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焦点 | 20名创业者被“封闭”两个小时, 搞明白了这三个问题

2016-07-05 12:17 | 作者: 马吉英 创业

1

 

文|马吉英   编辑|翟文婷

作为埃森哲战略咨询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余进在以往的职业生涯中为不少大企业做过诊断咨询、战略指导和管理体系指导,她也利用业余时间成为很多创业者的思想伙伴。7月2日下午,她以主持人的身份,参加2016(第十六届)中国企业未来之星年会的“创·投圆桌:新创业时代”,这对她还是一个与以往不太一样的体验。

参加创·投圆桌的创业者们来自不同行业,比如游戏、人工智能、汽车上门保养、新能源、在线教育、金融。企业也处在不同发展阶段,有的尚无融资独立发展,有的则处于A-D的不同融资阶段。除了创业者,每个圆桌上还有一位投资人,扮演着观察家和导师角色。

2

2

主持人余进将两个半小时的时间交给了三个问题:创业初心、如何坚持、企业在不同阶段所面临的团队相处之道。这些无疑都是创业者遇到的共通问题,很容易引起他们共鸣。

「 寻找创业初心 」

作为70后创业者的典型,辽宁三三工业有限公司研究设计院院长刘双仲的走上创业之路有些悲情色彩,“可能自己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最开始出于对钱的渴望,改善生活”。后来做大了之后,发现身上责任越来越重,如果企业做失败了,几百个员工的生存都会面临困境。

3

3

相比之下,80后创业者的初心似乎更为自我,多是出于个人爱好创业,觉得人生的价值就在于折腾,享受创业的过程。这点在90后身上表现得更为明显。理才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CEO陈谏不是90后,但他发现90后的特点是“觉得一个点子好就去干了”。

关于创业初心,跟陈谏同一圆桌的创业者们普遍的共识是社会责任感,“改变我们的一些落后体制,落后方法,和落后的商业模式”。

除了主观选择,每个人也无法脱离所处的时代。炫一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何一称,现在大家之所以都在创业,其实首先要感谢的是这个时代,“正是这个特殊的时代,让我们每个人离成功的距离都是一样的。”

坚持的艺术 」

余进给大家分享了雷军的一句名言,“快速迭代、不断试错”。这一度被视为互联网时代的王道,但与此同时,也有人不以为然,认为所谓的“快速迭代、不断试错”,是在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懒惰。

4

4

创业家是团队的主心骨,也无时不在坚持和妥协之间寻找平衡。

北京卡拉丁汽车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季成的心得是,“其实任何一个人和企业,都有你的初心和价值观,这是一定要坚持的。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在战略清晰的同时,路径可能随时会发生变化,也就是迭代和快跑。”

华诺创投、珊瑚群创新加速器CEO孙业林在创业之前曾是一名华为老将。他认为,战略勤奋和战术勤奋同样重要。战略上勤奋,才有可能进入到一个战略的最高境界。“战略的最高境界表现为我们能够去超越局部,看到全局。这是企业战略中一个很高的境界,但还是不够。能够超越短期,看到长期的趋势,我们战略又会进一步。能够超越现象看到本质,我们的战略又再进一步。”

当然,通往成功的道路不止一条。“同样一个行业,可能用不同的方式都能获得成功。有的企业可能是用优秀的人才去成就优秀的企业,有的企业通过执行力和流程打造,用二流的人也能做成一流的事情。成功的模式并不唯一。”余进说。

团队之道 」

在整场讨论中,如何带领团队是创业者最关心,也是花时间最长的一个话题。创始人是灵魂人物,核心团队成员也是成事的关键。 

5

5

刘双仲在谈到这个问题时对初创公司给的建议是:创业初始阶段,有两种人,一种人是自带光环的,这种人有背景,有足够的资源。他想组建一个团队会非常容易。另一种创业者必须是“马上皇帝”,必须寻找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作者。他认为后者会走得更长远。

但即使是起步时期志同道合的团队,也难免会因为公司发展方向不同而产生分歧。内蒙古奶联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李兆林2004年跟大学同学一起创业,2007年拿到一个地产公司三千万投资,结果问题就来了。

大家对一开始坚持的东西持怀疑态度,后来进来的两个合伙人表现得尤为明显。所以拿到投资半年后,李兆林坚持把三千万投资退掉,同时付出400万的代价把意见分歧者请出团队。结果2008年3月公司获得一个将近1.5亿的合资机会。

合伙人的重要性是所有创业者都意识到的。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谢忆楠的经验是,第一,找人的时候一定要保持一个最优的方法,没人的话,就自己上。第二,刚开始找的人可能比较优秀,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公司,肯定会有人才在不同程度上流失。“不要怕变化,还是要接受它。”

刘畅在新东方工作了十年,获得财务自由之后开始创办了一起作业网。他在A轮的时候才真正找合伙人,“而在股权结构设计的时候,一直以来我想得很清楚,我必须要占大股。这不是我想拿那么多回报这么简单,很重要的一点是,中国人在控制权的问题上只有老大说了算。”

而在创业不到三年时间里,他说服了部分投资者,开始让部分的股权实行内部套现。“我为什么愿意让它流通起来呢?我认为要让股票变得有价值,还是希望让它流通起来。对企业的好处是,以比较低的价格,把部分股票拿回来以后,能够去奖励更多优秀的人才。”设计好这些制度他开始大量招徕职业经理人。

但是作为一起作业网的CEO,他最看重的还是培养自己人,40多人的核心团队成员中,很多是他一手带起来的。而且有意思的是,他严禁这部分人的年龄超过35岁,“不管他过去多么优秀,只要过了这个年龄坚决不用。因为创业每天必须干12个小时,没有身体资本根本当不了这个企业的高管。”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主笔,关注地产等领域

萧三匝

《中国企业家》高级编辑,关注思想、...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