样的感受,因为大环境谁也不能置之度外,因为都是经济大环境之下我们进行的经营。我觉得王总她还是对困难估计的很充分,还是很有信心的。我和各位女企业家交流的是,经济的危机,特别是到了现在新时期的转型期,肯定危在此时,更有机,它是深度结构调整的时期。过去高速发展30年,比如我起步做服装,我最先做西装,翻个领就是西装,因为是短缺经济。现在就不是了,店的服装琳琅触目各式各样,在过剩的时期我们怎么做新形势下企业的强者,要不断的探索、不断的提升。譬如说罕王集团,开始做服装做了八年做的很好,但是我开始调整,调整到工业制造做润滑油的生产,之后做了很多年,之后我主动转型矿产资源开发,后来去国际上开发资源,上市平台也在香港打造,过去是铁矿,我现在已经转型到金矿为主、镍矿为辅,澳大利亚开采贵金属,现在月产万两黄金,去印尼拿国家更需要的镍资源。

我们的市场缺什么,缺什么就是我们的机会,我去探索和寻找,譬如说这次走出去,我们请进来,我们国家现在工业化制造业轻重工业都不缺,中国人制造能力很强都过剩,过剩还有短缺,譬如制造业替代进口的产品,制造业定位是在替代进口,因为我国有很多产品是靠进口的,比如信息化产业,进入新时期智能化时代,我认为该穿衣服还是工业照样有,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信息化产业的到来智能生活的开始,在自己原有的产业上要去提升、要智能化,要高端化发展,经济深度调整阶段我们要转型向高端制造业智能化发展,这是我们的机会,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在座的几位很容易被别人定义为传统产业,杨总做的是特别不像女性做的产业,做矿业的,现在也在做很多的改变。这一轮我们的话题是请各位分享一个自己和转型相关的故事,说说你是怎么转型的,最好用实例来讲。

杨劲:更多的人觉得我们是做家装,我们这两年做了很多新的业务,也是变革。19年来我们主要提供设计施工和配套产品完成家居解决方案的服务,这两年我们做了新的业务,以家庭为入口来衍生的新金融业务,比如消费信贷。大时代的趋势,一是大的房地产高速成长的时代,我们认为进入了新的阶段,不可能像过去一样高速成长了,但是目前中国社会或者我们所服务的客户有了新的需求,是金融产品的需求。去年我在做一篇论文,研究家装行业客户分析他们需求的偏好和年龄,发现25到35岁客户占我们客户总量的45%,35到45岁占34%,绝大部分年轻客户向提前消费、敢于消费升级,有需求品质的需求。但是银行和传统的金融机构并没有很好的满足,这是家装行业反倒可以拥有的家庭入口的优势,因为家庭的资产非常优质,比银行更懂得客户的信用的情况。我们去年做了一个金融的业务,做了一年多的案例,没有一例坏帐,这是在新阶段中推出变革金融领域里的一个金融产品,是非常有前景的尝试,而且受到了客户的欢迎。

这个趋势也符合国家鼓励的政策,包括去年总理很多次报告鼓励民间资本进入消费信贷,我们还会坚守我们的主业,因为我们觉得衣食住行刚需仍然需要通过拥抱互联网技术和新的技术改变原来的效率降低成本,继续深化来做,我们也衍生了金融领域,上市以后有更多资本的手段,来研究家庭的消费需求,让一个家庭的生活质量提高,生活更加美好,涉及到硬装、软装、局部的装修以及消费信贷、财富管理等等,都是未来下一个阶段给客户和家庭附加更多的价值的变革的过程。谢谢!

