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前有大疆后有小米,他们靠便携式无人机破局?

2016-06-24 15:22 | 作者: 赵大伟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无人机

0

[摘要]虽然无人机的未来发展格局还很难预测,杨建军还是看好“无人机的手机化”。

文|赵大伟   编辑 马吉英    摄影 | 占有兵

紧张的气氛已经弥漫开来。这是一个关键时期,从试生产过渡到量产阶段存在着巨大的未知性,不少无人机品牌新品都曾在这个环节上“跳票”。为了保证7月份正式量产,零度智控创始人杨建军和团队忙着应对每天冒出的新问题,做最后的冲刺。

在惠州比亚迪工厂,身着白色防静电工作服的工人们正忙着组装各种智能硬件的零部件,未来一个月内,他们将负责生产零度智控一款重量仅为199克的自拍无人机DOBBY,这是无人机中的一个新品类。

杨建军曾经是一名军人,但当他放飞手中的自拍无人机时,笑起来却像一个腼腆的大男孩。尽管第一代产品在发热、图像稳定等方面还存在小问题,但DOBBY在淘宝众筹上已经筹到1300多万元,这个数字还在攀升中。它的包装盒和智能手机的包装没什么太大区别,“便携性”是零度DOBBY无人机首要的卖点。它只有巴掌大,你可以轻易把它放进口袋。

“我们最远飞到海南岛,最快飞过超音速。”杨建军告诉《中国企业家》。消费级无人机之前,零度智控一直作为专业无人机企业低调前行,其“飞控”核心技术也一直领先于业内。飞控对于无人机来说相当于有人机的驾驶员。2012年,零度智控的“YS09”固定翼飞控就执行了钓鱼岛航测任务,并实现无线电静默自主返航。

零度智控成立于2007年,只比行业领先者大疆晚了一年,但在切入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上,却比大疆慢了4年。凭借着自己的飞控、云台等核心技术,它在逐步追赶大疆。

「 杀入红海 」

“如果再早几个月做出来,DOBBY可能会在自拍无人机市场上一骑绝尘。”杨建军说。5月25日,DOBBY的发布会碰巧和小米首款无人机发布撞在了同一天。小巧便携的DOBBY当天抢了不少风头。

在无人机领域已经成为一片红海的当下,大疆之外的无人机厂商们在夹缝中激烈竞争,每家民用无人机都在看似广泛的应用领域中寻找自己的位置。小米无人机2499元的超低价格,被评价为“搅起无人机市场的一阵腥风血雨”。随后不久,美图也传出了将发布搭载美图手机使用的自拍无人机的消息。虽然这不是一类产品,但小型无人机俨然成为无人机厂商下一个角逐场。

杨建军早就意识到,自拍无人机领域很快就会有竞争对手涌上来,这让他心里的那根弦始终无法放松。“如果2015年3月份把产品定义得更清楚一些,能够早半年把产品推出来,现在会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状态。市场上会毫无竞争对手,或起码根本不用考虑他们。”

DOBBY的推出,意味着零度智控是国内首个基于手机芯片的无人机设计方案实现自主飞行的公司。传统无人机的关注点多是续航、拍摄效果等方面,很少人意识到便携性这个要点。直到高通骁龙的芯片研发出来之后,杨建军意识到,机会快来了:可以有更便携的无人机。

杨建军说,零度智控与高通在芯片上打磨了很久,双方一起“踩坑”。零度是全世界第一家把高通手机芯片用在无人机上的公司,“我们反馈各种问题,对方不断打补丁修订。这个难度很大,前面没有经验可以去遵循。”

零度曾把DOBBY定义为媒体记者抢新闻的工具——记者不用扛着各种器械跑到新闻现场第一线,只需要在外围操作便携式无人机,就可以很快在空中拍照和抓取视频,并迅速传输回去。这是一个不太大众的需求,后来产品定位进行了调整,面向的是更广阔的大众。

