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王石:靠房地产支撑的足球产业是不正常的

2016-04-13 11:34 | 作者: 陈汉辞 来源:第一财经

若不是细看,拥有魔鬼般身材的王石更像一位80后,但岁月还是让60多岁的他平添了些许白发、几点老年斑以及温和的眼神,这样功成名就的企业家形象虽然有亲和力,但也会让人倍感时代变迁中一个英雄的豪情与悲情,本报记者依稀记得10年前,从珠峰登顶归来的他皮肤黝黑、眼神犀利并闪着超强意志的光。

“这种光像雄浑的雪山,巍峨但冷峻,很吓人,所以采访完您,我一秒钟也没有停留,赶紧跑了。”6日,面对本报记者采访时的表述,王石“哈哈”一笑,“现在就不深刻了吗?感觉温和,可能是年龄的缘故。”

的确,认为60岁之后才开始人生的王石在依旧努力生活与工作着。回归之后,他试图将“体育运动”、“体育精神”融入到万科的转型中,但这种融合会是“深刻并温和”着吗?

“跟随”路线与公路自行车有关系?

谈及喜爱的体育运动,王石的滔滔不绝不亚于谈企业管理,“你看我的手,一看就是玩赛艇的手。”这个标志就是厚厚的茧子,说此话时,王石很淡然,就如国外教授质疑其是否真的登上珠峰时,他也会如此不经意地回答,“是的,两次。”

“其实内心还是很自豪的,登顶珠峰只是英雄主义的另一种表达而已。登珠峰挑战的就是空气稀薄的条件下,你该如何处理问题,就如商业管理本身一样,如何将有限资源进行效率的管理;而滑赛艇,没有明星、给观众的都是背影和脑袋,讲究的事故团队精神,讲合力。这些都是学问。”王石表示。

当被问及哪一个学问更像与万科成长模式时,王石则给出了出乎意料的答案,竟然是与其结缘时间并不长的公路自行车。

2009年,在宝岛台湾的三天环岛骑行,一下子让王石爱上了这项运动,他曾坦言:“三天骑了500多公里,环岛公路的风光也美,感觉非常好。年轻时骑自行车只是代步工具,与运动始终还隔着一层窗户纸。自行车运动对心肺的锻炼,起到的健身作用自不必说,骑行中更能体现团队的奉献纪律。”

回到深圳后,王石开始在万科企业内部推广自行车运动,立刻得到20多分公司的响应。目前万科各公司之间组织的自行车赛与环中赛形式很相似,只不过参赛选手都是万科员工与业主;2010年,万科以2000万的价格成为中国国家级自行车赛事环中赛始创合作伙伴。

王石的初衷不刻意去计算赞助能够带动多大的品牌效应,但他看好环中赛赛事的前景,与这样的赛事合作对万科企业的发展一定会起到非常好的效果。

当然,行业大佬的举措当时还是引起了广泛探讨,其中,商界的探讨主题是公路自行车与万科成长中的“跟随”路线颇为相似。

“公路自行车赛两种,一种是团体赛,一种是个人赛,团队非常重要,一个三流的团体赛平均成绩好过单人赛冠军。为什么呢?你可以注意一下,公路自行车跟的很近,你稍微不注意就‘咣’地撞上去了,其实这是‘跟随路线’。也就是第一辆领骑者承受了空气阻力有个真空,跟骑者一定借助在领骑阻力的真空里面;团体比赛实际上是轮流领骑,像大雁似的,个人冠军的阻力则是一个人承担着。我们不要一提模仿就感到它是一个贬义词,我这里的模仿指的是中性。尤其要获得后发优势,从管理学来讲,不违反知识产权的‘跟随路线’不是个坏事。”王石表示。

这一点,王石似乎找到了“公路自行车”的要领。

1988年12月,由王石率领的万科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共计2800万股,募集资金2800万元,这一年万科也正式进入房地产行业,相较于1992年到1995年非理性炒作与调整推进阶段,1988年,深圳的非建筑行业的企业要进入房地产开发领域必须通过招投标,拿到土地才批给单项开发权。当年11月,万科参加了威登别墅地块的土地拍卖并拿下,万科如愿以偿得到了一张进入房地产行业的高价入场券。

1998以后,随着住房实物分配制度的取消和按揭政策的实施,房地产投资进入快速发展时期,房地产业成为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这样巨大市场前夕,一个“半路出家”的地产商要把规模做大,“跟随路线”是一种选择。

