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王潮歌给你示范自信女人的正确打开方式

2016-04-10 19:29 | 作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王潮歌

今年“商界木兰”开幕演讲的主题是“我们的恐惧与热爱”,王潮歌开场即以“当男人们或女人们怎么样的时候,我爱你们和我怜悯你们”为答语,以一个个排比句的形式幽默轻松地表达了“恐惧与热爱”的话题,引来阵阵掌声,掀起会场一个小高潮。

最后她总结道,当你把别人当成无物,而唯独看见的是自己的时候,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的长和短在哪里,知道怎样克服自己的恐惧,更重要的是知道怎么爱恋上自己,你再出门、再工作和别人交往的时候恐慌会少很多,而不是从他人身上获取力量再次温暖自己。爱、恨、恐惧、怜悯都不重要,关键是爱上自己。

王潮歌

王潮歌

以下为王潮歌演讲实录: 

要说我的爱排在首位的还是男人,尤其是长的好看的男人(笑)!男人们,我爱你们!

当你们衣着整齐鬓发胡须修剪得体,从我身边香香地飘过的时候,男人们,我爱你们。

当你们身体散发着雄性的气息,头上出着汗、骑着自行车、吹着口哨,在四月春风里从我身边滑过的时候我爱你们。

当你们身背重物,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不管旁边有女人还是有别样的风景,一直为了生计奔忙的时候,男人们,我爱你们。

当你们在一个硕大企业里,面对无数的困难,面对着马上就要坍塌的大厦,脸上强努出笑容跟所有人说“没关系有我在”的时候,男人们,我爱你们!

当你们把白天的风尘脱在自己的客厅里,假装轻松走进卧室跟孩子说“怎么样?今天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时候,男人们,我爱你们。    

当你们跟自己的父母,跟自己的妻儿和身边最亲密的朋友说,“就今天我特累,你们都别理我了,让我一个人待会儿”的时候,男人们,我爱你们。

男人们,有时候我怜悯你们。

当你们在一个黑夜,一帮朋友在酒吧里喝得烂醉,嘴里说的全是是非,全是张三李四对不住,你自己一点问题没有,就剩下苦的时候,男人们我怜悯你们。

当你们背后议论一个女性的胸而不去看她做了什么工作,当你们把各种“冰冰”都当成自己的女蜜,说一个电话她就马上来的时候,男人们,我怜悯你们。

当你们看见自己的员工,看见自己的合作伙伴一个女性比你杰出的时候,马上说“你得到这个地位不定是跟哪个男人什么什么”的时候,男人们,我怜悯你们!

当你们面对困难退缩了,面对前程开始恐慌的时候,你们不去想自己怎么顶上去,而是说“天呐这个世界女人太强大了,她们抢了我的生意”的时候,男人们,我怜悯你们。

当你们晚上回家,面对着等待你一天的孩子和妻子,你开始很烦燥地指责他们说“什么什么地方又做错了”,“你上学、买衣服的钱是我给你们的,所以我是你们的上帝”的时候,男人们,我怜悯你们。

男人和女人,我每天都在爱着你们,在恨着你们,在怜悯着你们,在恐惧着你们。

女人们,我爱你们!

当你们努力地使自己变得美好,走在四月的丁香花中,看到花的时候心中一动回忆起了自己的初恋,回忆起在这样美好的季节中越过了17、18、19、20岁,看着自己的身体依然还爱着自己的时候,女人们我爱你们!

当你们不去仰仗一个男人作为你们的饭碗,就用自己的手、自己的肩,担了自己命运的时候女人们我爱你们!

当你们走在去自己办公室的路上,路很崎岖但是你穿着高跟鞋,很难受,你假装轻松但是一直克制这种平衡走在这个路上的时候,女人们我爱你们。

当你们面对喝醉酒回家的男人,看着他睡去的时候,女人们我爱你们。

当你把父母、孩子、亲朋,把自己所有的能认识的人都当成你应该负责任的人,想用一己之力对他们有所付出,让他们生活因为你而变得美好的时候,女人们我爱你们!

当看到一个男人,见到你的眼睛迅速从脸上滑到中段,你依然保持着尊严,依然说“请听我说,其实我想用我的智慧和能力跟你平等合作”的时候,女人们我爱你们。

像今天,可能都努力画了口红,也许画的并不太好看,也许花了很长时间换好了一个衣服,但是衣服并不太得体,但你觉得自己还不错,走到了这样的地方,希望坐在这里听某些好像似乎成功了的人说些什么,而你可以从他们身上再汲取哪怕一点点的养分,以便你再次出征时候,女人们,我爱你们!我也怜悯你们。

女人们我可怜你们,你们不可以不梳妆打扮,你们不可以对美食毫不顾及的吃到肚子里去,你们不可以像男人一样说话带点脏字,也叼个烟卷,也说“去你妈的”,女人们,我怜悯你们。

当你们不得不在生活中选择是“以一个男人为你的饭碗还是以自己为饭碗”的时候,多数人说“其实我不太好,也许我工作的不如嫁的好”的时候,女人们,我怜悯你们。

当你们心惊胆战等着男人进来,看着他,想今天我是更妖媚一些还是贤淑一些呢,女人们,我怜悯你们。

当我们在一个办公室里看到男性比我们加班更多,看到他们把一个重物从这里搬到那里,你明明可以,但你说“谁可以帮我一下啊”,那个时候,女人们,我怜悯你们。

当自己的工作和伙伴同时面临困难,你马上说“我是女人可以后撤半步,你们顶上去吧”,女人们,我怜悯你们。

当你们在镜子中看到自己有了皱纹,看到自己的手开始变的粗糙,看到自己的头发开始变得白变得稀,突然想,完了这一辈子可以再向这个世界炫耀的,可以再让别人看好我的东西正在消失,所以我就破罐破摔,每天很难看的粗着嗓子,最多晚上跳个广场舞,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的时候女人们,我又开始怜悯你们。

这不就是我们每天的日子吗?这就是我们看见的男人和女人,我们聚集在这里,听不相识的人来说,好像是从今天早上一直要说到今天晚上,为什么来?是为了获取爱吗?还是为了克服心中的恐惧?我想是后者。

如果你有充分的爱,这个爱不是爱世界、爱男人,而是爱自己。你可能坦荡的多、踏实的多,可能不会相拥取暖,相拥的动作绝大部分程度上是为了克服恐慌,我们都挺害怕的。包括坐在第一排牛X烘烘的人也很害怕,后排的人也很害怕,恐慌是每时每刻的,我们担心在世界中被边缘化,我们担心自己赖以生存的精神慢慢地消融,我们担心自己变得浅薄,我们担心我们不获得尊敬。

所以各位都来了,百忙中的打着飞机从各种地方都回到这里来,为的是克服恐慌。我是最爱恐慌的人,我曾经在多次有的时候是采访,有的时候跟朋友聊天的时候说过,我经常生活在绝望和恐慌之中,但是我的恐慌挺有意思,我恐慌的不是周遭不是他人,而是自己。我总担心自己江郎才尽,担心自己没有创作力了,担心我做的东西并不是我自己要表达的也不是你们想听见的。所以每天用于克服自己恐慌的时间和力量是相当大的。

我有一点点小的心得和大家分享,当你把别人当成无物,而唯独看见的是自己的时候,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的长和短在哪里,知道怎样克服自己的恐惧,更重要的是知道怎么爱恋上自己,你再出门、再工作和别人交往的时候恐慌会少很多,而不是从他人身上获取力量再次温暖自己。

所以男人们、女人们,爱、恨、恐惧、怜悯都不重要,关键是爱上自己,谢谢!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