DOBBY无人机包装盒上打上了腾讯的标志,这和零度智控之前发布的YING无人机一样,都与腾讯进行了深度的合作。腾讯互娱负责软件研发和市场运营,深圳零度负责硬件研发和生产。简单地说,这款无人机所拍摄的内容,可以一键分享到腾讯社交产品之中,是腾讯互动娱乐领域的重要载体。

对零度智控来说,由于腾讯此前没有做过智能硬件的经验,因此,“在产品定义和生产供应上,双方需要充分的沟通。”但合作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腾讯会带来很多流量和品牌效应。”杨建军说。

「 一波三折 」

2007年创业的时候,谁也看不到无人机未来的方向,杨建军和团队凭着自身的技术积累帮国家测绘局做地理信息测绘。做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在这个领域很难做大,只能解决温饱。如果国家调整政策不采购零度的技术,公司连温饱都解决不了。

“煎熬这个词对我来说是感同身受。”杨建军说。

那时他就开始有了危机感,不停地找方向。

杨建军第一次注意到大疆是2011年,首届中航工业杯国际无人飞行器大奖赛吸引了众多无人机企业参与,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时任空军司令员)亲自观看第一届大奖赛。让杨建军自豪的是,最后特等奖、一等奖、二等奖获得者的飞控设备都是零度智控提供的。

此时是零度智控在专业领域发展的顶峰。零度一直在做固定翼无人机,但杨建军后来觉得这个技术太专业化了,虽然很牛,但很少人用。他开始思考如何接触更多的用户,把公司的业务做大。

此时的大疆已经走到了前面。因为将多旋翼技术应用到无人机上,大疆率先进入了消费级无人机领域,迅速推出包括WooKong-M(悟空)系列多旋翼控制系统及地面站系统、Naza(哪吒)系列多旋翼控制器、筋斗云系列多旋翼飞行器、禅思系列高精工业云台、风火轮系列轻型多轴飞行器以及众多飞行控制模块,很快占领了市场。

杨建军坦承,当大疆推出一系列产品后,零度在后面追得很辛苦。

在2015年,零度进入消费级无人机市场,雷柏科技5000万元入股零度智控(北京)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并出资1800万元与零度智控设立合资公司深圳零度,雷柏科技持有合资公司60%股份。

零度智控与雷柏联合开发首款消费级无人机产品Explorer时,研发上各有分工,深圳零度负责图像传输和影像系统方面的研发,而北京零度智控负责云台和飞控技术开发,“(以为)方案成熟了,但是团队过于乐观,装到无人机之上和在地面试验差距明显,所以后来补研发的课。”杨建军说。

雷柏负责生产环节,虽然生产能力很强,但毕竟是第一次做无人机,转产过程中需要供应链的配合,“没有教科书告诉你怎么做,每一个产品都是不同的”。当时零度智控和雷柏所拥有的资源不能匹配实际生产,不得已,Explorer只能跳票。

在跳票三个多月时间里,杨建军被逼到了墙角,内心充满焦灼。大疆在这个时间点上发布新品精灵3系列无人机,超高的性价比又一次震动无人机市场。“这就好比三星和苹果,如果三星发布了新品,苹果不继续往前走,这对你上一代产品是毁灭性打击”。很多客户跑来问零度智控,杨建军也没办法解释,产品出现的问题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解决,他在北京和深圳工厂两边来回飞,不停尝试生产上各种方法,最后Explorer只能降价2000元进行销售。

虽然无人机的未来发展格局还很难预测,杨建军还是看好“无人机的手机化”。虽然这已经不是他们当年一点点啃下技术的时代,但杨建军仍然要求自己保持对行业敏锐的洞察力。没有做成第一,但不能没有王者之心。

他去清华跟学弟学妹做分享的时候说,“创业不是要去找一个风口,你要在一个未来可能有价值的领域积累得足够深。当它成为一个风口的时候,你的门槛很高,谁也无法代替你。”

(赵大伟 zhaodawei@iceo.com.cn)

点击此处即可直接报名参加未来之星年会

360截图20160614115741129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