主持人:向金融转型。

李碧菁:有人可能会认为医疗服务是相对传统的行业,因为从我们开始创业的时候,作为一个中外合作的国际医疗新的概念的医院,我们开始认为我们的义务之一就是创新,因为一半的医生也是从美欧的医院来,还有一半是中国的顶级医生,这样的合作让我们想到如何更好的提供医疗服务。就像刚开始的时候,从接生开始,原来中国妇女在公立医院接生也是从进入的时候要在一个地方待产,很多人在一起,接生的时候会到一个很洁净的白色瓷砖的有不锈钢的桌子的房间,她一个人在那里,生完后要回到另一个房间,住院也是很多人住在一起,她的孩子也会由护士来看护,而不是在她身边。

在1997年我们开第一家医院,我们就突破这个体验,一体化待产、接生、恢复,在一个很温暖的家庭的环境中,我们尽量让全家的人都进来,在那个时候这就是非常大的创新。不过我们觉得我们年年都要创新,创新不一定在硬件上,我们有的医院也用最现代化的技术,比如手术机器人可以做微创手术,不过我们觉得是在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的创新,有很多医疗体系是医院等待病人生病从而拼命来赚钱,我们是盈利性的民营医院我们不愿意走这个道路。今年创新一个很好的转变的产品,我们跟保险公司合作,患者买一次花一次费用,我们的义务是帮助他保持最优秀的健康状态,如果患者生病的话,患者也不高兴,我们花费也多了,这样可以把消费者和医疗供应者的目标结合在一起,我们的立场是在一起的,我们希望可以帮助大家坚持健康的状态,而不是等他生病,当然如果生病的话我们愿意做他的伙伴,帮助他最快速恢复到原来的健康状态。这样我觉得医疗提供者和患者还是做最好的伙伴,这就是医疗服务和保险结合的新转变方式,整个医疗行业也在看互联网如何帮助患者,我们也有我们的APP,也有网上的活动,很多光是网上的概念是不能解决实地问题,我很高兴因为我们搭建的网络从最基础的服务从诊所到医院到康复医院,我们可以和互联网结合把整个循环解决。

王小兰:听医院的事总是容易理解,我想用一个最简单的让大家可以听得懂的关于我们行业,我们传统行业如何面对转型。拿一个自己的例子来说明,我是做装备制造业的,我们的产品有检测仪器、焊接设备等等,我们不是在转行我们还是非常坚守原来所处的行业,第二之所以这样的淡定之所以没做转行主要是来源于创新。大家都知道鸟巢,整个鸟巢的焊机是时代公司提供的焊机,当时没有物联网技术,当时在鸟巢最后焊接要卸脚手架最后合龙的时候要求上百台焊机同时点火,同时把鸟巢最后粘住,把脚手架拆卸下来。那时候由于没有数字化的焊接和物联网技术,完全靠人,靠把设备调整的非常精确,焊工动作非常的一致,“预备、点火”然后大家都拿焊枪,一下子就把鸟巢的钢粘出了。现在是工艺人员拿PAD,工艺人员点PAD所有的焊机可以点火,把焊机的产品变成全数字化物联网而且是保证焊接质量一致,可以想象这样的产品在数字化和自动化以后,其他的产品也可以通过物联网技术真正实现中国制造所讲的工业4.0的场景,从这个意义上讲转型对我们来说真的在路上,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

杨敏:我说关于转型的例子,转型不是说扔掉原有的产业,是把原有的产业也要做好,进入到新的产业。罕王我是做服装后来转型到矿产资源,矿产资源做的非常好,但是比较单一,我们就引入高科技项目,现在智能机器人。刚王总说一点手机焊机就开始焊,我们引入的技术就是做智能芯片,焊那个点的结构有没有缺陷,我们的生产智能芯片马上会在手机上反应出来,在建设过程中开发了机器人,当时内部通过这个项目真的是非常难,甚至是董事会就我一个人同意,我要充分听取大家的意见,这个风险我认为这是我们的战略抉择问题,转型问题,特别要瞄准新时代,信息化时代的到来,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也是我国大的战略,我认为这个风险值得冒,所以大家希望理解我,希望在过程中支持我。

大家都知道罕王是搞矿业的,怎么一下子跨入信息产业,而且是做核心的信息产业的芯片、还有机器人,甚至有的领导特别高兴,但是不敢来看我,觉得我们应该保守点别太宣传,这个事是不是可以成功。现在我们的工信部、中科院都到我们那里去,地方的领导陪着这些领导来看,才感到非常吃惊,确实这件事是真事,但是这个过程可不像今天说的这么轻松,这个过程真的是要有坚韧,要对自己的选择有信心,我的信心来自于要把自己的发展纳入到国家大的战略中去,这一点是正确的要坚信,这是我的体会。

主持人:下面是和女性领导力相关的,作为一个女性如何管理男下属?每个人讲完了和她相邻的嘉宾要做一个点评,说这个做法对不对?