在万科的第一个十年里,提出把索尼当作学习目标,学习索尼的营销方法和售后服务,这种延伸也奠定了万科物业的运行模式基础;第二个十年万科要从从多元化转向专业化,其又把香港新鸿基地产作为“领骑者”,包括专业化和客户服务的理解,但随着万科跨地域开发的不断深入,2003年,万科将把美国帕尔迪作为新的标杆企业。当时的理由是,地域同样辽阔、市场同样高度分散的美国与中国内地市场特点更为贴近,帕尔迪在跨地域经营、土地储备方式、持续盈利能力、市场占有率、客户细分及关系维护等诸多方面更值得万科学习。

“结果有一天,新鸿基派人到万科来学习,我很奇怪,你们明明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你们到我们这里学习什么?新鸿基的人就说,‘我们在香港非常成功,但是大陆跨地域管理就有问题了,我们发现你们发展到三线城市了,你们跨城市间是怎么管理的’,奥,这时候我们才明白,跨城市管理方面来讲,我们要比他们先进了;还有就是帕尔迪,我们学习他们时,我们一年开发一万多套,他们是5万3千多套,到 2009年,他们从5万多套降到了1万多套,我们2009年是5万8千套。”王石表示。

为何不投资职业足球?

“跟随路线”是万科的聪明之处,但其智慧之处在成功之后则心怀忧患。

“随着企业规模扩大,管理愈发重要,必须要创新。”王石表示。

但业界一种观点认为,在没有创新精神但企业又必须创新的时候,势必会带来非常大的痛苦,这种尴尬不是一家企业,也不是单个行业所面临的问题。

这也是2010年,万科花以2000万的价格成为环中赛始创合作伙伴在体育营销界引发的另一种争论的原因,最大的疑问点在于,2000万元,并非一个大数也不是一个小数,不差钱的万科为何没有像别的“创新”的企业去“抄底”中国足球?

所谓“抄底”是自2009年起,中国足球陷入低谷,核心品牌“中超联赛”也是经营惨淡,有细节佐证:2008年年终分红时,“中超”每家俱乐部只得到750箱啤酒和一台打印机;同年,关于中国足球改革的调研也已开始。商业的秘密就在于企业在中国足球处于谷底时可以有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2010年,恒大集团注资1亿元人民币买断广州俱乐部全部股权,此举被视为万达集团1993年的玩法,基本目标是借助足球的影响力,地产商从一个地方品牌升为全国性品牌;2011年,已是全国性品牌的万达集团也重返中国足坛。只不过这一次王健林没有选择投资足球俱乐部,而是选择与中国足协“牵手”,斥资至少5亿元人民币,以“3+N”年的方式,全面支持中国足球振兴,王健林的打法意在万达国际化战略。有趣的是2011年,王石作为访问学者出国访问的时候,万科的业务也开始与国际上的企业合作。

同为地产商,王石对中国职业的足球“无动于衷”让深圳球迷很着急,有球迷直接微博上请求王石助力深圳职业足球,更有网络消息曾称万科欲收购海外足球俱乐部,对此,王石2014年的回应很干脆:“足球更适合私人老板,不适合上市公司。”

客观上说,这样的判断很准确,毕竟中国足球是牵动全民神经的运动,其每一场比赛的好与坏势必对于上市公司的影响是巨大的,这样的风险若再加之地产的政策风险,对于地产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的风控能力是极大的考验。

即便如此,地产公司的身影依旧占据了国内足球俱乐部投资者的半壁江山。

6日,王石在回答本报记者的同一疑问时,则很平静,“万科也搞足球,只是企业内部文化建设范畴,但对于职业足球,我们认为是术业有专攻,我们要做的是我们熟悉的事,而且,对于一哄而上的事,我们就不要凑这个热闹了。”

但这样的选择同样也意味着万科失去一些机会。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体育产业的规模约为3136亿元人民币,占GDP比例0.6%。按照世界各国的经验,当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时,文化休闲类消费会快速增长。另有数据显示,中国体育产业近5年的年平均增长率为16%,远高于国民经济增速。

面对这样的“诱惑”,福布斯榜排名前十的富豪,一半以上投资了足球产业,战略思路虽各不相同,但都在冲击最终的王者。

“但随着所谓足球产业春天的来临,现在投资足球的房地产商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你会发现是减少了,比如一家介入到足球产业的地产商在过渡阶段的选择后,最终还是引入了互联网企业作为投资者。其实地产商投资足球是一个特殊现象,第一房地产成为支柱产业,第二是房地产处于黄金发展时代时的竞争没有其他行业那么惨烈,其他一些行业的利润比较薄,你让他投入到足球产业应该是比较吃力的,只是说,房地产企业在足球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了一些促进作用,但足球产业靠房地产行业来支撑是不正常的现象。”王石认为。

