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深度 | 万科管理层、华润、宝能各方利益诉求与隐情

2016-06-25 14:45 | 作者: 宝万之争 王石 华润

1

 

关于宝万之争,万科独董华生在《上海证券报》上发表的第二篇文章认为,在此件中,华润此次谋求的,不仅是第一大股东的地位,而是能够控股和控制万科,使万科名副其实地变为华润旗下的下属央企控股企业,服从华润的一元化领导,拨乱反正,从根本上结束过去华润身为第一大股东而又说了不算的局面。

从6月17日下午两点,万科召开董事会,五个多小时后,华润与万科的律师发生激烈争吵到6月23日晚,宝能、华润深夜发声明,明确表达立场,对于万科引入深圳地铁成为第一大股东这一预案,在8月即将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坚决投反对票。自去年至今,持续一年多的宝万之争,事态发展,一直在外界意料之外,接下来如何发展?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也将继续跟进报道,此前的相关报道详情请点击阅读《华润反对!王石还剩最后一招?!》以及《独家 | 宝能、华润达成共识  万科终将被改变》。

以下为虎嗅网摘录的要点:

「 万科管理层的『私心』  

就万科管理层来说,他们的诉求应当说始终比较一致,其站位也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从光明面说,他们是为了继续保持在一个规范的现代公司治理框架下自主经营的独立性;从阴暗面讲,是管理层想保持自己对公司运行长期以来的实际控制权。

他们的最大错误就是其标杆领头人王石,虽然过去曾经对万科的发展起了关键作用,但近些年来在光环照耀下有些自觉不自觉的飘飘然。特别是在这次股权争夺战中,出言轻率,树了许多不应该树的敌,加重了万科的困境。

“宝万之争”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演变为“华万之争”,还缘(应为『源』)于以王石为首的万科管理层对自己原来赖以生存的生态即与华润集团的关系处理失当。

万科待人接物完全是现代企业冷冰冰的成本和效率考虑,能省事就省事,对此我早有切身体会。像我这样自己觉得好赖也算个人物,别人花多少钱请我去外地开会我都一概拒绝,但这些年我到深圳去开万科董事会,多早多晚到机场,只有一个不知哪来一言不发的司机把我直接送到住处,万科从上到下,连个人影都见不着,电话问候也没有,更不用说其他照顾服务了。

咱是可以忍了,自愿的嘛。但大家知道有些国企,尤其领导出动,没有亲自迎来送往、恭敬伺候,那真是不想干了。万科的管理层大模大样惯了,自诩自己是治理结构和文化独特的现代企业,显得既不懂国企的规矩,又没有私企的殷勤。

「 华润求『私利』:它想谋求的,不仅是第一大股东地位,还要控制万科

华润此次谋求的,不仅是第一大股东的地位,而是能够控股和控制万科,使万科名副其实地变为华润旗下的下属央企控股企业,服从华润的一元化领导,拨乱反正,从根本上结束过去华润身为第一大股东而又说了不算的局面。

然而由于华润客观上短期不可能在万科增加持股到50%以上,成为绝对控股股东,故而要实现华润说话算数的目的,就必须改变现行万科治理架构,赶走长期实际控制的公司管理层。听说有人已经放出话来,华润主导后,按央企管理,王石必须走人不说,郁亮等人可以留下,但受不了新的国企管理办法,也可以选择离开。这个底气当然也可以理解,咱这大家大业还怕没人来?

这是为什么华润可以容忍“野蛮人”宝能,但绝不能让深圳地铁进来的原因。

华润想当第一大股东,拿出的不是在二级市场上增持的方案,而是提出待事过落定再对华润增发股份的方案。对我而言这听起来难免像是说“待股价跌到位后再对华润定向增发”。作为一个职守在保护所有股东利益的独立董事,我怎么能赞成这样的方案?

「 宝能有哪些隐情?

宝能一旦出手,以其过去风格,肯定相当剽悍,从而使今后的变局更难预测。这也是我一直主张从监管和市场公平的角度,宝能应被要求公开披露其真实意图的原因。

「 我为什么为重组投赞成票

我们的赞成票只是为广大公众股东争取到了发言和表决权,防止了个别大股东利用在董事会的优势绑架公司决定,而这正是独立董事真正的功能职责和作用所在。(来源:综合上海证券报(作者:华生)、虎嗅网)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