杨敏:女董事长领导男部下,特别是领导一些精英博士,特别是海外博士如何领导,请回来的千人计划的人才怎么领导,我认为就是尊重,不仅为高新技术提供平台,还要有共同的理念,就是支持和尊重,我想重要的是沟通,沟通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杨劲:我觉得挺好啊,尊重和沟通,沟通本身就是女性非常强的能力,我觉得没问题非常好,是很好的领导过程。

我们公司有正式员工4600多人,管理中并没有觉得你是管理男下属还是女下属,一个公司之所以能够大家一起走到很长的时间,基于一个共同的核心的价值观的共识,在此基础上尊重、良好的沟通,女性天然比男性更加细腻,管理男下属和女下属,没有特别把自己当成女性,大家是基于共同的目标、使命和共同形成核心的文化基础上。其实我想知道您作为一个男性您想深度挖掘一下什么方面的问题?

主持人:我们的领导也是女领导,女性领导力和男性领导力展现起来重大转折时刻不一样,特别是面对矛盾和冲突处理起来也不一样,当你和一个男性下属发生剧烈的冲突,比如一个男性领导者和男性下属发生冲突两个人会很激变,女性会怎样呢?比如你的一个男高管就是不同意你观点怎么办?

杨劲:公司的战略必须同意,这没有特别分性别的不一致。

李碧菁:我完全同意杨总的想法,保持很好的沟通,有良好的尊重是必须做的管理法则。我要从另外的角度来说,从医疗行业来说,中国最大的除了福建的莆田以外最大三个医疗集团是妇女创业,妇女创业不奇怪,也许是因为妇女是家庭医疗消费的决定者,也许妇女了解到这些需求没有被解决所以有机会,妇女作为创业者和企业的领导也有非常好的机会来认识到妇女是可以重用资源,妇女人才我们可以更好的培养,我们的企业70%的员工是妇女,高管层60%是妇女,在有矛盾的时候男女要平等,管理要完全一样,认识到妇女人才是一个可以重用的资源,我们应该想办法如何能够更好的给妇女机会来发展。我们公司尤其是在这几年,尤其是在很多年轻护士生孩子的年纪段,我们开了一个母乳喂养的空间,还在北京已经开了一个托儿所,这样在上班和产后该上班的时候可以放心带孩子来上班,一般的男性没有这样的需求,我们有的父亲也不放心也带孩子来,这是要考虑到男女不同对待的问题。

王小兰:我不点评李总,因为她说的非常好,尤其说妇女是没有被开发或者没有被重用的资源,我觉得在中国很多男性还不太同意这个观点,可能认为已经过度了。

何总做这个话题是比较纠结的,我觉得简单的说,如果从职场角度来说没有性别之分,只有成功和失败之分。职场上不是因为你是女老板竞争对手让她一分,你的合作伙伴也不会因为这是一个女人就欺负她两下,职场上没有男女性别之分只有成功和失败之分,但是社会角色,无论是企业还是在家庭,确实有性别之分,作为女性因为我们是在一个社会中去工作,和很多的男士在一起工作,这个时候我觉得如果女性能够用好她的社会角色的魅力,特别是和男人世界中的不论是男上司和下属可以有非常好的互补,这是不可或缺的社会角色,我们如何利用好这个角色真是我们的一门艺术,作为我们转型期作为妇女这个社会角色,我觉得她的某些方面的优点可能会更加的显示,比如她的底线思维,我们的底线往往比男性底线稍微高一些。

我们的底线我觉得往往比男性高,第二是我们的任性或者耐力,无论碰到什么困难,无论碰到什么挫折,这种韧性和耐力对女性是强项。我们的沟通能力,在我们的男上司就要做出错误决定之前的一分钟我们可以打动他,在转型期要用好我们这种社会角色的能力。