共享经济时代的体育人才缺乏

但这并不代表喜欢体育运动王石不“觊觎”体育产业。

王石表示,现在国家面向未来,号召发展体育产业,应该使运动参与者得到益处,身体健康,获得往前发展的动力。对于体育赛事组织者、推广者、媒体宣传者、体育用品制造者等,“体育产业的发展给万科提供了更好的条件,我们既是受益者,也是客户。万科目前的业主接近400万,预计到2025年万科服务的业主在6000万到8000万之间,约等于德国的总人口。因此不要忽略万科可能给体育产业带来的机会”。

本报记者注意到,在近期的信息中,王石的身影更多出现在这几个场合中,一是第十一届斯迈夫体育产业大会上,二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体育商学院的成立仪式上,前者王石的身份是大会年会主席,后者的身份是名誉院长。而对于后者身份,王石是感慨万千,“一般来讲名誉那就是不干事的,第二是德高望重的。现在按照国家公务员的标准,我已经应该是退休系列了,但按照现在民间创业,身体还不错,应该是正干活的时候。我是希望做实事的。”

那么,一直无意识地喜欢这体育运动的王石为何要有意识地融入到体育行业中呢?

要分析背后的原因必须要提及一个大背景,万科的转型。

2013年6月底,万科总裁郁亮宣布,万科要从产品供应商转型为城市配套服务商。原因是未来十年,中国住宅需求量会稳定下来,甚至会萎缩。除了市场压力外,王石认为城市配套服务商的转型本身也是发展逻辑的必然。

首先万科过去是一个住宅开发商,即便是住宅开发商,万科也不可能纯粹的就是住宅。比如说小区当中本身就有6-8%的要求开发商配套搞的,学校、商场,甚至配套的一些小型酒店,甚至还有剧院。

“比如现在,万科单宾馆就有15个了,因为要求配套,你必须做的,尤其你配套做的是和住小区结合起来的。再一个像商场,万科现在平均下来每年的开工面积已经是在1500万平方米,那我们就算6%(的配套),6%就差不多已经将近100万平方米了,那这就是非常大的一个数字,一年就100万平方米的综合的, 所以你自然而然已经做到了。你已经不是一个纯的住宅开发商,你要给小区做这样一个配套。”王石2014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其次是城市的改造也要求开发商必须要转变思维方式,从一个小区的开发配套,到一个城市的开发配套。

“万科长期的转型对我们的挑战是非常大的,从一个单纯的小区、做住宅转型做社区,做城市配套供应商,这些更多是和建筑物有关系。比如,过去我们更多搞民宅,现在也搞酒店、商场等,但是绝对不是说我们搞酒店就有一个酒店管理集团、搞商场就搞一个商场管理集团,更多是硬件上搭建这个平台,这个平台适合谁来做就谁来做,显然,这个平台上面,运动场馆成为非常重要的内容,很多体育场馆,万科会去盖与改造,但是谁来管理?当然万科也可以搞体育场馆管理集团或体育有限公司,但这是我们的长处吗?显然不是。实际上,在共享经济时代,更有能力的人给组合到一块是很关键,而不是因为你大,因为你有这个特点,你就去搞,恰恰相反。”王石告诉本报记者。

事实上,2015年,向 “城市配套服务商”转型的万科就在东北涉足滑雪度假产业,比如,万科松花湖度假区距吉林市中心城区仅15公里,据称 2016年34条全部开通,总长是32公里。而万科也欲将通过整合松花湖周边资源,开发滑雪场、五星级酒店、生态农业观光园、体育公园、水上运动中心等多个旅游和商贸项目。

除了将游艇、滑雪、帆船等小众项目融入在万科的平台外,本报记者所了解到情况是,万科目前在三个城市已达成“体育城”项目,每个项目投资在10亿元左右,另外两个体育城还在最后的决策之中。

“我们不是为体育产业而搭建平台,更多是为业主一代、二代、三代服务。”王石表示。

要做到理想状态,体育商业方面的人才匮乏成为体育产业发展中的一大难题。

而抛开体育商学院名誉院长外,王石的另一身份是“客户”,也就意味着他一需要体育商学管理等方面的人才,二是要寻找到最合适的体育产业内容与服务方面的合作伙伴。

另一体育公司高管认为,中国的体育产刚刚开始,人才匮乏是必然的,但人才的培养也需要时间,如此,王石可能要将更多精力放在教育事业中。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何伊凡

《中国企业家》编委、执行总编辑

房煜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消费、...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