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华为、富士康们若撤走,深圳还剩什么?

2016-05-23 14:49 | 作者: 安然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深圳

0 (3)

[摘要]一面是深圳再次爆发的楼市,一面是当地政府对企业要搬离的恐惧。深圳的高房价会倒逼华为、富士康等公司大规模撤离吗?

文|安然   

最近有两则信息刷爆了朋友圈。

一是深圳龙岗区在一份针对前两月经济分析的报告中屡次提到“华为”。该报告透露,“1~2月,华为产值占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47%以上,并且产值增速将近40%,比全区水平高出将近25个百分点,若剔除华为,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则下降14.3%。”。这句话透露出两点信息:一,华为疑似有外迁迹象;二,假如成真,政府对此无疑充满焦虑和担心。

二是,深圳的房价又要上天了,均价直逼5万元/平方米。5月21日,深圳光明区中粮云景国际开盘热销。据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官网显示,中粮云景国际项目备案价格区间为3.6万~4.2万/平方米,其中71平方米两房备案价最低为每平方米3.65万元,大户型129平方米4房备案价最高,为每平方米4.2万元。这对于均价直逼5万元/平方米的深圳来说,光明区以及中粮云景国际项目均属于价格洼地。

一面是深圳再次爆发的楼市,一面是当地政府对企业要搬离的恐惧。深圳的高房价会倒逼华为、富士康等公司大规模撤离吗?

「 任正非:土地越贵,产业成长空间就越小 」

华为总部会不会撤离深圳?对此,华为官方否认了总部搬迁的传闻。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华为发言人对记者表示,“华为在各地都有自己的分支机构和研究所,这是业务发展的需要。”

话虽如此,但深圳确实已经不是华为唯一选址重心了。有消息透露,华为正计划把华为大学、研发中心、中试中心等功能载体搬迁至东莞松山湖,以带动东莞与华为终端业务。

早在2013年,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就在微博上解释了部分华为迁都东莞的原因。余承东说,“东莞松山湖离深圳较近,开车约50分钟,未来深圳中心北移则更近,周边环境很优美,房子便宜很多,员工安居乐业的好地方!”

看吧,部分华为迁都东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房子便宜很多,员工安居乐业的好地方”。

对于深圳的高房价,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近期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曾经说了这么的一段话。“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现在土地越来越少,越来越贵,产业成长的可能空间就会越来越小。既然要发展大工业、引导大工业,就要算一算大工业需要的要素是什么,这个要素在全世界是怎么平均的,算一算每平方公里承载了多少产值,这些产值需要多少人,这些人要有住房,要有生活设施。生活设施太贵了,企业就承载不起;生产成本太高了,工业就发展不起来。"

受益于地缘优势,深圳一直是台湾及国外企业的落户内地的最佳地址。近几年,不断攀升的房价却又提高了实体企业的土地成本和经营成本,大量实体企业正在撤离深圳。

「 高房价下,大量实体企业被迫离开深圳 」

有资料显示,2008-2014年,由于人工成本和土地成本的大幅上涨,深圳龙岗以制鞋、家具为代表的低端制造业大面积倒闭,近几年,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业也生存困难。

在这种背景下,富士康、中兴等企业已经有了迁址的想法和行动。

据《深圳商报》报道,2016年开春,深圳富士康已经暂停招聘正式员工。2015年11月份,又有消息称,富士康拟在南宁打造千亿元级产业园 。富士康在内部也提出了“发展内地,制造转移”的口号,将部分生产线转移到山东烟台、重庆、河北廊坊、北京亦庄等地。

当然,除了深圳趋高的地价和生产成本外,富士康转移生产线,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由于富士康能提升生产所在地的就业、GDP、进出口额等指标,富士康成了各地政府争抢的对象,他们都为富士康开出一系列优惠条件。

富士康之外,正在搬离深圳的还有中兴通讯。据《南方网》报道,中兴通讯深圳生产基地的大部分将搬迁至河源,届时中兴通讯河源项目将有工人上万名, 2017年可实现产值100亿元以上。

「 乐视、阿里等互联网公司青睐深圳? 」

与很多实体企业搬离深圳不同,一些互联网公司却很“青睐”深圳。

据《深圳商报》报道,2016年乐视将在深圳成立独立法人控股公司作为乐视智能终端总部,业务包括乐视智能电视、智能手机、乐意公司(可穿戴)等;2015年12月16日,深圳阿里中心落成,作为阿里巴巴集团规划的国际运营总部与商业云计算研发中心。

对于乐视智能终端总部将搬至深圳的决定, 贾跃亭曾表示,“深圳是最具创新创业精神的城市,高科技发达,消费电子等技术处于尖端水平,乐视是互联网经济、生态经济的践行者,双方在产业发展与价值理念上极为契合。”

「 实体企业走了,深圳还剩下什么? 」

企业和商业永远是生存第一,当一个城市的成本越来越高,企业为了生存,必然会逃离这个成本越来越高的城市。

《钓鱼岛背后的货币战争》的作者黄生,曾在黄生看金融(ID:fengyuhuangshan )中表示,“对于深圳来说,可怕的不是一个华为,一个富士康,一个实体企业的撤离,可怕的是大量中小企业,大量创新型企业苦苦挣扎,不堪高房价而死去、而离去;可怕的不是低端人才离开深圳,而是所有的年轻人都在开始觉得即使努力奋斗,但在这座城市没有未来,因为买不起房,没有家的感觉,他们开始离开这座城市。”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