杨敏:我慢慢发现,女人很适合做领导善于沟通,男下属愿意接受和谐的领导方法,所以女性比较善于沟通,最重要的一点,因为这是职场是职业、职务,尊重、沟通还有更重要的是信任、理解。您觉得作为一名男性,在女性董事长领导下对您那么尊重,那么样的沟通有方法而且不容易激怒,又可以信任,给你的平台充分发挥你的价值,当你有个性的时候,又可以理解你,这样的女性做你的领导,是不是也觉得也挺好。

王小兰:小何(主持人)不怕有女领导,就怕女领导有更年期。

主持人:我作为男性,谈女性领导力的问题是百感交集。最后一个问题是非常个性化的问题,大家在创业过程中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的困难,我请大家分享一个你创业中最困难最痛苦的事情,你是怎样度过的?

李碧菁:头十年在中国是帮助中国的医院引进先进的技术和医疗设备,十年后发现中国的公立医院应有尽有,但是还有很多不是特别满意的患者,所以我发现我能做的贡献也许是做一个新的概念,做一个自己的医院,在中国让大家看可以有另外的服务模式,可以尊重患者、尊重医生等等的概念,后来找了卫生部提这个想法,头一个反应是笑话我,会有一个美国公司愿意在中国投资很多钱盖一个盈利性的医院,这个是社会主义国家,怎么会有这么个想法,这就是客气的反应。这是必须要做的想法所以我们坚持了,不断找新的政府里的官员,不断介绍新的概念,终于四年后有人开始帮助我们支持我们做这件事。

杨劲:让我觉得最痛苦最难受的,因为我们上市过程经历了八年,从海外调为国内,包括过会了以后经过两次证监会的发行的停止,最让我纠结的是,我们在会以后每周四等批文,正常节奏是15天可以拿到,但是一等是两年,既不可以扩张也要随时的迎接,这是创业过程中印象最艰难的过程,为了企业发展需要做更多的投资和开疆拓土,但是上市过程中不允许当年的投资失败,这个过程中这不确定性是完全没办法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的时候,这是在整个创业19年中最难忘的。但是从一个漫长的一生旅途来说这也是弥足珍贵的记忆,因为的确让你磨炼心智,在无法努力、完全听天由命的情况下,国家停了两年以后忽然开了,这是历练你内心,让你的内心更加的成长,也是一种磨难。19年到今天已经有一种惯性,我做企业是长途马拉松迎接各种各样麻烦和挑战的过程,这段时间风平浪静也会觉得不对,N多困难,但是这个困难是印象最深的。

王小兰:可以这样讲我是最不会忆苦思甜的人,我同意我们真的碰到的事太多了,谈不上最让你感受的,创业刚开始任何一件小事都觉得快过不去,经常晚上接到一个电话,说咱们某某项目没中标,一晚上睡不着,第二天又来个电话,咱们某个项目又中标了,让你激动又睡不着,总而言之是没中标、中标都睡不着,今天告诉我如果明天地震了可能睡不着,剩下都可以睡着,这是跟经历和对对待困难的心态有很大的关系,我始终认为没有碰到最困难事,谢谢!

杨敏:我觉得最痛苦的时刻是不被理解,我们做企业有风险,家里人承担着风险,最重要是我们是女性企业家。当我很年轻也很漂亮的时候,我去到政府和企业去,我会顺便带个人,男性两个人在黑屋里都可以抽烟,我们不行啊,现在我年龄大了没关系了。

女性企业家社交的时候,我喜欢带一个男士,特别是第一次见面我觉得我有力量,自己内心很强大,对内部我很强大,但是走向社会怕别人看。你是女企业家,你身边有个女秘书感觉有点弱了,我一般带个秘书和助理喜欢带个男士,感觉男女平衡一下这种力量给外人看我有这个平衡的力量,谢谢!

主持人:论坛环节已经结束了,四位特别值得尊敬的女性创业者,为她们鼓掌!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